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中文網 > 特種兵之種子融合系統 > 第1538章我是菜鳥

第1538章我是菜鳥

    “這些兵王,分屬不同的國家,不同的陣容,自然相互猜忌,不會團結在一起。”

    “這次世界紅盾大賽,宗旨就是讓大家團結在一起,共同對抗反英雄聯盟。”

    剛才那名跟張陸對話的士兵嗤笑道“開玩笑,怎么團結強國之人,覺得自己地位超然,其他都是附屬國。”

    “特種兵也會拉幫結派,比如國,他們就是要對付炎國的火鳳凰,辛姆斯特朗隊長振臂一呼,不知多少國家應者云聚。”

    “聽說8號基地和9號基地之間,他們就在哪里等著,如果火鳳凰能來這里,不在最后10個淘汰名單內。”

    “辛姆斯特朗,會親自帶人干掉炎國女兵”

    “”

    張陸是聽不到這些人議論的話,因為他已經進入了營地。

    里面有四名守衛,當看到張陸進來,四道目光馬上投注過來,落在張陸的身上。

    不過既然外面的兄弟讓他進來,還喊著伙計,兩名守衛淡看了一眼張陸,別挪回了目光。

    第三名守衛出聲問道“你回來做什么不當班,就不要跑上來。”

    “忘記拿東西,這不,準備下雨都得急匆匆跑一趟上來。”

    第三名守衛點了點頭道“快去快回。”

    張陸剛走了幾步。

    “等等”

    第四名守衛從跟張陸進來,目光就一直盯著張陸,問道“你是哪個班”

    忽然。

    他的目光觸及到了張陸橙色的眼睛。

    這是陽光之橙。

    第四名守衛瞳孔浮現一抹橙色,仿佛出現在了一片黃金沙灘之上。

    四周都是穿著比基尼的美女,追逐著幾名比基尼美女,在沙灘愜意的奔走

    “伙計,大半夜的,還跑上來,別太拼了。好好享受生活,有太多的美好在等著我們。”

    第四名守衛已經忘記詢問張陸,反而勸起了張陸。

    近距離之下,七色花種子的一念花開,簡直神乎其技。

    “催眠確實是一種堪稱恐怖的手段,讓人防不勝防。”

    張陸燦爛一笑,營地里面走。

    越是深入,里面越潮濕,仿佛是在山上鑿了一個地下工事。

    通道已經是濕漉漉,走在上面,發出一陣嗒嗒的聲響。

    演習一般都是將戰俘關押在臨時帳篷,就像最強教官,亞歷山大等人就是被關在臨時帳篷里面。

    “這些王八蛋,還是人嗎這里都快變成水牢了。”

    張陸不由面色一沉,很想干一號基地的這些戰士一頓,不過現在先救人再說,小不忍則亂大謀。

    下方還真的就是一個水牢。

    整座山峰內部就有一個巨大的溶洞。

    而1號基地就是開辟在溶洞之上的防御工事。

    張陸是從峰頂,一路往下走,氣溫隨之降低,感覺一股清涼襲來。

    此刻,水牢里,雙手被吊著的沈蘭妮,衣服都是濕漉漉的,嘴角在溢出鮮血,從嘴角滴落,將胸前的衣服染紅了一大塊。

    四周還四個參訓的特種兵,包沈蘭妮在內一共是五個人。

    本來一共被俘虜是13人,其中八個軍人,已經放棄了世界紅盾大賽。

    剩下的這五個人,都不愿意放棄。

    只是的不斷折磨,也讓這幾名軍人面容變得麻木起來,只有那雙眸子,還略帶著生氣,最后一抹堅毅在堅持著。

    如果不是意志力過人,早就放棄了。

    但,關押了這么久,每一個人都到了極限,誰不定,誰就會大喊一聲,我要放棄。

    “滅害靈,你是火鳳凰一員,你怎么能認輸。”

    “你代表的不僅是火鳳凰,更是代表炎國來出戰,在世界的舞臺上認輸,你對得起拼盡全力,幾度面臨生死境地的菜鳥,對得起一群并肩作戰的姐妹們嗎”

    “我不能認輸,死也要堅持下去。這是我們每一個的夢想,終于來到了世界的舞臺。”

    “我說火鳳凰,浴火涅盤說不定醒過來之后,就被送到了總部。”

    沈蘭妮咬著下唇,不斷地給自己打氣,腦海閃過張陸為了爭取這一次世界紅盾的大賽,跟國內最強獵人上,跟景火那些的搏斗場面

    還有火鳳凰為了世界紅盾大賽,重走了一次長征路,那一次可是九死一生。

    如此艱難,自己不都是闖了過來,眼前的困難跟長征比起來,算得了什么

    嘩啦啦。

    五個人的頭頂上,突然落下了水流,將他們淋了個落湯雞。

    這不是普通的水,而是冰水。

    冰水淋在了身上,沈蘭妮和其他四名俘虜,馬上感受到刺骨的寒意,在受傷之下,抵抗能力本來就弱,頓時一個個一陣哆嗦,牙關不停的打顫。

    這樣的痛苦,沈蘭妮幾人,每三個小時就要經歷一次。

    這是敵人要徹底瓦解他們的意志。

    沒有人求饒,沒有人泛出痛苦不適的聲音,都在默默的承受,如同一匹受傷的孤狼,在舔舐著自己的傷口。

    “這群家伙簡直就是一群該死的混蛋”

    看到這一幕,張陸怒火中燒,不知不覺斗牛之紅出現在了瞳孔之中。

    憤怒之余,張陸也有些意外,里面竟然沒有守衛。

    當然,就算有守衛,張陸也不太在意,一個眼神過去,一念花開,對方的短暫失神之后,輕易就能砍暈對方。

    沒有守衛,張陸暗自警惕起來,認真觀察了一陣,并沒有發現監控探頭。

    “看來對方也覺得不可能有人能進來到這里。”

    張陸走向了沈蘭妮,甕聲道“火鳳凰女兵,我再問你一次,放棄嗎”

    “只要你說放棄,我馬上送你上去”

    此刻的沈蘭妮,可以說幾近油盡燈枯,精神處于半清醒半昏迷的狀態。

    聽到對方似乎讓她投降,沈蘭妮想都不想,從喉嚨擠出了聲音“我我是不會投降的,有種就殺了我”

    “別以為我們不敢殺你,我再問你一次,是否投降”

    張陸將沈蘭妮的下巴抬了起來。

    沈蘭妮艱難睜著眼睛,卻看到對方擠眉弄眼,旋即對方嘿嘿一笑,低聲道“我是菜鳥。”

    沈蘭妮麻木的眸子,陡然煥發了光彩,繼而熱淚長流。

    不過情緒太過于激動,竟然直接暈了過去。

    。

    
11选5投注中奖对照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