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中文網 > 欲望紅杏(1--第2部41章) > 第72部分
    渾身肌肉繃緊的張雅丹漸漸感到舒暢的感覺散布全身,強烈的手淫自慰產生的性高潮終于來到,乳頭漲得發痛,陰道一陣陣痙攣緊縮。這股得來不易的高潮快感令她頭暈目眩,暢快地輕聲呻吟起來。好在黃總并沒有從攝影室內沖出,否則她的「自摸」行為肯定會被發現。

    好不容易高潮了一次的張雅丹坐在地上休息了一會,但當她腦中回想起黃總與王美玉偷情時的情景時,剛剛平靜的欲火又迅速復燃。她努力甩頭想要忘掉之前偷窺到的活春宮劇,然而腦海里卻反復出現黃總挺立著胯下巨根以各種姿勢把大美女王美玉干得欲仙欲死的一幕幕畫面。

    張雅丹心房亂跳,年輕少妻多日獨守空房所積壓的饑渴欲望再次躁動起來,令她忍不住又開始雙手齊用地上下「自摸」。這一次,她將右手食指再次插入小穴深處的陰道用力攪動,同時左手捏緊胸前的f罩杯大奶子大力玩弄。

    要是有人發現她此刻的行為,一定會驚訝這位冰清玉潔的絕美人妻竟會有如此春情淫蕩的一面。其實張雅丹有這種表現完全是因為長期欲求不滿壓抑得過重,她本身雖不保守也不放蕩,但經黃丸雄那一晚的開發后,這個有著正常性需求的年輕少妻變得非常敏感。

    手指大力的深入愛撫下,一陣陣淫水從張開小嘴的陰唇內向外噴濺出來,張雅丹沉醉在近乎瘋狂的手淫中。她全身越發劇烈地顫抖,思維被性快樂淹沒,一雙修長的玉腿夾緊深深探入股間的右手,白皙的后背弓起,美目緊閉著連連吟叫。

    汩汩乳白色的體液從她的陰道中不停流淌出來,順著會陰流到屁眼上,滴在身下的褲子上。

    戳弄自己的手指現在早已滿是淫液,在瘋狂的運動中,潔白的大腿上也粘滿了亮晶晶的液體,在房間的燈光下,閃動著淫蕩的光芒……

    她瘋狂地探出食指,又一下子插入陰道中,快速的拼命的戳弄,她雙眼迷離,幻想著老公的肉棒在她的陰道中竄進竄出,可是很快老公細小陽具的影像淡漠,漸漸幻化出黃總的巨大陽物在強奸她……

    黃總的影像的出現,讓她身體更加沸騰,食指的運動已不能滿足張雅丹體內提高的快感,將中指也一并戳如陰道……" 黃總要是知道我現在他門外手淫?……" 「黃總就在里面,這樣手淫多刺激啊,從來沒有過的感覺……管他呢……讓我飛……嗯……嗯……」

    我放棄了僅有的一絲清醒,沉迷在快要到來的高潮中。

    「……黃總就黃總吧……也許更好……嗯……」

    幻想中黃總的身體更加清晰,一想到黃總肉棒的雄偉,拚命戳動的手指也更加瘋狂……

    激情的手淫中,她張開小嘴開始輕聲忘情地輕聲浪呼起來:" 哦……老公……黃總他……他那根好大……真得比你……大太多……老公……哦……我……我好害怕……再次被他強奸…他現在會不會沖過來……啊啊……好舒服啊" 一時間幾乎忘記了黃總就在里面房間。

    「……嗯……啊……」

    張雅丹扭曲著大腿,快感馬上就到了!她緊張地夾緊雙指,感覺一股熱泉從子宮內涌了出來,即緊張又興奮的高潮的到來將她從將近崩潰的快感中拖到了現實,終于暫時清醒過來。就這樣,張雅丹饑渴的手淫足足反復了好幾次,才總算把欲火暫且驅散。等到身體和頭腦完全冷靜下來,忽聽得黃總的聲音在耳邊想起:" 雅丹,你……哈哈……原來你喜歡這個……

    張雅丹大吃一驚,不知何時全身赤裸的黃總已經走到他面前,她羞愧地無地自容,嬌羞無限地從地上站起來,不想正與黃總充滿欲火的目光相撞,不由花容失色,將玉體縮成一團,雙臂環抱胸前,她真是羞不可抑,自己的手淫秘事被黃總發現并聽到自己的浪吟聲,羞得幾乎全身都紅了,恨不得找個地縫鉆進去。

