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中文網 > 欲望紅杏(1--第2部41章) > 第90部分
    只見黃總突然把持住張雅丹的纖腰,淫笑著說道:" 雅丹,等一等,我還有個要求!" 此時欲火焚身的張雅丹極想得到大肉棒的滋潤,見黃總竟然阻止自己把屁股坐下,不解的問:" 你……啊……你……你還有什么要……要求啊……啊啊……好癢……快點啊……" 黃總哈哈笑道:" 怎么樣,想要吧!我的要求是,最后一次你要徹底滿足我,我才答應以后不再碰你。" 黃總將大龜頭頂在陰洞入口不停研磨:" 雅丹,看你多想要啊,何不徹底放縱一次,就這一次,最后一次,讓我徹底滿足這一次就饒了你……" 男人說的話在她的腦海里浮現。對!只要稍微忍耐……最后一次了!

    " 快說!快點答應我呀!" 男人的聲音就像魔鬼一樣,下體的研磨也越來越激烈。

    " 流氓……你……你又逗我……" 張雅丹的陰洞緊壓著男人的大龜頭,一邊呻吟浪叫著一邊問道:" 啊……呃……你……你真答應……不再碰我?……流氓……我不信……我……啊……怎么才能滿足你……呃……啊啊……" 黃總狂笑道:" 你這次好好配合我,和我盡情做愛,我就饒了你。" 只聽張雅丹浪呼道" ……啊呃……你好壞啊……好……啊……啊……我……昨晚就……配合你了……還……還有什么好說的……" 黃總猛插著道:" 不是,這次我要求你用最淫蕩地叫床聲讓我操個搞,答不答應,說呀!" 是啊,一次,就這一次了,只要滿足了他就行了!何況現在我的身體已經控制不住地想要,就算不答應也會被他盡情享用!

    " 呃……我……我答應你……用最淫蕩地語言……滿足你……可是……呃……這次以后……你不能再這樣對我……啊啊啊……哦……你的大龜頭……頂進小穴去了……好難受啊……呃……好漲啊……我……我……答應你……一定……一定全力滿足你……啊啊……這次……人家讓你……啊……玩個夠……哦哦……好難受啊……討厭……快……快……讓我坐下來……" 黃總這才得意地松開雙手對纖腰的把持,淫叫著說:" 好,一言為定。" 她連忙雙腿用力夾住男人的粗腰,屁股用力緩緩坐下,「啊……呵……哦……好漲!」

    她緊蹙黛眉,縱聲嬌啼,黃總的陽具如此粗大,她禁不住向后仰起了玉體。

    " 呃!" 張雅丹發出長長的一聲悶哼!如云的秀發四散飄揚,瑩白的背脊到渾圓微翹的雪臀延伸到纏繞著男人腰身的修長美腿,形成絕美的曲線,水汪汪的雙眸帶著無盡的春意,微張的櫻唇傳來陣陣急喘,筆直修長的美腿羞澀的攀附在黃總的腰桿上,金槍不倒的大雞巴終于隨著她的主動下坐慢慢沒入張雅丹羞處。黃總那火燙的巨大黑莖隨著美麗人妻屁股的下坐亢奮的擠入張雅丹的玉蚌里,里面濕潤滑膩,自己的大肉棒一進去,便被玉蚌兩邊的嫩肉緊緊地吸住,看著張雅丹兩腿之間那誘人的妙處被自己的巨物強行擠開,不留一絲縫隙,欲仙欲死的快感自胯間直沖天靈,隨即全身三萬八千個毛孔無一不舒爽,黃總與張雅丹清白貞潔的肉體面對面死死抱著,下體早已緊密地結合在一起,再也不能分開。更可貴的是,張雅丹的小穴已被他的巨大肉棒奸淫過多次,但現在仍然緊密如初,沒有一絲松弛,真不愧是絕色人妻。黃總見張雅丹主動求歡,浪蕩妖媚之色盡現,他也不抽動陽具,只是愉快的抱著美人坐在床邊,好讓巨大黑莖緊緊插入穴中,得意的開口問說「小美人,被我搞的爽不爽?老子累了,要的話你自己來!」

