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中文網 > 欲望紅杏(1--第2部41章) > 第54部分
    第二天,在" 麗人模特事務所" 的老板辦公室里,唐娜看到黃丸雄一幅垂頭喪氣的樣子,有好氣又好笑,快步走到他旁邊,嗔道:「怎么了這是,昨晚才玩了我小姨,怎么今天瞧你這個樣子跟個白癡一樣。」

    黃丸雄看見她如同看到救星一樣,連聲問道:「你問過張雅丹沒有,她怎么說?」

    唐楠看見他一見自己就問起張雅丹,小性子一上來,嘟著嘴巴說:「你沒有看見這些天我都忙嗎,要問你自己問去。」

    黃丸雄那還不明白唐娜是怪他這段日子冷落她,當下抱住她柔軟的身子,手掌撫摸她挺翹的臀部,熱唇在她臉蛋秀發嗅了又吻,湊到她耳邊問:「想要了?」

    唐娜面紅耳赤地「嗯」了一聲,黃丸雄的手不老實地攀上她飽滿的胸部,隔著襯衫揉捏她的雙乳,唐娜身子一軟靠在他懷里,黃丸雄還想進一步行動的時候,敲門聲響起,黃丸雄放開唐娜,坐回椅子,問道:「誰呀?」

    另一個私人女秘書張雅丹的聲音飄進來,說:「是我,林青云找您。」

    這聲音聽在黃丸雄的耳里。是依舊清脆,甜美,只是多了一份客氣少了一份親近,多了一點尊重少了一點溫柔。

    黃丸雄讓林青云進來坐下,張雅丹進來倒茶時明顯注意到林青云的目光一直在胸部和面部打轉,心中又是氣急又是害羞,匆匆忙倒完茶后就告退而出了,林青云貪婪的目光落在張雅丹行走時拋來甩去的那個肥大碩圓的屁股上,又順著屁股滑到張雅丹下身,因為張雅丹下身穿的是職業短裙,是以膝蓋下形狀優美的小腿露在外面,進入林青云眼中,直到張雅丹的倩影消失在掩上的大門外,林青云才回過神來訕訕笑問:「老兄,如此尤物,你已經搞到手了吧?」

    黃丸雄苦笑道:「八字都沒有一撇呢,慚愧啊,看來我玩女人的一世英名恐怕要栽在這個女人身上了。」

    林青云笑道:「黃兄啊,你可真是聰明一世,糊涂一時。像這樣的女人,雖然美艷,也只是玩玩而于,何必那么認真?」

    黃丸雄搖搖頭,抿一口茶,又聽林青云說道:「最近我潛心向學,又讓我領悟到一個真諦,所謂貞節如破竹,首節一破,余節皆破。嘿嘿,這其中的意思是說,女人就如同竹子,平時看起來三貞九烈,冷漠如冰。可是只要把她第一次給破了,以后還不是任你予取予求,」

    黃丸雄笑說:「林總,你這個破竹說的這是精彩,看來你還是沒有白跟著王老師啊,怎么樣,你也二個月了,上床了沒有?」

    原來林青云認識一個叫王冰清的深圳飛鴻職業技術學校老師,王冰清年約三十三,長得非常俏麗,雖然有個孩子,可身材絲毫不見走樣,依然的凹凸有致,豐腴動人,渾身散發著溫柔嫻靜的氣質,林青云一見,登時驚如天人后面聽說她老公工作在惠州,他們夫妻聚少離多,他欲望上來,馬上對王冰清采取行動,可剛開始卻是處處碰釘子,這些天都沒有聽到他的動靜 黃丸雄估計他失敗了,所以故意提起。本來想擠兌他,不料卻見林青云面露得意之色,說道:「你沒有看見我身子骨瘦了許多嗎,可都是讓她給榨干的,俗語說得好,三十如狼,四十如虎,我可沒有想到這個女人外表看起來文靜,說話慢條斯理的,發浪起來跟一只野豹子一樣,有時候我都難以滿足她。不過也難怪,她老公老不在,我只好辛苦一點啦。誒,這個世界,做好人總是要付出一點代價不過可別說,她脫掉衣服后,皮膚白嫩白嫩的,就是年輕女子恐怕也沒有多:少個人能比得上她。」

