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中文網 > 特種兵之種子融合系統 > 第856章我們一起學貓叫

第856章我們一起學貓叫

    黑衣女郎根本不知道張陸是誰。

    否則的話,她絕對不會想要威脅張陸,因為注定是沒用的。

    張陸手一揮,快如閃電,抓向了銀色的掌心雷。

    黑衣女郎根本就來及反應,就看到自己的銀色掌心雷,被對方繳械,抓在了說理。

    她愣了一下,清冷道:“好身手,你比我見過的人,都要強!你是誰?”

    張陸疑惑地看了一眼對方,道:“我說姑娘,你也太健忘了吧,雖然我打暈了你,但也不至于把你打到失去記憶吧。”

    “還有,別再我面前玩槍,你這槍很危險,要是我反應過激,你現在就是一個死人!”

    “記住,我沒有義務救你!有人跟我達成協議的人,付出了足夠大的代價,否則我沒有空理會你還有你的姐姐。”

    黑衣女郎眸光一閃,心里大致也有猜到了什么,道:“軍火庫是不是你放的火?你這把槍,誰給你的?”

    張陸無語道:“你這不是明知故問!走吧,沒時間跟你扯,離開這里再說!”

    張陸一拳打爆了窗子,不由分說,跟著抱住黑衣女郎,飛身一躍,躍出了窗外。

    當然,張陸不是要下樓,因為那個手持班用機槍的黑衣人就在下面。

    移花接木。

    單手抱住黑衣女郎,迅速攀爬,都是木結構的房子,本身就容易攀爬,再使出了移花接木,就如同一只壁虎,飛快就上了四樓的樓頂。

    本來想從樓頂的方向,看看能不能躍過去旁邊的建筑物,從屋頂的方向逃離。

    突然看到下方很多的武裝分子從四面八方匯聚了過來,張陸便放下了黑衣女郎,尋思著對策。

    黑衣女郎不小心腳下一滑,將一塊瓦片踩落。

    嘭的一聲,一塊琉璃瓦從屋頂上掉落下來,瞬間粉碎一地。

    “屋頂上面有動靜!”一人驚聲大呼。

    “是不是有人?”有人驚疑不定,看著屋頂的方向,不過從他們的角度,根本就看不到屋頂上方的情況,只能靠猜測。

    “不可能有人爬得上去的吧,除非他是猴子!”

    “……”

    匯聚的士兵也拿捏不準,屋頂的位置是整個大本營的制高點。

    除非登上哨塔,否則根本看不到屋頂的情況。

    可是哨塔距離這里有幾分鐘的路程,跑過去再登上哨塔,黃花菜都涼了。

    喵!

    張陸鼓動了筋骨雷音,模仿野貓,發出了一聲貓嚎之聲。

    同時,張陸催促黑衣女郎道:“一起學貓叫,快,我在來的路上看到大本營有不少貓!”

    張陸連續發出了幾聲喵喵的叫聲。

    但是黑衣女郎無動于衷,甚至相當的無語,她又悄悄摸去了腰間,哪里有一把貼身的小匕首。

    剛剛摸到了匕首,手腕馬上就被張陸給抓住。

    對方的小舉動,怎么可能瞞得過張陸,張陸臉色一沉,道:“別亂動,我答應你父親救你出去!否則你那個歹毒的姐姐會殺掉你!”

    很明顯張陸將夕子當成了晴子,也難怪,兩個人一模一樣,就連身材都是同樣的火辣。

    像成這樣也是沒誰了,哪怕是親生父母,估計都難以分辨得出。

    我的父親?

    夕子疑惑了一下,很快就被憤怒淹沒,咬牙切齒!

    學貓叫,那是絕對不可能的。

    她可是七夕的首領,怎么能學貓叫,做出有損首領威嚴的幼稚舉動。

    真當自己是晴子嗎?

    張陸見對方不情愿,也是火了,手掌在她的筋骨上一推。

    對方自然達不到筋骨雷音的層次,不過張陸熟悉筋骨雷音的遠離,手一推讓筋骨動了起來。

    一股聲音順著他手掌移動的方向,發出一陣骨骼輕微的聲響。

    最后這股聲音,奪喉而出。

    黑衣女郎不受控制,情不自禁喵了一聲。

    叫出這一聲,黑衣女郎都覺得不可思議,一張俏臉冷了下來,太丟人了。

    喵!

    張陸也發出一聲回應,不過陡然增加了分貝,同時雙手不斷在黑衣女郎身上推打,讓對方連續發出喵喵的叫聲。

    “原來是兩只貓在打架。”

    “我就說嘛,怎么可能有人能爬的上屋頂!”

    “不用理會了,趕緊行動,赤子老大發出了緊急命令,肯定是出大事了。”

    頓時這隊趕來的武裝分子一股腦沖入了木樓里面。

    張陸看到下方的武裝分子全部散開,面露一喜,成功騙過了那群武裝分子,要不然還得費一番手腳。

    “你……你怎么能讓我學貓叫?”

    黑衣女郎十分生氣,那架勢恨不得就要殺了張陸。

    她可是七夕的首領,對方讓她學貓叫,她感覺到了屈辱,胸膛劇烈的起伏,劃出一道道驚心動魄的波浪。

    張陸沒功夫跟她斗嘴,還真看不出來,這女人竟然是一只小野貓,動不動就要轉狂。

    抱起對方,就躍下了高樓。

    一口勁風灌入黑衣女郎的口中,本來她要出聲大叫,這一刻被風灌入,竟是喊不出聲音來。

    四樓的高樓,可是有十多米。

    這么高的距離,如同是不抱人的情況下,問題不大,但是抱著人,就算自己沒事,對方也會被傷到。

    張陸躍入了墻壁,再一蹬腳,接觸墻壁反射到地面,減緩了下墜的沖撞力。

    橫抱著黑衣女郎,身子彎曲向前沖了好幾米,這才穩住了身影,立刻轉移位置。

    而此時,木樓內。

    那名黑衣人就是七夕的赤子隊長,開槍狂掃了一通,但是對方閃得太快了,竟是避過了子彈。

    “赤子隊長,住手,停下來。”木樓里面僅剩的那名守衛急聲大叫。

    赤子停下了開槍,大步過去,質問道:“這是怎么回事?是不是你的人干的?”

    守衛隊長憤怒道:“你問我,我問誰!”

    守衛隊長看著地面上三具無頭尸體,悲憤欲絕,雙目都赤紅了起來。

    “這家伙干掉了門外和木樓里的人員,立即就沖了進來,我和我的人第一時間就開槍射擊。”

    “但是那個家伙身法很詭異,在地上打滾,避開了我們所有的子彈。”

    “我不管是不是你們在內斗,現在我的人死了,不要讓我知道是誰干掉,否則,我們禿鷹雇傭兵絕對不會放過任何一個仇人!”

    
11选5投注中奖对照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