    聽到這么粗鄙淫邪的話語,張雅丹的臉更是紅如蔻丹,自己明明是被強暴,如今卻變成失身后主動服侍強奸犯,只羞得無地自容,但私處被大雞巴填得滿滿的,傳來陣陣酥麻的暖流,由下體深處緩緩升起,那股酥酸麻癢的滋味可真是叫人難耐,張雅丹的柳腰不由得如蛇般款款擺動,黃總滿面春風端坐在床邊抱著張雅丹,享受張雅丹的服侍,飽滿秀挺的碩大玉乳隨著張雅丹的扭擺微微顫動,兩點嫣紅點綴其上,黃總興奮的雙手托住怒聳嬌挺的雪白雙峰,手中玉乳的柔軟滑膩彈性十足,口中大呼過癮,爽感!兩根手指夾住張雅丹那粒嫣紅玉潤、嬌小可愛的乳尖一陣揉搓,黃總貪婪地享受張雅丹青春迷人的少婦胴體,張雅丹原本清麗嬌艷如的少女般面容,如今已是無盡的少婦媚態,慧黠清秀的大眼,不同于往日的清澈,此刻正燃燒著熊熊的欲火,隨著越來越快的套動和高漲的情緒,兩人相接之處隨著不斷地磨擦溢出大量黏稠熱滑的密汁,張雅丹浪蕩的發出迷人、銷魂的呻吟聲「嗯……嗯哼……嗯呀……啊……」

    雪白豐滿的雙乳高高拋起,一雙素手按在黃總的肩膀上,雪白豐腴的玉臀開始沒命地上下套動起來。玩這種坐在男人身上自己主動的交合方式,讓張雅丹興奮無比。

    「呀……啊,啊……好快活……」

    「撲滋撲滋」的云雨聲立即春溢臥室。

    張雅丹面對著黃總坐在他的跨間,如同一個優秀的騎手般,雙手扶著黃總的肩膀,聳動的速度越來越快,櫻桃小嘴里發出撩人的浪叫聲,套動了一百多下,一雙小手開始不住的捏弄著自己那上下亂顫的那對白嫩怒聳的豐奶。

    黃總扶住了張雅丹的細腰,看著自己無比粗長足有一尺多長的巨大黑莖足有三分之二一次次地被張雅丹平坦小腹下的那片濃密的芳草吞沒,配合著張雅丹的姿勢,亢奮的托著美女的屁股看她那濕滑的陰道主動一次次地套動著自己的大雞巴,欲火高漲的張雅丹,與黃總肉體交合的快感令她忘記了一切,忘情而為。

    「哦……頂到花心了……黃總……壞黃總……再來……快……啊……」

    一連串的淫詞浪語從張雅丹口中喚出,她已經忘了一切,不知所云的胡亂呼喊著,每一次的肉體交歡都讓她婉轉嬌吟,披肩的長發隨著身體的上下套動在空中飛揚飄舞,嫣紅的香腮上顆顆香汗滑下,胴體上浮起動人的緋紅,那緊密的蚌肉緊夾著黃總的巨大黑莖,交合處玉露飛濺,點點滴滴順著黃總粗壯的巨大黑莖灑落在胯間,床上。

    黃總見張雅丹被他玩弄的如此淫蕩,簡直是欣喜若狂、驕傲不已,張雅丹既然已經答應了黃總,索性將女性的所有矜持統統拋于腦后,放浪形駭的采取主動,柔軟的纖腰,快速有力的扭動,渾圓翹挺的雪白香臀也不停的旋轉,上下套聳,黃總只覺大肉棒陷入火熱滑膩的肉壁當中,不斷的遭受磨擦擠壓,龜頭肉冠不斷遭到強力的吸吮,讓他感到前所未有的舒暢,見張雅丹這樣的淫態,周身神經起了無限的振奮,巨大的大肉棒振奮得更加粗大起來!張雅丹感覺到陰道內部的極度充實,再也忍受不住,坐在他的大雞巴上一上一下地瘋狂套動著嬌軀。

    黃總感受著張雅丹的少婦絕美陰道與他那粗長陽具的完美磨擦與交合所帶來的無以倫比的絕妙快感!此時,由于張雅丹是坐在黃總的巨大黑莖上,大量的淫水順著他的莖身流出,把他的陰毛、小腹、跨下和大腿全弄濕了。黃總則坐在床邊一動不動,只是面對面地摟著她的嬌軀,隨著張雅丹主動套動的節奏加快,欣賞張雅丹起伏跳動的高聳乳房,盡情地享受張雅丹主動套動屁股給他的服務。他還不時用雙手抱著張雅丹的細腰和后背,大嘴用力輪流吸唉張雅丹那一對鮮紅嬌艷的硬堅乳頭。張雅丹則配合著他的動作上下急速套動,越套越主動,越套越來勁,越套越瘋狂,房間內立刻充滿了張雅丹那絕美的屁股不斷坐在黃總胯上所發出的" 啪啪" 的撞擊聲。