    黃丸雄說:「可喜可賀啊,看來林總的功力又更上一層樓。」

    林青云說:「嘿,這個征服別人老婆的感覺真爽!呵呵,自從被我捅第一次后,現在不曉得多乖,我想什么時候玩就什么時候玩,想怎么樣玩擠怎么樣玩,只怕她對他老公都沒有對我這么溫柔的。不過話說回來,一個女人玩久了,也會膩的。插來插去的也就三個洞。嘿,許兄,我有個想法,你跟洪局長商量下,什么時候我們換著伴玩,怎么樣?」。

    黃丸雄收起笑容,說:「等我先上了張雅丹再說吧,不過我玩過的女人,除非她甩我,我一般是不會讓別的男人碰的。」

    林青云一怔,趕忙轉換話題說:「呵呵,開玩笑,別介意。對了,你說陳行長已經同意貸款給我們,這個款什么時候到啊?」

    黃丸雄說:「這兩天吧,你那邊準備的怎么樣了?」

    林青云說:「萬事俱備,只欠東風了。」

    黃丸雄點頭,說:「那就好。」

    兩個人便坐著邊喝茶邊商量以后合作事宜。

    晚上,黃丸雄抱著唐娜香汗淋漓的胴體,性高潮后的殘余的紅暈還停留在她的俏臉,捏捏她飽滿的乳房,問:「滿足了嗎?寶貝?」

    唐娜依偎在他懷中,甜甜地應了一聲,黃丸雄又問:「這下總該告訴我張雅丹的事情了嗎?」

    唐娜把張雅丹的話說了,黃丸雄一時無語。' 唐娜說:「這下好了吧,誰讓你平時色瞇瞇的不是看她的胸部就是對她動手動腳的,她能不防備你嗎?」

    "   黃丸雄說:「我已經夠小心的了,生怕打草驚蛇。

    唐娜搖頭晃尾地說道:「有些東西就無論你怎么隱藏都不可避免的要露出初蛛絲馬跡。」

    黃丸雄心中煩燥,說道:「你就不能說點別的嗎?煩死了!」

    唐娜一怔,隨即叫道:「還不是你叫我說的,你煩什么啊。她不也是女人嗎,她身上有的我都有,你為什么偏就一定找她。」

    黃丸雄不說話,唐娜繼續說道:「你用腦想想,別人感情穩定,她老公雖沒你高大威猛,但很愛她老婆,現在事業又正盛。依我看不如學著林青云那套還來的直接有效。」

    黃丸雄心中一動,唐娜聲音轉溫柔說道:「雄,不要再想她了,好不好?咱們先結婚吧!」

    黃丸雄一臉不耐煩地丟下一句:「你煩不煩啊,我看上的女人一定要搞到手,這是你知道的。」

    唐娜說道:「你現在嫌我煩了!以前你不是這樣的,自從張雅丹來了以后,你就對我挑眉豎眼的,我知道她比我漂亮得多,身材更是火辣,你要真不想要我,直接跟我說就是,我不妨礙你們還不行嗎?

    黃丸雄只好陪著小心地說道:「你說的什么話啊,我玩她還要依靠你的幫助呢。難道我跟你這么久了,你都不明白我對漂亮女人的態度嗎,老是玩不上她,真是著急啊。實在不行干脆強奸她得了。就怕這女人抵死不從。」

    唐娜問:「你得到張雅丹的肉體之后,還愛我嗎?」

    黃丸雄點點頭道:" 放心吧寶貝,到時候我們三個一起玩3p,就像上次我們和陳玉婷那樣,玩個痛快。" 唐娜問:「反正張雅丹遲早是你的人,你也不要老是念念不忘她?」

    黃丸雄說:「得不到的才是最好的,我想操她只是想證明我的性能力足以征服她,并不是因為我愛她;而且我告訴你林青云還跟我打賭說我玩不到張雅丹呢,我不想在他面前丟面子,所以你一定要幫我。」

