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中文網 > 欲望紅杏(1--第2部41章) > 第53部分
    每每憶及此處,她都由夢中驚醒,平撫跳動的心臟,冷靜燥動的心靈,暗自唾罵自己不要臉,她也弄不清為什么這段時間她的需求會如此旺盛,是看錄像的緣故呢還是因為唐娜時不時不經意的挑逗!

    好在這天,她終于聽到田剛明天要回來的消息,惹得她心中無時不歡天喜地,走路時高跟鞋踩得地上噔噔響,渾圓的臀部歡欣鼓舞的扭動,胸前那對豪乳顫抖著似在掙扎而出乞求愛憐,臉上的笑容便是綻放在春天的花朵嬌艷美麗恐怕都要為之失色!

    所以一聽到黃丸雄邀她和唐娜下午到海邊游玩并順便給她們拍照時,她不假思索地就答應了。

    今天的天氣很好,張雅丹心神又好,她特意戴了兩套衣服,一套絳色的短背心露肚上衣配白色的短裙,一套白色吊帶大開胸連衣裙,好讓黃總這個攝影大師在海邊多給她拍些好照片。

    黃總和張雅丹在沒有人煙的海邊盡情的玩啊,照啊,唐娜很知趣,遠遠的在一旁站著。張雅丹很開心,讓黃丸雄照了很多照片,她那秀麗美艷的容姿,令黃丸雄對她更加著迷。當她躲到巖石后面去換衣服時,黃丸雄更是狠不得沖上去將她強奸了,唐娜連連向黃總打手勢,要他沉著氣。

    拍完照后,張雅丹與黃總站在海邊,任由海浪溫柔地按摩雙腳。黃丸雄面對大海,只覺一股潛藏于心底的感覺油然而生,不自覺就吟道:「天下之水,莫大于海,萬川歸之,不知何時止而不盈。大海卻不驕傲,只說:吾在于天地之間,猶小石小木之在大山。' 莊子真是了不起,胸襟如此博大」張雅丹臉上掠過一絲奇異之色,說:「你倒是能觸景生情。」

    黃丸雄笑說:「見笑了,我每次看到大海,總不由想起《莊子秋水篇》里的這句真言。」

    張雅丹微笑著蹲下身,雙手撥弄海水,問道:「還看不出一向花心的你有這么高雅的愛」黃丸雄說:「你也太抬舉我了。實話告訴你,這句話是我從《倚天屠龍記》中看到的。 張雅丹說:「是金庸寫的張無忌那本嗎?」

    黃丸雄說:「咦,你也知道?」

    張雅丹說:「我雖從沒有看過書,但還是看過電視劇啊,但是我從頭看到尾,也不曾見著誰說這句話啊,該不會是你編出來的吧?」;黃丸雄說:「呵,我哪有這個水平去改金大師的作品,我跟你說這句話前后可關系到一段風情浪漫的愛情啊,你不知道真是太可惜了,我個人覺得這是倚天屠龍記不可或缺的章節。」

    張雅丹一下感興趣了,問:「你快說給我聽啊。」

    黃丸雄看著蹲在地上玩水的張雅丹,忽然目光落在她因為蹲下而敞開的衣領中那一抹雪白的酥胸和微露在黑色乳罩外面的一角乳肉,心血猛然上涌,本來還想多看幾眼,但終于還是忍不住把頭側開,說道:「這句其實是張無忌的老娘殷素_ 素說的,然后張翠山接她的話說:是啊,' 夫千里之遠,不足以舉其大,千仞之高,不足以極其深。' 其時他們兩個人正當初識,甚至于分屬敵對陣營,正所謂。 ^是交面不交心,可卻因為這段對話,才讓他們第一次走進對方的心扉,及至才有了以后諸般的愛恨情仇,可以說倚天屠龍記的故事全因這段話才得以延續,可嘆編劇水平太低,竟沒把這個場景放諸屏幕。」

    '   張雅丹想一下,問:「這兩句說的是什么啊,有這么大效果?」

    黃丸雄說:「開始一句形容的是大海的寬大和深度,后一句則是贊揚大海的謙遜,這雖然是贊賞大海,實則是贊揚當時名震天下的張翠山的雅丹張三豐,是以張翠山才會對殷素素刮目相看。」

    張雅丹腦里驀地出現一副畫面:在一片蒼茫的大海邊上,一對情侶彼此相對,以詩會情,該是何等到的浪漫!可惜最后不得善終,可不正如眼前之人一樣,他那么深切地愛著對方,她卻先他而去,心念至此,抬眼瞥了黃丸雄一眼,見他面對大海,一副若有所思的樣子,比自己老公高大得多的身軀宛若蒙上一層憂郁,讓她心弦為之一動,情不由己地有一種沖動,想去真正了解這個男人的內心世界,這個玩女人經驗豐富之極的男人的感情是否真如大海一樣深不見底!

