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中文網 > 特種兵之種子融合系統 > 第1740章一朝是戰狼,終身是戰狼

第1740章一朝是戰狼,終身是戰狼

    烏東從叢林外跑進來,整個人都不在狀態了。

    張陸對他有恩,在南極救過他,剛剛再次拯救了他,雖不知道為什么張陸降落傘都沒拿就跳了,但烏動覺得,他害死了自己的救命恩人。

    啪……

    烏東狠狠抽了自己一巴掌,臉都腫起來了,對他來說,張陸已經是戰友,他真死了,他過不了心理那一關啊!

    懷著這樣的心理,烏東根據落點判斷,瘋狂沖入森林,結果人家張陸好好站在森林中,還抬頭對他笑了。

    “這……”

    烏東懷疑自己看錯,從幾十米的高空跳下來,能沒事?難道自己眼花了,其實他是帶著降落傘跳下來的?剛才他拉著奧爾默德一頭栽下來,又是怎么回事?

    烏東覺得自己腦袋不夠用了,不過,看到張陸沒事,他忍不住樂呵呵地笑了起來。

    張陸看烏東疑惑的樣子,早已猜測到他要問什么,一擺手道:“別問為什么了,背著他,立刻開始逃命吧,敵人要來了。”

    張陸指著奧爾默德。

    此刻,奧爾默德看著烏東傻乎乎的樣子,內心樂開花,突然覺得自己不那么孤單了,吾道不孤也!誰知道這個救了自己的華夏人,搞什么雞毛,也不解釋清楚,就背著自己從空中跳機,表演了一場算得上雜技表演的演出,只有自己這個看不懂的觀眾,讓他很蛋疼,現在多了老撾的隊長,大家一起猜。

    不過,奧爾默德也猜的七七八八了,就是華夏的武學,張陸PK印度的時候,表演過一拳打大樹,大家都覺得是虛幻,猜測是埋了炸藥之類,那是扯淡,根據奧爾默德對各個國家的武學研究,中國人的武學最為博大精深,他曾經研究了一段時間,但學的只是皮毛。

    此刻,在某方面,奧爾默德自己不清楚,在對待張陸的態度上,他開始路轉粉了。

    烏東背著心思復雜的奧爾默德,開始沒命奔跑,看到張陸沒事,別說背一個人,就讓他去死,他都未必拒絕。

    就在三人離開,僅僅五分鐘。

    林子外涌入一批敵人,至少有一個連。

    眾人看著四周的環境,破壞得好像臺風過境的殘樣,任誰都看不出來,敵人就是在這里降落的,而且還撞樹了。

    消息很快傳到了倫斯德上校哪里。

    “竟然還能逃走?就算上帝保佑你們,你們也跑不遠了。”

    倫斯德陰險一笑,不過,想到有人在他的眼皮底下,斬首了隆美爾將軍,他就笑不出來了,上帝,這件事就是抽他的臉,光是炸毀的飛機,價值就幾百萬美元,這到底是那個國家的突擊隊,必須將這個賬單寄到他的國家。

    倫斯德上校發出讓眾人繼續追趕的命令,然后,他乘坐飛機上山峰了。

    等到飛機降落山峰后,倫斯德上校看到陣亡的隆美爾將軍,他就筆直站在山峰上,手中還拿著望遠鏡,正在觀察著飛機爆炸的位置,一臉凝重,根本就不理會他的到來。

    “將軍,到底是那個國家干的,竟然還炸毀了我們的飛機,我必須將賬單寄到他的國家去。”

    隆美爾轉過身來,定定看著年輕的倫斯德上校,搖頭道:“上帝,你在開玩笑嗎,你忘記你剛才發射了地對空導彈嗎?飛機不是你打下來的?”

    倫斯德微微一笑,道:“自然不是,是他們選擇了跳機,導致飛機爆炸了。”

    隆美爾上校白癡的眼光看著他,嘆息一聲,道:“你什么都好,就是太自負,你看過38國公約了嗎,其中第18條寫的清清楚楚,凡是在世界紅盾上損毀的設備,自己國家自行負責,這是可控范圍內的軍事自損,戰斧概不負責。”

    倫斯德精明是不用說的,但哪里想得還有這一條,這一刻,也只能愣愣看著隆美爾少將。

    這完全是失策了啊!當時讓他從太平洋趕過來演習,就覺得這是見鬼的玩意,上帝都覺得好笑的游戲,事實證明,他也能虐得參賽的國家猶如上帝的棄兒,但誰料到他損失了一架軍用飛機,倫斯德越發想看到張陸,他想看看這個始作俑者,到底是哪路神仙。

    “對方到底是那個國家的突擊隊?”倫斯德問出最后的疑問。

    隆美爾一愣,憤怒了起來,大聲道:“你看我干什么,我臉上有花嗎,我什么都不知道,有本事自己去找,還代號太平洋虎鯊,倫斯德上校,我看你改叫金魚差不多,上帝,你竟然讓敵人摸上山峰了。”

    隆美爾不愿意說,當然,這也難不倒國防大學的高材生。

    倫斯德上校拿出隨身攜帶的電腦,一番劈里啪啦的操作后,方圓十公里的生命氣息,一一以電磁波的形式,反饋砸他的筆記本上,形成一條條生命波動圖,而波特圖的右側,有各種可對比的不同生命標注,比如人,標注是波動250數值。

    不到三分鐘,倫斯德合上了筆記本,想隆美爾少將敬禮,保證道:“將軍,我一定抓到敵人。”

    ……

    林子中,烏東在飛奔,眼光一直鎖定面前背著人的張陸,神色陰沉得滴水。

    背著奧爾默德的人,正是張陸,烏東的小宇宙都爆發了,才勉強追在張陸的背后,他哪里知道,這是張陸在等他而已,要是他全力奔跑,別說奧爾默德,再來二個,一樣能甩掉烏東。

    但奧爾默德不是這樣想,這個YSL的隊長,覺得自己沒必要在參加賽事,于是對張陸嚴肅道:“別跑了,放棄我吧,你要是透支了全部體力,遇到軸心軍,就跑不掉了。”

    奧爾默德說得很道理,背著一個人是不可能逃得過大部隊。

    張陸確實臉色怪異,透支體力?

    張陸只是嘿嘿低笑了一下,他都不好意思告訴奧爾默德,省得對方又神經兮兮問這問那,在新人期的時候,自己就背著200斤大肥豬毒梟,奔跑了100多公里,奧爾默德多重?175的瘦長身材,最多不超過130斤。

    奧爾默德見張陸不吭聲,拍拍他的肩膀,嘆息道:“我的戰友,跟著我參加過野小子成名之戰,12年的雷霆行動,我們救了242名乘客,當天返回,只是死了三個人質。現在,我的戰友都陣亡了,我自己也受傷了,這一仗不用打了,結局都是一樣……”

    張陸嘿嘿一笑,道:“我知道野小子的口號,剽悍,強壯,敢于冒險,敢于戰勝困難,而我們華夏人的口號一貫是,一朝是戰狼,終身是戰狼,奧爾默德隊長,如果我們執行雷霆行動,每一個人質都不會死,你信不信?”

    奧爾默德眼珠子亂轉,氣得不行了,怒聲喝道:“什么意思?我們野小子執行力不如你們嗎?”

    “不錯,你不如我,你的戰友,也不如我的火鳳凰,嗯,大大不如。”

    淡淡的話從張陸的口中吐出,不疾不徐的,氣得奧爾默德整個人臉色通紅。

    
11选5投注中奖对照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