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中文網 > 欲望紅杏(1--第2部41章) > 第4部分
    我一想,這全是為了我的要求,何必得罪朋友,咬了咬牙地點了點頭。

    很快,我們就接好了,田剛可真是高手,安裝的是無線藍牙設備,坐在他家中就可以看到我家里的一切。

    「接下來,就要給機會讓你妻子「引狼入室」,然后再……不過玉婷不是蠢女人,看來不會那么輕易中計的。」

    王小明又提出問題。

    田剛回答:「你放心,這種情形我見得不少了,一時給情欲沖昏頭腦,再精明的女人也會干傻事。」

    過了兩天,我假裝對玉婷說:「妻子,公司里有點急事,派我上南方出差五天,但要你獨守空帷,真不愿意,該想個甚么藉口推掉才好。」

    玉婷說:「別傻了,去五天,又不是三四年,看你的冤氣樣!公事要緊嘛,臨回家前,記得打個電話回來,等我好預早熬定一個老湯給你補補。」

    臨出門口,抱著妻子親親的時候,心里想著:「我已經廣佈了線眼,你就好自為之吧!」

    出來后,我繞了一圈,直接去了田剛家,田剛的妻子張雅丹長期在b市上班,所以幾天后才回來。

    中午的時候,大魚上釣了,玉婷在電話里跟那個奸夫說:「嗨!領導,告訴你一個好消息,我老公出差上南方去了,要五天才回來呢,今晚來我家吧!甭偷偷摸摸再到外面開房了,太遠了,我不想往外跑了。你有甚么混身解數,今晚都盡管抖出來好了。不過來時可要戴好墨鏡呀,別讓人看見。」

    那男人樂不可支:「嘻嘻,天助我也,看我今晚不把我干過痛快!好了,不見不散!」

    淫賤的對話,把我氣得七竅生煙,幾乎把那收音機都砸碎了,王小明卻躲在一旁捂著嘴咭咭地偷笑,還落井下石:「哎呀!好精彩的對白,怎么不講久一些?就算講足一晚,我寧愿不睡覺也陪他們聽足一夜!」

    好不容易等到天黑,我們利用反光鏡看我家七單元門口的情況,留意著住宅樓門口的一切動靜。果然,不久就見到妻子一個人回家了,為什么沒有奸夫呢?

    難道我聽錯了?

    為了保險,我們又多盯了十多分鐘。

    果然,功夫不負有心人,又來了一輛的士,一個高壯男人悄悄走進樓內,我想跟著下去看看,王小明卻拉住了我:「這個時候沖上去有甚么用,好戲還早著呢,再過十分鐘咱們再開電視機吧。你先喝口酒,消消氣……呵呵呵」我連喝了幾杯烈酒,氣倒沒消,頭卻有點暈了。過了十多分鐘,我實在等不及了,迫不及待地打開了接駁上攝錄機的電視,田剛也真細心,還一并接駁上錄像機,好讓我把現場情況一一偷錄下來。

    畫面出來了,原來鏡頭藏在大床對面衣柜頂的鞋盒里,霎那間,慘不忍睹的場面出現在我們眼前,以前鎖碼臺中看到的畫面,現在正像小電影般在電視機的屏幕上演:一進屋,兩人就開擁吻,接著是脫衣……真是[年輕少婦的激情物語]的原裝回放,一絲不差。

    一會兒,玉婷便僅穿著一套白色秀蕾絲花邊的性感內農坐在床上,內褲是透明的,隱隱露出黑黑的陰毛!這不是我們新婚的那天晚上她穿給我看的嗎?如今卻穿給奸夫看!她脖子上還帶著一串名貴的珍珠項鏈,項鏈上有四個淺藍色的蝴蝶節,正是我送給她的定情禮物!

    她故意將胸罩的肩帶拉在手臂上,露出大半個豐滿的奶子,淫蕩地沖那男人嗔聲說道: 快來啊,還愣著干什么,這可是人家新婚之夜穿給老公看得,今天便宜你了。放心,我老公今晚絕對不會回來!」

    那男人見她如此騷情,再也忍受不住,上前兩把拔光了她所有的遮體之物,令她赤身裸體仰躺在床上,挺槍便上!