    唐娜說:「嗯,放心吧。我會幫你得到她的肉體的。」

    黃丸雄神情一振,說:「真的?你有辦法嗎?」

    唐娜說:「我雖有辦法,也得靠你努力啊。」

    黃丸雄連連點頭,說:「我一定努力,一定努力!只要能幫我得到她,我一切唯命是從。」

    「包括和我結婚?」

    唐娜問道。

    黃丸雄說:「你怎么老提結婚,難道你還怕嫁不出去嗎?」

    唐娜說:「你們男人就像一潭水,居無定所,而婚姻就像是一個瓶子,只有。把你裝到里面去,我才心安。我的辦法就是用春藥迷奸張雅丹!」

    黃丸雄猶豫道:" 我玩女人可很少用春藥。" 唐娜道:" 放心,我最近搞到一種全新的春藥,這種春藥與眾不同,它不會讓張雅丹昏迷不醒或迷失心智,只會讓她欲火焚身欲罷不能。也就是說,在你操她時,她的意識是完全清楚的,很清楚自己是在被誰操,但卻控制不了的迎合你并不停地叫床。我會幫你下這種春藥的。你現在應該先考慮得到她的肉體,以你的性能力,難道還怕她不欲死欲仙,一定能讓他的老公今后再也無法滿足她,從此成為你的胯下玩物。那個叫陳玉婷的大美女,不是一樣被你強奸后甘愿淪為你的玩物!" 黃丸雄大喜,說:「瞧你年紀小小的,從哪里知道的這個歪門斜道。」

    唐娜說道:「還不是被你教壞的。」

    黃丸雄聞言,腦子里不知道想到什么,嘆一口氣,看著唐娜的眼神逐漸變得溫柔和深情,將她抱在懷里,說道:「娜娜,我真的愛你,你對我這么好,任我經后玩女人,我一定會娶你的。」

    唐娜回應道:「我也愛你,我愿意為你做任何事情,包括……包括幫你玩任何女人!」

    張雅丹替田倩倩鋪好床回到房間,躺在床上,一會思念遠在天涯近個把月未曾謀面的丈夫,也不知道他現在有沒有想自己;又想起這段時間黃丸雄對自己已經漸趨冷淡,反而和唐娜關系有所親近,情不自禁地想到是不是自己多心了,全公司100多名漂亮女模特都與黃總上過床,或許他根本從來就沒有屬意自己,他對自己的所作所為只是出自上級對下屬的關心抑或朋友之間的關心。

    轉念想到明天是他的生日,他既已經發出邀請還是去吧,畢竟他老板。自己既然在這個公司工作,以后免不了還要相處,也不能過份冷淡了他,再說正好趁這個機會跟他冰釋前嫌,打定主意,多日愁緒似乎一掃而空,想到今日早上~ 黃丸雄邀請自己時一副心癢難耐的表情,她俏臉音容淺現,眼波橫流,心想今天是黃總的生日,全公司很多漂亮美女都會到場祝賀,突然生出與那些女孩子們一比高下的念頭來。

    " 我就不信我連公司那些庸脂欲粉都不如!干脆故意戲戲這個言語中瞧不起自己的老色狼,看他對自己的美貌會做出什么樣的反應!".心念至此,便特意換上了一套極為性感的晚禮服。

    人造亮絲地水紫色低背式連身晚裙,緊緊裹住她高翹、凹凸分明的胴體,展露出白晰玉嫩的肌膚。這種衣服使她暴露出大半的身體,而且,后背開的很低很低,一直開到腰部,腰部下有截拉鏈用來緊束著她肥凸的大屁股。這個拉煉還真的僅僅是用來做束腰用的……穿脫的時候根本用不著它。張雅丹看著鏡中極為性感的自己,感到十分滿意,心想這個老是瞧不起自己的老色狼,這次不知道會有什么反應。