    可隨即又轉頭把諸多雜念拋到空氣中,暗想啐道:「我是不是染上憂郁癥了?怎么一下如此多愁善感起來了,他的感情跟我有什么關系,更何況他什么女人沒玩過,怎么會在意我。」

    這么一想,臉蛋露出笑意,說:「行了,你別在這撫今追昔了,故事再美,終究只是虛幻。」

    黃丸雄說:「你想必是被你丈夫當寶貝似的捧著拱著,又怎么會理解我們失意人的痛苦。」

    張雅丹蹲在地上,笑著說:「你還失意啊,誰叫你只知道玩女人,不知道珍惜女人,像你這樣也只能怪你咎由自取。」

    黃丸雄說:「我也想啊,只可惜圍繞在我旁邊的盡是一些庸脂俗粉,你總不能讓我屈就吧。」

    張雅丹白他一眼,說:「剛剛還以為你真如大海一樣變得謙虛了,沒想到是白高興一場。」

    黃丸雄說:「這個世界本來說的跟做的就不一樣,倘若每個人都和你一樣,地球都成圣土了。」!張雅丹笑道:「你太過獎了,我也只是依著本分做事而于。」

    " 黃丸雄說:「你這么說讓我很傷心,難道我和自愿跟我上床的女人好,就不本份嗎,你不給我個解釋,小心我炒你魷魚。」

    張雅丹站起身,把被風吹散的秀發擼到耳后,說道:「哎喲,拿官架子壓人啦。好吧,瞧在工作的份上,我就給你下個評語,如何?」

    黃丸雄忙道:「快說,我洗耳恭聽呢。」

    說著,身子屈蹲,手掬著水,撫擦幾下耳朵,逗得張雅丹莞爾一笑,理好思路,說道:「你這個人啊,事業上很成功,只不過你在女人方面太花心,身邊的美女一抓一大把,而且老是喜歡裝神弄鬼,言不由衷。」

    黃丸雄說:「就這么點?」

    張雅丹說:「現在只有這么點啦。」

    黃丸雄說:「沒關系,我一定努力,讓你發現我的更多優點。」

    張雅慶斜瞥他一眼,說:「讓我知道有啥用,你得在你看上的美女面前表現才行。」

    黃丸雄腦血一涌,險險將「你就是我看上的美女!」

    喊出,這時,一直陪同唐娜在遠處玩耍的田倩倩喊道:「舅媽,過來啊。」

    張雅丹聞言,臉帶歉意地對黃丸雄說:「我侄女叫我,我過去一下。」。

    黃丸雄看她裊娜多姿的背影,被風吹動的秀發,心思只覺如大海波浪一樣高低起伏,難以言明的淫欲涌上心頭,下體大肉棒不停地擅動,心想:「張雅丹,倘若不是林青云那天的提醒,老子害怕弄巧成拙,我真想現在就強奸了你,讓你償償和我上床那欲死欲仙的滋味。」

    張雅丹當然不知道他心中所想的淫蕩場面,她的心思已經飛到明天,拴在田剛的身上了。

    第二天下午,急匆匆地她趕到家中,看到田倩倩和田剛在床上嘻嘻哈哈玩笑時,一向穩重的她也禁不住魚躍上床,雙手摟住田剛腰部,粉臉緊貼在他背上,傾聽他有節奏的心跳,嗅吻他那充滿男人味的氣息,一種釋然的感覺洋溢胸中,但覺:這些日子來的思念煎熬現在都得到了最好的回報!

