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中文網 > 我是勤行第一人 > 351 美酒向善
    牛語者只是搖頭不語,并沒有接口,從這道張飛牛肉中體現出的周棟對百草霜的理解和應用,又豈是費力就可以形容的?

    除了天賦外,這還需要一顆對廚道精誠以待的心,需要幾千乃至上萬次的練習、揣摩,不停地調整百草配比......

    一名廚師要攻克張飛牛肉未必不可以,估計拿出小半生的時間就可以了,可是做廚師的,又有哪一個不希望自己可以多掌握一些菜色,誰會將大量的精力耗費在一道鹵菜上?

    張飛牛肉名氣再大也只是酒席上的一道冷葷而已,雖說夠硬,卻永遠成為不了主菜,廚師們也是要考慮性價比的。

    其實牛語者完全想不通周棟為什么要花費大量時間在一道鹵菜上,畢竟周棟和他不同,他是老酒館的鹵菜師傅,可周棟不是啊?究竟是這個年青人對鹵菜情有獨鐘,還是真的是個一看就會、一會就精的不世天才?

    “好菜當配好酒,各位兄弟,就讓我們來嘗嘗周主廚釀造的將相和吧。”

    熊不二呵呵一笑,這四個兄弟他都非常的了解,老二精細謹慎、老四性如烈酒、老五雖然看似輕浮了一些,其實本性還是純厚的;而老三牛語者平日話最少,其實性子最傲,今天周棟的這道張飛牛肉只怕將他打擊的不輕。

    見到牛語者沉默不語,他這個做大哥連忙轉換話題,免得自己兄弟再鉆了牛角尖兒。

    真正會喝酒的人都是先菜后酒,等到真正開始喝酒的時候,就絕不會再吃菜,以免被各種菜的味道影響,老熊溝五兄弟也是如此,聽到大哥提議飲酒,便紛紛停下筷子,各自倒了杯將相和出來。

    “噫,這酒怕是不對吧老四,竟然沒有任何味道,寡淡的如同白開水一般?”

    這酒倒出來后,隱隱透出一股天青色,就仿佛雨后被洗刷干凈的一方天空,純凈的讓人心都跟著變得干凈了許多。

    可是應有的酒香卻是半點全無,就不說上等佳釀的糧食酒了,哪怕是酒精勾兌的垃圾玩意兒,起碼也得有些酒氣撲鼻吧?這酒可好,除了酒色還說得過去,完全就不像酒!

    看到這杯酒,烏庭澤卻難得地沉默了,沒有回答兄弟們的問題,端起酒杯輕輕抿了下,然后便合上雙眼,久久不言,只是見他鼻翅輕輕煽動,呼吸比先前急促了許多。

    “四哥,咱不是吧?您這是進入專家角色,開始扮深沉呢?

    我倒要看看,這酒究竟有什么古怪!”

    燕項有些不滿地嘀咕了一句,很不信邪地端起酒杯喝了口。

    “嗯?”

    酒一沾唇,燕項就瞪大了雙眼,理解般看了四哥烏庭澤一眼,然后同樣閉上雙眼,默默享受。

    “老四這次是遇到真正厲害的對手了,但愿不會因此喪失了斗志。”

    酒一入口,華表心中就涌起了滔天巨浪,他跟隨大哥在老熊溝經營了多年的酒館,見過喝過的美酒也不知道有多少,可像面前這樣特殊的酒,他卻還是第一次喝。

    酒入喉中,先是一片清涼,可當進入食道后,就仿佛被人引爆了藏在酒中的一顆炸彈,瞬間散發出一片火熱來襲,沿喉直下,直落胃中徹底爆發開來,撩撥性情,讓人心神激蕩,只想為所欲為!

    這種冰火之間的劇烈轉換讓人完全放開了性子,瞬間拋開各種煩惱、只覺天地高闊、云淡風輕,全世界都得圍著我轉、看誰都感覺很不順眼!就像那位性如烈火的廉頗老將軍,脾氣上來誰都敢堵,堵完了還得問你服不服!

    妙就妙在這酒不同于那些劣酒,一旦喝醉了,就會讓人從放飛自我變成失去控制,當酒客一只腳踏在懸崖邊,眼看就要失去理智的時候,忽然有一股清涼遍及全身,陽極生陰,暗含天地之道,讓人迅速冷靜下來,在收回對身心的全面控制權后,赫然出了一身透汗!

    好痛快!

    但凡是喝過將相和的酒客,無不是經歷了這樣的過程,先是心情肆意飛揚,接著迅速轉為靜默,有些心思細膩的甚至在這瞬間的心情轉換中開始回顧半生、總結得失,做起了批評與自我批評......

    以往的恩怨、情仇、得失、過往,一樁樁一件件仿佛電影畫面般在眼前掠過,每一件都在直擊人類心靈中最為柔軟的那一部分。

    熊不二長嘆一聲,緩緩放下已經被他在不知不覺間喝空的酒角子,只覺心中一片柔和空明。

    “等完了楚都這邊的事情,咱們兄弟幾個也該去尋找師傅他老人家了......”

    熊不二看了看老三牛語者道:“人生不過百年,有些事情能放下就得放下,老三,你和兄弟們不同,當年的事情,難道就真的不能原諒她了?”

    牛語者苦笑一聲:“二十年了,當年她是對我不起過,可也有對我百樣溫柔的日子,還記得每到晚上,她早就為我倒好了熱乎乎的泡腳水,早上起來,洗干凈的內衣也都疊好了放在床頭。

    她其實是個好女人啊,說起來還是我忽略了她的感受,否則也不至于......”

