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中文網 > 修真必須死 > 第四百七十三章高調出場

第四百七十三章高調出場

    鄭懈認識霍老八,修真者的記憶力一向很好,他當然也認出了柴玉郎。

    柴玉郎是忘川城有名的反面人物,這個修真資質全無的家伙,居然被丁乙收到門下,這讓鄭懈不禁非常好奇。

    他難免要向丁乙請教。

    “吳小友,你怎么會收下柴玉郎呢?他可是資質全無,只是一個凡人。”

    丁乙在忘川城的一大目的,就是推廣他的傀儡術。鄭懈注意到柴玉郎,那是再好不過,他趁機可以做個宣傳。

    他原先還在想,用什么方法,能夠融入到忘川城的社交圈子里,聽到鄭懈這么問,剎那間,他就有了主意。

    “鄭公可曾聽說過傀儡道?”丁乙反問道。

    鄭懈點了點頭,不過還是不解。

    丁乙繼續道:“傀儡道中,最難的是機關傀儡術。而這一門術法,卻又是最容易入門的。因為它不需要任何的修真資質。柴玉郎雖然資質不濟,但是他有恒心、有毅力,肯吃苦,所以我才會收他做門下弟子。”

    幾乎所有的世家,都有那種沒有修真資質的子弟,鄭懈的長子鄭倫,就是一個這樣的人。

    鄭倫因為是長子,他從小受到格外多的關愛,可是隨著年齡的增加,他平庸的資質,讓這個鄭府嫡長子,漸漸的從鄭府的焦點中心,被日趨邊緣化……

    鄭倫自殺過兩次,他是鄭懈心中永久的痛,不過即便是鄭懈作為世家的主事人,他也是無能為力。

    丁乙的話,讓鄭懈眼睛一亮。

    傀儡術也是道門的一支,嚴格意義上說,還沒有脫離修真界。鄭懈的心思活泛了。

    他詳細的詢問了機關傀儡術的一些事宜,他更堅定了和結交丁乙的心思。

    鄭府的管家,安排了一只空節蟲作為車駕,這是地底世界的一個特點。地底世界不是沒有牛馬。只是地底世界的馬屬于魔獸,不易捕獲,而且還很難馴服。至于地底的牛獸,則身上有股強烈的腥膻味,很少有人拿它作為交通工具。

    空節蟲是一種大型的爬蟲,外形有點像長方形的大盒子,身上有幾個空腔,下面有百足,身高四五米,全長二十多米……

    丁乙突然想到了什么,沒有坐上去。他放出了車傀儡。

    “鄭公,穆管家,你們還是坐我這具車傀儡吧。”丁乙向鄭懈他們發出了邀請。

    這具車傀儡是丁乙在地底通道,游歷的時候煉制的。丁乙在車傀儡上的成就,可以說,在藍翰星,無人能出其右。

    這是一具玄級中階的車傀儡,整臺車有海陸空三種模式,里面非常寬敞,各種設施配備齊全,裝潢豪華舒適。

    而且這具車傀儡具有強悍的攻擊能力。可以作為丁乙的臨時作戰指揮部。同時,這具車傀儡搜索功能強大,此外還可以語音交流,還有匿蹤,和縮放等功能。這是丁乙在車傀儡上,目前的最高成就。

    鄭懈看到這么一具奇形怪狀的玩意,有些吃驚。

    “各位客人,請上車。”車傀儡小新,向鄭懈發出了邀請。

    “小友,它……它還會說話?”鄭懈吃驚的,指著車傀儡說道。

    丁乙笑道:“小把戲而已,鄭公見笑了。”

    鄭懈看了看隨行的眾人,率先鉆了進去,車傀儡里面空間足夠大,很多物品都是鄭懈第一次見到的,還有一些物品,鄭懈雖然見過,他知道,那些都是世上的奇珍,價值不菲。沒想到丁乙隨隨便便拿出的一件修真物品,都是這樣的不同凡響。