    一家三口躺在床上唧唧喳喳地說上一陣后,一解別來相思之苦后,田剛才說道:「好了,咱們去吃飯吧。」

    張雅丹稍理儀容后,跟在田剛和田倩倩后邊走,突然發現田剛并不向平時那家_ 飯館方向走,心中好奇地問道:「你這是要帶你侄女到哪里吃?」

    田剛說:「今天我買單,請你們吃頓好的。」

    張雅丹看他直接就向一家燕翅鮑滿樓里面走,這家飯店外邊停的無不是名貴轎車,進出無不是巨商大賈,貴婦嬌娃,雖然她沒進去吃過,但也可猜得出其中的消費非是他們所能承受,當下有點忐忑不安地拉住田剛的衣袖,悄聲問:「這挺貴的吧?咱們不如換個地兒吧。」

    + 田剛笑道:「放心吧,錢不夠,我就把自己押在里面,想你老公我這么帥,你還怕他們不接受嗎?」

    張雅丹見他滿面春風,田倩倩也是一副興高采烈的樣子,也就不作聲了。

    一頓飯吃下來,張雅丹回頭瞧著后面燈光華麗,人來人往的酒樓,心猶有余痛地說:「瞧,一個晚飯都把我半個月工資都吃去了。」

    田剛說:「我這樣辛苦賺錢,可不都是為了讓你享福嗎,你別這么多愁善感的,多掃興啊。」

    張雅丹白他一眼,嗔道:「現在是享福了,過幾天交不出按揭,你想過哪里的天橋睡著服沒?

    田剛說:「嘿嘿,黃總你不是每月都給了發兩萬的高薪水嘛,我們還愁經濟問題啊,再說,我舍得讓你這樣身嬌肉貴的老婆,還有我這活潑可愛的侄女淪落街頭嗎?你也太小瞧你老公了吧?」

    張雅丹眼珠子轉了轉,問:「怎么,莫非是你升官提工資了?」

    田剛說:「可不正是,要不,我敢這么消費嗎,不怕你把我休了啊?」

    張雅丹大發嬌嗔:「死人,在電話問你,你倒是保密得很啊。」

    說完,原先挽著他手臂的小手捏住他肋部,田剛痛得直咧嘴,連聲說:「你能不能講點道理,你給我電話的時候,我還在珠海,我也是回到公司后才聽老板說的,要我怎么說張雅丹松開手,嫣然一笑,說:「這還差不多!」

    夫妻今番重逢,張雅丹和田剛連哄帶騙將小侄女田倩倩請到外廳去睡,兩人在房中剛要共效魚水之歡,抵死纏綿,突然田剛的手機鈴聲響起,張雅丹正欲火高升,咕噥道:" 誰呀,這么晚了還來電話。"田剛的手一顫:" 電話是任敏打來的。" 張雅丹見他愣著也不不接電話,問道:" 你倒是接啊,吵死人了。" 田剛只好接電話問:" 小姐,什么事情啊?"任敏叫道:" 你在看球賽嗎?" 田剛沒好氣地說道:" 這么晚了,看什么球賽啊。"任敏說:" 今晚ac米蘭跟羅馬隊的比賽你沒看嗎?" 田剛說:" 我才剛搬進新房子,沒拉網線,看不了。" 任敏說:" 那你現在在做什么?"田剛說:" 這么晚了,我還能做什么?" 任敏連忙說道:" 對不起,打擾你了,那就先這樣吧,明天再談。對了,米蘭贏了!" 說完就把電話掛斷了,張雅丹問:" 又是任敏打來的?你們還真是有共同語言啊!

    " 田剛笑道:" 哪來這么大的醋意?"張雅丹杏眼圓睜,說:" 我是你老婆,你跟別的女人半夜三更通電話,我管不著嗎?" 田剛說:" 能,能。管得好,希望你在接下來的日子里,再接再勵!

