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中文網 > 欲望紅杏(1--第2部41章) > 第87部分
    「不、不要再弄了……這樣下去,我會忍不住……」

    張雅丹情不自禁地激烈嬌喘著,全身酥麻痙攣顫抖,腦海除了性欲外幾乎一片空白。黃總加緊挑逗愛撫,并將剛才在張雅丹小穴內射過一次精的粗大陽具壓在她柔軟雪白的小腹上。張雅丹又羞又驚地發現,這根粗壯的肉棒在射精后絲毫沒有疲軟,反而更加堅硬火燙!

    這些日子里,黃總對她的照顧使她對這個男人心生愛慕,今晚他更使她在饑渴多日后獲得無數次銷魂高潮。對這樣的男人,她實在無法抗拒,只能嬌嗔道:" 討厭……不知道滿足的家伙……人家好好一個淑女……今晚只好……只好舍命倍……倍色狼啦……" 在黃總一雙魔手的撫弄挑逗下,張雅丹只感到全身上下再次騷癢難忍,剛剛經歷過多次高潮的肉體又燃起淫火。黃總這次著重愛撫她胸前渾然天成的g罩杯美乳,一邊捏揉乳房、一邊將頭埋入兩個高聳飽滿的大奶子中來回吮吸乳首。

    對于女性,乳房是非常敏感的部位,有著一對傲人巨乳的張雅丹更是如此,她的胸部從青春期發育時就會招來男人色迷迷的目光和女人嫉妒的眼神。而作為曾經的職業模特,她的胸部有些過大。所幸她的體型高挑勻稱,沒因為這對巨乳影響美感,反而極增性感。

    黃總很喜愛張雅丹這對既豐滿又敏感的美乳,著力吮吸捏揉了一陣后,他起身站在床上挺起胯下巨根,讓張雅丹跪在他面前用兩只大奶子夾住他粗長過人的赤黑色大肉棒進行乳交。所謂乳交,就是說男性不把陽具插入女性的陰道,而是插在女性胸前的乳溝中,由男性或女性自己用手按住乳房夾緊陽具來回摩擦以達到高潮。

    張雅丹羞澀無比,她過去從沒答應老公的要求下替其做過乳交,現在卻要用她引以為豪的天然美乳侍奉丈夫以外的男人,今晚第一次自愿紅杏出墻的她實在害羞。

    「別害羞,運用你的天然優勢夾緊我的寶貝上下套弄,先慢慢來,力道要均勻。」

    面帶羞紅的張雅丹按照黃總的現場指導,雙手捧起迷人的美乳夾緊他的胯下巨根,一上一下地慢慢套弄起來。黃總這根今晚已經射過三次精的大肉棒絲毫沒有萎縮的跡象,反而在雪白豐滿的雙乳之間膨脹得更粗更大。隨著兩個大奶子的不斷擠壓,巨根頂端的粗圓龜頭抖動著散發出強烈的雄性性味,使張雅丹的臉蛋如發燒般滾燙,小嘴張開發出「啊……啊……」

    的春情嬌喘。

    用乳房做愛不同于其它性愛方式,對女方的乳房尺碼有一定要求,太小的奶子難以夾住陽具。尤其像黃總胯下這種粗長過人的陽具,c罩杯以下的乳房很難夾緊。而張雅丹渾然天成的g罩杯美乳則能夠毫不困難地夾住這樣的巨根進行水乳交融的激情乳交,雖然她的技術還不熟練,但天生的巨乳優勢使她很快上手。

    見張雅丹掌握了乳交的基本要領,黃總開始進一步教導,教她不單用乳溝夾住陽具套弄,還用乳房外側摩擦肉棒、用乳首挑逗龜頭。另外,由于不像性交時有陰道分泌的愛液潤滑,乳交時需要加點潤滑劑,否則容易擦傷皮膚。黃總讓張雅丹張開小嘴吐出香沫垂流在肉棒上起潤滑作用,并用嘴含住大龜頭舔吸以增強刺激。

