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中文網 > 欲望紅杏(1--第2部41章) > 第56部分
    更讓張雅丹感到恐懼的是,自己的身體逐漸被欲望控制,不由自主的扭轉迎合男人的撫摸,腦里殘存的理智正在被性愛的快感吞噬!

    黃總雙手撫摸著張雅丹這一對白嫩的大乳房,柔軟滑膩而有彈性,他玩過這么多女人,包括剛玩到的李東的妻子陳玉婷都沒這么棒的大奶子,他用力地搓啊!

    捏啊!直把張雅丹白花花的一雙大奶子揉得隱隱泛紅。黃總張口含住張雅丹的一只乳房,像嬰兒哺乳般用力吮吸著。「媽的……太過癮了……」

    黃總含糊地叫著,將張雅丹彈性十足的大奶子吸得「噗……噗……」

    作響,他雖然閱女無數,但就是被他奸淫玩弄的大美女人妻陳玉婷也與張雅丹有不少差距,像她這般高貴豐滿漂亮迷人的絕色人妻,實為他生平前所未見,如今卻可以肆意享用張雅丹的大奶,不由興奮得無以復加。

    張雅丹的心縮成一團,可是身體軟軟無力,便連眼睛都只能迷離地半睜開著,她想大聲斥責,可叫出的聲音倒成了一劑春藥,刺激的身上的男人一雙手覆上她那碩大肥美的乳峰,肆無忌憚的揉捏按壓,張雅丹渾身顫動,身上敏感部位讓別的男人撫摸,讓她不自禁的生出一股恥辱感,但同時又扭動嬌軀迎合這個男人的撫弄。她為自己的淫蕩感到羞恥,清淚奪眶而出,有心推開身上之人,雙手卻是軟綿綿的搭在男人身上張雅丹意識里仿佛有兩種聲音在斗法:「嗯,看來真是喝多了,凈做夢。對,這是一個夢,老公啊,你啥時候回來啊,我在夢里都想著你的愛撫。」

    「睡吧,睡吧,別胡思亂想!明天老公就回來了,就可以體驗欲仙欲死的滋' 味了。」

    她喃喃地說道: 「嗯,老公,你終于回來了,我好想你啊,看你瘋狂的樣子,相比這些天也憋得慌了吧。嗯,老公,輕點,別把奶頭咬掉了,以后我還要伺候你呢。」

    「我現在就是你的男人,你不讓我玩嗎?」

    黃丸雄的聲音在耳邊響起,但張雅丹還以為是田剛的聲音,讓她輕松不少,她嗔道:「對不起,老公,我不知道是你,你回來怎么也不提前說。嗯,你慢點脫,別把絲襪扯破了。」

    這時男人的身子又壓了上來,比田剛強壯結實得多的身子和他氣喘吁吁的聲音開始讓她知道這是另一個男人,她努力睜大眼睛想看清楚這個男人到底是誰,可是眼前卻只有男人模糊的身影,始終看不真切,只覺得這個男人很像黃總。難道是日有所思,夜有所夢嗎,怎么每天晚上都幻想和黃丸雄這個色狼上床?

    隨著絲襪的脫體離去,張雅丹更是完全一絲不掛的躺在床上,雙腿被男人大大分開,她美倫美奐的私處徹底暴露在男人面前。胯下的男人迫不及待的撥開陰唇,在陰道里挖掘,欲火正在這里被點燃,霎時淹沒了張雅丹的理智,她不再去想這個到底是黃丸雄還是田剛,她現在只需要男人的安慰,她身體顫動著,雙腿時松時緊,男人的手指在陰道里攪動,張雅丹體內泥濘不堪的愛液在他的摳挖中涌出,完全滋潤了的小穴更適合于手指穿梭,引誘男人擺弄各種手法去觸碰極為濕滑的陰道里面每個角落。