    我妻子玉婷四肢像八爪魚般纏繞著那赤裸男人的身軀,他的屁股像打樁機般上下移動,玉婷窄窄的陰戶捱受著他強而有力一下接一下的抽插,烏黑的陰毛給泄出來的淫水漿成白濛濛一片,還有一些流到床單上,閃著反光。由于背著鏡頭,始終不知那男人是誰,只是與片中長得一樣高大勇猛……只見到他聳動的屁股、時隱時現的大陰莖、前晃后搖的大陰囊……

    田剛的注意力卻不是那男人,他把弄著遙控器,將畫面拉近成性器官交媾的大特寫,只見玉婷嬌嫩的小陰唇此刻紅通通地形成環管狀,緊緊包裹著那沾滿淫水、出入不停的陰莖。不知是畫面扯得太近,還是本來如此,那男人的陰莖也真太粗了,把玉婷的小屄撐得飽飽滿滿,竟然密不透風。最令我痛心的是,玉婷這時竟上下挺動著屁股,順著他的抽插動作而迎迎送送。

    電視機傳來令人臉熱的叫床聲,本來這種悅耳的樂韻只有我才可獨享,此刻卻傳進另外一個男人的耳朵里:「啊!……啊……啊……嗯……嗯……嗯……老哥哥……你的粗雞巴……大雞巴……就快把我的小屄插爆了!……嗯……嗯……爽死我了!……嗯……嗯……我又要泄了……泄了……啊!啊!啊!……今晚我都要你這樣插著我啊!……嗯……嗯……」

    田剛像在欣賞著一套精彩萬分的激情小電影,聚精會神、全神貫注、目瞪口呆,好像那被操得死去活來的不是朋友妻子,而是表演迫真的美艷小電影皇后。

    他把畫面晃來晃去,一會對準淫水淋漓的陰戶,一會又對準蕩漾不停的乳房,有時更對準中間被淌下的淫水流成一道白線上的屁眼。

    再一看田剛的下面,天啊……整個一個大包……媽的,讓這小子佔便宜……

    可沒他我也做不到這一步,可能這就是我要付出的代價吧。

    暈暈呼呼地,我耳濡目染地看著心愛的妻子,在不停地被第二個男人的超強大雞巴肆意奸淫。只見兩人不停地變換著各種高難度性交姿勢,真是極樂無限,忘乎所以!肺也幾乎給氣炸了,心跳氣速、汗流如麻、坐立不安。

    但很奇怪,當面對著所有男人都沉醉在我妻子的誘人胴體上,被吸引得不能自拔的時候,心內那股不能解釋的奇妙感覺又開始冒升起來,而且越來越強烈。

    比幻想要來得真實多了,我很享受這種感覺,下體象田剛一樣膨脹而起。

    看來,任何男人都逃不過她散發出來的魅力,被無形的引力牽扯著,就像太陽系的九大行星,轉來轉去,都始終擺脫不掉太陽的魔掌。

    時間過得很快,這時兩人已經干了一個多小時,那男人也真能持久,我坐在那里著都覺得累了,而那中年男人沒一點也沒覺著累,反而越干越興奮!而妻子今天的狀態也很好,被那中年男人的大雞巴干得叫床聲越叫越大,男人抽送的頻率亦越來越快,畫面上只見他的大陰莖鼓脹得有如一枝巨形火棒,努力地向陰道拉出挺進。好像嫌不過癮,他拔出了濕淋淋的大肉棒,「別……人家要……」

    玉婷正在興奮頭上,一下子被抽走了寶貝,哪受得了呀……

    還沒等她說完,男主角一雙有力的大手輕松地握住妻子的細腰,一下子就把她整個反了過來,變成一個象小狗的趴著的姿勢,又見男主角兩手一提,玉婷的性感白嫩的大屁股一下子就凸了起來。

    「噢……啊……太好了……」

    「噗唧」一聲,大肉棒有五分之四就不見了,哪去了……進了玉婷的淫穴了。

    「就像老外的a片一樣棒,真刺激呀……好!」

    田剛完全忘了他是在幫我,竟在我面前叫起了好。

    兩個狗男女又茍合了近半個小時,玉婷似乎已經承受不停了。「啊啊啊啊啊……」

    玉婷在男主角的緊密沖擊下,下垂的雙乳前后不停地緊晃,秀發早已蓋住了她的臉,只聽她呻吟不斷……看來她也快到高峰了……看得我的下體也欲火噴張……恨不得也上去干上一陣才過癮呢。

