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中文網 > 欲望紅杏(1--第2部41章) > 第3部分
    5- 23 20:57領導:好了,親愛的,就聊到這兒吧,今天上午才和小雪許婷她們干過一炮……我要早點休息,好養足精神對付你這個小妖精……哈哈……

    5- 23 21:03婷兒……討厭……又欺負那兩個小妮子……好吧……

    我也有點困了,記得明天早上開車來接我呀……我可不想再騎什么破單車了……

    吻你……

    5- 23 21:0領導:6,521,771……明天我會帶給你另外一個驚喜的……相信我,沒錯的……別忘了吃避孕藥……

    5- 23 21:12婷兒……521,771,6……色鬼……知道了……5- 23 21:14看到這兒,我大吃一驚,不會吧,妻子在我的印象中可是個賢妻良婦呀,一向守身如玉的。是不是妻子受不了活寡呀,像她才25歲左右,正值女人最風情萬種的年齡,難道昨天的那段視頻中的女主人公真是我妻子……真是現場直播……

    妻子在大學時就是校花,身高1米70的她生得高貴大方:標準的鵝蛋臉,雙眼皮,一頭烏黑的長發。嬌媚之態不現于形,風姿萬千,面如滿月,雍容華麗,爽朗熱情,姿容秀麗,天生一副美人胚子,嬌臉嫵媚,杏眼桃腮,既有少婦的體態春情,又有少婦的風情萬種!

    身材更是一級棒,皮膚雪白嬌嫩,光滑柔細,體態修長高挑的她盡管楊柳小腰又腰又軟,但卻生了一個彈性十足的渾圓雪白翹臀和一對迷人的大奶子。雪白的乳房不僅極為豐滿堅挺,而且彈性十足,即使不帶乳罩也自然高聳上翹,屬渾圓上翹的豐滿半球型大奶。

    她實在太漂亮了,太有氣質了,眼光也很高的,很少會看上誰的,我相信自己的眼光沒錯的。

    可是這個領導到底是誰呀?玉婷的單位我從未去過,除了幾個要好的朋友外,一個領導也不認識。這個領導還有車,對了,能開車來往自由的人能有幾個?

    這樣一想,我心里一下開敞起來:肯定是她單位的某個老總啦,說不定就是她提到過的那個趙總。

    難怪今天早上這么快就到了單位上班了呢,原來有人接送的呀。但我又一想,也不能僅憑qq中的幾句聊天就定她的罪吧,我得想法去落實一下。

    下午飯后,我打的到b市唯一一家豪華大酒店,找到前臺,正好是我的初戀情人前任女友張雅丹在當班,我喜出望外,忙上前打招呼,「唉,好久不見了,丹……」

    她抬頭一看,「我當太陽從西邊出來了,怎么想起來看我呀……是不是嫂夫人又得罪你了呀……」

    「想你吧……」

    我說。

    「去……誰用你想……」

    她笑道。

    「是這樣,我想查一下是否有熟人在昨天晚上在這住宿過?你能幫我嗎?」

    我問道。

    「小菜一碟……」

    張雅丹笑盈盈地說。

    「你給我查一下市電力公司的領導有沒有在這天住過?」

    我問道。

    「噢,那天我不當班,不過我可以給你查一下,請坐,喝點什么?」

    雅丹說。

    我坐下說道「 來杯冷飲吧,正好消消火……」

    張雅丹也是個相當漂亮而有氣質的女孩,相貌與我妻子相比有過之而無不及,身體甚至更為火辣,由于她倆是老鄉,口音有些相似。她們兩個在大街上如果走在一起,就像兩朵美艷的姐妹花。

    她倆主要是眼睛、臉型和酒窩有點差異,雅丹眼睛比玉婷要大點,顯得更加靈動,而玉婷是鵝蛋臉,張雅丹是標準的瓜子臉,身材也比玉婷略高一些,約有一米72,e罩杯的怒聳乳房,也比玉婷更顯堅挺,更有一對迷人的酒窩,一笑兩個深深的酒窩,顯得極為嫵媚,這是我妻子所欠缺的。

    張雅丹曾經是我的夢中情人,這也是我為什么要娶陳玉婷的原因,我要找回張雅丹的影子。當然,我妻子也絕對是少有的大美女,只是在我心中,似乎比雅丹稍遜。她要比我妻子小1歲,大學畢業后曾經當過一段時間的車模,在模特界很是有名。

    當時我追她時,幾乎到手,天知道又殺出個什么田剛來,他身高和我一樣也不過才一米6,但他是搞電子、攝影的專家,比我有錢些,至今我也不明白他是怎么上手的。雅丹嫁人后,便不再當車模了,轉而到b市這家豪華酒店當人事部經理。

    張雅丹打開電腦檔案,調出五月二十四日,也就是昨天的當班記錄,一搜索,居然沒有,我就開始納悶了,qq中的話是鬧著玩的嗎?

