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中文網 > 特種兵之種子融合系統 > 第1787章明天斬首羅夫?

第1787章明天斬首羅夫?

    滿是好奇的唐心怡被張陸推著出山洞,無端端就一聲嘆息。

    “這有什么好嘆氣的,幾個字而已,回頭你就知道了。”

    “不是,突然挺懷念跟你在H國執行任務的日子。”唐心怡的語氣有些幽幽。

    在唐心怡在提醒下,在H國的一幕幕如同放電影浮現在腦海里。

    其中有一幕,利用SOP反器材狙擊槍干掉赤蛇的父親,那時候還沒有掌握地之殺勢,無法凝固種子的狀態,需要唐心怡刺激眼部神經,才能激發彼岸之瞳和曼陀羅之瞳,超遠距離一槍干掉了敵人!

    那一幕還挺香艷的!

    張陸推著唐心怡出了山洞,帶著女兵們,再次鉆入了大山。

    五分鐘后,山本君帶人出現在了山洞。

    他的身上沒有追蹤儀器,但是他本身就是追蹤高手,這種追蹤之術,不是軍中的手段,而是來自R國的忍者。

    當然,他不是忍者,只是懂得一些忍者的手段。

    山本君手指著山洞,下令道:“小心山洞,慢慢進入探查!”

    剛才在來的路上,他們遇到了地雷陷阱,當場陣亡了十多個人。

    但是對方布雷的手段非常高明,他們竟然探查不到地雷的位置。

    是以,山本君下令繞路,耽誤了十多分鐘。

    誰知道里面有沒有地雷,還是小心為上。

    轟隆!

    山洞里面突然傳來一聲爆炸,旋即一股濃煙涌出了山洞。

    “射擊,穩步推進!”還真的有埋伏,山本怒喝下令。

    噠噠噠。

    一陣密集掃射,子彈在了墻壁上,發出乒乒乓乓的聲響。

    這是無差別掃射,子彈也會射到自己人,槍聲之中夾帶一些痛哼之聲。

    當山本君進去之后,強光手電筒將山洞照得恍如白晝。

    只看到四名戰士被山洞內的蔓藤掉了起來,而且十多人身上冒著藍色煙霧。

    山本君臉色難看,臉上的肌肉都在抽搐,沒有出聲,敵人沒有抓到,反而陣亡了十多人,還浪費不少子彈。

    “這個家伙是在故意惡心我嗎?”

    自己可是一千人的大部隊追擊,人沒有摸到,前前后后陣亡了二三十人。

    居然在山洞,還不忘陰一把自己。

    如果吃了蒼蠅一般,山本君特別的惡心和憋屈。

    “不要落入我的手中,否則有你好受!”暗暗罵咧了一句,下令離開。

    一名R國戰士突然道:“山本君,墻壁上有一幅畫!”

    順著對方手指的方向,山本君看了過去,便看到一個人用拳頭狠揍一名R國人。

    為什么知道是R國人,那個人帶著帽子,帽子上寫著一個R,跪在地上。

    上方還留了幾個大字:嚇尿了吧,明天斬首羅夫,說到做到!

    這是赤裸裸的挑釁和羞辱!

    “八嘎!”

    山本君怒吼了起來,回聲在山洞內不斷的回蕩。

    這是在向自己宣戰嗎?

    就憑他們這一點人手!

    好大的膽子!

    臉色鐵青的山本君轉身走出了山洞,海風一吹,感到了一絲冷意,旋即冷靜下來,腳步頓時一停。

    “他為什么知道羅夫在這里?”

    對方出現在這里,直奔著山峰而來,肯定是猜到上面有指揮官。

    但是他們不可能知道是誰!

    山本君暗暗吃驚,這支神秘的突擊隊,到底是那個國家的突擊隊,他們是如何竊取到這個信息?

    難道這次世界紅盾大賽,除了M國的海豹突擊隊,三角洲突擊隊和SWAT突擊隊他們,還隱藏著電子作戰的高手?

    山本君必須要搞明白這個問題,他在懷疑,對方是不是有什么特殊的手段,掌握了他們軸心國的所有信息情況。

    但是掌握的信息有限,他也猜不到。

    無奈之下,只能掏出通訊器連線羅夫司令。

    “司令閣下,我追擊對方進入一個山洞,對方在山洞之中留下一行字,說要明天斬首您,說到做到!”

    呆在山峰指揮中心的羅夫,聽到了山本君的匯報,當場愣了。

    接著面沉入水,質問道:“為什么他知道我在這里,你一個團,對付一支突擊隊,無法圍剿,還反過來被人威脅!這就是你們R國的作戰能力?”

    “告訴我,為什么他知道我在這里,是不是你說的?”

    面對著羅夫的質疑和憤怒,山本君倒是沒有多大感覺,畢竟不是他們R國的司令,左耳進右耳出。

    不過他也在疑惑對方是怎么知道的,消息是從我們R國泄露出去的?

    想到這里,山本君回想起來,好像見南云君的時候,提到了這一點,警告他們務必要堅守陣地。

    也就是說,當時他就在附近!

    山本君后背涼颼颼,冷汗不斷的冒出,這份潛伏能力也太強悍了吧。

    要知道四周可是大量的戰士,竟然被敵人靠近在了身旁,這都不知道,要不是對方不想魚死網破,他大可用狙擊手斬首自己。

    南云君已經被斬首,自己再被斬首,R國的臉面那就丟大了。

    “你一個團圍剿,對付特種兵,也許無法剿滅,但是將他們逼得走投無路,還是能做到。”

    “畢竟他們也是血肉之軀,特種兵也是人,搞疲勞戰術,務必將他們逼到走投無路的地步。”

    羅夫語氣嚴肅道:“B1地區的人不要出戰,就算我被斬首了,都不要出來,給我死守陣地就行。”

    “是!”山本君道。

    “我們來自不同的國家,但是我們的目的是一樣的。記住,我不需要你尊重,但我們目標一致!絕不對能讓這些突擊隊穿過這里,否則我們的臉上都將丟光,別忘了,你們可是陣亡了一個指揮官。”

    掛斷了電話,羅夫轉過身來,看向站在他身后的三名保鏢。

    這三人跟其他警衛員不同,他們佩戴著長劍,都是面無表情。

    往哪一戰,就跟一把長劍聳立在地面上,挺拔筆直。

    E國的警衛員,沒有人擅長使用長劍。

    其實不止E國,全世界還在用劍的人,少之又少,更別說是警衛員。

    不錯,這些人都不是E國的戰士,而是R國的戰士。

    山口溫多告訴他,這三人都是劍圣后代,柳生新陰流的劍術高手。

    PS:新一周,求票票!

    
11选5投注中奖对照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