    這時,張雅丹感到一條靈活的舌頭在撥弄陰蒂,前所未有的快感讓她的身體幾近痙攣,她情不自禁的主動張開的更大,讓舌頭從陰蒂到陰唇再到陰道里來回舔掃,電視劇av劇中淫靡的一幕就發生在自己身上,她才明白為何女優總會張開!陰唇乞求男優的舔弄;當男人的嘴唇再次抿住她的陰唇到嘴里品嘗輕咬時,從男人口腔里噴出的熱氣直往她陰道里灌,她潔白的胴體因為情欲而變得緋紅,她沉積多日的肉欲終于得到宣泄,淫水不住外流,她興奮地低轉呻吟,渴望男人更進一步的行動,畢竟手和嘴帶給她的只是表面的快感,而她真正需要的自然是來自大肉棒的插入!

    這時張雅丹已經情不自禁地主動抬起屁股,肥大渾圓的雪白屁股向上翹起,黃總的手摸上去便如摸著綢緞一般光滑細膩,雙手用力抓揉,舌頭在屁股上面舔吻,順而向下,張雅丹立時就如同被電擊中一樣,酸癢遍布全身,腦里不期掠過男優幫女優舔陰吻肛的畫面時,女優如癡如醉的樣子,心中半是好奇半是期待男人的舌頭也能來到陰戶處,肛門中,可是黃總偏偏只在這兩處外緣打轉,惹得她好是不爽,奈何又羞于出口。

    可這時她又能做什么,再不情愿她也只能張開雙腿,屁股不住抬起迎合男人嘴巴的吮吸,雙手揉捏自己的一對毫乳,臉上露出饑渴難耐的嬌美表情,仿佛唱詞一根大肉棒快點插進來,田剛俊朗的面容在她面前浮現,仿佛在對她說:「雅丹,你不是說過你的身體只能屬于我一個人嗎,你的陰道也只能容我一個人通過。」

    張雅丹一個激靈,迷糊中的她已經分不清這是老公還是黃丸雄,她喃聲對黃總嗔道:「老公,對不起,這是非我所愿,可是,你到底在哪里,你為什么不來救我?」

    黃總此時也忍不住了,他把張雅丹一雙修長的雪白大腿扛到肩上,一邊撫摸著光滑潔白的大腿,一邊用手把著粗大無比的陰莖頂向絕色人妻柔軟的緊小陰唇。

    激情中,一根巨大無比的肉棒已經抵在洞口外邊,分開陰唇向陰洞用力向里面挺進,可是那巨大無比的堅硬肉棒抵在洞口企圖向里面鉆的時候,一個聲音終于響起:「張雅丹,他不是你丈夫!你丈夫的活兒絕對沒有這么粗大!」

    張雅丹此時已經真切感到這個男人不是田剛,田剛的肉棒遠沒有現在這根那么粗壯,就在它往里面鉆的過程,張雅丹分明感受到陰道被擴張所帶來的劇痛,甚至可與她第一次被破處時相媲美!

    迷糊中張雅丹怒力仰起頭去看正項著自己下體的那根巨物,她終于看清楚了,那是一根根足有三十公分長的巨大無比的大肉棒啊!她頓時有一些清醒:「不對,這個男人不是老公,是黃丸雄,老公絕對沒有這么大的活兒,好可怕啊。

    張雅丹想這難道真是黃丸雄嗎?他為什么會跑到這里,難道……張雅丹突然有點明白了,她上當了,這也許是黃丸雄的陰謀,他從一開始就想著讓自己喝醉,好讓他奸淫自己肉體的陰謀得逞;可平時觀他言行舉止,這個又不像他的為人啊!