    這些技巧,其實就是高級交際花的床上功夫。黃總實際上正在對張雅丹進行潛移默化的調教,在不知不覺中逐步開發她的肉體。黃總相信隨著肉體的不斷開發,張雅丹的性欲會不斷增強,配合心理攻勢,她的身心最終會完全屬于他。

    張雅丹當然不知道這些,她此刻只覺得自己飽滿豐盈的美乳夾住的仿佛是根燒紅的粗長鋼棍,燙得她春心蕩漾嬌喘不停。

    黃總當然不會只滿足于讓張雅丹為他乳交和口交,但是他知道對這樣外柔內剛的極品美嬌娘要細細品味、慢慢誘導才能俘虜她的身心。而且經過第一輪長時間交合,張雅丹的小穴還有待休整,所以他沒有馬上提出插穴性交的要求,而是一邊享受起張雅丹的乳交和舌技,一邊加以指導。

    張雅丹的乳交和口技雖不熟練,但基本功扎實,又受到黃總指點,花樣也不少。根據她的表現,黃總認為張雅丹在這方面悟性極高,其床技很快就能超越唐娜劉梅等美女,此時他看到床頭掛著的夫妻婚紗照,不竟" 嘿嘿" 冷笑!事實上,如果田剛不是性能力太差而且經常離家在外冷落嬌妻,其它男人根本沒機會接近張雅丹。想到這里,黃總暗中嘆息一聲──女人真是不能冷落的。

    而今是性自由的時代,不少開放的女人今天可以和這個男人上床,明天就可以選擇和那個男人做愛。而很多男人的思維卻仍停留在中世紀,以為和某個女人上過床或結了婚之后就能永遠占有她,以為自己的女人即使遭到冷落也只能老老實實地獨守空房,最終鬧得紅杏出墻。其實,就算你是風流瀟灑的超級種馬,要是長期冷落自己的女人,那么這個女人遲早也會背叛甚至出賣你,更何況田剛這種性能力極一般的男人。

    老實說,張雅丹并不是一個很開放的女孩子,但她同樣有情感和身理上的需求,無法忍受長期獨守空房的寂寞。再加上黃總的巧妙誘惑,這位年輕的美人妻女已完全失陷。

    此刻,按照黃總傳授的技巧和現場的指導,張雅丹羞澀地用小嘴含住黃總的赤黑色巨根最前端部分,香舌卷住粗圓的大龜頭" 噗哧!噗哧!" 地用力吮吸,來回扭頭增強刺激感,雙乳則緊夾巨棒,用乳肉搓弄著粗長的陰莖和碩大的陰囊。

    同時,張雅丹時不時吐出大龜頭,舌尖舔住粗壯的莖身「啪哧!啪哧!」

    地上下吹蕭,并輕舔著大龜頭棱角的最外緣。然后,她再次張開小嘴將大龜頭費力地含入吸吮,一吐一含地反復刺激著黃總的雄根并加大乳肉緊夾搓弄大肉棒的力道和速度。她的動作逐漸加快,雖還有待鍛煉,卻已讓黃總很是享受。他胯下的巨根開始輕微抽搐,張雅丹連忙更加努力地吮吸大龜頭,時而用乳肉搓弄大陰莖,時而用小手揉壓大陰囊,小嘴、雙乳和雙手并用地竭力侍奉。

    時間一分分過去,黃總盡情享受著絕色人妻的乳交加口技,不知不覺已過了半個多小時,此時張雅丹極想讓黃總射精,對男人的乳交和口交已進入瘋狂狀態!

    突然,黃總發出一聲低吼,大肉棒在乳溝中極度膨脹,張雅丹知道黃總快射精,忙用用最大力氣夾緊豪乳,小嘴張開到極限包裹住大龜頭,等待射精時刻的到來。

    果然,夾在雙乳間的巨根猛顫幾下,含在人妻嘴中的大龜頭劇烈膨脹,幾乎將張雅丹的小嘴撐裂,張雅丹忙用小手抓住大睪丸一陣猛搓,同時用全力將三分一之的大肉棒含入嘴中,直抵喉嚨,黃總只覺大龜頭馬眼一麻,輸精管一陣抖動,馬眼口像噴泉般噴射出大量灼熱的精液,強有力地射入美人妻喉中!