    而張雅丹那含苞待放的花心不斷被大龜頭連續地撞擊,銷魂蝕骨、陣陣酥麻的美感,嘗試面對面坐在男人跨上主動交歡,全新的感覺讓張雅丹情不自禁地大聲呻吟道「好棒……啊……好舒服……哦……哦……好深……哦……好舒服……黃總……干得人家好舒服……從沒這么……快活……啊……呃……」

    受到張雅丹淫言蕩語的鼓舞稱贊,黃總穩坐在大床上,雙手緊緊握住張雅丹的細腰,隨著張雅丹套動的節奏,雙手開始上下用力拉拋張雅丹的嬌軀,使其向上高舉的大雞巴更加長驅直入地進擊張雅丹的小穴,兩人的交合處不斷的有大量蜜汁噴灑噴出,美女白玉般的雪臀泛起一片嫣紅,花心亂顫,穴兒口縮得既小又繃,全身不斷顫抖,烏黑亮麗的長發四散擺動,浪蕩到了無法收拾的地步,更是快活到極點!

    「……哦……哦……快點……不要停……哦……啊……對……再插深一點……啊……好爽……啊……人家好舒服……啊啊……啊啊」

    張雅丹不停發出淫言浪語,把黃總聽得熱血沸騰,大雞巴更粗更挺!張雅丹此刻完全象是一個淫婦,嫩藕般的玉臂扶著他的肩膀,竟然豁出一切拼死拼活的上下套動著屁股,那亮麗的秀發如瀑布般飄舞,傲挺在胸前的怒聳玉乳更是無所顧忌的四下拋摔,竟然打得她那白皙嬌嫩的酥胸都發出「啪!啪!」

    淫蕩之極的聲音。嬌艷的臉龐不滿興奮的紅潮,媚眼如絲,鼻息急促而輕盈,口中嬌喘連連,呢喃自語「啊……嗯呀……快……不要停……嗚嗚……」

    那聲音又甜又膩又媚,嬌滴滴的在黃總耳邊不停回響,紅潤的柔唇高高的撅起來,充滿了露骨的挑逗和誘惑,黃總發覺張雅丹的眼神恍惚,嬌喘連連,顯然又到了緊要關頭,更是快馬加鞭,便雙手握著張雅丹纖腰,不停上下拉拋,讓她的屁股狠命套動自己的大陽具,勇猛沖刺,而且邊操邊用語言刺激她。

    " 還怪我勾引你嗎?說。" " 我……我不怪你……" " 我的雞巴比起田剛來怎么樣?屁眼是誰給你開的苞?" " 你是個流氓……好……好討厭哦……你……你不能讓我污辱我老公……" " 我叫你說實話!" " 你……你的比……比他大好多……強好多……屁眼是……是你給我開苞的……你是第一個得到我屁眼的男人……" 黃總得意極了,他抱住張雅丹,吻上那櫻桃小嘴,狠狠的允吸著她的丁香小舌。她先是避讓著,但不一會兒便忘情的回應起來。此時的她,只想好好滿足這個色狼的獸欲,完成剛才和他達成的協議!她左手摟抱住黃總的脖子,熱烈地回吻他,使勁吸吮對方的舌頭。

    黃總一面瘋狂吸吮她口腔里的唾液玉津,更用舌頭與她的香滑舌頭糾纏扭卷。

    同時雙手把持住人妻的纖腰,開始不停的拋上拋下,大陽具在張雅丹體內猛地狂力抽插起來,一下比一下重,一下比一下快,每一下都重重的擊著花芯,「噗哧,噗哧,噗哧……」

    的水聲,與「啪啪,啪啪,啪啪……」

    的兩個肉體交媾聲和她的浪叫聲奇妙地形成了一曲交響樂章。

    「唔唔……太深了……啊……輕………輕……些……嘛!嗚嗚……要泄…………身……了……不……行……啦……好舒服哦!」

    成熟艷麗的張雅丹的銷魂叫床聲果然是世間一絕。她輕啟檀口嬌呻浪啼,粉臀猛烈地上下套動,兇悍絕倫的大肉棒進進出出地撞擊著蜜穴,香噴噴的淫液被一波波的帶出小穴,水花四濺,沾滿了她大腿內側、雪臀和男人的陽具,那根忙得不可開交的大肉棒變成水淋淋的肉柱,而且看似還威風八面哩。