    雅丹拍了拍我的腦袋:「阿東,你最近好像變瘦了呀!玉婷也太不關心你了……」

    她沒有再說下去,眼里散發著一種憐愛的眼神。

    「誰讓你當初變卦來著?」

    我拍了她額頭一下,笑著說道。但發現她的眼神中閃過一種無奈,只好告別。

    我懷著懸念,邁著沉重的步伐回到家中,一點也提不起精神來。心里有負擔當然無神了。

    經過幾天的苦思冥想,還是等明天求助于老朋友較妥呀。

    有一天,玉婷打電話回來,說單位領導要她一起跟客人談生意,要晚點回來,晚飯也不回來吃了,叫我自己先睡,不用等她回家,我頓時心生疑竇:哪有人打工這么賣力的?

    況且談生意亦甭談得這么夜呀!我裝作沒事一般,只是吩咐她一談完了便早些回家。半夜里聽到了開門聲,我倒在床上裝作蒙頭大睡,不曉得她回來。她輕輕放下手提包,拿著內衣褲就到浴室里洗澡,我趁機偷偷檢視一下她手提包,看是否有任何值得令人懷疑的物品,發現一只名貴鉆戒,價格約在2萬元以上吧,我在銀行的所有存款也不夠呀,是誰給她買的?

    當她上床時,我又詐作被吵醒,摟著她要求歡好,她也借明早大家都要上班為藉口而婉拒了。我對著她眉角生春的臉容,心里的疑團越來越大:如果在以前,她對我的提議還求之不得呢!

    乘她睡著了,我假意到廁所小解,鎖上門悄悄找著她今天穿過的內褲來檢視一番,誰知她早就將內褲泡在盆中的水里,我提出來看了看,什么也看不著,也聞不住著什么味,看來好像也沒有什么事呀。是不是我太多疑了呀?

    躺回床上,整夜都睡不著,腦袋里想著qq中的話,不禁想起來出差剛回來時在鎖碼臺上看到的偷拍片中的女主角,90% 看起來像玉婷,那讓人欲火噴漲的畫面,引人遐思的呻吟聲……特別是女主角的叫床聲音,特象玉婷的……想到這,我的下體立馬有了反應,肉棒高高聳立,一跳一跳的,因為這種事如果真的發生,對我來說簡直太刺激了……

    慢慢地,我開始喜歡幻想,幻想真的有一個跟我分享妻子的男人,并幻想他是啥模樣,才能比我對她更有吸引?

    頓時,我的腦海中浮現起一幅令人怒不可厥的畫面:玉婷赤裸裸地躺在床上,張開大腿,隨著壓在她身上男人的猛力抽插,而擺動款款腰肢在不停迎送,當那男人把精液射入她陰道時,她暢快得叫床連連,騷得把泄出的淫水將床單染得濕透……

    經過一段時間的自我幻想,我竟能自己達到高潮……根本用不著妻子了……

    幾天后的夜里,我偶爾接到幾個陌生電話打來,但當我拿起「喂」了一聲時,對方便回說對不起,撥錯了,一開始,我也沒覺得什么不妥,可由于我經常幻想嬌妻被人玩,不免有所懷疑:她會不會在外面給我戴綠帽呢?這種物欲橫流的年代,又是正值妙齡的嬌妻!不行,我得暗地里調查一番,才能安心。

    我分析,妻子的通訊手段有兩個,就是通過電話和qq互相聯系的。qq我已調查過了,一時還找不到可靠的證據。至于妻子用的是手提電話,要偷聽實在不容易。忽然想到,朋友王小明在學校里是出名的無線電迷,有點小聰明,能將收音機改裝過后,可以跟另外的無線電發燒友互通訊息,是否亦可以用此方法,截聽到妻子手提電話的對話內容呢?