    其實丁乙是個實用主義者,不喜歡講排場,地底通道里面的各種奇珍異寶,實在是太多,丁乙只是隨意布置了一番,并沒有刻意的裝飾,不過就這,已經讓鄭懈幾乎驚掉了下巴。

    鄭懈越是表現得震驚,裴植和霍老八就越高興。他們只知道吳師和洪師,是實力非凡的修真者。但是到底有多強,他們就不知道了。看到鄭懈的表情,眾人心里有說不出來的高興。

    柴玉郎這還是第一次,見到老師的座駕,他也非常驚奇,不過他知道,越是在這種時候,越是要表現從容,不能丟了老師的臉。

    車傀儡在穆管家的指引下,快速的行駛,這具車傀儡能夠自動規避路上的行人。一路行駛,整個忘川城的人,都驚呆了,不少人開始在車后面追趕起來……

    柴玉郎有些緊張。

    “老師,后面綴了很多人……”

    丁乙笑道:“這沒什么,讓他們跟著吧。”

    鄭懈雖然人在車里面,不過他的好奇感,一點也不比外面跟著的眾人少,他詳細的詢問了小新,關于它的一切。

    小新的智能語音,讓鄭懈幾乎差點以為,這具車傀儡是個活物。醉糊涂的三個人正襟危坐,表面上是一本正經,其實他們感受到的震撼,一點都不比鄭懈少。

    尤其是柴玉郎,他在見識到了小新的神奇后,讓他對傀儡術有了全新的認識,堅定了他

    學習傀儡術的決心。

    他被丁乙收入門下,眼見丁乙層出不窮的演法,他的心像貓抓了一般難受。丁乙告訴過他,他沒有顯現的修真資質,只能暫時學習傀儡術。可關鍵是,他目前和大小武、裴新元這些孩子處于同一起跑線,大家也都在學習傀儡術,這讓他的自尊心,非常受打擊。

    一度他認為,傀儡術是一門不入流的道術,不然為什么其他人都可以學。可是他見到車傀儡小新后,他最終改變了態度。

    想要甩掉身后的人,其實非常簡單,丁乙故意讓車傀儡在忘川城慢慢的行駛,現在綴在后面的,已經有修真者了,甚至幾個靈級修真者,他們的飛行速度,保持著和車傀儡的速度一致……

    這正是丁乙想要達到的效果。

    車傀儡平穩的行駛到忘川城西城鄭府門口。鄭懈他們剛一下車,幾十個各個家族的修真者,就圍了上來。

    這里面,好些人是一路尾隨過來的。

    鄭懈見狀,只好將這些人也請進了鄭府。沒過多久,又來了好些世家的賓客,大家都對這車傀儡表現出了濃厚的興趣。

    鄭氏在忘川城屬于排名前八的世家,平日里也和一些世家有交流,不過像今天這樣,幾乎全城有頭有臉的人物,都來到鄭府,這還是第一次。

    鄭懈感覺非常有面子,不過他知道,這面子是丁乙和老禪師給的。

    他隆重的向忘川城的各位世家,介紹了丁乙和老禪師。

    這種場面,丁乙并不是很陌生,他參加過比這更高端的聚會,眼前的場面他毫不怯場。老禪師兩百多歲的年紀,一身修為早已達到榮辱不驚的地步,他的表現也風輕云淡,非常從容。

    這一次,他們的高調出場,引起了不少人的猜測。很多人以為,他們來自地底世界,最神秘的無量山,無極神宮。丁乙他們也不否認,他們故意透露的線索,也是若隱若現的指向那個方向。在修真界,不論是地表世界還是地底世界,其實都是比較看重出身的。丁乙他們的這一番做派,更是讓眾人以為那就是他們的出處。

    “小友,你這具車傀儡賣不賣?”忘川城排名第四的世家,黃家的一位中年修士,擠上前來問道。

    丁乙記憶力不錯,先前鄭懈介紹過,知道這位是黃家的一位掌權者,靈級高階的修士黃銘文。

    丁乙向黃銘文拱了拱手,這才道:“難得大家都喜歡在下的座駕,這車傀儡暫時不售賣。”