    “過去的事情就讓它過去吧,要是我沒看錯,她應該還在等著你回頭。”

    熊不二拍拍牛語者的肩頭:“男人嘛,就應該大度些。”

    “大哥說的是啊......不對,莫非是這酒......”

    牛語者一驚:“這酒竟然有移人性情的作用,這也未必太過可怕了。”

    “如果你沒有寬恕之心,區區兩角酒難道就能夠改變你麼?”

    熊不二搖頭笑道:“與其說這酒可以移人性情,還不如說是它勾起了你潛藏在內心深處的善良和寬容,‘將相和’也只是起到一個引子的作用罷了。

    而‘人之初、性本善’,就是再怎么大奸大惡的人,也曾經有過童真、有過善良,將相和也只是讓人們可以借助它找到那顆被世故蒙蔽的心。”

    牛語者愣了愣,微微點頭道:“大哥說得是。”

    熊不二笑道:“話雖是這樣,這‘將相和’也已經是非常了不起的頂級好酒了,

    記得神丐師傅曾經說過,酒品分上中下三等,有凡品之酒、中品之酒、上品之酒,中品之酒又稱為‘神品之酒’,上品之酒又稱為‘仙品之酒’,我觀周主廚此酒雖然還不及師傅說的仙品之酒,卻已經是神品無疑。”

    “這樣的好酒,他居然放在大酒缸里出售,一角只賣8元......”

    烏庭澤的表情異常豐富,不禁可憐起天下的釀酒師和酒廠來,怕是你們還不知道楚都有個家伙一手釀酒術高明無比,卻偏偏愛搞價格傾銷吧?

    “天下的好酒,就應該讓天下人同飲,這正是周主廚的胸懷啊。”

    熊不二微笑道:“老四,你藏的那些好酒也是時候拿出來了,如果不出意外,九州鼎食對面的‘食為天’會拿出三百平米的營業面積,用來支持我們的‘老酒館’開張。

    現在大哥只想知道,你究竟找到了周主廚的弱點沒有?”

    華表、牛語者和燕項聞言都看向烏庭澤,這海口可是他自己夸下的,不知道在嘗過了周棟的將相和后,老四還剩下多少的信心?

    ***

    食為天的馬總是個很有意思的人,起初古亞楠以為他跟九州鼎食就是簡單的商業競爭關系,后來開始懷疑他只是對尚周集團有某種不滿,才會跳出來跟自己這個女孩子掰掰腕子,再后來聽了哥哥的一席講述才明白馬總跟父母親其實有段無法言說的綠林故事......

    到了今天古亞楠總算明白,這些都不是最根本的原因,食為天背后從一開始就有著范家的支持,而范家布局華夏勤行日久,顯然不會坐視尚周集團順利實現計劃、將這種‘大而全兼具小而美’的經營模式推向整個華夏乃至全世界......

    ‘食為天’前期不顯山不露水,并沒有亮出范家的標簽,甚至還盧知味的弟子坐鎮,這其實不過是范家的一貫手段,隱身幕后、于華夏勤行處處落棋,如果不遇‘強敵’,范家的‘嫡系廚師’甚至都不會露面,直接用外援就把一切都搞定了。

    按說要換了是別的行業,范家這種明顯帶有組織性質且手段強橫的勢力是斷斷不能見容于國家的,早就會被有關部門嚴密調查,最后連根拔起。

    只不過沒人會跟一幫廚子計較,何況還都是能夠做出一流美食的頂級廚子,搞幕后就搞唄,在爐頭上折騰還能翻出天去?

    “九州鼎食這次還真是遇到強敵了......”

    小雪一過,楚都的狗毛天氣立即就能凍斷筋,古亞楠和呂綠馨兩人裹得像兩個成了精的毛團,站在紛紛揚揚的落雪中,望著對面已經裝修完畢的老酒館。

    呂綠馨看著對面剛剛掛起的招牌,絲毫沒有擔心的樣子,反倒像個興奮的小女孩兒:“嘿嘿,范家果然要對九州鼎食下手了啊。

    聽師兄他們說,這五兄弟是從北三省老熊溝過來的,都是經營酒館的老手,這擺明了是要跟周棟打對臺啊?

    而且這還是范家的‘第一波’人手,后面還不知道來得都是些什么樣的‘高手’呢。

    楠楠,被范家盯上,緊張不緊張,刺激不刺激?

    不過你也是夠幸運的,范家要拿下的對手還沒有幾個能撐得住,本來啊,你估計是輸定了,可偏偏九州鼎食就橫空出世了一位周主廚。

    你是不是都要偷笑了?”

    偷眼望著古亞楠包裹在絨絨甩帽衫下的一張小臉,這妮子笑得還真是開心呢,古亞楠暗自嘀咕了一句‘春天還沒到呢,看把你給美的’。

    古亞楠心里真是美的不行,灑家就是運氣好,天上掉下個周主廚,氣死范家又怎么了?笑瞇瞇地望了一眼古亞楠:“有興趣喝點兒麼?”

    “有啊,去哪里,周棟的大酒缸麼?

    聽說今天下蛋的是嚴一嚴師傅,他是令隱寺的素齋秘傳,咱們去嘗嘗?”

    “沒興趣,你又不是不知道,我現在已經變成一個‘肉食動物’了。”

    現在想起周棟的張飛牛肉古亞楠還饞著呢,暗暗吞下口水。

    “是嘛,那現在你是喜歡老臘肉還是小鮮肉?”

    “滾!”

    古亞楠瞪了她一眼,用手一指對面的老酒館道:“今天是對面開業第一天,咱們就去這鼎鼎大名的‘和平老酒館’嘗嘗,看看他們是憑什么敢跟周棟打對臺!”

    
11选5投注中奖对照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