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中文網 > 車神代言人 > 621 瘋狂崇拜 (第三章)

621 瘋狂崇拜 (第三章)

    看著張一飛那張哭喪的臉,謝天成有些忍不住好笑,之前只見過在灣岸被人崇拜,得意洋洋甚至是忘乎所以的車手。

    但從來都沒有見過,越被推崇就越難受的人,張一飛也算是一個奇葩了。

    “下車吧,看來你今天是別想當個局外人了。”

    聽到謝天成這句話,張一飛嘆了口氣。

    “我也想低調,但實力不允許啊!”

    如果是換做以前,謝天成聽到張一飛這種言語,想的就是這家伙又開始吹水了。

    但是現在聽到張一飛這種言論,謝天成深以為然,以他的實力,還真的已經是無法再低調了。

    隨著車門打開,張一飛從本田NSX上來,當現場車手看到他的臉之后,全場爆發出猛烈的歡呼聲音。

    就如同后世的劉祥、姚名能火爆亞洲一樣,現在的張一飛幾乎比他們更火,特別是在日本這種老牌汽車國家。可以這么說,印地500賽事之后,張一飛的知名度能比肩程龍在日本的地位。

    當然,這是在賽車界,普通大眾那里還是要差點,除非他能成為下一個舒馬赫。

    “嗦噶!原來是帝國魔王飛,難怪井出君會如此的恭敬。”

    “聽他們的對話,井出君好像是跟飛跑了一場,他們來到大黑PA時間差了十幾秒,有這么大的差距嗎?”

    “你是在開玩笑嗎?亞洲最強車手一飛閣下,可能連佐藤君都不是他的對手,井出君還是差的太遠了!”

    “次世代王者居然出現在大黑PA,我居然能親眼見到張一飛閣下!”

    這里面很多車手,在張一飛出現之后,都激動不已。

    畢竟這段時間,張一飛的F1職業經歷,簡直就如同傳奇。從來都沒有人能想過,一位亞洲車手能站上F1最高領獎臺,更別說征服印地500賽事了。

    他用一年時間,走完了日本五十年都沒能達到的成就,甚至是遠遠的超過日本歷代方程式成績。

    這就是大陸帝國的潛力啊!

    大黑PA停車場的一個遠端角落,停放著一輛豐田皇冠,但是并沒有做皇冠常用的VIP風格改裝,依然是素車的模板。所以這輛車停在這里,也沒有引起任何地下車手的注意。

    但是這輛車的乘客,卻始終把目光放在了張一飛的方向,他們的目標也是張一飛。

    “富田社長,要不要我下去聯系一飛君?”

    駕駛位上的一名中年男人,對著后座一名大概五十歲左右,西裝革履老板模樣的人問了一句。

    “不用,再等待一會兒。”

    這位開口說話的老板,其實張一飛并不陌生,甚至還見過幾面,他就是豐田車隊經理,也是賽車運動部社長——富田勉。

    這一次,他跟領隊上戶平川來到了大黑PA,就是為了找個機會,跟張一飛進行一次深度交談。

    另外一邊的張一飛,并不知道有人已經把目標打在自己身上,他被這些地下車手給層層包圍,實在是有點脫不開身。

    “一飛閣下,簽個名吧,你是我永遠的偶像!”

    “我會一生朝著您的方向去追趕,一飛閣下!”

    “再跑一圈吧,讓我們感受一下死神般的速度。”

    “歐妮醬(哥哥),這是我的聯系方式,如果在東西有任何的需求跟幫助,都可以聯系我。”

    “啊~~!一飛君請和我交往吧,I LOVE YOU!”

    開始的街頭車手還算正常,就是普通那種見到偶像的感覺,到后來隨著暴走族女生靠過來,看著這些中國非主流的前輩,日本視覺系女生花花綠綠的大聲呼喊,張一飛感覺雞皮疙瘩都快要起來了。

    差點忘記這是殺馬特的源頭國度,簡直是文藝復興、復古時代啊,感覺都是葬愛家族出身的。

    怎么說張一飛也是二十年后的審美,對于這些暴走族小太妹,實在是沒什么興趣。

    問題是張一飛的極限,也就是勉強聽懂一些簡單的日語詞匯,要他說點什么,還真是說不出來。尷尬的笑了兩聲之后,他把頭靠近旁邊的謝天成。

    “這下玩脫了,到底該怎么撤?”

    聽到張一飛的求助,謝天成笑了一笑,然后用日語朝著團團圍住的地下車手喊道。

    “抱歉各位,一飛君今天才來到日本,狀態很疲憊,并且還在為日本大獎賽做準備。如果各位支持一飛君的話,希望周末去到鈴鹿賽道,所以現在一飛君要先行離開了。”

    聽到謝天成這么一說,這些日本地下車手,并沒有那種狂熱的追星粉絲一般,繼續圍住不讓張一飛離開。

    相反很恭敬的退開說道:“是我們無禮了,一飛閣下回到酒店,請好好休息。”

    “抱歉一飛閣下,我們太無禮了。”

    “我們會在鈴鹿賽道為您加油的,請拿下冠軍頭銜,拜托了。”

    “加油一飛閣下,請捍衛亞洲王者的榮譽!”

