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中文網 > 仙道九萬年 > 第60章 深夜圍殺

第60章 深夜圍殺

    李閻王,如今這三個字,在云海城就是赫赫兇名。他心狠手辣,瑕疵必報,誰都知道他一旦要殺人,誰都攔不住。

    至少現在的林家,自認自己攔不住。

    所以當李仙凡踏入林家的時候,大門敞開,一路暢通無阻,沒有任何人敢攔他。

    他走在林家之內,仿佛是漫步在自家的后花園一樣,輕松寫意。在云海城,擁有道境坐鎮的家族,就是一流世家,呼風喚雨,沒有多少人膽敢得罪。

    誰能相信,今天一個少年,踏入林家,壓的整個林家都喘不過氣來,林家中人看到他,一個個臉色劇變,跟老鼠見了貓一般。

    “告訴他們,躲得了一時,躲不了一世,這筆賬,遲早要算。”

    最后,李仙凡沒有殺一人,從林家離開。

    林嘯和林耀兩人,居然都躲了起來,林嘯躲起來,李仙凡并不覺得意外,畢竟林嘯只是金身境而已。

    可林耀也躲起來了,反而讓他起了幾分警惕之心。

    道境強者,都有自己的尊嚴,一般的道境,面對他這等逼迫,恐怕是寧死不屈,玉石俱焚,可林耀這個人,居然能屈能伸,忍常人所不能忍,這種人,才更可怕。

    至于林家其他人,他并未為難,冤有頭、債有主,他還沒有喪心病狂到濫殺。

    他殺人,只殺該殺之人,殺的問心無愧,不該殺的,就算是一只蟬,他都不愿殺。

    ……

    “李閻王,你……不得好死……”

    一處富麗堂皇的酒樓中,一個刀疤漢子圓睜著眼睛,最后頭顱落地,死不瞑目。

    “可惜,你是看不到那一刻了。”李仙凡淡淡的收起劍,走出了酒樓。等到他離開,其他大氣不敢喘的人,這時才紛紛出聲。

    “想不到最近名聲大噪的李閻王,居然那么年輕,看他的樣子,恐怕還沒超過十八歲吧。”

    “閻王要你三更亡,誰敢留你到五更,果然是人如其名,殺一位金身境強者,他只出了一劍。”

    “同樣是金身境,差距之大,竟然如此懸殊。”

    從酒樓離開后,李仙凡馬不停蹄,繼續奔向下一個目標。

    這半個月來,他殺了十三尊金身境,差不多一天一尊。

    對他來說,殺金身境,不是什么難題,基本上沒有哪個金身境,能擋得住他三招。真正麻煩的是找人,這些上了通緝榜上的人,一個個四處流竄,亡命天涯,有的能找得到,還有一些,根本不知去向。

    好在李仙凡十步閻羅達到化境之后,有日行千里之能,每天奔波那么多路程,總能找到那么幾個。

    他的名聲,也在這段時間,越發響亮,在整個云海城,慢慢變得無人不知,無人不曉起來。

    尤其是那一句“閻王要你三更亡,誰敢留你到五更”,仿佛成了他的代名詞一般,被無數人口口相傳,而這一點,也更加加劇了“李閻王”的兇名傳播。

    “以殺入道,感悟一種大勢,這段時間殺的人,的確讓我隱隱約約有了一種感覺,但還是不夠清晰。”

    夜里,李仙凡一個人漫步在林中。

    他在思考,難道是金身境太弱了,不足以讓他蓄勢?

    可要殺道境的話,談何容易?云海城的道境強者,兩個手掌數的過來,再說這些道境,除了一個林耀和他有仇之外,其他人都無冤無仇,也沒上什么通緝榜,他總不能去找這些人的麻煩。

    “恩?”

    突然,李仙凡感覺到什么,停下了腳步。

    四周的黑暗中,隱隱約約,出現了幾道聲音,他們仿佛和黑暗相融,每個人的氣息,都完全消息,根本就感受不到。

    “流影!”

    李仙凡看了一眼,前后左右,六個方向都有人,每個人和他的距離,都一模一樣,不多不少,剛好是十丈距離,將他包圍在內,“我還在頭疼,該去哪里找你們,想不到你們自己敢送上門來。”

    流影,這是這六人的“組織”名。

    李仙凡在功勛堂拿了一大堆的懸賞,要說這里面難度最高的,就是這自稱“流影”的六人。

    這六人,每個都是作惡多端之人,手下人命不知多少,而且他們的手段都非常殘忍,里面有人,喜歡剝人的頭皮,有人喜歡將人凌遲,有人喜歡將人的四肢剁下來……

    六個人,個個都是毫無人性之人,在道院的功勛堂,這是一直沒有人敢接的懸賞單,甚至是道境強者都不敢。

    據說這六人聯手,殺過道境!

    “李閻王是嗎?你最近風頭很盛,整個云海城,到處都能聽到你的名字。我們聽說,你在找我們,既然有人如此牽掛我們,我們就來主動見一見你這位閻王,我想,這應該正合你意吧?!”

    說話的人,聲音嘶啞,明顯是個老者。

    在他說話的同時,李仙凡卻動了,身形一晃,手指一夾,一根毒針落入他的兩指之間。

    這毒針,非常纖細,不仔細看的話,很容易就被忽視。

    “咯咯,能發現我這一手,看來李閻王三字,也不算浪得虛名。”

    身后,一道嬌媚的女子聲音響起,這聲音非常的魅惑,讓人一聽,仿佛小貓在擾人的掌心一般,叫人欲念橫生。

    “哼,什么李閻王,一個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兔崽子,真以為自己殺了一尊道境,就敢睥睨天下?今天我就要一點點捏碎他,讓他明白,惹到不該惹的人,會是什么下場。”

    “老四,你可不要破壞我的戰利品,他的頭皮,我要了!”

    四面八方的聲音,陰冷而自信,在他們眼中,李仙凡似乎已經成了待宰的獵物一般,而他們則是獵人,正在對獵物品頭論足。

    “說夠了嗎?說夠了的話,就可以上路了!”

    李仙凡懶得聽他們廢話,叫腳踏十步閻羅,他一動,場中頓時出現兩個他,一個真身,一個殘影,真真假假,虛實難辨。

    他首先出手的,是身后的那個女子,此女用毒針這種暗器,若是不第一個除掉,稍后一直用毒針攻擊他的話,就算是他也可能會有中招的危險。
11选5投注中奖对照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