    張雅丹吞入一股股精液的同時,又用雙乳夾緊巨棒搓揉,黃總激情勃發,突然將巨根抽離小嘴后,把殘余的大量熱呼呼的白濁精液噴灑在張雅丹的雙乳之間,緩慢地流向她的下腹。被熱精噴灑在胸間的張雅丹感到全身一電,下體酥麻地從顫抖的陰唇穴口涌出陣陣愛液,在羞澀的乳交中再次迎來性高潮。

    羞澀的乳交使張雅丹再次迎來高潮,也使她體內平息的熊熊欲火又不由自主地燃燒起來。這一刻,她肚中已經吞入了不少精液,而上身乳溝也流淌著黏稠的白濁精液,下身私處緩緩涌出甘甜的淫水愛液,秀美高雅的俏臉嬌羞潮紅,細滑玉嫩的雪膚也再次蒙上發情的紅暈。她心中真是又羞又疑,心想一向守身如玉的自己怎么今晚會如此放縱,將小穴、屁眼、小嘴和乳交的全都奉獻給了黃總。難道自己平時的欲求不滿郁積過多?還是自己的本性中隱藏著渴求情欲性樂的一面?

    對此,黃總的心中比較明白。張雅丹今晚有如此激情的反應,一方面是多日獨守空房太饑渴寂寞了,另一方面是他巧妙的挑逗和高超的性技。不過,還有一方面──張雅丹的內心深處有向老公田剛報復的潛在心理,這一點可能她自己都沒察覺到,但確實在某種程度上存在。而這,實際上是田剛本人造成的。

    老實說,張雅丹今晚自愿紅杏出墻的表現讓黃總有些喜出望外,因為他原本沒有想到今晚便能得手,同時又有些不滿。他喜出望外的是張雅丹既是一位冰清玉潔的玉女,也是一位一旦動情后就激情如火的欲女,這種女性不容易被征服,但真正得到她身心的男人可以享受無邊艷福。他不滿的是張雅丹的老公田剛竟然能娶到這么一位才色皆備的極品嬌娃,而且還曾得到過這位佳人的深情愛意,不過從今天起,他絕不允許田剛再碰她的肉體。

    可惜,田剛雖然很愛張雅丹,但對這位少妻不夠關心、也不夠理解。他忙著在外面賣力掙錢,是為了小家庭能過上更好的生活,卻無形中冷落了嬌妻。更要命的,是田剛性能力太差。由于張雅丹對此一向容忍,田剛以為她并不在乎,而事實上她心中早積壓著不快。可以說,要不是田剛無法滿足愛妻并與任敏長期工作在一起,像張雅丹這樣的女孩決不會輕易紅杏出墻。

    黃總想到這里反問自身,如果他有幸娶到張雅丹這樣的愛妻,同樣好色如命的他會不會專一不二呢?他笑了一下,當然不會。不過,即使如此,他也會讓張雅丹永遠不會背叛他──將她調教成身心都從屬于他的忠實愛奴。

    想到這里,黃總讓田剛的嬌妻跪趴在床上,拉起她的長發讓她看著床對面墻上掛著的她和田剛的婚紗合影,跪在她身后,接著把大肉棒從背后再度插了進去。

    黃總全面狂抽勁插,臀部如打鼓般瘋狂聳動,不斷被掀開的兩片花瓣帶出如缺般的蜜汁淫液,濺濕了兩個正在交媾的性器官,也讓嬌艷誘人的人妻嬌媚胴體狂抖亂顫,渾圓美臀不停前后聳動,或搖擺旋磨,或擠壓撞擊,似是化解黃總魯莽的入侵,其實是在配合他一次次的攻擊……「卜滋,卜滋,卜滋……」