    黃銘文不免臉上有些失望,不過他沒有說什么。他的一位子侄輩修士黃士修,頓時不樂意了。

    “喂,小子,我四伯看上了你的車傀儡,你要是識趣的話,最好乖乖的讓出你的座駕,你要知道跟你說話的,是可是忘川城黃家,不要小小年紀,不知天高地厚。”

    這位,只不過是羽級高階的年輕修士,他的大言不慚,讓丁乙不禁皺起了眉頭。

    “看來這位黃世兄好像對在下有些不滿,俗話說得好,強龍不壓地頭蛇,在下也不想讓黃家面子難看,這樣吧,只要你們黃家出得起一千萬玉貝,這具車傀儡讓給你們,也無妨。”丁乙望著黃士修,緩緩說道。

    黃士修大怒道:“小子,你是存心的,是吧?一輛破車,你敢開出一千萬玉貝的價格,我看你是活著不耐煩了。”

    丁乙向黃士修走進一步,一臉不屑的說道:“忘川城黃家,都是這種不知天高地厚之輩么?你一個剛剛入門羽級修士,也敢向一名比你實力強大的修士叫囂,你就不怕給你,還有你身后的家族帶來不幸么?”

    黃士修顯然屬于那種愣頭青的角色,根本就沒意識到,自己招惹了不應該招惹的存在,而他的四伯黃銘文,也因為丁乙方才的不客氣說話,動了肝火。

    他不僅沒有制止黃士修,反而走到黃士修身邊,大聲說道:“小朋友,我承認,你的天賦要比士修強一些。可是,你說我們黃家都是不知天高地厚之輩。我看,是你自己,給自己惹來大麻煩!老鄭,今天不是我不給你面子,實在是這小子欺人太甚!”

    鄭懈還準備上前勸解,丁乙伸手阻攔道:“鄭公,我不希望你們鄭家攪合進來,你的好意,我心領了,我本將心向明月,奈何明月照溝渠……少不得,大家要做過一場了,黃銘文,你現在可以呼朋喚友,喊人助拳了。”

    黃銘文仰天大笑道:“真是個笑話,論級別,我比你高,論靈力,我比你深厚,小子,我真的很懷疑,你是怎么來到忘川城的,像你這種狂妄物質的小輩,我不介意給你一個教訓。”

    黃銘文是風靈資質,話音還沒落,他就身形如鬼魅一般,出現在了丁乙面前。

    “風行裂!”一記風刃,向丁乙惡狠狠的劈去。

    “這種實力,也敢在我面前放肆,你們黃家就這點本事?”丁乙一個錯步,身形比黃銘文更快,更飄忽,明明他與黃銘文是面對面,可轉眼間,他的身形已經到了

    黃銘文的右側。

    “雷龍升天!”丁乙輕喝一聲,一拳閃電般打出。

    丁乙還是十一二歲的時候,他的對手就已經是玄級的專業好手了。現在又經過了五六年,他的實力在飛速提升,二十多系的資質,都已進階到了靈級。他本身又接受過專門的擊技訓練,像黃銘文這種非專業的靈級修士,丁乙可以說一個打二十個都沒有問題。

    ‘砰’的一聲,兩人一招就分出了勝負,丁乙一拳就把黃銘文抽飛了。

    黃銘文五臟移位,渾身冒著青煙,身上不時有電弧游動,他整個人都在抽搐。

    “不堪一擊!”丁乙輕蔑的說道,他的眼睛輕輕瞟了一眼藏在人群里面的黃士修。黃士修嚇得一哆嗦。

    丁乙稚嫩的面龐,極具欺騙性,很多人都以為他不會是黃銘文的對手,不少人都存著看笑話的心態。沒想到,這個少年修士,是一條過江的猛龍。他神通廣大,法力高強,這黃銘文怎么也算是忘川城排名前三十的高手,結果連人家一招都沒撐過。