    *她正不知如何是好,卻見全身赤裸的黃總目光直直的盯著她,淫笑著說道:「雅丹,我聽到你的呻吟聲就走出來了,我已經看你手淫好一會了,你又何苦如此呢" 」「你……不是……黃總……你……你……出去……」

    張雅丹見黃總色迷迷地盯著自己下身陰戶,他下身那閃著王美玉淫液亮光的巨大肉棒正高高翹起,正對著她的小腹,不由自主地夾緊雙腿,羞愧交加,連忙轉過身去,黃總定是把她看成淫蕩的女人了,卻又不知如何辯白,不禁急得更是面紅耳赤。黃總順勢從背后抱住張雅丹豐腴的胴體,她猝不及防,只覺黃總滾燙的肌膚緊貼著她光滑的脊背,從后面張嘴低頭吻住了她的小嘴,下邊一個硬邦邦的粗大東西抵觸在她的股溝,她不由一陣眩暈,芳心都似要跳出了胸膛。

    「雅丹……有我在,你又何畢用手來撫慰自己……這些天我想你想得好苦,你也想要我是嗎?」

    黃丸雄為操到張雅丹已經忍了很久了,此時他淫態畢現,語氣急切,一雙大手胡亂地在她光滑的胴體上游走。

    他一下子將張雅丹絕美的舒軟胴體扭轉過來緊摟在懷中,雙手立即按在美女的雪臀上抓揉,勃起的巨大肉棒頂在美女的小腹上,胸膛和那兩堆高聳且充滿彈性的豐乳擠壓在一起。

    感覺到男人火熱赤裸的身體,她頓時全身沒有一絲反抗的力氣,正無可奈何,任其輕薄之際,忽然看到身邊不知何時又多了個女人王玉美,正笑呵呵的看著她,仿佛在嘲笑她的淫蕩表現,不禁淚如泉涌。

    " 你,你這個色狼,你玩了美玉姐,又來玩我,求求你,快放開我!" 她躲開黃總的親吻,在男人的懷中扭動著嬌軀,大聲喊叫," 別,不要,求你放開我。

    " 王美玉在她身邊淫笑道:" 喲,還裝什么烈女,剛才你不是手淫的很舒服嗎。

    你呀,手淫怎么能代替我們黃總,你放心,黃總一定會給你手淫無法體驗到的快樂。剛才我就被黃總干得欲死欲仙呢。你在床上一定會比我更浪的!真是個淫婦!

    " 張雅丹氣得全身欲望全無,開始在男人懷中拼命掙扎:" 你才是淫婦,黃總,快放開我,如再這樣對我,我就咬舌自殺!"看看張雅丹已經被王美玉的話氣的臉色發白,黃丸雄頓覺得索然無趣,本以為張雅丹已經沉淪其中,自己定是手到擒來,誰想卻被王美玉這個騷貨給絞黃了,讓她在最后時刻竟還能克制住淫欲,如果真得強來,說不定落個花毀人亡。當下放開對張雅丹的摟抱,無奈地說道:" 雅丹,我也是聽到你的呻吟聲才走出來看的,對不起,是我不好。" 說完向王美玉使了一個眼色,兩人穿上衣服,怏怏地離開房間,剛關上房門,只聽屋內嗚嗚抽噎之聲大起。

    第28章 第二次英雄救美

    黃總狠狠地瞪了王美玉一眼,見事情沒有得逞,又開始執行他的第二套計劃。

    按照唐娜和王美玉事先與他商量好的計劃,張雅丹剛才手淫時的一舉一動已經被他藏在暗處的一個攝影探頭拍攝了下來。那么,黃丸雄決定怎么利用這些手淫鏡頭呢?他瞄上了「麗人模特事務所」內一個專干粗活的臨時清潔工老王頭。老王頭年近五十,相貌丑陋粗壯如牛,過去當過流氓坐過牢,出獄后隱瞞著入室搶劫和強奸婦女的案底到處打散工為生。其目前在「麗人模特事務所」當臨時清潔工,據監控人員報告,這老流氓曾多次用小型攝像機在女子更衣室和女洗手間內偷拍艷照,企圖以此敲詐勒索。

