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中文網 > 女神的超級贅婿 > 第四百三十二章 你們爽約了

第四百三十二章 你們爽約了

    玄醫派學院。

    秦柏松與龍手等人正在處理著最后的幾批后遺癥患者。

    雖說這件事情暫時就這么告一段落,但他們要忙活的事遠不只是醫人。

    要知道,醫人只是第一步,接下來才是正事。

    要撼動林家這個龐然大物,林陽從來就沒打算是通過這個手段將其推翻。

    辦公室內。

    玄醫派的部分高層正聚集于此。

    “現在國內的所有后遺癥患者已經醫治的七七八八了,各地的志愿者已經離開,救助站也開始有序的撤銷,當下我們玄醫派與陽華的名頭已經徹底打出去了,國內一片好評吶,我覺得咱們這個時候,也該執行下一步的動作了!”秦柏松吐了口濁氣,淡淡笑道。

    “老師是有什么計劃嗎?”旁邊的熊長白小心的問道。

    秦柏松沖著旁邊的助手點了點頭,助手立刻走了過去,給辦公室內的骨干紛紛發放了一份資料。

    眾人拿起資料掃了一眼,皆是愕然不已。

    “這些是....林氏涉及于各個行業的產業?”一名玄醫派骨干失聲。

    “是的。”

    秦柏松凝重的點了點頭,沉聲道:“這里面是我們陽華集團跟玄醫派辛苦搜集過來的資料,其中就包括林家的酒店、餐廳、裝修公司、水果蔬菜配送公司等等。”

    “秦老先生,您讓我們看這個干什么?”有人問。

    “這不是我讓你們看的,而是林老師要我給你們看的。”秦柏松沙啞道:“從今天起,陽華集團將要進行多元化的投資,以醫藥作為后盾,從這些個行業開始入手,老師交代,不要求我們在這些行業內做的有多大,但必須要將林氏產業給擊垮。”

    “秦老先生,您的意思是...狙擊林家的這些產業?”

    “是的。”秦柏松點了點頭。

    人們心驚肉跳。

    “如此一來...豈不是向林家宣戰了?”有人呢喃。

    “不必在明處動手,我們暗中施行便可,這件事情只是一個雛形,但對我們來講,實施起來并不難,因為通過這次事件,我們已經積累了很多聲望,還有關系,我希望大家能夠熟練的運用起這個關系,務必在最短的時間內達成目標!”秦柏松認真道。

    眾人紛紛點頭。

    然而就在這時。

    砰!

    大門突然被人猛地推開。

    人們紛紛朝門口望去,卻見進來的人赫然是龍手的徒弟張昊。

    “老師,不好了,出事了!”張昊急切的說道。

    “慌慌張張像什么樣子?”龍手起身,皺眉沉道:“天塌不下來,發生什么事?你說!”

    “老師...外...外面來了一群人,在鬧事,說是要見咱們...咱們院長...我讓他們等,他們不肯,還打傷了我們的人!保安都攔不住了...”張昊急道。

    眾人愕然。

    “混蛋,什么人這么狂妄?”

    “報警吧!”

    “報警?哼,不著急,我倒想看看是誰敢來我們玄醫派學院鬧事!”

    辦公室里的人憤慨說道。

    龍手、秦柏松等人是意識到了什么。

    “先出去看看。”秦柏松沉道。

    眾人嘩啦啦的走出了辦公室。

    此刻,操場處,這兒早已亂哄哄的一片。

    在操場的過道處聚著一群人,像是在爭執著什么,還有不少叫罵聲與怒吼聲傳來。

    來這治病的病人們嚇得離的遠遠的。

    “都讓開,秦老師來了!”

    不知是誰喊了一句。

    人群立刻裂開,所有人都往走向這頭的秦柏松等人望去。

    “秦老師!”

    “太好了,秦老先生來了!”

    一些年輕人激動不已,連連上前。

    秦柏松點了點頭,跟著龍手走到了人群里頭,卻見人群內是幾名穿著白色衣服的男女,這些人個個是趾高氣昂,神情極為的傲慢。

    而他們的領頭,赫然是先前來送挑戰書的夏安。

    “原來是奇藥房的人來鬧事?”有人認出了夏安,當即失聲。

    “鬧事?”夏安眉頭一皺,搖了搖頭,面無表情道:“你這詞兒用的不對吧?我們可不是來鬧事的,而是來討要公道的!”

    “公道?哼,什么公道?我們玄醫派跟你們奇藥房可沒什么瓜葛恩怨,你討公道跑這來了?你是不是走錯地兒了?”一名玄醫派的人冷道。

    “我不想跟些小角色說話,秦老先生,龍手先生,你們應該是清楚的,似乎...你們玄醫派,爽約了!”夏安淡淡的看著幾人道。

    秦柏松跟龍手臉色頓時難看起來。

    “我們房主恭候林神醫整整三個小時,卻始終不見林神醫露面,怎么?秦老先生,龍先生,林神醫為何不來?莫不成是怕了?”夏安笑道。

    當下的他已經沒有了先前的恭敬,有的只剩下無盡的傲慢。

    因為在所有奇藥房人的心中,林陽不來...那便代表他畏懼了奇藥房。

    一個畏懼奇藥房的人,他們為何要對之恭敬?

    秦柏松心頭暗嘆,也知道奇藥房的人是會上門,不過他沒料到奇藥房居然如此咄咄逼人。

    “夏先生,這件事情我有必要向你解釋一下,這次并非是我老師故意爽約,而是他實在有急事要辦,來不及赴約,我替我老師向您道個歉。”

    “少廢話!”夏安沉道:“不管林神醫有什么理由,他爽約就是爽約,按照規定,他沒能及時趕到屬于自動棄權,他輸了,所以根據我們先前做的承諾來算,你們玄醫派欠我奇藥房一朵‘荷靈花’!秦老先生,這‘荷靈花’,你們打算什么時候交給我們啊?”

    “這...”秦柏松啞口。

    “怎么?你們該不會是打算反悔吧?”夏安淡淡一笑:“這件事情,我們可是請了國內中醫界的諸多名醫大家還有許多德高望重的前輩做見證,當初他們可都是親自在場的,你們要是不給‘荷靈花’,我想這國內的中醫界,怕是不會有你們玄醫派的一席之地了!”

    這話一落,所有人臉色瞬變。

    “夏先生,真的沒有商量的余地嗎?”秦柏松忙道。

    “三天!”

    夏安平靜道:“三天之內,看不到荷靈花,你們玄醫派...好自為之吧!”

    
11选5投注中奖对照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