    嗚嗚……

    再看看這時的張雅丹:又開始和黃總象情人一樣接吻,被老板濕吻著紅唇,丁香美舌也讓男人糾纏到快要斷掉,檀口內的唾液被他吸吮個夠;胸前兩個玉乳亦被他大把大把地搓揉、捏撫得不亦樂乎,兩顆似花生米般大的乳頭更讓他細捏、撩撥,又用嘴狂吸、用舌頭舔舐、打圈,更用牙齒輕咬或拉長;而胯下蜜穴卻被老板將巨大的陽具猛烈狠狠沖刺撞擊……啊,上中下三路合攻下,艷光四射、似熟透蘋果般香甜的美艷少婦尤物早已忘了出軌的事實,她的一雙雪白藕臂緊抱住老板的后背,兩條美不勝收的玉腿盤夾著男人的粗腰,渾圓的美臀高高抬起,又重重放下,再往上抬起……;小穴里的粉嫩肉壁正逐漸收縮緊箍著插進來的大肉棒……嘴上的親吻更是從沒有過的熱烈,比和自己老公田剛的親吻還投入得多。

    黃總知道胯下的美艷尤物性高潮要到了,于是,他把托著她的屁股,向上聳動著大陽具瘋狂猛抽猛插,弄得她嬌啼連連,浪叫不已;黃總邊插邊欣賞著美女的嬌態,這更加刺激了她的性欲。黃總向上挺入抽出的動作不但未見放緩,反而比前更快更狠更沉重,每一下都擊中花芯……

    「啊……輕……些……嗚嗚……太深了………哦唔……

    唔唔……太……重……了……不要…………我不……

    要……啊……爽死妹兒了……」

    好一個艷如桃李、熱情如火的尤物,張雅丹那一聲聲繞梁三日的嬌吟浪叫聽起來真是刺激來極點,張雅丹感到下體深處,陣陣酥酥癢癢的暖流急劇升起,緊窄肉避瘋狂的蠕動收縮,口中不斷發出斷斷續續的呻吟「唔唔……我要升天了……啊啊……嗚嗚……」

    如哭泣又似歡樂的浪叫真的太銷魂了,張雅丹不斷加快的套動撞擊著,瘋狂忘形地套動著沾滿了蜜汁的巨大肉棒,顛狂間只見張雅丹嬌啼連連,浪叫不已「啊……要來了……唔唔……要升天啦……啊……」

    好一聲長長的嬌啼,雪白的胴體一陣輕顫、痙攣,趕緊死命抱緊老色狼,渾圓修長的玉腿緊緊的攀附黃總的腰桿,纖細粉白的玉趾蠕曲僵直,花徑里的圈圈肉璧不斷緊箍吸啜著大龜頭。忽然間她全身一震,頭直往后仰,長長的秀發后揚,片刻間,她又嘗到了令她欲仙欲死的極度的快美。黃總見機低頭吸住了她的右乳頭!「啊,啊,啊,黃總……你好厲害……人家上天了。啊…」

    " 黃總!好老板!好老公!妹妹快要……來了……你的肉棒……太大了……啊……啊……來了……嗚……好舒服!" 黃總感覺從她那緊窄的小穴內傳來一陣劇烈的收縮,隨著一聲悲吟,她那因情欲而微微艷紅的嬌軀一陣痙攣,下體流出大量的花蜜,子宮口緊啜住插進來的大龜頭,一股熾熱滾燙的陰精從上向下狂噴而出,即時噴出一大股黏黏的、乳白色的熾熟陰精,完全澆到紫紅色的大龜頭上,將黃總的大龜頭燙得異常舒服。她誘人的嬌軀像八爪魚般手腳緊箍著黃總,玉臀坐在大肉棒上瘋狂地猛搖不停,大龜頭與子宮口緊緊的互吸互吻得天衣無縫。

    她的寶穴適時噴出的那股溫柔滑潤的少婦陰精液體,讓大龜頭浸淫其中得到調息。

    黃總知道我已經再次達成極點高潮,這一次,她早早地丟盔卸甲,一敗涂地。

    極點高潮后的張雅丹全身汗如雨下,無力的扒在黃總懷里喘著嬌氣。張雅丹星眸緊閉,柔軟香潤的胴體癱倒在黃總的胸膛上。

    正在興頭上的黃總見絕色人妻又一次達到高潮正向后倒在自己胸膛中休息,不覺志得意滿,雙手伸出用力撫摸美女那香汗淋漓的高聳豐乳,大雞巴在穴中輕輕掀動,以等美人一會恢復體力后與其繼續合歡顛狂。

