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中文網 > 炮灰攻略:男神,藥別停 > 第904章 聽說那個學渣是個大神(13)

第904章 聽說那個學渣是個大神(13)

    這里荒郊野外的,車子沒有油,根本不能前進一步。

    顧憶想了想,召喚扒一扒,“狗狐貍給我百寶袋。”

    顧憶心情不好,扒一扒不敢遲疑,聽話的把百寶袋交給她。

    顧憶拿到百寶袋,找到自己想要的東西,貼在車上。

    很快,車子可以再次開動。

    【……】扒一扒。

    這是什么玩意兒?

    【大大,你這樣不擔心……】

    “我更加擔心顧橙的安危。”顧憶打斷它要說的話。

    “你還不能查到五叔這么做的緣由嗎?”

    有了外物的幫助,車子比剛才快了不知多少倍。

    扒一扒,【沒有。查不到。】

    仿佛有什么比它更厲害的系統在阻止它的跟進。

    “什么原因?”扒一扒查不到,顧憶懷疑是不是有高級系統比作祟。

    【大大,我查到了。】扒一扒突然激動。

    “說。”意念操控著車子,顧憶一邊手動手機聯系人。

    【有一個高級系統在阻止我。】

    “這個世界還有別的任務者?”

    【嗯。不過我還查不到是誰攜帶的這枚高級系統。】

    “你不是自稱自己很厲害?為什么連個高級系統都斗不過?”顧憶質疑扒一扒的能力。

    被顧憶質疑能力這種事不是第一次,扒一扒沒有像一樣跳起來。

    而是真的在思考,自己怎么好像越來越差了?

    沒有得到扒一扒的回答,見目的地到了,顧憶下車。

    廢棄的化工廠外面停著一輛車,那是五叔剛剛離開時開走的車子。

    環顧四周,確定了方位,顧憶直奔那兒。

    剛進去,顧憶的手機就響了。

    腳步停下,掏出手機,上面是五叔的來電。

    沒有絲毫猶豫,顧憶劃開綠色鍵放到耳邊,“五叔,為什么?”

    到現在,該知道的應該也讓她知道了吧?

    電話里,五叔沒有說話,顧憶的周圍卻出現一群高大威風的黑人。

    顧憶眸色冷了冷,“希望你別后悔。”

    正要掛斷電話,五叔說話了。

    “想要你弟弟好好的就按照我說的去做。”

    顧憶沒有說答應也沒有拒絕,沉默。

    五叔好似篤定她會答應一樣,繼續往下說:“離開這里以后召開一個記者會,內容是顧氏集團解散,剩下的東西全部捐獻給慈善基金會。”

    “之后再由你對外親口承認你爸爸是拋棄前女友換富貴的渣男。你媽媽是第三者上位……”

    “五叔,不,應該叫你吳抒雄。”

    顧憶已經從扒一扒那里得到五叔的資料和這么做的真相。

    五叔、不,現在應該叫吳抒雄。

    電話里的吳抒雄聽見顧憶準確無誤的叫出自己的全名,有一瞬間的恍惚還有震驚。

    顧憶怎么會知道的?

    顧憶仿佛知道他在想什么,面對緩緩靠近的黑人無動于衷,緩緩地勾唇,“我還是叫你五叔吧。順口了。”

    “這一切都是你策劃的。”

    五叔,吳抒雄是顧父‘前任校花’的哥哥。

    吳抒雄和校花妹妹從小感情就很好。

    上大學后,兄妹倆分了校。吳抒雄沒法跟在校花身邊,校花被‘顧父’騙身又騙心。

    后來,校花懷孕了。

    然而無論吳抒雄怎么逼問,校花都不說是誰的孩子。最后校花決定生下孩子。

    生產日,校花難產,死在手術臺上。

    吳抒雄經過打聽,隱約知道是跟顧父有關。后來找到顧父的舍友,其他兩個表示不清楚。只有那個做賊心虛的舍友含糊其辭的‘告訴’吳抒雄自己知道的‘真相’。

    那段時間顧父回老家,后面又帶回來顧母,吳抒雄自認為自己的猜測就是真相。

    之后吳抒雄便開始布置一系列的報復。

    關于網上那個有私生子的新聞算是半真半假。

    孩子的確是有,還未出世就夭折了。

    不過這個罪魁禍首卻不是顧父,而是那個說謊的人渣。

    “小姐,你真是出乎我的意料。原以為你就是個又傻又笨又呆的人,沒想到你竟然這么聰明。”

    吳抒雄的聲音難掩的可惜,“如果你一直傻下去多好啊!你就不會面臨現在的境地了。”

    瞥見靠近自己的黑人開始脫衣服,聯想到吳抒雄的話,顧憶便知他的打算。

    顧憶冷嗤一笑,“辛苦五叔這么多年的隱姓埋名、隱忍不發了。”

    “還好,就是沒能看到你爸爸親口斷氣,有點可惜。”吳抒雄的話太過囂張。

    顧憶沒有打斷他的自大、幻想,冷聲附和,“的確很可惜。”

    顧憶話落,消失在原地。

    再出現,是在吳抒雄的跟前,

    “不過我可以看見呢。你說對吧,五叔?”