    為我們的幸福做出貢獻。" 張雅丹賭氣地背過身去,惹得田剛少不了又是哄又是勸,一場小小風波這才平息,但這一晚,兩人沒有做愛。

    第13章 黃總的生日

    陷井相聚的日子再長也會覺得短暫,張雅丹覺得體內的欲望根本沒有任何消解,田剛第二天又再次接受任務出差,這次去的更遠——海南。

    張雅丹大為不耐,連說升了官反而在一起的日子少了,但她也只能接受,只,是這回對著更空曠的房子,更濃郁的思緒在她心中蔓延,自己不到27歲,但有時候對著鏡子甚至覺得自己皺紋多了,對著天花板,心想以前看到書上描寫那些深閨怨婦是如何的自怨自艾,還以為她們真是無病呻吟,為賦詩詞強裝愁,可現在親自體驗才曉得愛人不在身邊的日子該是多么難熬,電話的聯系再頻繁,情話說的再甜蜜也抵擋不住思念的的侵襲,分離的煎熬,或者說思念就如隔靴搔癢,越搔越癢的厲害,再加上老公在床上的本事太過差勁,令年輕她更加渴望男人性愛的滋潤。

    長長的嘆了口氣,張雅丹腦海里突地又蹦出黃丸雄的影子,原本抑郁的俏臉不自覺就綻放出一絲笑容,想到黃總貴為大公司老總,有錢有勢,又玩過無數女人,卻對她另眼相看,從無半分架子,終日嬉皮笑臉不正經地,任自己嬉戲嗔罵。

    又想起今天自己偶然和他說起去珠海的路上有一塊石頭,上面刻著一個" 土" 字,他卻說是一個" 士" 字,兩個人爭執不下,最后打賭誰輸誰請吃飯,原來還以為只是一場玩笑,不想到了下午,忽然接到他的電話,說他現在就在石頭上面確實刻著" 土" 字,自己還不相信他真的跑到那里,結果他竟然把那塊大石頭裝在車上運了回來,想起他要公司男員工下去搬石頭時候,男員工驚詫的表情,還有黃丸雄請自己吃飯時候的那股郁悶勁,她到現在還感到好笑。

    正自沉迷深思,忽然一對火熱的目光讓她渾身一抖:" 他……該不會……想我和上床……想到這里,進而想到與黃丸雄相處時候他的手不時觸摸自己的手部或者肩膀甚至胸部,難道真是無意?可是這些日子分明自己老是浮現出他的音容笑貌,甚至手淫也以他為幻想對象……想到這,她感覺下體又濕了,自己這是怎么了,一想到他就想手淫,她芳心迷亂,被子掩住頭,手又禁不住向下體摸去。

    黃丸雄這幾日看到張雅丹就象變了個人似的,對自己不再是一副笑臉相迎反而是一個冷若冰霜對自己的搭訕也一副愛理不理的樣子,心底下暗覺奇怪和沮喪,他想得到張雅丹的肉體已有很長一段時間,一直未能得逞,讓他有些沉不住氣了。

    于是他找到唐娜,說起這件事情,唐娜說:" 我也不清楚,她也沒有和我說過,會不會是你疑神疑鬼的。

    黃丸雄說:" 反正她這幾天對我是很冷淡,你幫我問問是怎么回事?" 唐娜答應下來了,黃丸雄說完這些話后,起身就要離開,唐楠拉住他說:" 留下來陪我嘛。" 黃丸雄說:" 好幾天沒玩你姨了,聽說他老公出差要回來了,我今晚再去和她打一炮,那個女人,也算得上是極品了。我們就改天吧。"唐娜嘟起嘴不情愿地放開他,目送他離去后,才回到屋里,思索片刻后撥通張雅丹的電話,問道:" 雅丹姐,睡了嗎啊?" 張雅丹說:" 在看電視呢,有什么事情嗎?" 唐娜說:" 雅丹姐,明天周末,要不要到海邊燒烤?" 張雅丹問:" 都有什么人去啊?" 唐娜說:" 就我跟你,倩倩和黃總。" 張雅丹猶豫一下,笑說:" 呵呵,你們去吧,我和倩倩就不去了。"   唐娜問:" 為啥?雅丹姐,大家一起玩放松放松,不也挺好的嗎?" 張雅丹不答反問:" 黃總答應和你結婚了嗎?" 唐娜說:" 沒什么進展,雅丹姐,你可要幫幫我。" 張雅丹說:" 我有個問題,你聽后可別笑話我?""唐娜說:" 瞧你說的,我什么時候笑話過你了。

    " 張雅丹小心措辭問道:" 你覺得黃總會不會……他是不是對我……有所企圖?

