35中文網 > 幾醉 > 第四十五章 樊樓

第四十五章 樊樓

    第一次扮演這種角色,謝清辭心中不但不慌,還興味盎然。

    多虧了江紫煙“前輩”的示范,她勉強可以裝一個模樣,一路上走的那是個風情萬種,步步生蓮。

    謝清辭走著走著還有點自得。

    “看來我還不錯嘛,有那么點魔修的天賦。”

    鬼樊樓的招牌很大,巨大的粉紅色旗幟矚目,在風里飄揚,遠遠地就可以瞧見。

    謝清辭走在前面,有些驚訝地看著周圍的環境。這里清幽而雅致,煙雨濛濛堪可入畫,仿若人間一幅純凈水墨畫。

    鏜亮的青石板路鋪成一道長長的、安靜的巷口,清澈的河水依偎在長長的巷道旁,花繁柳路,街橋相連,一路上花團錦簇,一幅繁華人間富貴景象。

    “嘩”

    河流上有一個帶著斗笠、穿著黑色長袍的船夫安靜地搖槳,櫓聲欸乃,水波蕩漾。

    他一邊搖櫓,一邊放聲歌唱。

    “蒿里誰家地,聚斂魂魄無賢愚,鬼伯一何相催促,人命不得稍踟躕……“

    船夫的聲音滄桑,高高低低毫無起伏,卻莫名顯得空寂凄涼,穿過歲月長河而來。

    他轉過頭,帷帽和長袍把他的全身都遮得嚴嚴實實。

    他看著謝清辭,語氣平靜無波。

    “坐船嗎?“

    謝清辭愣愣地看著眼前的船夫,這是她在幽都見到的,除了骷髏使者以外的第一個“人”。

    “兩人。”

    她的身后突然傳來一個冰冷的聲音,謝清辭回頭,就看見骷髏使者不知不覺已經走在她的身后。

    他的身體一動不動,靜靜地看著船夫。

    船夫有些木然地點了點頭。

    上船,開槳,順流而下。

    “裊裊青煙焚上天,誰人見過鬼蹁躚?離別隔斷陰陽路,痛苦悲戚也枉然……”

    船夫繼續一邊歌唱一邊搖櫓。

    謝清辭坐在船邊,看著靜靜的水面,聽著歌聲,莫名覺得傷感。

    小船靜靜地飄遠……

    ---

    鐘鳴表情有點僵硬。

    一個臉上畫著吊死鬼妝的老女鬼步伐優雅地走過,她看著眼前齊整站著的一排男男女女,表情有些傲慢。

    她拿出鏡子動作緩慢地正了正發髻上的步搖流蘇,又好整似暇地瞧了瞧她的妝容。

    就這樣過了一炷香時間。

    鐘鳴站在原地,渾身穿的清涼,眼神沉沉帶著晦暗。

    “忍啊,忍啊,你惹了事,這老鬼婆是故意想要刁難一下你們的,殺殺你們的個性,你得忍下去啊……”

    鬼影在黃泉珠內給鐘鳴傳音,鐘鳴吸了一口氣,控制住自己的情緒,硬是忍住了心中的暴虐。

    過了半晌,感覺差不多了,繡娘才幽幽開口:

    “來了鬼樊樓,就得好好聽媽媽的話,什么事該做、什么事不該做、什么話該說、什么話不該說……都得好好學著,不要有你們的小脾氣,媽媽的脾氣更大呢。”

    她的聲音如同鬼魅,少女與老嫗的聲音來回變換,聽得起雞皮疙瘩。

    繡娘腳步輕移,仔細地打量著他們。當看到鐘鳴時,她突然笑了,聲音回蕩在大堂內,顯得詭異。

    “咯咯咯……這倒是挺稀罕的,沒想到,來了一個這么俊的小哥。”繡娘一邊說著,一邊身體靠近鐘鳴,嘴角帶著微笑。

    鐘鳴的身體瞬間就僵硬了,一股濃濃的香氣拂過他的鼻尖,讓他很想殺人。

    “忍忍忍……”