    照常規,這種人早該被趕出公司,但身為老板的黃丸雄卻只是暗中要求老王頭將其偷拍的內容交與他看,他這么做是想利用老王頭幫他窺視全公司的所有美色。這種流氓有其特有的利用價值,卻沒想到這么快便用得上這流氓,又一場「英雄救美」的計劃已在他腦中醞釀成熟……

    第二天一早,張雅丹給老公田剛打電話,可電話那邊沒人接聽。昨天剛經歷了險些再次失身黃總的她一晚沒有睡好,想到自己在黃總面前手淫的情景,真是羞死人了。本想找老公聊聊天,可老公偏不接她的電話。自己在黃總面前做出那樣的丑事,她無奈的想還要不要去黃總的公司呢,但想來想去,錯都在自己,并不怪黃總。她鼓起勇氣,又回到了公司上班。在黃丸雄的安排下,老王頭連續一個星期都沒有下手。黃丸雄也沒有再騷擾張雅丹,好讓她沒有戒心。

    到了第二個星期一,黃丸雄要老王頭按計劃行動,下面的事可想而之,老王頭興奮得幾乎發狂。張雅丹是「麗人模特事務所」的當家花旦,品貌才藝無不出色,光把她的裸照賣給色情雜志就能拿到不少錢,何況還是她手淫自慰的鏡頭?

    不過,好不容易逮著這條大魚的老王頭不想輕易賣掉這些鏡頭,其決定以此狠狠地敲詐勒索一番,還要借機好好玩玩這位難得一見的美人妻。這老流氓貪財貪色,與黃丸雄合作的非常默契。

    老王頭前一個星期只知道盯緊張雅丹,確定她在公司的活動規律,還為增加脅迫籌碼專門偷拍起她在換衣間的艷照。不久,老王頭就「幸運」地偷拍到了張雅丹在更衣室換衣服的裸照。這老流氓更加得意,認定張雅丹已是到嘴的美味。

    準備充分后,老王頭開始行動了。

    張雅丹這一個星期在公司工作的十分順利,只是因為老公田剛在外工作不歸而引起的擔憂和欲求不滿每日加重,而前些天,曾長期和自己生活在一起的侄女田倩倩又被田剛的父母接到北京去住了。每當下班時,一想到要回到空無一人的家中靠自慰和安眠藥度過寂寞長夜,張雅丹都不由憂嘆一聲。

    這一天,剛好是張雅丹進入「麗人模特事務所」滿四個月的日子,當她走進更衣室準備換衣服上班時,卻在她專用的衣柜內驚訝地發現了一個信封。信封內有一張紙和一張照片,紙上是用剪碎的報紙拼湊黏貼成的短信,那張照片則正是她幾日前在更衣室內脫換衣服的裸照。

    這張照片上,她正俯下身子脫叁角內褲,胸前的f罩杯美乳誘惑地低垂,修長的大腿與纖細的腰肢盡現,就連下體神秘叁角地帶的光澤陰毛也被拍了下來。

    雖然以前作為職業模特拍過許多人體寫真,但張雅丹一想到自己的裸體被人惡意地偷拍,就感到一陣惡心和恐慌。而短信上的內容更讓她心驚肉跳:「張雅丹小姐,我這張照片拍得有專業水準吧?這不算什么,我手上還有你在黃總攝影室外手淫的精彩鏡頭呢!今天下班后去清潔部的工具房,一個人來,不然的話我今晚就把這些照片和鏡頭全都發送到成人網站上去,肯定會很受歡迎,哈哈哈!現在還有10個小時的時間,你好好準備吧!」

    張雅丹真是又羞又驚、又怕又怒,心中七上八下一時不知道該怎么辦。她能夠坦然地赤裸全身拍攝人體藝術寫真,卻無法忍受被人用色情眼光看待。單是裸照倒也算了,那些手淫鏡頭萬一流傳出去,她的名譽和家庭生活可就毀了,更何況現在老公田剛正在懷疑她有過出軌經歷!

    這時候如果老公田剛在身邊,張雅丹就不會如此不安。她立即打電話給田剛,要想他趕飛機從長沙飛回來幫助自己,可電話接通后卻是任敏的聲音。

    " 任敏嗎,請立即叫我老公聽電話。" 張雅丹不快地說。

    " 是嫂子啊,田剛正在和外商談業務,你有什么事就根我說吧。" 任敏輕松地回答道,這口氣就象她才是田剛的愛人一樣。

    張雅丹怒火中燒:" 你立即通知田剛,叫他馬上去買一張回a市的機票,10個小時之內趕到我公司的清潔部工具房來,我有急事要他幫忙!記住,如果趕不回家,就直接到我公司清潔部工具房找我!我有急事找他!" 說完,她立即掛了電話!