    過了一會兒,見張雅丹已經呼吸平衡,他想換個姿勢,便抽出大肉棒,把她放倒在床上,抓住她的玉腿拉到床邊,順手拿了枕頭墊在她的肥臀下,再把她的玉腿分開高舉抬至他的肩上,張雅丹多毛肥凸的陰戶更形凸起迷人。他存心逗弄她,站在床邊握住大雞巴將龜頭抵住她的陰唇上,沿著濕潤的淫水在小穴四面那鮮嫩的穴肉上輕輕擦磨著。

    男女肉體交媾的前奏曲所引動的快感迅速傳遍了全身,張雅丹被磨得奇癢無比、春情洋溢,她羞得閉上媚眼放浪嬌呼:" 啊……好人……黃總……別……別再磨了……" 穴兒津津的流出淫水。

    " 想要的話……這次要叫的更淫蕩些……聽見沒有……這次要叫把我的肉棒叫做大雞巴……快叫……" 黃總要求道!

    反正自己已經叫得夠浪得了,那就聽從黃總的話,叫得再當浪些吧,這樣也許更刺激!

    " 我……我受不了……小……小穴好……好癢……快……快把大雞巴插進來……我受不了啦……大雞巴哥哥……哼……" 黃總被她嬌媚淫態和從未有過的淫言浪語、赤裸裸的性要求所刺激,熱血更加賁張、大雞巴更加暴脹,他用力往前一挺,整根大雞巴有四分之三順著淫水插入她那滋潤的肉洞,張雅丹的小穴陰唇肥厚多汁、肉壁緊暖,還會自動收縮,就如她那薄薄的櫻桃小嘴般美妙。

    " 哎喲!" 她雙眉緊蹙嬌呼一聲,兩片陰唇緊緊的包夾他的大雞巴,這直使黃總舒適透頂。" 大雞巴哥哥,操死我……我天天都要你操我……我再也不想在你面前裝純情了……好想你的大雞巴啊……自從那天第一次被你迷奸,我就再也離不開你的大雞巴了……啊……好爽……" 黃總興奮地說:" 雅丹,從昨晚到現在,我終于真正得到你的肉體了,我喜歡你的身體。你知道嗎?我想操你等得好久了,從第一次見到你,我就下定決心要把你搞到心,現在終于如愿了。" " 啊……黃總……只要你……你……操得舒服……就行……你……你的大雞巴那么粗硬……好大……好粗……真是美極了……比我老公強多了……" 張雅丹不禁淫蕩地叫了起來。那大雞巴塞滿小穴的感覺真是好充實、好脹、好飽,她媚眼微閉、櫻唇微張,一副沉醉的模樣。

    黃總憐香惜玉地輕抽慢插著,張雅丹穴口兩片陰唇真像她粉臉上那兩片櫻唇小嘴似的薄小,一夾一夾的夾著大龜頭在吸在吮,吸吮的快感傳遍百脈,直樂得黃總心花怒放:張雅丹真是天生的尤物!

    " 哇……真爽……雅丹……真有你的……你外表嬌媚……小穴更是美妙……像貪吃的小嘴……吮得我的雞巴酥癢無比……" " 好色鬼……你害我背叛老公……還要調笑我……" 她粉臉緋紅。

    " 雅丹,說真的,你的小穴真美,里面暖暖的,插進去可真是舒適。你老公艷福不錯啊,娶了你這么嬌媚的老婆……他能夠在這張床上隨時玩弄你的肉體,插你的小小洞穴,我好是嫉妒呀!" 黃總語帶酸味讚嘆著。