    吳抒雄看著站在自己面前的顧憶,震驚的瞪大眼睛。

    脫口而出,“你怎么會出現在這里的?你怎么可能……”

    看向視頻監控,黑人們也是一臉懵逼加震驚的看著顧憶剛剛站著的地方。

    顯然,吳抒雄的眼睛沒有花。

    顧憶的確是從下面瞬移到了他跟前來。

    “你怎么可能……”

    察覺到危險,吳抒雄想要打給要好的保鏢求救。然,播出去的電話成了沙沙響。

    有東西在干預。

    吳抒雄立即看向自己對面面色冷然看著自己的顧憶,“你、不可能。你不是……”

    “我不是什么?五叔隱藏得太深了。不愧是資深任務者。”

    吳抒雄眸色微微閃,沒了剛剛的驚慌很快穩定下來,“我聽不懂你在說什么。”

    “我也不想跟你廢話,顧橙在哪里?”

    “顧橙?”吳抒雄有依據,笑得十分囂張,“你說的是它嗎?”

    吳抒雄轉動手腕,一只類似小灰狗的小奶狗出現在他的腳邊。

    顧憶沒了內心,陡然靠近吳抒雄,捏住他的手骨,“我說的是我弟弟。”

    吳抒雄似乎一點都不懼,指自己的腳邊,笑著說,“這就你的弟弟啊!”

    “不可能。”

    這個時刻是個正常的世界,并不是玄幻世界,不可能有這種幻化成人的物種。

    吳抒雄手腕翻轉,地上那只小灰狗立即變成顧橙的模樣,躺在地上不省人事。

    “你看,我都說了是你弟弟了。”

    吳抒雄很喜歡看見顧憶那幅震驚的樣子,笑得特別開心。

    “你說你爸爸和你媽媽知道他們生出來不同的物種會不會崩潰?”

    “我猜他們應該會的。哈哈哈……正常的人類知道都會瘋的。”

    顧憶維持著那副震驚的模樣,在心里問扒一扒,“狗狐貍,這個世界哪里出問題了?”

    扒一扒:【這個世界沒有問題。只是你這個身體的爸爸媽媽恰好生下一只下凡歷劫的狼王罷了。這個任務者不知道怎么做的,讓凡身的狼王恢復了小時候的真身。】

    顧憶聞言,松了一口氣。

    她可不想好好的世界又弄得一片糟心。

    扒一扒突然幸災樂禍起來:【大大,這個任務者活不了多久了。】

    “嗯?”顧憶迷惑。

    扒一扒的解釋還未來到,就見躺在地上不省人事的顧橙突然醒來,睜著一雙綠色的眼睛瞪著吳抒雄,“敢動本王的姐姐,找死。”

    顧憶:……

    狼王的姐姐說的不會是她吧?

    【就是你。】

    顧憶:“……”

    有幸做狼王的姐姐,深感榮幸。

    一聲凄厲的叫喊聲穿破耳膜,顧憶看過去,就見狼王手里捏著一個灰色的影子。

    而吳抒雄的身體就倒在顧橙腳邊。

    這情況簡直反過來了。

    看狼王的樣子是想要任務者灰飛煙滅。

    【大大,我能求你件事不?】扒一扒的客氣讓顧憶十分不習慣。

    不過她能猜到扒一扒的用意,“你想要吞噬他的系統。”

    扒一扒點頭,隨即想到顧憶看不見,它嗯了一聲,期待的等著顧憶的回復。

    眼見顧橙要嫩死那個人影,顧憶出聲阻止,“等一下。”

    顧橙綠色的眼睛轉過來,也不知道怎么想的,突然又轉了過去,甕聲甕氣的問:怎么了?

    顧憶也不墨跡,直言要他手上的東西,“我要你手上那個東西。”

    我才不是東西。

    我是個人。

    我是高級任務者。

    你們殺不死我的。

    仗著自己有系統在身,任務者十分囂張。

    他死了可以繼續去下個世界,沒什么好怕的。

    顧憶笑了,“誰說我殺不死你的?或者說是什么給你的自信讓你覺得死了就能再去下個世界而不用負責任的?”