    她用盡最后一絲力氣推開黃丸雄,又羞又怒的她大叫著:" 黃丸雄,你這個畜生,快走開,我的身體只屬于我老公一個人。"黃總得意的笑道:" 張雅丹,我是黃丸雄,我現在才是你的老公" ,說完雙手用力搓揉絕色人妻的一對怒聳肥乳,將雙乳用力擠壓在一起。張雅丹已經確認這個男人確實是黃總,但她現大已經欲火如焚,她絕望的閉上雙目,滿腦之盡是五個字:「對不起,老公!」

    她知道今天絕對難以幸免,只好嬌聲求饒道:「黃總,別再這樣下去了,你就玩我的乳房吧,別碰我其它地方!」

    但張雅丹絕望的感受到男人正在離開乳房,手掌和嘴唇依次向上撫摸親吻,嘴里不斷發出贊嘆聲,但是是在贊嘆皮膚的滑膩還是柔軟就不得而知了。吻倒人妻的臉頰邊,呼著酒氣的大嘴滑到張雅丹的唇上……看到他的嘴唇在蠕動,張雅丹知道了黃總想做什么,但還沒等她去想該怎么辦,黃總已經用左手按著張雅丹的后腦,嘴一下壓在她嬌艷紅潤的櫻唇上。張雅丹下意識的緊咬潔白細碎整齊的牙齒不讓他的舌頭進入口腔,鼻息里發出" 嗚嗚" 的呻吟聲,雙手輕捶著黃總的后背。

    黃總的舌頭很有力量,試圖撬開張雅丹皓齒,進攻與抵抗持續了超過半分鐘,張雅丹的心理防線開始松動了―――他的大龜頭還插在張雅丹的陰道內,雖然是強吻,但既然就快被他徹底強奸了,被他親吻是遲早的事……張雅丹終于慢慢張開了小嘴。就象堤壩,只要有一絲的裂縫,就擋不住洪水,張雅丹的小嘴剛一松動,男人的舌頭已經全部伸入了張雅丹的嘴里。

    這是張雅丹第一次和老公以外的人接吻,張雅丹惶惶地把舌頭蜷縮起來,躲避著黃總的入侵,但就這么一點點空間,無論怎么閃躲,也免不了舌尖的相觸。

    兩人的眼睛相距不到五公分,張雅丹看到了男人眼睛里燃燒著的熾熱火焰,她的心象被一只巨手緊緊攥住,窒息得讓張雅丹眩暈。

    這時黃總火熱的唇終于完全占有了張雅丹的唇,輕薄的舌頭撬開張雅丹禁閉的貝齒,和張雅丹的舌頭糾纏在一起,不斷吮吸她的香液,火熱的吻讓張雅丹喘不過氣來。

    為了不被那火焰灼傷,張雅丹那如幽潭般深邃的雙眸慢慢地閉上了,長長的睫長在輕輕地顫抖。張雅丹慢慢的伸直蜷曲的舌頭任黃總含著香舌狂吮狂吸――――即然逃避不能改變什么,就不再逃避,接下來還要被他強奸,成為他的女人,這僅僅是開始。

    手上的捶打慢慢停了下來,夾緊的密洞口慢慢松開……

    唐娜的進口春藥真是厲害,它能讓女人清楚地知道自己是在被強奸,卻又欲罷不能。

    黃總借再次提起張雅丹的雙腿,握住那早已流出" 口水" 的巨大陽具,強行用那巨大的龜頭頂開她的兩瓣如同處女般鮮嫩的陰唇,在唇縫間摩擦著,讓大龜頭充分沾粘那滑膩的淫液,試圖將大龜頭探進她的小穴里!

    " ……嗯……啊……不要!" 感覺到老板無比巨大的龜頭象小拳頭一樣撐開自己嬌小的兩片陰唇,如同處女被開苞的脹痛感襲向全身,這次他來真的了!

    張雅丹哭了出來,雙手用力捶打老板結實的胸膛,可憐地呼喊著:" 不要……黃總……你這是強奸……求求你……不要……黃總……我不能對不起田剛!

    " 可是她的求饒沒能喚來她老板的憐惜,他的大龜頭已經強行頂住人妻的陰門,正漸漸進入她的陰道,她感覺陰道被大龜頭頂得好漲好難過,陰道內又是空虛又是麻癢!