    鬼影的聲音如同咒語在他腦海里循環。

    “咯咯咯……”

    繡娘蒼白的手枯老,肌膚松松垮垮地抵在鐘鳴的臉上,捏著鐘鳴的下巴,在他的臉上揉來揉去,似乎很是享受。

    鐘鳴眼角突突突地亂動,眼神深處變得更加兇戾。

    “忍忍忍啊……”

    鬼影見狀趕緊加大音量,就怕鐘鳴忍不住動手了。

    鐘鳴只覺得魔音灌耳,拳頭不知不覺中握起,心中的火焰眼看就要壓制不住了。

    “咔”

    就在這時,緊閉的大門突然打開。

    繡娘停下手里的動作,轉身看著來人。

    “呼……”

    眼見繡娘注意了轉移,停下手,鐘鳴心中的暴戾之火漸漸熄滅了,鬼影才不由松了一口氣。

    他忍不住埋怨鐘鳴:“小祖宗,你能不能悠著點,小命是不想要了……”

    鐘鳴低著頭沉默。

    謝清辭看著眼前裝飾得富麗堂皇的大堂,看見所有鬼的目光全部看著她,不由有點尷尬。

    骷髏使者從她身后走出,幽藍色的瞳火看著繡娘,語氣淡淡:

    “小青,極品階,住上坊。”

    繡娘聞言,有點震驚地看著謝清辭,喃喃自語:

    “居然一開始就是極品階的鬼奴,這丫頭何方神圣?”

    她的神色變幻,一瞬間她的臉上就堆滿了笑意,裊裊娜娜地走過來,親昵地牽起謝清辭的手,開口道:

    “小青姑娘嗎?我是繡娘,鬼樊樓的管事媽媽,以后就叫我繡媽媽就好了。”

    見謝清辭還有點愣怔,她一拍自己的腦袋,笑道:

    “看我這記性,差點忘了向你介紹了。這里是鬼樊樓,以后你就住上坊了,待會媽媽會給你安排位置的。剛才媽媽在管教這些小蹄子呢,咯咯咯真是讓姑娘見笑了……”

    謝清辭沒有多看繡娘,眼神愣愣的,有點不敢相信地看著眼前一排鬼中,一個頗為突出的高大身影。

    那個穿著暴露的家伙……居然是鐘鳴這廝?!

    鐘鳴微微低著頭,臉色黑如鍋底,渾身穿的光溜溜的,似乎很是難堪。

    “噗嗤”

    看見鐘鳴的樣子,謝清辭忍不住笑出聲,心中爽快不已。

    她何時見過鐘鳴這般狼狽的樣子,簡直大快人心。

    聽見她的笑聲,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謝清辭覺得鐘鳴的臉更加黑了。

    謝清辭一邊努力憋笑,一邊指著那一排人,看著繡娘,裝作好奇地問道:“繡媽媽,他們是?”

    繡娘麻利地接嘴:

    “哎喲,那些是住在下坊的鬼奴,都缺乏管教,都是新來的。”

    謝清辭裝作懵懂地眨了眨眼睛,指著鐘鳴:“繡媽媽,那里怎么有個男鬼?”

    “咯咯……那是不服管教送過來的,身份不如你,今兒我也覺得稀奇,居然來了一個生的俊的男鬼,幾百年沒見過的大奇事……”

    “小青也覺得稀奇呢,”她眨了眨眼睛,很隱晦地用了一點魅術,抱著繡媽媽的手臂撒嬌,聲音軟膩膩的:“小青可不可以找他來陪小青玩兒啊?小青初次來這里,也不認識誰,孤零零的好無聊哦……”

    “這……”