    曾經有個人說能殺死我,結果呢?她結婚了孩子也大了也沒能殺掉我。

    我的靈魂得到了升華,你根本動不了我。你殺了我我也能去下個世界繼續任務。

    顧憶看著地上的軀體,幽幽的開口,“你指的是殺死你任務世界的身體你就可以繼續下個世界的事吧?”

    “如果我說我殺死的不是你任務世界的軀體,而是你的靈魂呢?魂飛魄散聽說過嗎?”

    任務者囂張的聲音不在。

    顯然,他也清楚魂飛魄散意味著什么。

    顧憶疑惑,“你是怎么做到高級任務者的?”

    難道說這個行業也有潛規則了?

    這只任務者其實是靠潛規則上來的?

    否則,怎么解釋他這么無法無天?

    扒一扒說了,這個任務者原本的任務是找到自己親妹妹被騙身騙心的真相。

    任務者的確做到了,然而方向卻錯了。

    現在還惹上了不該惹的狼王。

    所有證據證明,顧家的悲劇都是吳抒雄造成的。

    藍家、姜家不過是被他慫恿后做了替罪羔羊。

    “你想要他?”

    顧橙捏著任務者的脖子將它吊起來問顧憶。

    顧憶點頭,“嗯。可以給我嗎?”

    不給的話她也沒辦法了。

    狼王沒有說話,倒是痛快的把任務者遞給她。

    “謝謝。”倒是痛快的人,

    跟她那扭扭捏捏的弟弟簡直不是一個人。

    “小心他咬你。”顧橙貼心的叮囑,

    顧憶剛接到手里,扒一扒就已經迫不及待的把人、哦,不,任務者給搶過去了。

    剛過去就不見了身影。

    目睹這個事兒的顧橙有些愣,“你怎么……那個東西呢?”

    顧憶亂扯,“我把它收進自己的百寶袋里了。”才怪。

    顧橙好奇的看顧憶一眼,就在顧憶以為自己要露餡兒時,顧橙突然在她面前倒下去。

    顧憶眼疾手快的撈住他的身體,公主抱走出廢舊的屋子。

    正好解決了任務者系統的扒一扒回首就看見這幅辣眼睛的樣子,沒忍住打了個飽嗝兒,【嗝~大大,你這樣也太抬高您大佬的形象了。】

    “……”當做沒聽見它的反話。

    沒得到回答的扒一扒暴力的把任務者的靈魂丟回去吳抒雄的軀體。拍拍手跟著顧憶走人。

    顧憶抱著顧橙下樓,跟一群光著膀子的黑人碰上。

    剛剛她突然消失的畫面還在腦海中,黑人們不敢輕舉妄動,警惕的看著顧憶以及她懷里的顧橙。

    顧憶每走一步,他們就后退一步,直到走出廢棄的化工廠,顧憶將人塞上吳抒雄開過來的車子,才反身回去。

    不過幾分鐘,剛剛站著的黑人們倒了一地。顧憶站在他們中間英姿煞爽,啥事沒有。

    黑人:……

    顧憶太厲害,他們打不過,雇主應該不會怪他們的。

    而此時被他們想起來的雇主正躺在二樓上生無可戀。

    他的系統沒有了。

    這是任務者的第一個想法。

    他回不去了。

    這是任務者的第二個想法。

    他要報仇。

    這是任務者的第三個愿望。

    顧憶不知道任務者心理的想法,等聽到J車鳴笛的聲音她才回到車上。

    把自己的頭發弄得亂一些,衣服也是。

    直到J察來敲門,她的眼淚刷的一下掉下來。速度的快得猝不及防。

    “哎?怎么是你?你不是……”

    “J察叔叔,請您們去把里面的人給抓了。就是他抓的我弟弟。”

    任務者被J察帶走了。

    帶走前,任務者對顧憶破口大罵,更是加深了J察對他的看法。

    因為這個,顧憶和顧橙也要被帶回J局錄口供。

    折騰了一圈,姐弟倆出J局外面的新聞再次滿天飛。

    #父母親車禍,姐弟雙雙進J局#

    #姐弟不爭氣,顧家財產將何去何從#

    #據說顧家財產將會被顧總在外的私生子繼承……#

    顧憶從扒一扒那里直播看見了,不打算理會。

    她現在只想好好的睡一覺醒來再說其他的。

    她太困了!

    顧橙醒來已經忘記自己英勇的事跡,關切的說:“姐,你回去休息,公司里的事我去幫你解決。”

    炮灰攻略:男神,藥別停  /book/16390/

    
11选5投注中奖对照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