    陰門被大龜頭迫開了,她看不到他的肉棒,但感覺真得太雄偉了,大龜頭象一個拳頭一樣!

    啊,不好!她的陰道被他頂開!黃丸雄的大龜頭已經頂進來了!

    " 呃!" 絕色人妻的嘴巴變成" o" 形,發出一聲難過地高呼。

    幸好張雅丹的少婦肉洞比一般女子要緊密得多,老板龜頭這一進入,只進入小穴1寸多就立即被陰壁嫩肉夾得緊緊的,再也頂不動了,她還沒有失身!

    張雅丹那千嬌百媚火熱燙人的肉唇緊緊箍夾住肉棒的大龜頭冠部,大龜頭的每一寸都被嬌軟嫩滑的陰唇和火熱濕濡的粘膜嫩肉緊緊地纏夾緊箍在那依然幽暗深遽的嬌小肉穴內。大龜頭被那一層柔嫩的肉洞緊蜜的包夾住,肉洞中似乎還有一股莫名的吸力,收縮吸吮著他大龜頭上的肉冠。她猛地瞪大了黑亮得如寶石般的雙眼,目光如受傷的小鹿,滿是驚惶,我預感整個小穴都要失守,一絲絕望涌向心頭:" 就要被黃總強奸了……怎么辦啊……" 她急忙墊起腳尖,想讓他的大龜頭從陰道內出來一點點……

    可是老板的雙手托住她的粉臀,屁股隨著她腿尖的墊高向上挺起,這樣一來大龜頭始終未能脫離她的陰道,反而更進入了一點……還好她的陰道內部十分窄小緊密,而她也感覺到黃總的陽具過于粗大了,象一下木樁一樣,而自己的小穴又太緊,盡管張雅丹的兩片如同處女的陰唇已經被他的大龜頭硬生生地大大地分開,但此時無論黃總再怎么用力插他,再怎么用力向里鉆,他的大龜頭進到此外就再也不能繼續前進,兩人的生殖器就這樣硬硬的緊頂在一起,彼此僵持著!張雅丹感覺自己一絲不掛的嬌軀被他的大肉棒頂了起來,他的大肉棒完全支撐著自己的重量,太可怕了!

    張雅丹被眼前既將被人強暴的事實驚呆了,她雖然吃過春藥后已是欲擺不能,但心中仍然羞愧萬分,萬分的后悔同意和他進餐,同意和他喝該死的紅酒,同意讓唐娜離去,主動與這個性能力和性欲都超強的大色狼單獨在一起……

    " 不要……求你不要……" 她絕望地用雙手無力地捶打男人結實的肩膀……同時收縮陰門夾緊大龜頭,決不能讓他再進來了!否則就真的失身于黃丸雄了!

    我怎么向老公交待啊!

    黃總把雙唇緊縮成" o" 形,再次探入張雅丹嘴中含住張雅丹的香舌,吮吸入自己口中。張雅丹下意識地回縮舌頭,想把舌頭從黃總嘴里撥了出來,但很快又再一次被吸住,力量比前一次更大。