    出乎張雅丹意料的是晚上只有她,黃丸雄,唐娜三人,并沒有其她女模特。

    黃丸雄看她一個人過來,穿著一套紫色大開胸晚禮服,高聳挺拔的大奶子大半露在外面,真是性感之極,不禁面露一絲淫笑,問道:「倩倩呢?」

    張雅丹說:「我以為你請了很多人,帶著侄女不方便,就先把她送回家了,怎就我們三個人?」

    唐娜說:「他本來是要叫人的,我嫌人多吵鬧,就讓他改日再請那些美女們,免得美女如云,讓黃總挑花了眼。今晚呀,就我們兩個人陪黃總。」

    黃丸雄擺出個無奈的表情說:「不介意我在家請你吧?」

    張雅丹還是第一次來黃丸雄家,稍稍掃幾眼,心中著實震撼,前面大廳寬敞華麗之至只在電視中豪門人家才能見到,而今身處其中,反倒讓她有種無所適從的感覺,她羨慕地說道:「當然不介意,在家里好啊,在外面哪里有家里舒適自然!要是我有這樣的房子,真幸福死了。」

    廳中早早擺好一桌飯菜,唐娜纖手拉過張雅丹向桌中走去,笑語殷殷的說道:「雅丹姐,這桌飯菜可都是黃總親手做的,據他所言平生都只為父母妻子才做呢,咱們今天可是有口福了。」

    張雅丹莞爾一笑暗想他會做菜還真是沒有想到,不過他也沒有破例,你唐娜可不就是他未來的妻子嗎?可是她也沒有說破,順著唐娜在椅子坐定,唐娜給黃丸雄和張雅丹倒滿一杯紅酒,笑對張雅丹說:「雅丹姐,這酒是黃總珍藏已久的寶貝,據說是這酒距今也有幾百年歷史了吧,你多喝點,別幫他省著。」

    張雅丹問:「你自己怎么不倒?」

    唐娜說:「我這些天身子不舒服,不能喝紅酒,只好以啤酒代之了。」

    張雅丹問:「平時你看你活蹦亂跳的,會有什么病,而且能喝啤酒不能喝紅~ 酒,太奇怪的病了。」

    唐娜說:「醫生的囑咐,沒辦法。來,別光顧著說話,先敬黃總一杯,祝他生日快樂。」

    在就餐的過程中,黃丸雄不時講些開心的事情和笑話,逗得張雅丹開心極了,漸漸放開了,盡管她很清楚這個玩過無數女人的老板一直在色迷迷地往她的胸部瞟,但她并沒有介意,這三個月來長期和他在一起,做他的私人秘書,她早已經習慣了他的這種眼神,只是從沒穿過這么暴露的衣服讓他這么近的面對面看自己的胸部。張雅丹心想:" 算了,看就看吧,美不是我的錯!今天是你的生日,就讓你欣賞一下我的美麗吧。" 一桌三人談笑甚歡,張雅丹才喝了三杯紅酒,突覺一陣眩暈,大驚之下心想' :「這是怎么了,平日四五杯下肚也還挺正常的。」

    黃丸雄也看出她的異常,知道唐娜的春藥起作用了,假裝關心的問道:「雅丹,怎么了?」

    張雅丹站起身說:「沒事,我去下洗手間。」

    黃丸雄讓唐娜帶她去,唐娜問:「雅丹姐,沒事吧?」

    張雅丹說:「這是紅酒嗎,怎么那么烈?」:唐娜說:「可能是百年老酒,它積淀的時間長以后,濃度會比普通的高。」

    張雅丹用清水沖下額頭后,嗔道:「哪你還一個勁的給我倒。」

    唐娜說:「我也不知道你不能喝,我看你都是酒到杯干,還怕你喝少了呢。」

    張雅丹說:「入口的時候,覺得它和平常喝的沒有區別,那曉得后勁那么大,嘿,你去陪黃總吧,別讓他一個人在那里晾著了。」

    唐娜說:「好。」

    張雅丹用冷水敷著臉一會,稍微覺得清醒后,這才回轉大廳,發現唐娜和黃總杯碰酒干,桌上兩瓶酒已近空空,唐娜看到張雅丹,說:「雅丹,來,咱倆喝一杯。」

    張雅丹連聲推拒,黃丸雄假意說:「今天這酒后勁也太打了吧,我都頭暈了。」
11选5投注中奖对照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