    其中有幾位暴走族的女生,明顯還想要近距離接觸張一飛,只不過在這種氛圍之下,她們并不敢做些出格的舉動。

    坐回車里,駛出大黑PA,看著開出去很遠,還在背后揮手的日本地下車手,張一飛說實話還有點懵圈。

    “就這么簡單出來了?”

    “當然,日本體系里面尊卑分明,你在他們眼中就是最強大的車手,所以他們會下意識的服從你。”

    “靠,早知道能簡單脫身,還不如讓他們散開,我好好欣賞一下大黑PA里面的改裝車。”

    張一飛這時候隱約有點后悔,這種地下改裝車圣地,以現在自己的名氣跟地位,可能去的機會不多了。而且大黑PA里面有很多稀有改裝車型,作為一名車手,對于汽車的熱愛是毋庸置疑的。

    所以張一飛是真的想好好觀看一番,現在看來沒這個機會了。

    “你又不說,我怎么知道。”

    “這不應該你說嗎?大哥,這可是你的地盤!”

    張一飛沒好氣的回了一句,自己對灣岸線又不了解,不應該謝天成搞定一切嗎?

    “我又不知道你想什么,怎么說?”

    “猜啊!”

    “靠!”

    面對張一飛這種“無理取鬧”,謝天成都忍不住朝他比劃了一下中指。

    不過就在這個時候,一輛豐田皇冠超到了謝天成前面,然后打起了雙閃并且減速。

    “什么情況?”

    張一飛看到這一幕,有些意外的朝著謝天成問了一句,因為對方很明顯是向自己這輛車示意。

    改裝車里面,并不只是各種跑車,才能被稱之為性能車。很多車迷就喜歡VIP風格的改裝,把那些商務車屬性濃郁的汽車,比如說豐田皇冠、雷克薩斯LS系列、日產西瑪Y33這種,也改成寬體、低趴性能車。

    不過這跟歐洲的“西裝暴徒”風格不同,而是源自日本黑道風格。

    而且受限于汽車本身條件,這類車更多在“盆栽組”,真正跑起來實用性不強。

    一般灣岸線上突然一輛車擋在前面做出類似動作,就是想要挑釁的意思。不過這輛車完全不是本田NSX的對手,而且打的也是雙閃信號燈,應該不是想要跑一場。

    “不知道,可能是汽車故障,需要我們幫忙?”

    謝天成想到一個可能,畢竟現在快要開出灣岸線,路上的車輛并不多了。

    “那就靠邊看看,對方到底想要干什么。”

    張一飛無所謂的說了一句,對方想要干什么他都不虛,畢竟豐田皇冠又不是五菱宏光,難道還能下來一面包車的人,打自己不成?

    隨著本田NSX開向路邊,這輛豐田皇冠也是跟著停在了路邊,看來對方就是想要自己停下來的意思。

    張一飛跟謝天成兩個同時打開車門下車,前車豐田皇冠,也是下來了兩個人。路燈的照射之下,當張一飛看清楚他們臉的時候,就直接愣住了,他怎么也沒有想到,對方會是豐田車隊富田勉跟上戶平川兩個人。

    “一飛君,很意外吧。”

    富田勉滿臉微笑的朝著張一飛打了聲招呼,其實認真來說,張一飛曾經還是他旗下的車手。

    畢竟豐田賽車運動部主管旗下幾支車隊,包括勒芒、GT、F1,以及各大青訓梯隊,富田勉可是賽車運動部的BOSS。

    “是很意外,富田社長有何貴干?”

    張一飛疑惑的問了一句,他一向是比較直接的性格,而且對方現在也不是他頂頭“領導”了,雙方是一個平等的地位。

    “方便上車談嗎?”

    富田勉做了一個請的手勢,邀請張一飛坐上那輛豐田皇冠,畢竟這里還有謝天車這個外人在,而且對方也是一名職業車手,還是豐田老對手本田車隊贊助的。

    張一飛向謝天成看了一眼,對方微微點了點頭,富田勉這個級別的人要找張一飛談話,他也明白要避嫌。

    “好的,那就跟富田社長交流一下。”

    張一飛點頭稱是,他對于豐田感情還是有點特殊的,畢竟自己最艱難的起步階段,是豐田幫助了自己,否則沒有這么快能進入F1。

    雖然后面雙方有些不愉快的經歷,對方撕毀贊助合同,撤回了技術支援小組。但是做人也不能“升米恩,斗米仇”,客觀來說張一飛還是很感激豐田車隊,對于自己新人階段的幫助。

    所以他對于富田勉比較客氣,兩個人坐上了豐田皇冠的后排,準備聽聽對方到底想要說些什么。

    
11选5投注中奖对照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