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中文網 > 老婆的頭號黑粉 > 第一百六十二章 價值超兩億的青銅碗

第一百六十二章 價值超兩億的青銅碗

    “今天釣魚發生了什么事情?”

    福爾摩斯??清意外發現翁婿倆回來之后關系融洽了許多,忍不住內心的疑惑悄悄詢問。

    “你難道還想看我和咱爸鬧矛盾?”

    江北吃著岳母翁翠娥切的果盤,隨口回道。

    “那不是覺得意外嘛!剛才來的時候還跟你甩臉色呢,釣個魚回來后還主動跟你聊天,這里面肯定是有原因的啊!”李幼清拉著老男人的手,笑嘻嘻地說道。

    小妮子對這件事情其實也算得上是知情者,清楚江北和李強國之間肯定是因為她而產生了矛盾。現在翁婿倆關系突然和解,那么肯定應該也和她有關系,所以想要知道里面的原因也實屬正常。

    “其實沒什么,就是我跟爸爸說會繼續勸說讓你退出娛樂圈,所以他就原諒我了。”江北想了想,說道。

    這話說的就很有藝術技巧,里面包含著真真假假、假假真真,不同的人聽到這句話會有著不同的理解。

    類似于看山是山,看山不是山,看山還是山的意思。

    至于到底誰是看山是山。

    誰是看山不是山。

    誰又是看山還是山。

    就只有最后才能知道了。

    李幼清聽后并沒有什么特別的反應,笑嘻嘻的靠在他身上,打趣道:“你這么騙爸爸,到時候就不怕他接受不了嘛?”

    江北聞言內心一笑,這女人就是最表面的一層境界:看山是山。

    認為自己現在已經徹底倒戈,成為她演藝事業上的堅定支持者。

    屬實天真。

    不過表面上還是得配合繼續演出。

    “我相信等以后你在娛樂圈有所成就,爸爸就一定會理解的。”

    李幼清聽后覺得很有道理,歪著腦袋看著換好一身衣服從房間里走出來的李強國,認真地說道:“爸,我一定會成功的!”

    李強國聞言一愣。

    你要哪門子的成功?

    ……

    今天對于大家來說都是一個比較愉快的日子。

    家人團聚,又解決了翁婿之間幾個月的矛盾,一家人似乎又變得像之前那樣開開心心起來。

    “要不喝點酒吧。翠娥,去酒窖把上次老韓送的三十年女兒紅拿來,我要跟北北喝幾杯。”李強國好幾個月沒有像今天這么開心,一拍桌就要和江北拼酒。

    “爸,北北酒量不行你又不是不知道。”李幼清聞言,連忙提醒道。

    “就是,一會他們還要開車回去呢,喝酒不合適。”岳母溫翠娥也幫忙說話。

    江北不好拒絕,所以只好乖乖不說話。

    “酒量不行也不妨礙喝幾杯,而且堂堂男子漢不會喝酒怎么行?女人聽了都會瞧不起的。至于開車很簡單,今天晚上你們在這里住,明天再回去。”

    李強國把一切都給安排的明明白白。

    “那我就陪爸爸喝幾杯吧。”

    江北想了想認為這也是一個鍛煉酒量的機會,加上今天家庭氛圍比較好,便點頭答應。

    既然男主人都答應了,女主人自然沒有堅持的道理,最后桌上直接擺上了一壇古聲古色的女兒紅。

    “這是上次我拿你送的那只大慶時期青銅碗去鑒定,從我那個開古董行當的老朋友手里搶來的。聽他說是珍藏了三十年,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李強國說著就把這壇女兒紅打開,沉淀多年的酒香四溢,迅速充斥著整個客廳。

    每個人聞著酒香的反應各有不同。

    李強國陶醉。

    溫翠娥眉頭微皺。

    李幼清嗅了嗅鼻子。

    江北腦袋有點暈。

    媽的。

    這酒還沒喝怎么就上頭呢?

    “北北,你酒量這么差的嘛?”

    看著江北臉上逐漸泛紅,李強國皺著眉頭問道。

    他是知道江北酒量不好的,但也沒有想到酒量居然差勁到這種地步,聞著酒精臉就開始泛紅。

    “應該是這酒勁太大的緣故,之前都不會的。”江北老實的說道。

    “傻憨憨,之前的是啤酒,這是白酒,能一樣嘛?”李幼清伸出手摸了摸他的臉頰,感受從手心傳來的滾燙,嗔道。

    “那你以后可要多鍛煉鍛煉。”李強國親自給江北倒了一整杯白酒。

    酒杯的容量是標準的二兩。

    “太多了爸,北北喝不了這么多的。”

    李幼清看著這個杯子,抱怨道。

    “這可是三十年的女兒紅,多少人想喝都喝不著,你們還嫌棄多?”李強國表示很不滿意,氣呼呼地給自己也滿上了一杯,端起來主動邀請女婿碰杯。

    江北雖然酒量比較差,但正所謂初生牛犢不怕虎,舉起杯子就和岳父大人碰杯,然后小酌了一點。

    辛辣。

    辣的舌頭發麻。

    但麻過其實也還好,腦瓜子還很正常。

    不過他也知道白酒通常都是后勁十足,所以倒也沒有覺得是因為自己酒量提升的緣故。

    “吃口菜,去去嘴里的味。”李幼清用勺子舀了一勺麻婆豆腐放進他碗里,說道。

    江北點點頭,連忙把碗里的麻婆豆腐吃下,這才沖淡了嘴里的辛辣。

    “不愧是八十年的女兒紅,看來老韓沒騙我。”李強國也跟著抿了一口,品嘗著其中滋味,贊賞道。

    “爸,那只碗鑒定的結果怎么樣?”李幼清見翁婿倆已經喝上了也就懶得再勸,嘗試把話題轉移到別的地方,盡量避免出現拼酒的狀況。

    江北一聽也來了興致,表示很關心這件事。

    后來回過神他也懷疑過涼涼當初說的真實性,畢竟按照賭王的尿性如果那只碗真的是大慶時期慶帝用的青銅碗,價值整整一億八千萬,那沒道理賭王不拿去翻身啊!

    “當然是真的,要不然我還能這么和氣的跟你老公聊天?”李強國看了一眼江北,樂呵呵地笑道。

    “真的啊!”

    這下輪到李幼清震驚了。

    就連江北也是有點意外,沒想到這一次涼涼居然沒騙他,第一次見面送給他乞討的青銅碗真是價值連城的古董。

    既然提到了那只青銅碗,李強國自然是要把它拿出來炫耀一下,起身親自去到他專門收藏古玩的房間內把碗給拿出來,一邊放在手里把玩,一邊說道:

    “有一件事你們可能不知道,前段時間古玩市場爆出去年年初賣的那只慶帝時期的青銅碗是假貨。當時我還以為這只碗也是假貨呢,所以趕緊拿去找老韓鑒定,好在最后結果還是令人滿意的,它真的是來自慶帝時期皇宮流出的青銅碗。”

    “而且因為前段時間被證實假貨的緣故,青銅碗的價值又一次上漲,老韓說現在它的價值最少超出兩個億。”

    兩個億!

    小財迷李幼清瞪大了眼睛,偷偷在桌子低下抓住江北的大腿狠狠捏了一下,咬牙切齒地低聲道:“給老娘想辦法要回來!”

    頂點

    
11选5投注中奖对照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