    張雅丹聽了黃總捉狹帶味的話,粉臉更羞紅了,嬌呼道:" 死相……你玩了別人的老婆……還說風涼話……你呀……真是得了便宜……又賣乖……真……真恨死你了……" " 唉……我能夠玩到雅丹的小穴,真是前世修來的艷福。你要是恨起我,我要怎么辦?" " 色魔……你別說了……快點插……小穴里面好……好難受……你快……快動呀……" 于是黃總加快抽送,猛搗花心,張雅丹被插得渾身酥麻,她雙手抓緊床單,白嫩的粉臀不停地扭擺著向上猛挺,挺得小穴更加凸出,迎合著黃總的大雞巴抽插;她舒適得櫻桃小嘴急促地呻吟,胸前那對飽滿白嫩的乳峰像肉球般上下跳躍抖動著,她嬌喘呼呼、香汗直流、淫態百出吶喊著:" 啊……冤家……色鬼……好爽快呀……好美啊……再……再用力啊……" 越是漂亮的女人,在春情勃發時越是飢渴、越是淫蕩,張雅丹的淫蕩狂叫聲以及那騷蕩淫媚的神情,刺激黃總爆發了原始的野性,他欲火更盛、雞巴暴脹,緊緊抓牢她那渾圓雪白的小腿,再也顧不得溫柔體貼,毫不留情地狠抽猛插,大龜頭像雨點似的打在花心上,每當大雞巴一進一出,她那小穴內鮮紅的柔潤穴肉也隨著雞巴的抽插韻律地翻出翻進,淫水順著肥臀直流,把床單染濕了一大片。

    黃總邊用力抽出插入,邊旋轉著臀部使得大龜頭在小穴里頻頻研磨著嫩肉,張雅丹的小穴被大龜頭轉磨、頂撞得酥麻酸癢滋味俱生,大雞巴在那一張一合的小穴里是愈抽愈急、愈插愈猛,干得張雅丹嬌喘如牛、媚眼如絲,陣陣高潮涌上心房。

    那舒適透頂的快感使她抽搐著、痙攣著,張雅丹柔嫩的小穴緊密地一吸一吮著龜頭,讓黃總無限快感爽在心頭。

    " 喔……好舒適……好愉快……冤家……我的腿酸麻死了……快……快放下來……我要抱你……親你……快……" 黃總聞言急忙從肩膀上放下張雅丹的粉腿,抽出大雞巴,將她抱到床中心后伏壓在她的嬌軀上,用力一挺再挺,整根大雞巴對準張雅丹的小穴肉縫幾乎齊根而入," 唉呀……插到底啦……好棒喲……快……快動吧……小穴好……好癢……大雞巴哥哥快……快動呀……" 張雅丹雖然是被迫發出這樣的浪叫,但她發現自己其實很中意這些淫聲浪語,尤其是" 大雞巴哥哥" 這幾個字,每叫一次,自己的花房便緊縮一次。

    黃總把張雅丹抱得緊緊,他的胸膛壓著她那雙高聳入云的奶子,但覺軟中帶硬、彈性十足,大雞巴插在又暖又緊的小穴里愉快極了,黃總欲焰高熾,大起大落的狠插猛抽,次次入肉,插得張雅丹花心亂顫,一張一合地舐吮著大龜頭。

    只見她舒適得媚眼半閉、粉臉嫣紅、香汗淋淋,雙手雙腳像八爪章魚似的緊緊纏住黃總的腰身,張雅丹拼命地按著他的臀部,自己卻用勁上挺,讓小穴緊緊湊著大雞巴,一絲空隙也不留。

    她感覺黃總的大雞巴像根燒紅的火棒插入花心深處,那種充實感是她畢生從未享受過的,比起老公所給她的真要美上百倍千倍。她忘掉了羞恥,拋棄矜持地淫浪哼著:" 唉唷……黃總……好……好爽……你的大雞巴干得我好舒適喔……再……再用力……大雞巴哥哥……快……快干我啊……" " 雅丹……哇……你真是個性欲強又淫蕩的少婦啊……啊……呀……大雞巴好爽啊……喔……" 黃總卯足了勁猛攻狠打,大龜頭次次撞擊著花心,根根觸底、次次入肉,張雅丹雙手雙腳纏得更緊了,肥臀拼命挺聳去配合黃總的狠抽猛插,舒適得媚眼如絲、欲仙欲死、魂飄魄渺、香汗淋淋、嬌喘呼呼,舒適得淫水猛泄。

    " 唉唷……美死我啦……棒……太棒了……好粗大的雞巴喔……哦……我快不行了……啊……" 張雅丹忽然張開櫻桃小嘴一口咬住黃總的肩膀,用來發泄她心中的喜悅和快感,小穴內陰精再次一泄而出。

