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中文網 > 特種兵之種子融合系統 > 第727章 又見兒童不宜的畫面 (補完了,砸一下票吧)

第727章 又見兒童不宜的畫面 (補完了,砸一下票吧)

    女兵都知道張陸有感應位置的能力,但1200米是什么概念?

    這里還是叢林。

    譚曉琳忍不住問安然:“這就是所謂的預警能力嗎?”

    安然點了點頭,道:“這只是預警能力的一部分,我覺得這個能力很可怕,能在不同的人身上,體現出不同的作用。”

    譚曉琳道:“你也能感應1200米?”

    “我沒有菜鳥那么可怕。”安然臉色微紅,尷尬道:“我只有50米的感應距離,而且,不太清晰。”

    女兵們都輕笑了一下,僅僅是50米,就沒用了,肉眼都能看到50米之外。

    安然的腦海中,閃過被張陸拉手的場面,一咬牙,看著譚曉琳道:“隊長,我已經決心要將這個能力開發出來,不過,有一件事情,必須跟你報備一下,這個預警修煉,挺尷尬的,需要肌肉接觸,比如,拉著手。”

    譚曉琳不以為然道:“拉手也沒什么,要是這樣,必須每個人都要學會這個能力啊。”

    安然臉色一時不知道說什么好了,看了一眼最前面的張陸,算了,以后再說吧,越描越黑,怪不得張陸說了,不要著皮相,一切為了提高實力。

    而張陸哪里知道安然的復雜心理,他進入了微妙的觀摩狀態,他就是怒放的含羞草,一舉一動,合乎自然。

    急行軍在林子中繼續。

    特種兵的急行軍,除了負重外,要在奔跑之中,做到眼觀四路,耳聽八方,甚至,還要記住沿途而過的景物。

    這里的叢林,相對干燥,與亞馬遜的濕熱叢林不同,但一樣有一個致命的共同點,就是容易失去身體的水分。

    仙人掌的抗旱能力,能鎖定身體的水分,對張陸來說,猶如閑庭散步。

    但女兵是有極限后,需要調整休息。

    一個小時過去。

    “原地休息10時間,切換觀察手模式,覆蓋四周3公里。”

    觀察員是張陸與安然,兩人應了一聲,放慢腳步,往前而去。

    觀察手,需要找到制高點,利用望遠鏡進行觀察,確保四周的安全。

    “紫羅蘭,不用尋找制高點了,對我來說,哪里都是一樣。”

    安然是知道張陸的能力,只是怕他傷身體,打算找制高點,卻被張陸拉住了,猶豫了一下,只好作罷。

    經過1個小時的奔襲,加上叢林的悶熱,差不多到了極限了。

    “這個家伙,看起來還是那么輕松,天生就是當兵的。”

    張陸揉了揉眼睛,控制著人體爆炸的爆炸程度,作用在眼睛的神經上。

    經過與小莊與高大壯的決斗后,張陸對人體爆炸有了更深層次的理解與掌握,可以進行輕重的控制,不會一下子,就進入紅眼拼命的狀態。

    12個瞳孔出現后,進而,合二為一。

    再進而,紅白相間的瞳孔出現,射向前面的林子,四周的景物,變得稀薄透明起來。

    張陸也沒有停止腳步,繼續不斷走動著,畢竟,他的視線范圍是1200米,除非融合第二形態,就會突破2000米,但現在是非戰斗形態,沒那個必要。

    安然跟在張陸的后面,連望遠鏡都省了,覺得跟著這么一個多功能的搭檔,挺輕松的。

    譚曉琳要求搜索的范圍是三公里,張陸走了二公里后,停止了腳步,壓低聲音:“紫羅蘭,前面有人。”

    安然吃了一驚,道:“你確定嗎?多少人?”

    “暫時看不清楚,就在1200米外,還有帳篷,我們過去看看。”

    兩人極有默契,在叢林中潛伏而去,片刻,就看到密林中,搭建著4個帳篷。

    帳篷的前面,有兩個士兵在巡邏,來回走動著。

    “這兩人是恐怖分子。”張陸一口咬定,在他的光合作用里,能感應出一個人身上的特殊殺機。

    安然也不懷疑,點頭道:“行動吧,打暈拖來審問一下。”

    看到張陸點頭后,安然立刻就像潛伏過去,突然,張陸撲了過來,抱著她滾到了一棵樹后,就連眼睛都被他捂住了。

    “別動,對方在撒尿,兒童不宜。”

    滿心疑惑的安然,正要發飆,聽了張陸的話后,哭笑不得點了點頭,腦海中,卻出現了與張陸第一次執行任務的畫面。

    那是在烏魯克,也有兒童不宜的畫面,而現在,昔日青澀的新兵蛋子張陸,已經成長為軍區的兵王了。

    兩人潛伏在叢林中,如枯葉一般,除非走近了仔細看,否則,根本發現不了。

    這是特種兵的偽裝,日積月累鍛煉出來的能力,經過亞馬遜叢林的訓練后,更上一層樓。

    兩個士兵解決問題后,操著熟練的普通話聊了起來,只是口音,明顯不是華夏人。

    “哥們,跟你說一個真實的故事吧,不要羨慕我,上次在W市執行任務,遇到一個開保時捷的姑娘,挺美的,老子跟蹤她,就在停車場,將她強奸了,結果這個娘們竟然報警了,你猜怎么著?”

    “還能怎么著,不就是逃亡嗎,這不是咱們雇傭兵的手段,這些警察哪里跟得上我們的速度。”

    “錯了,老子憤怒之下,找到了她家的地址,直接上門了,威脅了她的家人后,結果這個漂亮的娘們,就陪了我三個月,老子吃她的用她的還搞大了她的肚子,哈哈……”

    “還有這樣的美事?你怎么不拉上我,虧我還幫你當過子彈,兄弟是這樣當的嗎?”

    “哥們,此一時彼一時了,那個娘們,已經哀求著嫁給我了,朋友妻吧,你確定要玩?我覺得沒問題,執行完任務后,就借給你玩兩天。”

    “夠義氣,勇哥,女人是枷鎖,你留下孩子干什么,我們可是雇傭兵。”

    “這次執行完任務后,我會處理,這樣鳥不拉屎的地方,灰色地區,一些固執的華夏人,非要留在這里生活,被殺了都沒人管吧。”

    “勇哥,你對華夏不了解,這些人報復心很強的,還是小心點。”

    林子中。

    張陸與安然都聽呆了。

    安然的眼中射出怒火,做了一個后退的手勢。

    兩人悄無聲息,遠離了巡視的范圍,而兩個站崗的士兵,根本就沒有任何的察覺。

    到了安全的地方后,安然立刻通訊了譚曉琳,匯報了情況。

    “菜鳥,隊長的意思是,她們馬上就來,我們多弄點有用的信息。”

    張陸看到安然還保持著聊天的狀態,就打了一個手勢,道:“你繼續保持聯系,我去弄信息,就在這里等我。”

    安然是知道張陸的能力的,就點了點頭,繼續跟譚曉琳保持通訊。

    張陸行動了。

    (本章完)

    
11选5投注中奖对照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