    鏡頭越來越近,大肉棒與陰唇看得很清了,沖擊頻率很高……「 啊啊……

    不要……受不了了……饒了妹兒……妹兒服輸了……好哥哥……你越來越厲害了……快……快射給妹兒吧……」

    只見此刻男主角的大陰囊往上提了幾提,扯動著兩顆睪丸亦跟著跳躍幾下,整枝陰莖便深埋在陰戶里面不斷抽搐,屁股縫一張一縮,兩團臀肉拚命顫抖,陰戶和陰莖的縫隙間冒出幾顆黃豆般大小的白色液體,越來越大,然后匯聚成一灘白漿,汨汨往下淌去……我知道,這場床上戲已經到了謝幕的時候了,那男人正將大量滾燙的精液無私地貢獻給我妻子,一股接一股地往深處輸送。

    當玉婷精疲力盡地與男人緊抱在一起,靠在男人懷里喘氣的時候,田剛把鏡頭拉遠,好看清楚這奸夫的嘴臉,然后就是進房捉奸的最佳時刻了。當那男人的臉孔佔滿整個電視機畫面時,我頓時呆若木雞,半晌也說不出話來。

    原來那奸夫就是……就是……就是我妻子單位的老總——供電局的趙局長!

    還好我有一次見過我妻子公司的合影,所以正好能認出來,他都四十好幾的人,還有心誘奸人婦,更不可思議的是,他竟然有如此高超的性能力,一炮能干一個多小時……

    隨后,他倆的一段對話引起了我的興趣:「下次出差,我們到深圳玩玩吧……聽說那里特開放……」

    「好啊,但我一個人可應付不了你了……」

    「上次出差,你覺得我侍候的你還滿意吧?哈哈……」

    「還說呢……人家的陰部和肛門被你操腫了……哼……」

    「那好,這次我帶上許婷和周小琴這兩個小妮子……咱們一起玩4p……」

    「玩就玩……可你不能虧待了人家……」

    「那能呢……你畢竟比她們都漂亮……要不這樣吧,天天在你家也太麻煩,明天晚上周小琴有事來不了,我先把小雪和許婷帶上,我們先到老地方——大酒店的40房間實習一下,那里又寬敞,在大床把你們三個同時操起來又有彈性……你們三個還可以和我一起來個鴛鴦浴,再帶上幾盤最新a片,我們邊看邊學嘛……嘿嘿……」

    好是好,我怕讓別人抓著把柄,讓我老公知道。」

    「與以前一樣,我們用假名字……反正那里的老板是我哥們兒……沒事……」

    「好吧……這次我可不是一個人……一定要報仇雪恨……嘻嘻……唔……」

    「4p算什么,我又不是沒做過……」

    「哼……想一箭三雕……嘻嘻……唔……」

    妻子又被她上司給堵上嘴親上了……

    接下來又是兩人長達一個多小時的翻云覆雨,激情物語……

    等那兩人終于做完,原先設定好的計劃統統打亂了,必須重新部署。我和田剛商量了好一會,終于想出一個妙計,要他自食其果,栽得心甘命抵。可是轉念一想,不成,如果我真得找他的麻煩,妻子的工作就真泡湯了,要知道,當初玉婷找趙總給她安排工作是多么費勁呀,還送了至少兩萬塊錢呢……想到這,我又一次低下了頭,獨自強忍淚水入肚,誰讓咱有求于人呢。

    這一下我可是全明白了,難怪我查不到證據呢,原來如此呀……想到此,我嘆了一口氣:唉……家門不幸呀,出此淫婦……我消沉地想到。

    其實早在兩年前,玉婷去她單位找老總安排工作時,就被她的好色老總盯上了,只是苦于無隙可乘,但不知后來是怎么得手的?

    第二天閑著無事,我打電話給我的同學,玉婷單位辦公室副主任的小劉,當初玉婷為了找工作,就是我托小劉帶玉婷找的趙總。

    「嘿,小劉,晚上有空嗎?陪我喝酒吧,我好悶……」

    「行,你老哥一句話,我敢不應……呵呵……我帶酒,你備菜……」

    小劉人很爽快,長得也很英俊。

    「要不這樣吧,我們到外面去吃,也省得自己動手了……」

    我不想他人加入便這樣說道。

    「不見不散……」

    小劉也挺高興地回道。

    那天從晚上七點,我倆一直喝到十二點鐘,期間小劉就我的所有疑問,前前后后全都告訴了我,我心中的疑問全打開了……原來如此呀……

    第03章
11选5投注中奖对照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