    的抽水聲,清脆利落的「啪啪,啪啪,啪啪,啪啪……」

    兩個肉體相碰響聲,皆惹人遐思,在黃總狂力勇猛的沖刺下,大龜頭竟然直接頂入張雅丹嬌嫩香氣咻咻的粉穴直達花芯。頓時大龜頭上的肉冠刮弄著嬌嫩粉紅色的肉壁,帶給雙方陣陣難以形容的酥麻軟滑的快感。

    " 啊……我……不行了……啊……好爽……干死我吧……操我吧" 張雅丹看著對面與丈夫合影,內心的羞愧化作莫名的興奮,一次次不顧羞恥地浪叫著,她在黃總的狂操下又達到了多次高潮。只見她趴在床面,雙手撐著床面,象狗一樣翹著豐滿的香臀,承受著來自身后的猛烈抽插。一向高傲的她努力地向后挺動著屁股,一邊叫著不行了,一邊緊張地看著對面的合影,不服輸地配合著黃總的動作,讓大陽具插入得更深……

    兩個人的喘息聲,美女的叫床聲,大床的搖晃聲,交合處的抽動聲結合出一首淫蕩的交響樂。

    窗外狂風暴雨,臥室里卻春意昂然。張雅丹搖晃挺動著圓臀,男人動作如此熱烈純熟,她雪白嬌嫩的嬌軀由于激烈的動作都變粉紅了,全身香汗淋漓,哼哼唧唧的喘息聲上氣不接下氣。

    黃總奮力地來回抽送,握住她濕滑的細腰,一次次深深猛烈地插到她的肉洞深處的子官里。在如此劇烈的抽送中,兩人都興奮得漲紅著臉,動作越來越快。

    劇烈交合也不知道持續了多少時間,張雅丹突感膀胱內便意難忍,看著對面與田剛的婚紗合影,真是又是羞愧,又是無比興奮,嬌軀猛然一頓,顫抖著嬌聲叫道:" 啊…喔……喔……妹兒不行了……哦……別……我想尿出來……要尿了……求你……饒了我……" 她忘我的叫床,全身不住地抽搐抖顫,她感覺到肉洞里嫩肉急劇的收縮,拼命緊緊地夾吸著黃總的巨大肉棒,幾乎讓它都動彈不了,同時尿道幾乎控制不住便意,幾乎就要尿出來了!黃總俯下身體從后面抱緊她香汗淋漓的的嬌軀,用力挺動陽具,猛地往她那緊小濕滑的陰道深處一頂。" 尿吧,放心尿出來" " 哎……" 她嬌軀酸軟,身子都快要彎成拱狀了,嬌軀離開了床面,豐滿高聳的雙乳更加顯得又圓又大地挺立顫抖著,乳頭發硬地豎起,她的魂魄都要飛到天外了,雙手向后汗津津地緊緊抓住黃總的雙臂,渾身哆嗦著一陣痙攣抽搐," 啊!丟了!好舒服!" 她尖叫著,強烈的性交高潮讓她忍不住大叫舒服!一股燙熱的陰精隨著她的叫聲從花心內噴射出來,痛快地打在黃總巨大的龜頭上,感覺飛上了云端一般。

    「哦…哦……哦……」

    黃總的巨大肉棒突然爆脹,跪在張雅丹身后的他用力搬開兩片臀肉,大肉棒緊緊地頂著她的子宮口,長長的肉棒恐怕是伸入了她的子宮,滾燙的精液從他的身體內噴射出來,就彷佛是巖漿噴發,好強好有勁又好燙,像子彈般的射到了她的子宮壁上,不停地噴發著,再一次將她推上了高潮…

    「哦……」

    這種大深度內射讓張雅丹立即失禁了,高潮的快感讓她全身的力氣立即消失得無影無蹤,小腹不住地抽搐,下身的禁錮也突然失去,尿道口敞開,積蓄的尿液彷佛決堤的洪水,噴射了出來,激射在身前的床單上,飛濺的尿水濺落在身后男人的胯間,順著男人的大腿流淌在床單上。她今晚竟然兩次被黃總操到脫陰!