    " 唐娜一怔,隨即笑道:" 可能嗎?我天天在耳邊聽到的都是他詆毀你的聲音,我還罵他有眼無珠呢。" 張雅丹半信半疑的問道:" 他真是這么說我的?"唐娜說:" 丹姐,別不會是你想和他上床,試試他那天下少有的床上功夫吧,所以才這么想。" 張雅丹忙啐道:" 胡說八道,我怎么會和他……和他上床,他是你的床上良伴,正所謂君子不奪人所好嘛。" 唐娜說:" 唉,不過,我一個人可滿足不了他,怎么樣,明天一起去吧?" 張雅丹臉一紅,聽唐娜這意思,聽起來就象是要她們倆陪黃總玩3p,說道:" 小妮子,你這是說的什么話啊,真難聽。

    我絕對不去,明天我要好好休息一下,你們去吧,我就不當燈泡了。" 唐娜經過這段日子和她相處,也知道一旦她決定的事情就很難再改變了,也就不再勸她了,把她電話掛斷,才要跟黃丸雄匯報一下情況,不料黃丸雄的手機處于關機狀態,心中暗暗納悶,心想這家伙見到后自己小姨后肯定是要大干好幾個小時,電話都關了。

    果然此時黃丸雄正伏在洪文麗的胯下,扯住大陰唇向外拉扯,仔細觀賞洪文麗陰洞中千溝萬壑的粉紅肉壁,耳聽著洪文麗低沉急促的喘氣聲和呻吟聲,體驗著征服人妻的快感!

    黃丸雄手上翻來覆去的撥弄兩片褐色陰唇,瞧著蠕動的嫩肉,問道:" 洪局長,怎么你30出頭了,這里的顏色還是如此鮮艷,就像處女一樣,真實讓我垂涎欲滴,每天得空的時候,都是想念著你這里的美味。" 洪文麗害羞的身子稍微掙扎幾下,說道:" 我怎么知道?" 黃丸雄說:" 難道我們的行長勤于公務,冷落了你的小寶貝。"'洪文麗聽到他說起丈夫也不是一次兩次,但偏偏每次聽到都是從心理升起一種罪惡感和內疚感,可是都很快被肉欲的快感遮掩住,也知道他這么說是為了調情,更盼望著自己口中吐出迷醉的話語,淫穢的私語,有時候她也不知道怎么了,自己平時在別人面前都是雷厲風行的樣子,就是自己上級也對自己畏懼三分,更別說下屬了,因而自己才有外號:" 母老虎。" ,可是只要見著這個人,自己身為人妻的貞潔觀和作為女人的矜持感總會消失的一干二凈,只想著怎么樣才能討好他,怎么樣才能讓他更喜歡自己。或許前世是自己欠了他的吧。她這樣想到。

    洪文麗嬌媚的說道:" 如果不是他冷落,現在怎么會輪到你占我的便宜。"黃丸雄的手指慢慢深入陰道中,心理對這個的乖巧很是滿意,笑著說:" 我占你什么便宜了?" 洪文麗感受著黃丸雄的手指在體內旋轉,脆嫩敏感的陰壁不斷被刺激,身體就如被電流擊中在顫動,最后的一絲矜持徹底消失,訥訥的說道:"你說呢?你對!人家的身體摸來摸去的,這不就是占便宜?" 黃丸雄說道:" 就算我想占,也得你同意才行啊。而且好像今天是你叫我過來的,如果你不愿意就算了。" 說的時候,手指上的勁道松了一松,洪文麗以為他要抽身而去,雙腿一攏,將他的手指緊緊夾在濕潤燥熱的陰道里,吟聲說:" 不,我愿意。我愿意讓你玩,只要你開心,你想怎么樣都可以,別走,好嗎?" 黃丸雄得意的手指一屈,勾住陰壁向外拉扯,說:" 我不走,你瞧瞧,如此鮮:美嬌嫩的小穴等著我的安慰呢,我怎么舍得走。" 洪文麗低頭一看,只見陰洞里的嫩肉都被他手指拉的幾欲而出,上面已經被愛液弄的淫穢不堪,心頭欲望涌出,叫道:" 黃總,我要!

