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中文網 > 特種兵之種子融合系統 > 第776章黑箭的震驚

第776章黑箭的震驚

    “他很強?”

    黑箭剛剛轉移到了一塊山石之后,紫夕的聲音傳來。

    聲音是從耳膜里響起,這是一張隱形的通訊器。

    強?絕對強!

    不但判斷出自己的位置,還利用盲狙。

    要是慢1秒,他立刻就死了。

    對方肯定是一個人,對于這一點,黑箭是確定,他是一流的狙擊手,也是一流的觀察手。

    而狙擊與觀察一般是分開的,是因為狙擊鏡,觀察的范圍不夠靈活,配合觀察手,狙擊手更強更靈活。

    但,世上有一種狙擊手,不受影響,聚狙擊與觀察于一身,這類人不多,在狙擊界有一個響亮的名字。

    戰略級狙擊手!

    “他很強,如果判斷沒錯,他是戰略級狙擊手。”黑箭的聲音,沒有顫抖,平靜得驚人。

    正如這種平靜,更加具備震撼力。

    紫夕的眼角抽搐了一下,沉默下來。

    月光,透過叢林映照下來,映照在紫夕年輕而堅毅的臉上,片刻,他淡然道:”發射2號毒氣彈。“

    黑箭沒有說話,他明白,紫夕對他,有點失望,畢竟,承讓別人比自己強,需要勇氣但也帶來恥辱。

    毒氣彈很昂貴,1號需要一萬的預算,2號毒氣彈,需要十萬的預算。

    砰!

    毒氣彈在林中的上空爆開。

    猶如下了一陣急劇而來的雨,雨幕傾斜而下。

    嗤嗤……

    張陸看到樹葉子,接觸到液體后,立刻猶如遇到硫酸,被腐得千瘡萬孔。

    林子中,一股刺激的味道越來越濃,要是常人,最多十多秒,就站不起來了。

    張陸還看到,一些小動物從洞里爬出來,片刻,就化為僵硬的尸體。

    歹毒如斯。

    林子中。

    紫夕道:“最多五分鐘,他必死,你不用出手也行。”

    沉默了一下,黑箭道:“他是高手,應該死在狙擊子彈下。”

    紫夕怒道:“死的也可能是你,這個時候別說了什么狙擊手的尊嚴,讓他等死即可。”

    “抱歉,我必須殺死他,否則,會給我留下陰影。”

    黑箭抬頭看著天上的殘月,淡淡道:“我是狙擊手,我會殺死他。”

    他的話音剛落,頭頂的殘月,沒入烏云之中。

    林子中,一片黑暗,除了腳步聲,以及受驚的夜游物,什么都沒有了。

    這樣的夜晚與叢林,是黑箭最熟悉的,從6歲開始,他就抱著槍,在叢林里睡覺,要是,他的身體曬在陽光下而不自覺,鞭子就會劈頭蓋臉打下來,直到鮮血淋漓。

    長老告訴他,他的一生,就是狙擊手,狙擊槍,就是他唯一的追求。

    黑箭猶如影子,在叢林的黑暗中移動,他猶如毒蛇,猶如獵豹,落地無聲,每次一個落點,都是1米,不多也不少。

    林子中,張陸在觀察,密密麻麻的瞳孔,分為12個視角,赤紅一片,這是一種感應神經。

    汗毛預警,給了黑暗的眼睛。

    張陸鎖定黑箭的位置,他看不到對方的移動,但是,能感知一個猶如夜游物的東西,無比符合自然的韻律,慢慢逼近。

    殺機沒有任何飄逸出來,牽引不了他的危機感應。

    一流的狙擊手!

    配合著12個視角鎖定,融合了汗毛預警后,張陸還是刷出了對方的位置。

    砰!

    張陸開了一槍,跟著其疾如風侵略如火的身法一動,1秒之內,轉移12米遠。

    子彈鎖定了黑暗中黑箭,就在張陸要開槍的0.3秒前,他就感應到了危機,就好像他在林子睡覺的時候,能提前感應長老提著鞭子走進來,要揍他。

    擦……

    他橫移了一步,跟著左耳就被子彈帶走了。

    砰砰砰……

    連續三槍,每一槍聲響起,都是12米的距離,每次角度都不同。

    這是甩狙,不是直線射擊。

    要是直線射擊,黑箭根本都不用躲,直接攔截子彈,但對方使用的是,高難度的斜線射擊,也就是說,對方可能是反手射擊,也可能是甩著槍射擊,子彈從側面而來,角度超過了12度。

    黑箭一蹬地面,堅硬的山地都裂開,他整個人猶如最為敏捷的野獸,滾倒了一塊山石之后。

    子彈全部打中他身后的杉木。

    要是慢0.5秒,他立刻就死了。

    如此密集的射擊,還能保證這樣的精準度,恐怕,也只有他暗影門的三大長老,才擁有這樣的射擊水平。

    黑箭喘著粗氣,瞇著眼,接著跳躍出來的月光,看著三個彈痕,走神了。

    他第一次感覺到了害怕。

    好像敵人能隔空看到他,時時刻刻鎖定他的位置。

    而放了空槍的張陸,也是相當詫異。

    這個對手讓他想到了公海上的黑箭,能在黑暗中轉移,具備超強的危機感應能力,超強的心理素質,超強的反應能力。

    張陸控制著自己的血液流動,保持活血的狀態,猶如秋葉,靜靜在一棵樹后站著。

    時間一點一滴過去。

    5分鐘過去。

    6分鐘過去……

    7分鐘過去……

    時間已經超過了紫夕判斷的范圍,這個時刻,張陸應該必死。

    事實上,張陸看起來也快要死了。

    他跌跌撞撞,從樹木后跌了出來,扶著林木走動,不斷咳嗽。

    “黑箭,你可以殺死他了,東北方位,三點半。”

    “收到,不過,還不夠,再等等。”

    黑箭沒有絲毫動搖,他小心翼翼利用一面鏡子,借助月光,觀察著林木,身體沒有露出任何一點。

    他看到了對手,他的腋下,露出一小截黑乎乎的槍管。

    不管他如何跌跌撞撞,槍管,絲毫不動搖,不動如山。

    林子中的高地,紫夕痛罵了一句:“怎么,你拋棄狙擊手的尊嚴了嗎?”

    黑箭沒有回答,無話可說。

    尊嚴?!

    有生命的時候,一定要談尊嚴,如果威脅到了生存,尊嚴值錢嗎?

    事實上,張陸是有點難受了。

    他本來可以憋氣30分鐘不假,但僅僅7分鐘過去,他最多能堅持10分鐘了。

    剛才的消耗太大了,越是活血,越是疲勞,這個道理,就好像劇烈運動后,就必須平息呼吸,讓沸騰的熱血平靜下來,而張陸要活血抗毒,就不能平靜。

    1號毒氣從林子中,徐徐而來,相比2號毒氣,作用面積更廣,更容易擴散。

    張陸的槍口一直對著身后,只要對方一冒頭,立刻就死。

    但對方,一直沒有冒頭。

    9分鐘……

    10分鐘……

    極限到了。

    臥在山石后的黑箭,戲謔地低低冷笑,內心卻是駭然。

    還不倒下去?

    這家伙是有兩個心臟?

    能憋氣這么久?!

    。搜狗

    
11选5投注中奖对照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