    高潮過后的身體彷佛失去了存在,意識飄飄忽忽地飛到了天空,抽搐的陰道再次噴射出陰精。一陣陣抽搐的陰道彷佛要榨干黃總的精液似的,一下一下的像小嘴般的吸吮著老板的大肉棒……

    「哦……」

    黃總也彷佛泄盡了全身的力氣,從后面一下子抱住她,緊緊地捏著她的乳房,彷佛要將她豐滿無比的乳房捏癟似的,狠狠地攥著,趴在她身上喘著氣……

    第37章 雅丹報恩——凌晨3點的浴室激情

    ……

    漸漸地張雅丹恢復了意識,四周灑落著明亮的燈光,高潮過后的她,渾身酸痛,激情過后的下陰傳來熱辣辣的刺痛,黃總的大肉棒還堅挺的從屁股后插在她的陰道中,讓她又脹又痛還有絲絲的酸癢。雖然肉體上是疲憊不堪的,可是精神卻無比的清醒,意識是無比的歡樂。她知道,今晚的性交所帶來的快樂將是她永生難忘的。跪起身子,看到對面的掛鐘顯示此時已經是凌晨3點了,想到昨晚是點與黃總吃完晚飯的,緊接著就是無休無止的性愛,她羞愧地發現,自己與黃總竟然玩了整整7個多小時。

    身體下濡濕難受,趴在床上的她低下頭,看著床上一片狼跡,噴射的大量精液和她體內分泌的愛液四散地灑落在床上,現在已經干涸成一片一片污跡,剛才高潮失禁的尿水也剩下淡淡的痕跡,身下的床單由于吸收了倆人的汗水,大量的愛液甚至她的尿水,濕漉漉的將她身體浸泡了好久。想著剛才長達7個小時的激情:今晚她兩次讓黃總射在子宮內,一次射在屁眼內,一次射在嘴里,身上的每個洞都被男人玩夠本了,她羞愧萬分,看著對面的" 真愛" 合影,即感覺對不起老公,又痛恨自己的淫蕩……

    正在她胡思亂想的時候,黃總開始用毛巾為她擦拭身上的香汗,她因為不知道該如何處理倆人的關系,忙緊閉了雙眼。

    黃總看見趴在床上的張雅丹正不住顫動的睫毛,支撐起來緊壓著她的身體。

    「雅丹……舒服嗎……讓我再來一次……」

    還泡在她身體里的半硬的大肉棒彷佛又漸漸地蘇醒了似的,顫動起來。

    「別……」

    她忙睜開了雙眼,面色潮紅,同時心里無比驚訝黃總充沛的體力,不禁小聲哀求起來。

    「別…求你了,做太久了……人家受不住了……」

    說完,臉色更加紅潤。

    同時扭轉屁股,想舒緩一下被壓麻了的身體。

    「呵呵,看你還敢騙我不」黃總得意的笑著,同時又動動了大肉棒。

    「啊……」

    她痛楚地喊了聲。

    「怎么了?」

    黃總抬起身,扶她坐好,大肉棒從她的體內抽了出來。

    「呵,你怎么流了這多的水?」

    黃總一屁股坐在濕漉漉的床上,揶揄地看著她說。

    他剛才就知道人妻被自己操到失禁,卻故意問她。張雅丹不敢解釋,只能臉紅紅的不做聲。

    「來,讓我看看…」

    黃總摟緊了她,一只手伸到她的胯下,分開她的雙腿。

    她又羞又惱又無力,只能依偎在黃總的身體上,任由他分開雙腿,將毫無遮掩的下體暴露在黃總眼前。

    「別…別看……人家怕羞」她嬌羞地說。

    「呦…都有些腫了,看來剛才太用力了…」

    黃總輕捏著她腫脹的陰唇說。

    張雅丹順著黃總的手往下看,可不是嘛,兩片大陰唇通紅的腫脹著,彷佛是兩條大肉腸貼在下陰上,整個陰部狼狽不堪,混亂的陰毛一綹一綹的纏繞在一起,充血的大小陰唇還濕漉漉的,陰道口還在微微地撐開,露出里面充血的內壁。
11选5投注中奖对照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