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中文網 > 欲望紅杏(1--第2部41章) > 第44部分
    張雅丹滿口答應,說:「你的要求有什么?」

    黃總說:「只要是美女就行了,相貌方面,要比你漂亮,尤其不能像你這么胖。」

    張雅丹一陣發暈:「什么啊,我很差嗎?還有你別老把這個胖字掛在嘴邊行不行,你不覺得用這個字去形容一個女子是一件殘忍的事情嗎?」

    「你什么時候把身上的肥肉減掉,我就不說了,省得我每天看著心煩。」

    「切,你心煩跟我沒關系,有人喜歡就行了。」

    說完,眼睛里露出溫情的目光。

    黃總當然知道她說的這個人是她老公,心里一陣好笑,心想總有一天要叫你背夫與我上床的。說:「當心他不要你。肥胖女人,男人都得而誅之。」

    張雅丹一陣氣啞,正不知道如何反駁他的時候,手機響了,忙把手機從包里取出,接通電話,叫道:「老公。」。

    聲音既嬌又媚,顯然是故意的,聽得黃總也不禁怦然心動,看著張雅丹說話那股高興勁,臉上表現那股關切狀,臉上露出那股柔情勁,心里更起了一定要奸淫這個絕色人妻的強烈欲望,看到張雅丹掛了電話,他說:「怎么,你老公等下不回家吃飯,會不會是在外面約了哪個漂亮女生?」

    張雅丹瞪他一眼,嗔道:「你是看到我不爽,你就開心是不?」

    黃總說:「哪有,我這是以一個男人的身份告訴你,當一個男人開始不在家吃飯的時候,意味著他開始變心了,我這是提前告知你,提醒你。」

    「謝謝了。」

    張雅丹不得不佩服眼前這男人的狡辯功夫。

    「你老公有沒有我的十分之一帥?」

    黃總沉默半響突然問道。

    「沒有,比你差得遠,這下你心里平衡了吧。」

    張雅丹實在受不了這個自吹自擂的人。

    黃總說:「怪不得他只能找像你這樣一個嫁不出去的女人。」

    張雅丹徹底崩潰,要不是念在他是她的頂頭上司,恐怕她會忍不住踹他一腳!

    干脆只好閉嘴不說話,幸好此番目的已經到了,張雅丹說:「就在前面那個路口停吧。我走過去就好了。」

    黃總問:「既然你老公不回來吃飯,要不,你也別回去做飯了。我等你,一起去吃吧。」

    張雅丹狡黠地問道:「你請我吃飯,不會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目的吧?」

    黃總叫道:「像我這么老實的人你都信不過?」

    張雅丹說道:「你還老實,大色狼還差不多,經驗告訴我,老實人說老實話干缺德事。」

    黃總一楞,張雅丹已經下車,關上車門時,說句:「明天見。」

    人便裊娜而去,黃總看著她美妙的身子漸漸消失在視線里,嗅著車廂里留下的玉人的清香,不由面露笑容:「這個女人,玩起來,一定夠味!」

    第05章 道是無情卻有情

    田剛跟張雅丹通完電話后知道妻子已經成為黃丸雄的私人女秘書,他心中自然知道黃總是怎樣一個人,雖然深信妻子的為人,但仍然一副悵然若失的樣子。

    在他身邊站著一個女孩,這女孩臉蛋美麗,身材欣長,下身穿著牛仔短裙,露出一對圓潤,修長的小腿;上身穿著粉黃t恤,t恤就宛如一個高明的畫師,將她一對豐滿的乳房輪廓描繪地淋漓盡致:挺拔,渾圓,盡情地將t恤高高頂起。

    雖然這女孩比起自己的妻子張雅丹來仍有不小差距,但也算得上一個小美女了。只聽女孩說:「等一下,我爸就要下來了。」。

    這時,田剛的好友,陳玉婷的老公,「麗人模特事務所」的小職員李東走了過來,看到他們兩個,問道:「兩位帥哥,美女,在這里做什么啊,談情說愛也嫌公開了點吧?」

    田剛說:「在等車吃飯去。」

    李東叫道:「這樣啊,不用等了,我現在心情特好,送你們去吧,不收你們車費,請我吃個便飯就可以了。」

    女孩揚揚眉,問:「也可以,你的車在哪里啊?」

    李東用手指著一輛白色轎車,說:「那輛就是俺的車,酷吧?」

    女孩順著他的手勢看去,隨即叫道:「我呸,一輛破qq,有什么了不起的要請本小姐坐車,那至少也得是奧迪吧。」

    李東臉一紅,說:「我一片好意,你不能這樣打擊人吧。怎么說我也是愛國人士,支持國產貨。人家田剛都沒有,你怎么不說他?」

    「人家長得帥,怎么滴,不服你整容去。」

    李東看著微笑不語的田剛,說:「帥有什么了不起的,我是處男,好不好?」

    女孩一怔,然后捂著小腹笑得上氣不接下氣,說:「李東,你也就這點出息?什么不比,就比這點?你不是娶了個如花似玉的老婆陳玉婷嗎,還處男呢。不過現在處男可不值錢了。如果你能保持到死去的那刻不和你老婆那個,我也可以考慮給你立一個豐碑,怎么樣,有興趣嗎?」