    第二天一早,約了王小明喝早茶,我把心中的疑難向他傾訴,并向他求教破解方法。他說:「以我目前的技術,絕無問題,事實上也經常無意中截聽到許多手提電話的交談內容,但真要我監聽你妻子的通話,不單道德上說不過去,而且連她電話的波段也不知道,要從成千上萬的波段中篩選出來,比大海撈針還難。這樣吧,老同學一場,就姑且幫一幫你,你想個方法,用她的手提電話打來給我,我就可憑此測到這具電話的波段,但此事千萬不可張揚出去。」

    輕而易舉,我用妻子的手機給王小明打了個電話,很快搞定。為了便于竅聽,我讓他又給我連上了小錄音機,一旦有妻子的電話,可全部錄下來,沒必要天天守著聽的。

    過了一段時間,電話都很正常,無可疑通話。我心里不免有所失望。

    一個星期過去了,就在我剛想放棄的時候,有一天晚上在查看結果時,錄音機播放出一個可疑電話:「喂,玉婷呀!好惦念著你喔,今晚老地方見。」

    那男人的聲線有點粗放,但由于電波的干擾,夾雜著大量的沙沙聲,一下子也認不出來,玉婷回答:「死鬼,是就早點喔,老公已出差回來了,上次被你纏得太晚,幾乎讓老公懷疑上了。」

    王小明嘻嘻地對我說:「阿東,節哀順變好了,早知嫂子這么容易上,讓給我總好過便宜街外人喔,肥水不流別人田嘛!」

    我也沒好氣去響應他,只是急得如熱鍋上的螞蟻:「王小明,你說,甚么是老地方?難道眼巴巴的就讓綠帽子往頭上蓋下來?快幫我想想辦法吧!」

    王小明沒正經地回答:「急甚么?看來也不是第一趟了,今晚你打個電話給她,問問她在哪不就行了?」

    真給他的嘻皮笑臉氣壞,我說:「別說笑了,講真的,只是知道有啥用?我要知道那男人是誰,最好能看到、聽到現場的情況,就沒得抵賴了。」

    王小明聳了聳肩:「我能幫的就這么多,你要裝偷聽器、偷窺鏡,不如去問問田剛。」

    對!怎么從沒想到呢!雖然田剛是我的以前情敵,可礙于前女友雅丹的面子,也沒有與他怎么著,再加上我也喜歡搞攝影,經常請教于他,時間一長,我們就成了好朋友。

    田剛與我住同一個小區,雖不在我這個單元,但他家離我家并不遠,而且都住在一樓。他比我小兩歲,人長得比我還萎縮,可對電子與攝影等可是很精通的,幾年前結婚錄相還是他幫忙給錄的呢。

    我和王小明一同來到田剛的家里,將情況一一說給他聽,到此地步,也顧不上家丑外傳了。田剛拍拍胸口:「嘿嘿!捉奸?我最擅長了,保管你人贓并獲、圖片清晰!」

    我說:「我只是想你替我想法裝個攝像頭來監視妻子。其余的,我自己來見招拆招行了。」

    田剛聽完了說:「原來你只是想偷看家中的情況,那就簡單得多了!也甭裝甚么偷聽器、偷窺鏡那么麻煩,裝個小型數碼攝錄機就可以了,最多再替你加多個遙控器,可以將攝錄機的鏡頭做窄幅度擺動,加上原本的拉遠扯近功能,床上哪一個角落都逃不過你的眼睛。對了,還要不要替你拍些「戰地照片」?保證幅幅沙龍照,朋友一場,就打你個八折吧!」

    他竟跟我侃起了生意,真是個奸商呀。

    我好奇地問:「鏡頭也可擺動?高科技啊!」

    王小明跟著說:「十年前的「高科技」了。」

    「可是,咱們到哪里去監視呢?光有攝像機是不成的呀?」

    我問道。

    大家一時呆了,都不知如何藏身才好的。

    「有了!」

    田剛到是聰明一點:「有了,我用最新的無線藍牙系統,我們可以通過無線連接在我家看。」

    「什么?」

    我表示不同意,因為我怕自家的秘密全讓這小子看去了呀。

    「哪就另請高明吧?我就想到這法。」

    田剛看來有點生氣。
11选5投注中奖对照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