    思前想后,張雅丹不得不按照信上所指示的時間和地點去見那個卑鄙的脅迫者。她知道對方圖謀不軌,但她一定要取回那些照片和攝影鏡頭。當然,她也有所準備。她畢竟通知了老公,她相信她老公一定會坐飛機回來幫她的。

    而且,張雅丹身邊總帶著一罐防身噴霧劑,以備不時之需。另外她還學過防身術,幾年前林青云企圖強奸她,就曾被她教訓了一頓!看似弱女子的她,其實并不那么軟弱。

    她左等右等,見老公還沒有回電話,也沒有趕回家,不由深吸一口氣,張雅丹穩定住情緒前去赴約。

    「麗人模特事務所」清潔部的工具房在底樓一處僻靜的角落,除了公司的清潔工,其它人很少來這里,下班后更是沒有人會來這地方。張雅丹焦急地等待老公田剛趕過來幫助她,可是左等右等仍不見人來。約定的時間已經過了,她只好悄悄來到工具房門口,環視四周無人后推了推大門,發現門沒有關,便小心地慢慢走了進去。

    進入工具房后,張雅丹發現屋內漆黑一團。正想尋找開關開燈,一只毛茸茸的大手從黑暗中伸出來抓住了她的細腕,惡狠狠地用力一甩把她摔倒在水泥地板上,疼得她冒出冷汗。那只大手隨即把門關上并從里面反鎖,接著屋內的燈突然亮了。

    被摔倒在地上的張雅丹一回頭,只見一個丑陋粗壯的男人正獰笑著盯住她,貪婪的目光集中在她裙下因跌倒而露出的美臀和穿著深色絲襪的玉腿上。

    「你、原來是你!老王頭,你知不知道偷拍別人隱私進行脅迫是違法行為?」

    回首看清脅迫者相貌的張雅丹心中驚怒,她毫不示弱地盯著老王頭。張雅丹知道面對這種脅迫者不能表現出膽怯,越是怕就越會遭殃。一邊盯緊這個粗壯如牛的丑陋男子,她一邊想著對應之策。老王頭有些意外,他原本以為張雅丹在他面前會嚇得發抖,可這小女子的勇氣和膽量出乎他的意料。

    惡心地舔了舔舌頭,這老流氓獰笑著回答:「張小姐,你膽子不小,不愧是經常脫光衣服給人看的女模特。沒錯,就是老子,那張照片精彩吧?不過你那段在攝影室外自慰的鏡頭更精彩,就在這攝像機里,你想親眼欣賞一下嗎?」

    說著,老王頭晃了晃手里的一個小型攝像機,接著威脅道:「老子本打算把這些照片和鏡頭賣給色情雜志,卻沒那么做。因為你這樣漂亮的女模特前途無限,雖然眼下還不算大紅大紫,但麗人模特事務所很快會捧紅你。老子不想殺雞取卵,可以永遠不公開這些東西。不過有兩個要求,首先你走紅后要把每個月的一半收入匯進老子的銀行賬戶。怎么樣,這要求不過分吧?」

    聽到老王頭的勒索要求,張雅丹鄙視地看了他一眼,帶著怒氣反問:「如果只是錢,我可以給你。說吧,你的第二個要求是什么?」

    老王頭沒有立刻回答,充滿獸欲的目光色迷迷地打量著張雅丹的身體,然后淫笑道:「老子的第二個要求更簡單,從今天起,你就是老子的女人。你不是因為丈夫經常不回家很寂寞嗎?還饑渴到在公司的攝影室外自慰的地步,真是可憐啊!老子玩女人的功夫可是很棒的,跟著老子保證你今后不會再欲求不滿。」

    「住口!」

    張雅丹的臉上飛紅,發出一聲嬌斥:「你、你這流氓,簡直是禽獸!」

    「哈哈哈!罵的好,老子就是流氓、就是禽獸!」

    老王頭厚顏無恥地大笑著,眼中兇光大現,一邊逼近張雅丹一邊說道:「老子混黑道的時候,人稱兇暴性獸,就因為老子愛玩女人!張小姐,你是自己脫衣服,還是讓老子霸王硬上弓?」

