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中文網 > 落月西斜盡 > 第五十九章 碧沙潭3

第五十九章 碧沙潭3

    “……若是為了一人故,分身算什么,只要值得,讓我與天下為敵也無所畏懼。”

    庭竹與蘇合香嘮嗑半晌,彼此不肯認輸,等話題結束的時候,才發現漢宮秋早就將亂麻扔給他倆,自個走遠了。

    若為一人故……

    漢宮秋望著破敗的祭壇,輕輕嗤笑,是為了哪人故呢?

    那個共生關系,是一種契約,吾與汝生命,汝圓吾夙愿。夙愿不成,永無自由,契約一下,再無轉圜。那個分身,真以為是白來的靈智么?天地間有如此多的殘魂,誰又知道,招了誰……

    當使君兄的靈符再次飄落的時候,他就知道,自家無良主子又跑了,還跑得挺遠,靈符也難以找到氣息。鐵器的販賣已經有了眉目,可是,這個眉目,還真是難以定奪了……明明所有的證據都在指著吳家,可是這里面,怎么又會有白家的手筆?

    “喲~這不是蘇合香的小跟班么,怎么,使君也來這里賞雪來了?你家主子呢?想必也來了吧?”

    一樣的招搖不知收斂的聲音,四年過去,分毫不減。使君兄不動聲色將靈符收起,回頭象征性地遙遙拜一拜:“吳公子!”

    吳半夏左眼由一只黑色眼罩蒙著,整個兒邪氣外冒,不知道修煉了什么邪術,看起來竟然有幾分妖異,不過紅娘子自小也是修煉毒術,她的哥哥能練點什么奇門偏術,倒也不足為怪。

    “小姐自是還在子胥山修煉,在下來此,也不過是有些私事告假來得,小姐勞您掛牽了。”

    說來也奇怪,使君兄還是喬裝打扮過的,吳半夏瞎了一只眼也能老遠就認出他,不知該說是聰明了還是刁鉆了。

    “我掛念她?哈哈哈哈哈……”吳半夏笑起來,與他身后的兩個小侍衛的肅然截然不同,暮色瀟瀟,這樣的笑聲竟還有些滲人:“使君,我當然掛念著她呢,不過今日本公子不與你動手,我現在奈何不了你,你也傷不了我,你且給我記著,當年的仇,一時不報不代表一世不報,本公子什么都不好,也樂得不好,但唯獨這記性……可是好得很!”

    使君兄面色不改,仿佛在聽著對方說今天有沒有便秘一樣,那語氣中的恨與狠,分毫擾亂不了他。

    “公子慢走,使君會給小姐傳達,還希望公子安好。”

    “哼!”

    與這兇神短暫相遇,使君兄恭敬送走了對方,心中卻還是沉了沉,云沙是個小地方,可是紅娘子來了,蘇家來了,吳半夏也來了,這里面,甚至還有白家的手筆,當真是臥虎藏龍,這水可不淺。

    柏子仁那小子,漢宮秋的走丟雖然與他有不小的干系,可是,到底有什么讓他那么執著,不找到人就誓不回來?

    再過一月,紅河就要破冰,到時候冰雪消融,云沙有一半都要變成水壩,水運極其方便,所有的證據都會轉移,可是蘇小公子雖然說要來,暫時也還沒有蹤影……

    使君兄突然停下自己的腳步,警覺地看向吳半夏等人來的方向。忽然,心中敲起警鐘,飛速地向那邊奔去。

    云沙各地驀地升起風箏,冬日里放風箏是個難得一見的風景,偏生這風箏都還是一個樣,面上只畫了一片竹葉,本來下面的人都各走各的,看到天上的東西后,有本在集市上買東西,和店家嘮嗑兩句便聲稱得回家了的、有正在自家門口,拿起村頭王秀才寫的對聯歪歪扭扭地貼在門框上的、亦有人本在街頭插科打諢沒事找事,一抬頭看到那一葉風箏,也顧不得對方是不是得罪他祖宗了,挽起袖子啐兩口唾沫便散場,如此三三兩兩,不知不覺便聚集了三十人,這三十人一改往日的不務正業樣,精神抖擻、昂首挺胸,仿佛隨時可以提刀作戰。

    “公子,不知公子喚我等前來,可是有什么緊急情況了?”以黃鏘為首的三十人站在使君的面前,天色已經昏暗下來,這三十人的到來并沒有驚動到什么人,使君兄感激地抱拳,低聲感謝道:“今日事有些棘手,各位在云沙退隱多年,使君本想著能來十余人已算幸運,沒料想到還有這么多人來,不管事成與不成,使君在此先感謝各位!”

    “公子不必客氣,蘇大人可還好?一別十余年,我等在此過起了閑云野鶴的生活,可卻從未忘記過大人,當年大人待我等不薄,那日的誓言歷歷在目,不敢忘卻,只要是大人需要,大人的后人需要,我等必定萬死不辭!”

    后面的人也紛紛應和,四十而不惑,即便有的事已過去了十多年,該銘記在心的,卻絕不會忘記。

    使君兄再次抱拳感謝,與黃鏘大致交流情況。

    “云沙小鎮看似小,但可算是水不淺,按照我接到的線報來看,至少有上噸重的金器儲藏在這里,今日我才見過吳家少爺吳半夏,前幾日還遇見過紅娘子,上塵與立國交好,但國與國之間的交流不是永恒的友好建交,只有永遠的利益,上塵的金屬冶煉有很多缺點,原料極少。此地雖然草肥馬壯,男兒也個個談得上驍勇善戰,但終究沒有好的兵器。如此,立國的某些商販偶有走私的,為了謀財,便顧不上國體家規,若只是小規模的走私也就罷了,但使君和小姐都一致認為,事情沒有那么簡單。”

    “吳家也參與進來了,甚至,這里面還有商業大戶白家的痕跡……”

    “白家?!”黃鏘一震,“可是白商陸?”

    “正是!”

    “昔日大人待白先生不薄,他若是真的插手,怕是……”

    “黃前輩,上一輩的恩怨使君只有耳聞,往事塵封多年,哪怕是小姐也知之不多,若真的有什么厲害關系,還請前輩,以大局為主,莫要……”

    “哼!”黃鏘后面走出來一個壯漢,全身的肌肉即使是破爛衣衫也遮不住,臉上有一道疤痕,看起來著實猙獰。此人名叫劉忠義,數年前跟隨蘇家,也是位少將級別的人,那件事過后,與黃鏘等人一起隱居云沙,當起了屠戶,對外說這臉上的疤是殺豬的時候傷得,可是那痕跡,卻又是戰場上的兵刃才能有的杰作。
11选5投注中奖对照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