    也許因為緊張,也許是嘴被堵著,張雅丹感到呼吸不暢,張雅丹的身體緊靠在黃總的身上,他長滿胸毛的胸膛緊貼著張雅丹豐滿的赤裸雙乳,更壓得張雅丹胸悶得慌,而張雅丹的雙腿仍被他提在腰間,插在張雅丹陰道內約一寸處的大龜頭始終硬硬地頂著張雅丹緊為狹窄的穴腔并支撐著張雅丹的嬌軀。張雅丹感到黃總不斷在用全力想強插起來,卻因為張雅丹穴的太緊小始終未能得逞!也正因為這樣,張雅丹的小穴深處又是空虛又是麻癢,難過得張雅丹幾乎控制不住情欲的折磨,幾次差一點就主動把陰道向前猛挺讓他那巨大的肉棒插入空虛之極的小穴深處。可是這樣一來,張雅丹的身小就被老公以外的男人占有了!張雅丹輕輕嗚咽著,下體不斷輕輕抽搐著,雙眸雖依然閉著,但睫毛顫得更厲害了,眼皮下的眼珠快速的滾動,張雅丹的心亂成一團。張雅丹知道此時自己根本無法抵抗黃丸雄的強奸,不過還好,小穴的緊小保全了她,盡管他一直在努力實施暴行,卻始終沒有能把他那巨大陽具的強行插入絕色人妻無比嬌小的小穴中。正在行動的男人仿佛聽到張雅丹的抗議聲,努力向密道進發的三十公分長的巨大肉棒因穴道口的過于緊小而停滯下來,黃總很清楚,雖然張雅丹的小穴已經完全濕潤,但她還在怒力夾緊洞門不讓他插進來,如果此時強行插入,以自己那巨大無比的肉棒,一定會將這絕色人妻的陰道捅裂,黃總淫蕩地抬眼看著張雅丹,見兩排眼淚從她緊閉的眼眶中迸出,嘴唇噏動,聲音幾不可聞。他索性站起身來,將自己全身的衣服脫得精光。

    張雅丹迷糊地看到面前的黃總已經全身赤裸,健壯的肌肉在燈下泛著健康的光澤,下身怒漲的大肉棒直挺挺地昂起頭,幾乎貼到了小腹!

    碩大的龜頭從包皮中站了出來,中間的尿眼上滲出晶瑩的液體,泛起淫穢的光澤,黃總的大肉棒好大好長,比自己的老公強太多!

    在烏黑的陰毛中挺立的三十公分長的巨大肉棒就像一只長矛,因為看到獵物而興奮得一抖一抖的……

    張雅丹迷離的雙眼就這樣驚呆的看著泛著淫笑的黃總的大肉棒!

    「……黃總……你……你那家伙……怎么這么大!」

    絕色人妻已經支支吾吾地不知道說什。

    「……別叫我黃總,叫我阿雄,我喜歡你這樣叫我……」

    黃總揶揄地邊看著邊走到張雅丹身邊坐了下來說。

    同時黃總的手攀到她碩大的乳房上來,慢慢地輕柔的捏動……

    「……好舒服……」

    張雅丹內心不禁喊起來。

    「不……別……嗯……別……」

    她只有躲閃黃總的色手,可是被春藥迷亂的她是那樣的無力,反而像是在他身邊撒嬌。

    「叫我阿雄。」

    黃總邊追逐著躲閃的乳房邊在她耳邊說。

    「別……」

    她在努力地抗拒著掙扎著。

    「我要回家!」

    張雅丹拼盡僅有的氣力,猛然地從床上站起來。

    黃總詫異地看著她,彷佛對她有氣力擺脫他的糾纏而驚訝。

    「請你自重……我是有老公的人……」

    站在黃總面前,張雅丹暈暈地說,僅有的理智讓她發出正義的說辭。

    「我就喜歡你這種貞潔的人妻……來吧……今天晚上有的是時間……讓我好好玩玩你!」

    說完黃總立即撲了上來將全身沒有軟棉無力的張雅丹緊緊抱住,伏下身,一口叼住她左面的乳頭,同時左手攥住她的右乳,大力的揉捏著。

    「嗯……嗯……」

    從胸部傳來的快感讓張雅丹立即哼起來。

    黃總噙著她的乳頭,奮力地用舌頭撥弄她勃起的乳頭,牙齒還不時咬著她的乳頭,后而又將她的整個乳房大口的吸在嘴里,雖然黃總拚命的大口的吸食她的乳房,可是嫩嫩的乳房也只能有一少部分進入黃總的口中。黃總整個臉都幾乎埋在她的左乳中。

    她的右乳在黃總的揉捏中極度的變形,時而壓得扁平時而被揪得高高聳起,嬌嫩的乳頭還不時的被捏起……

    「啊……啊……太美了……太美了……」
11选5投注中奖对照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