    " 黃丸雄抽出手指,笑吟吟的說道:" 還記得剛才我們看的那部片子中,女主角是怎么說,怎么做的嗎?" 洪文麗眼眶一下被秋水掩蓋,朝黃丸雄跑過一個媚眼,說道:" 就知道你要使壞!"   說完,上半身靠在被子上,下身前移,主動將陰唇分開,妖媚的說道:" 求你用大肉棒插進我的小淫穴吧。" 黃丸雄笑道:" 難得洪局長盛情,我就不客氣了。" 于是手持特大號肉棒抵著洞外摩擦幾下后,將碩大的肉棒刺進去,洪文麗只覺得狹窄的陰道被那巨大的肉棒脹滿,熱量不斷從大肉棒發出然后傳到身體各處,巨大肉棒進出陰道時候摩擦陰壁產生的麻癢讓她魂飛云霄,黃丸雄抽插中看到粗大無比的肉棒在張合陰唇中進出帶出一股股淫液,洪文麗在他撞擊下身體顫抖,乳房劇烈搖晃拋出一團團波浪,性欲讓皮膚泛紅,一張明麗的俏臉被情欲遮蓋而顯得萬千妖媚。

    黃丸雄亢奮中仿佛看見一張驚艷絕世但又哀怨無比的臉蛋,忽然這張臉蛋又變成張雅丹清麗絕世,容光照人的笑臉,可是洪文麗一浪高過一浪的呻吟尖叫也在讓他意識到在他大肉棒下輾轉承歡的是洪文麗,就在這似夢如幻中,一團更猛烈的欲火在他心中燃燒,瞬間她的力量陡增,洪文麗也被他這股突如其來的狠勁撞擊!得忘卻一切,四肢纏上這個男人身上,拼死相應。

    兩個多小時后,黃丸雄終于發泄完畢,洪文麗抱住黃丸雄,既似埋怨又似疼愛地撒嬌地說道:" 今天你怎么那么興奮,都讓人家小穴插疼了。" 黃丸雄看著懷中的形似小兒狀的婦人,疼愛之心油然而生,手掌撫上陰部,緩緩摩擦,溫柔地說道:" 我來給你按摩。" 洪文麗小手也握住他那三十公分長的巨大肉棒,笑道:" 怎么它好像沒有滿足哩。" 黃丸雄說:" 等下讓你的小穴再安慰一下它吧。

    " 洪文麗說:" 不成了,我里面可真有點疼呢。" ,黃丸雄說:" 前面疼,還有后面嘛,我可有段時間沒用你屁眼了吧?" 洪文麗低低應一聲,隨后身子就被翻過來,豐滿挺翹的屁股被黃丸雄抓在手里捏揉,不久,兩瓣臀肉就被分開,心知屁眼暴露在黃丸雄火熱的目光下,洪文麗害羞地扭動一下身軀,黃丸雄中指小心在屁眼旋轉向里插,說道:" 好像有點緊了陳行長可真不識風月,這么上等的好貨竟然棄之不用,真是暴殄天物啊。" 洪文麗只覺得緊湊的肛門直腸被手指擴張,一種又痛又酥的感覺讓她好是舒爽,呻吟地說道:" 那里有什么好玩的,臟死了。

    " 黃丸雄的手指在里面打轉,笑說:" 話不是這樣說,玩這里的目的不在于這里有多好玩,而在于感受那種征服的快感。想想一下,你身上三個洞都讓我插進去,任我遨游,其中的快感遠勝于肉體本身。" 洪文麗聽著他逐漸曖昧的話,心里快感越來越強,這時她已經感到黃丸雄的巨大肉棒抵在屁眼外面準備進入自己身上最后一個洞穴了,身子不由自主地抖動,說: "來吧,插進來吧,我是你的。" 黃丸雄用力將粗大無比的肉棒插進去體驗一下里邊的緊湊感后,這才抽動起來,手指在陰道里撥弄,看到洪文麗趴在床上,臀部高翹,細小的纖腰就要被折斷,說:" 嘿嘿,真爽啊!" 洪文麗這時已經被久違的快感征服,不再回答他的話,身子前后蠕動,屁眼吞吐肉棒,嘴里不知所謂尖叫,黃丸雄就在她的勾引下,經過一個多小時的奮戰,直到將人妻警官的肛門插紅腫了,才將精華射入她的直腸,兩個人又親熱一下后,這才互相告別回家……
11选5投注中奖对照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