    美女高潮結束后,黃總起身站在地上,讓張雅丹彎著身體站立著撫在梳裝臺上,屁股高高翹起,黃總從她背后緊緊地抱著,一手用力緊抓著張雅丹她那對堅挺飽滿的奶子,粗紅的肉棒兀自從張雅丹她高翹的屁股向蜜洞沒命似的前后抽送著,張雅丹微啟的朱唇興奮地發出間間斷斷的呻吟聲:" 哦……大雞巴哥哥……會干死我……" 黃總更加賣力抽動著,更加狂烈地搓揉著那對搖擺不已的碩大奶子,張雅丹滿頭長發也隨著她搖頭擺腦間漫天亂舞。伴隨著張雅丹令人蕩魂的呻吟聲,黃總粗暴狂野地用力干,干到張雅丹酥軟得整個人趴在梳裝臺上,兩腿挺直地顫抖著,紅唇中發出了近似低泣的呻吟聲,任黃總欺凌她漂亮的每一寸肌膚,又插了近千下。

    此后整整三個多小時,黃總變換著各種姿勢,盡情發泄著自己強悍的性欲,張雅丹只能抖擻精神,用已美麗絕倫的少婦肉體拼死迎奉,簡直被弄得死去活來,高潮不斷。時間總是過得很快,已經是下午4點鐘左右了,黃總的大龜頭又一次被大量熱流沖激得一陣愉快,緊接著背脊一陣酸麻,心想也差不多了,便要美女乖乖地趴跪在床上,臀部猛的連連數挺百余下,在她又一次達到高潮后,這才放棄對精關的把守,一股股又滾又濃的精液終于有力地飛射而出,張雅丹被這滾熱的精液一燙,感覺子宮幾乎要融化了,她浪聲嬌呼:" 啊……啊……美死了……" 黃總射出數股精液,又從她的陰洞中拔出大雞巴,把一股股又濃又熱的精液狂噴在她的后背上。

    她這一天高潮過度,現在真是氣弱如絲,黃總把她抱回床上,溫柔地撫摩著她那美艷的胴體,從乳房、小腹、肥臀,一直摸到陰毛、小穴、美腿等部位,然后再親吻她的櫻唇小嘴,雙手撫摩她的秀發、粉頰,輕柔問道:" 雅丹,你……你舒服嗎?" " 嗯……好舒服……真是要成仙了……" 張雅丹覺得黃總粗長碩大的雞巴干得她如登仙境,事后又如此體貼入微的愛撫,使她甚感窩心。只見她粉臉含春,一臉嬌羞的媚態,嘴角微翹露出了無比滿足的笑意,兩人彼此愛撫著對方的肌膚,像一對相戀已久的夫妻那般完全融合在性愛的喜悅下。

    經過從昨晚到現在的高強度性愛,張雅丹突然感到自己已經愛上了這個與自己兩次徹夜狂歡的男人,如果此時黃總再提出讓她作他的情人,她真想答應他,就算以后成為他的泄欲工具,也心甘情愿。可是,黃總在她最脆弱的時候,卻沒有再提要求,只說道:" 雅丹,今天你玩累了,本來說好明天你回到公司為我拍人體作品的,現在給你放一個星期假,休息好了再來。我要走了,想我的時候只管給我打電話。" 說完便起身穿上了衣服。

    " 怎么,你現在就走嗎?" " 當然了,操了你那么長時間,再不走,就太貪心了。難道你舍不得我走,要我陪你再睡一晚?" 張雅丹嬌吡道:" 呸,誰舍不得你了,說好了最后一次,今后再不許你碰人家……" 話雖這樣說,心中卻突然升起了一股何時才能再度與他偷情的羞恥念頭。