    繡娘被這小姑娘看著有點心軟,心下有點猶豫。

    她心道,怪不得是極品貨色,這小模樣真讓鬼吃不消。她悄悄抬起頭看了骷髏使者一眼,骷髏使者一動不動地站著,毫無反應。

    “好不好嘛~媽媽是不是不許,不要嘛~”

    謝清辭嗲聲嗲氣,嘟著嘴用水汪汪的桃花眼看著繡娘,似乎很是委屈。

    “好好好,都依你都依你……”

    繡娘看著骷髏使者沒有什么反應,就認為他沒有意見,當做默認了。

    她心想,這極品小祖宗可得好好看顧著,將來可是要有大用處的,這一回就依著她也無妨。

    “謝謝繡媽媽,繡媽媽真好~”

    謝清辭似乎很是感動,眼神亮晶晶的,興奮不已。

    她一撲,少女的身子撲到了繡娘的懷里蹭了蹭,繡娘也覺得舒心,眉開眼笑,心中的顧忌也少了些。

    “小青可是媽媽的小心肝兒啊,肯定要寵著的……”

    謝清辭趴在老鬼婆的肩上,朝著對面的鐘鳴悄悄眨了一下眼睛,模樣很是得意。

    鐘鳴面無表情,只是臉色更黑了些。

    ---

    隔間里。

    “說吧,你怎么來冥界了?我意外來到冥界也是你搞的鬼吧。”

    謝清辭慵懶地靠在軟榻上,翹著二郎腿,腳丫子晃悠悠的,看著前面一直安安靜靜的鐘鳴。

    鐘鳴低頭不語。

    見他沉默,謝清辭冷笑一聲,捏起一顆果子放進嘴里。

    “現在就裝死了?我還沒揍你呢。我猜,你一開始的目的就是來冥界吧。”

    謝清辭語氣沒有半絲猶豫,十分肯定。

    她直直地看著鐘鳴的眼睛。

    “古書上寫著,月圓之夜乃妖獸虛弱之時,虛生陰陽之向,曝則扭曲時空,鬼影森森若隱,黃泉幽都,冥界地府。我以前一直以為是傳說,沒想到還真是這一回事。”

    “你把老娘害死了,這筆賬怎么還?”

    鐘鳴沉默。

    良久,他才開口。

    “其實你沒死,我也沒有死……”

    謝清辭愣住了:

    “你說什么?我還活著,可是明明我……”

    “是魂體對吧。”

    鐘鳴接過她的話,語氣嚴肅:

    “但我們的靈魂,卻是生魂,不是死魂。我們的身體還在,可以想辦法回去。鬼殿大能不少,好在幽都白天禁行,繡娘道行太淺,骷髏使者是死魂傀儡,他們都無法看出我們的真實身份,不然現在我們的下場就很難說了。”

    謝清辭也沉默了,喃喃自語:“原來我還活著,那就好,那就好……”

    她突然眸光一轉,冷冷一笑,一腳把鐘鳴踹到地上。

    “砰”

    猝不及防,鐘鳴重重地摔倒地上。

    “……你干嘛?”

    鐘鳴似乎沒想到她會突然動手,語氣慍怒:“你發什么瘋?我們現在可是一條繩子上的螞蚱。要回去,得靠我們聯手。”

    謝清辭高傲地仰起頭,小腳踩著鐘鳴的腿,冷冷說道:

    “那又如何?”

    “你現在可是我的仆人,還得靠我罩著,不然我就把你丟給那個老女鬼蹂躪。”

    謝清辭意氣風發:“現在我是老大,老娘愛怎么樣就怎么樣,我勸你嘴巴甜一點,坑我的帳可以下次再還,但若是再擺一副臭臉,看我不抽死你!”

    “哈哈哈……“

    黑影在黃泉珠笑的直不起身子,用力敲打地面,大呼爽快:

    “臭小子,你也有這一天哈哈哈哈,這小姑娘不錯,老子喜歡哈哈哈哈……“

    鐘鳴臉臭臭的,表情很難看。
11选5投注中奖对照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