    眼見對方步步逼近,張雅丹不由倒退幾步。她雖然學過女子防身術,可是粗壯如牛的老王頭顯然是個擅長打架的老流氓,正面交手吃虧的肯定是她。張雅丹竭力冷靜下來想了一下,突然出聲道:「別動粗,我自己脫。」

    老王頭停住腳步,臉上露出得意的笑容,他以為張雅丹屈服了。為使這禽獸放松警惕,張雅丹裝出羞怯的樣子在堆滿清潔工具的小屋內寬衣解帶。她剛脫下上衣和短裙,老王頭就開始發出野獸般的呼吸聲。只見她白璧無瑕的玲瓏嬌軀宛如美神維娜絲降臨人間,高聳的f罩杯美乳被包裹在特大號的白色繡花乳罩內,纖細的腰枝沒有一絲贅肉,和乳罩配套的白色繡花叁角內褲遮掩著她的神秘私處和渾圓小臀。而她身上那種清雅脫俗的氣質,更是尋常美女所不具備的。

    就在老王頭看得色魂飄飄的時候,脫得半裸的張雅丹突然從上衣口袋中迅速掏出一只噴霧罐,對準這老流氓的臉就是一按。罐中裝的是女性自衛專用的防身噴霧劑,雖沒有致命殺傷力,但噴到臉上也會鼻涕眼淚橫流,難過好一陣子。

    老王頭的臉上被噴個正著,他立刻閉上眼睛,但雙眼還是紅腫流淚,不由掩面嘶吼!張雅丹乘機操起墻邊的一根木柄拖把,對準這老流氓的腦袋便是一擊!

    只聽「咔啦!」

    一聲,拖把折斷了,老王頭粗壯如牛的身子晃了一下到在地上。

    張雅丹緊張地喘著氣,她總算放倒了這老流氓。可是,正當她彎下腰去撿從老王頭手中滑落在地的小型攝像機時,這頭兇殘的性獸猛地睜開眼睛,在狂吼聲中重重地揮出一巴掌摑在張雅丹的臉上,把她打得嘴角流血,幾乎當場昏迷過去。

    老王頭痛得兇性大現,右手掐住張雅丹白皙的細頸,咒罵道:「臭婊子!你還敢反抗!老子干脆強奸了你!」

    說完,伸手便來撕扯她的乳罩和內褲,張雅丹雙手拼命反抗,堅決不讓這個臭男人脫下自己最后的遮羞布!

    見脫不下美人的乳罩和內褲,這頭狂暴性獸的兇性大起,右手竟惡狠狠地掐住她的脖子,左手向她的胸部和小腹打去,想逼其就犯,來個霸王硬上弓!張雅丹只覺得眼前金星亂冒、呼吸困難,白嫩細長的美頸都要被掐斷了,連掙扎呼救的聲音都喊不出來,心中又氣又急,淚流滿面,只能在心里呼喊:" 老公,你為什么還不來!你到底在哪里?你真得寧愿和任敏在一起,都不管你的妻子了嗎?

    老公,求求你,快來救我!"這情景,讓暗中監視老王頭行動的黃丸雄再也無法忍耐了。原本,黃丸雄的計劃是利用老王頭脅迫張雅丹的事來個「英雄救美」,以此進一步促進張雅丹對他的信任和愛慕,同時也想看看這美人是不是傳說中的貞潔烈女,畢竟那天他雖然奸淫過張雅丹一次,她的床上表現另其滿意之極,但那是在唐娜給張雅丹下了烈性春藥的情況下。他沒想到張雅丹竟如此堅貞不屈、也沒想到老王頭會如此兇暴瘋狂。他要是再不采取行動,這個美人就要被老王頭奸淫了!

    今天,從老王頭發出脅迫信到張雅丹來工具房單身赴約,黃丸雄都一步不漏地緊盯著。此刻的他正悄悄躲在僻靜的工具房小窗邊,里面發生的事前前后后都被他盡收眼底。在張雅丹勇敢機智地打倒老王頭的時候,黃丸雄雖然對自己可能沒機會救美而有些失望,但心中更多的是欽佩和喜愛。

    此外,黃丸雄也很慶幸──還好自己以前沒有靠暴力脅迫威逼張雅丹就范,如果他也采取像老王頭這樣的行動,那么只會引起張雅丹的極度反感和強烈反抗。
11选5投注中奖对照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