    黃總一出門,只見一輛紅色的奧迪a加長版正在外面等著,車后面還坐著唐娜、劉梅和康素萍。康素萍是從劉梅口中得知黃總昨晚要上張雅丹,所以就與她們一起來了。黃總坐在寬大的后座中間左右手抱著這三個美艷的女人,一邊吩咐王美女開車,一邊淫笑道:" 這次多虧你們了。" 劉梅嗔道:" 怎么樣,得手了吧。看你一臉淫蕩的樣子,晚天一定玩了一晚上。今天12點我們就來這等你了,沒想到4點過你才出來。" 黃總笑道:" 得手了,而且還搞到了她的小嘴和屁眼!" 唐娜驚道:" 人家張大美女可是個賢妻呢,我與她私聊時,聽她說她的屁眼連老公都沒動過,沒想到被你這個淫棍給開苞了。" 黃總笑道:" 你別說,這個張雅丹不僅人漂亮,床上功夫也是天身的一極棒,體力耐力都很好,屁眼更是又緊又小,不愧是尤物啊!一想到昨天她為了救我主動為我口交時那個投入,我的大雞巴又有點癢了!" 康素萍嗔道:" 你瞧他,現在心里只有張雅丹,哪里還有我們。" 黃總樂道:" 哪里哪里!你們還有玉婷和都是我的心肝寶貝!美玉,你為了我當前雅丹的面與我做愛,可是立了頭功。早知道可以這么順利的得到張雅丹,也不用你去慫恿任敏勾引田剛了。" 王美玉笑道:" 就是嘛,原來先計劃挑撥他們夫妻的關系,可還沒等這招用上,你就把張雅丹搞到。黃總,你玩女人的能力真是越來越強了,這樣嬌美的人妻自然逃不出你的手心。" 黃總笑著對王美玉說道:" 美玉,開車,我們走。" 王美玉問道:" 黃總,去哪里啊?" " 去我們星河賓館。終于操到了張雅丹,應該好好慶祝一下!我想和你們四個大美女在總統套房里玩5人大戰。" 劉梅和唐娜齊聲嗔道:" 瞧把你美的,一個人對付4個,你吃得消嘛。" 黃總把手伸進兩個女人的裙內笑道:" 哈哈,你們又不是沒試過!來,我給你們講講我是怎么得到張雅丹的。" 夜晚,星河賓館77號房間內春色無邊,劉梅、唐娜、康素萍和王美玉4個大美女正在與黃總玩著5人大戰。這是一間專門為黃總特制的造愛房,里面一張特大號的性愛床和各種極下流的淫具。整個晚上,性欲極強的黃總把4個女子插得淫聲疊起,高潮連連。

    看到4個女已經被玩得渾身癱軟,黃總才和她們一起到浴室的豪華大浴缸里洗浴。就在他們在浴缸里放浪形骸的時候,黃總的電話鈴聲突然響了起來。黃總走出浴室,接起電話,一個甜美的女孩聲音傳了過來:" 黃哥,還記得我嗎?"" 你是?" 黃總實在記不起這個聲音像黃鶯一樣好聽的女孩了。

    " 我是任敏啊,怎么,貴人多忘事啊,在美國的時候,你曾資助過我爸。"

    第39章 任敏求助

    黃丸雄一下子想起,當年在美國的時候,確實資助過一個叫任華天的人,他有一個女兒,曾見過一面,不過當時她還是個十幾歲的小女孩,沒有留下太大的印象。沒想到任敏和自己竟然是老相識,黃丸雄心中一喜,問道:" 原來是任大小姐啊,你是怎么得到我的電話的?"任敏笑道:" 是美玉姐給我的電話,黃哥,你現在還好嗎?"黃總說:" 還好啦。你突然給我打電話,真讓我有些意外啊。

    是不是有什么事?你爸公司的業務還好吧。"任敏說:" 我爸已經退休了,他把公司全權交給我管理,唉,說起做生意的事,我還真不是這塊料,本來一切都很順利的,但長沙這邊的業務出現了困難。

    黃哥,明天我從長沙回a市,我們能見見面嗎,到時再詳談好嗎?"黃總笑道:" 當然可以,你幾點的飛機,我來接你。"任敏說:" 上午10點的。您不用來接我了,我到了再call你。"黃總說:" 那怎么行,咱們是老熟人了,說好了,明天10,不見不散!"說完,掛上電話,把王美玉叫到身邊,拍了一下她的光屁股,問道:" 任敏曾是你的閨中好友,你們以前住一個院子一起長大的吧。"仍光著身子的王美玉倒在男人懷中,笑道:" 是啊,她比我小幾歲,一直當我是她的大姐姐,直到高中畢業她出國后我們才分開。她回國后,經常找我來著。

    怎么,你對任敏有沒有興趣?她可是個小美人啊。"黃總笑道:" 當然有興趣。我認識她時,她才不過10幾歲呢,女大十八變嘛,不知現在出落的怎么樣了?她突然想見我,你知道是什么原因嗎?"王美玉說:" 前天晚上她和我在qq上聊了好幾個小時,聽說最近她和田剛鬧得很不愉快,不僅僅是因為田剛對張雅丹癡心不改。我聽她說,田剛一到長沙,就搞了一個特大項目,投標湖南公安廳所有下屬單位的室內電子設備安裝工程。
11选5投注中奖对照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