    忘川城本事大過黃銘文的,大有人在,不過能夠一招就干翻黃銘文的,也只有區區三兩個而已。

    只出了一招,就擺平了黃銘文,讓人大跌眼鏡之外,也奠定了丁乙在忘川城的地位。要知道,丁乙身邊可還有一個,沒有出手的高手呢。

    丁乙慢步走向黃銘文。

    “斬草不除根,春風吹又生!我吳天一向與人親善,不愿與人為敵,不過,你們黃家看來是在這忘川城呆久了,不懂得處世之道。鼠目寸光!這樣的世家,沒有存在的必要了。我可不想給我的敵人,偷放暗箭的機會。黃銘文、黃士修,不是我不給你們機會,你們可以回去通知你們黃家,撤離忘川城了。當然你們也可以邀人助拳,明天這個時候,我會親自去黃家,你們不想讓黃家被滅門的話,最好按我說的去做。”

    丁乙這是在赤裸裸的立威了。

    “啊哼!”一個身形微胖的中年修士,越眾而出,丁乙認得這是忘川城的城主,神水宮在忘川城的代言人羅冰。先前鄭懈介紹這位羅城主的時候,丁乙就發現對方有些冷淡。

    羅冰是要為黃家出頭么?丁乙眼睛瞇了起來。

    羅冰被稱為是忘川城第一高手,他是一位宗師級的人物。

    望著向他走過來的羅冰,丁乙沒有一絲緊張的神情。

    “羅城主,可是要為這黃家出頭?”丁乙淡淡的說道。

    羅冰非常誠實的點了點頭。

    “你也想掂量掂量我的斤兩?”丁乙露出一絲邪魅的微笑。

    羅冰很認真的想了想,說道:“我沒有必勝的把握。”

    羅冰的一句話,驚呆了在場的所有人。要知道,羅冰可是玄級高階的修士,就連他都表示,不一定勝過丁乙,這說明了什么?

    “我代表神水宮!”羅冰慢條斯理的繼續說道。

    “我代表著這一方的秩序!”羅冰冷冷的看著丁乙,幾乎是一字一句的說道。

    丁乙皺起了眉頭,轉瞬,他眉頭展開,向羅冰說道:“羅城主,我們不是麻煩制造者,我們尊重神水宮對這一片區域的統治,事情的原委,您都看在眼里,我們并不想與你為敵。我們不是不講道理的人,今天的事情,黃家必須給出交待!”

    羅冰皺了皺眉,這突然冒出的兩人,尤其是那位長者,給他帶來了極大的壓力。水靈功法在擊技上,本來就偏弱,丁乙先前看似普普通通的一拳,在他這個行家眼中,可是看到了非常多的不凡。那是體術、雷術、風術,三種資質都達到靈級,糅合,才能形成的招式,他自己動腦筋想了好一會兒,才想到破解之法。

    羅冰可不認為,對方只有這一招,所以他才當著眾人的面,承認丁乙的實力。

    “這件事,是黃家的不對。我會讓黃家做出適當的賠償。不過,閣下要明白,這里是神水宮的地盤,希望你們有所分際,不要撈過界了。”羅冰異常嚴肅的看著丁乙,沉聲說道。

    無量山無極宮,是這個世界最神秘的存在,門人實力強大,而且神秘莫測,羅冰不敢給神水宮遭來大敵,但是作為這片區域的實際統治者,他必須要有所擔當。

    丁乙向羅冰施了一禮。

    “我們還要在忘川城呆不短的時間,我們愿意相信,神水宮的處置是公允的,我們無意與人發生爭執,可是我們也不是怕事之人,羅城主有勞了。”

    丁乙轉身招呼一聲老禪師,柴玉郎、裴植、霍老八連忙跟上。

    “吳小友,請留步。”

    丁乙和老禪師止住腳步,扭過頭來。

    鄭懈連忙上前,他的身邊還跟著好幾個世家的人。

    “小友,方才的事情,純屬意外。希望小友不要介懷。其實我們都希望與小友好生結識。”鄭懈誠懇說道。

    丁乙望著眾人,臉上露出一抹微笑。

    
11选5投注中奖对照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