    李東突然想到自己妻子陳玉婷已經紅杏出墻,苦著臉說:「拜託,我有這么慘嗎,好歹我人也長得挺帥,人也挺幽默。」

    這時,一個大腹便便,相貌堂堂的人走過來,女孩立馬飛撲過去,挽著他的手臂叫道:「爸爸。」

    田剛恭謹地叫道:「任總。」

    來人正是他公司總經理任華天,女孩是他的女兒,叫任敏,才剛剛從美國回來,現在公司上班。任華天疼愛的對任敏說:「你要去哪兒,我載你去。」

    任敏撒嬌地說:「我才還要你跟著呢,把車給我。」

    任華天說:「好吧,我帶你去。」

    于是父女倆手并手走向停車場,李東對田剛說:「陳帥哥,你可要把好心智,莫要做出對不起嫂子的事情啊。」

    田剛微笑說:「放心吧,我不會奪你所愛的。」

    李東說:「你別把我跟她扯到一塊,我對這種滿身是刺的女人不感興趣,一點都不懂得體貼。」

    田剛說:「那你對什么樣的女人感興趣?」

    李東說:「當然是溫柔可人,小鳥依人的那種啦,不過說也奇怪,任夫人如此嫻靜優雅的性子,怎么會生出這種刁蠻的丫頭?」

    正說著,一輛奔馳車停在兩個人前面,車窗拉下,露出一張美艷的小臉,說:「田剛,上來吧。李東,要不要坐下奔馳的感覺?」

    田剛上了車,李東訕笑道:「不用了,我無福消受。」

    待田剛扣好安全帶,任敏問:「你準備請我到哪里吃啊?」

    田剛說:「我也很少出來吃的,也不知道哪里好,你選地方吧。」

    任敏笑出來,說:「你很少出來吃,我也才回來不到一個星期呢,怎么會知道。算了,我也不忍心敲詐你,隨便找個地方湊合下吧。」

    于是,將車停在一家湘菜館前,兩個人進去點好菜,任敏笑吟吟地端詳著田剛,田剛被她看得臉紅心跳,手足失措,問:「我臉上有花嗎? 任敏說道:「像你這種男人現在很少了,我想要看看究竟你和別的男人有什么不同。」

    田剛笑問:「你說的這種男人,是在夸我呢還是在貶我?」

    任敏說:「當然是夸你了。你長得這么帥,工作又這么勤奮,還這么照顧家庭,我才到公司,就聽有人說,咱們公司有一個男人特驕傲,平時都不喜歡理人的,除了上班在公司,其它時間就在家里陪老婆。」

    田剛愕然,說:「我有吧?我只是不大喜歡出去玩,平時在公司也還好啊,感覺還是挺平易近人的。是哪個傢伙在說我的壞話。」

    任敏笑得身子晃來晃去,說:「我瞧著人家說得確實沒錯。我來公司一個星期,其它男生都請過我吃飯,唯獨你,還要我百般要求,你才愿意。嘿,你乖,是不是你老婆管得你比較緊啊?」

    田剛說:「哪有此事,她還嫌我古板,保守,平時都不出去玩呢。」

    任敏說:「不是吧?我覺得像你這樣挺好的啊,她真是身在福中不知福,我就喜歡穩重,誠實的男生。」

    田剛說:「同一種性格在不同的人眼里,評價竟差別如此大。」

    任敏說:「是啊,不同立場的人有不同的價值觀啊,審美觀自然就不一樣,就像有人罵意大利足球功利,保守,強調防守,破壞足球美,我倒是喜歡他們的足球風格。」

    田剛說:「你也喜歡看足球,倒真是讓我意外。」

    任敏說:「我是從高中開始喜歡的,一次偶然的機會看到內斯塔踢球的樣子,嘩,太帥了,一下就喜歡上意大利了。」

    田剛說:「你還喜歡內斯塔,品味果真與從不同,我認識的女孩子都喜歡貝克漢姆的。」

    任敏說:「哪你呢,喜歡哪支球隊?」

    田剛說:「我沒有特別的愛好,可能比較傾向于中國隊吧。」

    任敏一下叫道:「拜託,吃飯的時候別提中國足球隊,這點常識你都不懂嗎?」

    田剛笑說:「不提就不提,不過中國隊其實也比一砣屎來得好點吧?」

    正在吃菜的任敏嗆了一下,隨手打了田剛一下,嗔道:「看不出你這人挺壞的。」
11选5投注中奖对照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