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中文網 > 我修的可能是假仙 > 第二千二百六十四章? 黑雨劫與血劫

第二千二百六十四章? 黑雨劫與血劫

    天道九劫,每一重劫難都十分恐怖。

    現在是天道九劫中的黑雨劫。

    無數像墨水一樣的能量從天空墜落,淅淅瀝瀝地拍打在大地上,將大地拍得千瘡百孔。

    破天琉璃殿有防御光罩,能夠將天空的雨點擋下。

    黑雨不停拍打著插入蒼穹的黑白長矛,西里爾依舊緊握著長矛,只是微微顫動手,可以看出他的處境并不簡單。

    陳塵一身麻衣,站在高空沐浴著黑雨。那些穿透力極為恐怖的雨滴,落在他烏黑的頭發上,落在他清秀的臉頰上,就像普通的雨水,順著他的皮膚滑落,乖順得像個孩子。

    他伸出手,將那黑雨接住。

    “這黑雨生于天,落于地。”

    “中間的過程,就像延綿不息的道……”

    “天不知何始,道不知何始,雨不知何終,道不知何終……”

    陳塵看著眼前幾乎連成一線的雨水,心中微微嘆息。

    若是解決不了黑雨劫,這劫難恐怕會一直持續下去,因為每一滴雨水,都是天地間的一個道,道又怎么會有終止的那一刻?

    陳塵知道,黑白破天長矛會受到黑雨影響,以破天琉璃殿為核心的破天大陣,也會受到黑雨影響。人力有限,但道無限,黑雨會一直下到天荒地老的……

    陳塵若是無法短時間解決眼前的困難,那么對破天在這個大計來說,難度會急劇增加。

    他就這樣呆呆地看著天空落下的黑雨,好似一尊雕塑。

    破天琉璃殿內的破天幫強者們都緊張擔憂了起來。

    “陳塵天子到底在做什么?”

    “他怎么不動了?”

    “該不會有什么事吧……”

    這些雨是有很恐怖殺傷力的,陳塵雖然不受傷,但并不代表他就不需要力量去抵擋雨水啊,就這樣一動不動地站著,不就是白白消耗自己的力量嗎?

    雪顏輕飄飄地飛出破天琉璃殿。

    她看了一眼陳塵,伸出晶瑩雪白的小手,接住黑色的雨水,那黑與她的白,形成極為鮮明的對比。

    “雨生于天,落于地,又有萬般變化,每一滴雨看似一樣,但又是獨一無二的。”雪顏白玉素手輕輕揚起,周天水滴突然凝結成片片小雪花,輕舞于天空。

    陳塵突然睜開了雙眸。

    雪顏抬眸看向陳塵,那純凈冰冷的藍色雙眸罕有的多了幾分溫度。

    陳塵看向雪顏,淡淡一笑:“它們是獨一無二,永恒不息的,既然如此,我就該好好珍惜。”

    天空上的裂縫,黑色雨水依舊從裂縫之中滲出。天地是奇特的雨景,漫天黑雨,延綿無盡。

    陳塵的身體,突然涌出了白色的白色的光圈,并且朝外擴張。

    無論是黑色雨水,還是空間,在進入了光圈內部,就全部被吸收消失了,仿佛掉落進了另外一個維度。

    “無塵之地。”雪顏美眸盈動,輕聲說道。

    無塵之地是陳塵的絕對領域,是陳塵內宇宙的投影。

    一個生命可以就是一個宇宙,一個細胞也可以就是一個宇宙,一粒微塵同樣可以是一個宇宙,沒有高低上下之分,沒有偉大渺小之分,圍觀和宏觀一樣偉大。

    這是陳塵曾經告訴過她的。

    無塵之地,就是絕對均衡的環境,萬物萬道都絕對均衡的世界。

    這時候,白色光圈開始擴張,擴張,擴張,籠罩了肉眼所及的一切天地。凡是被白色光圈籠罩的事物,都消失了。

    它們都進入了陳塵奇異的維度。

    天空上的黑雨本來還在倔強地下著,但是在下雨過程被徹底打斷之后,就好像一個完美和諧的循環被強行中斷,生命走向死亡,輪回被中斷,道也被終結。

    一聲若有若無的嗚咽過后。

    裂縫中的黑墨突然消失。

    “快看!天空上的黑雨消失了!”

    “是陳塵天子做的嗎?他的白色光圈是什么東西啊,看起來好厲害的樣子……”

    破天幫的強者們紛紛驚嘆起來。

    在他們的眼里,只看見陳塵放了一個光圈,然后就將天空上的黑雨都給吸走了。這一切發生得都太快和太平靜,根本意識不到陳塵與天道進行了何等驚心動魄的交鋒。

    但陳塵還未來得及松一口氣,天空上的炸響再次讓他神經緊繃起來,他看到一個血淋淋,沒有皮膚,僅僅靠血肉黏連的神魔腦袋,出現在了裂縫的前方。

    它咧嘴對著陳塵無聲地笑著。

    大恐怖的氣息,在這一刻蔓延天地。

    破天琉璃殿的所有強者,在這一刻都被震懾得連呼吸都變得艱難,只能傻傻地看著眼前發生的一切。

    陳塵臉色微微一沉。

    “天道九劫的第二劫,血之劫。”

    天空上的血肉腦袋緩緩降臨,在陳塵的視野中越來越大。腦袋還在笑著,五官肌肉扯動的撕扯間,鮮紅的血液從臉上的褶皺處像擰毛巾一樣大股大股流下,整個天地都充斥著一股大恐怖的氣息。

    陳塵并沒有被這股大恐怖所影響心神。

    他看著那越來越近,同時越來越扭曲的血肉腦袋,默不作聲,身上也沒有任何的動作。

    雪顏卻受不了了,她發現自己明明是很清冷的性子,但在血肉腦袋越來越近的時候,怎么都壓制不住那種恐懼和不安。

    “死死死!!”她突然單臂一揮,無數雪白冰刃旋轉凝化為巨型蒼藍霜龍沖天而起,咆哮著撲向天空上的腦袋。

    蒼藍霜龍威勢極其恐怖,狠狠撞在那巨型腦袋上,卻好似泡沫般直接爆開了,能量化作片片白色雪片從天空灑落。

    “怎么可能,我的全力攻擊,竟然被瞬間分解了!”雪顏那精致無暇的俏臉,浮現一抹難以掩飾的震驚,恐懼再次如潮水漫上心頭。

    逃,必須得逃,不然會死的!

    這竟是成為了她心中唯一的念頭。

    陳塵看到這一幕,眼神卻瞬間溫柔了下來。

    白色的雪片,滴落的鮮血。

    明明是大恐怖的氣息。

    他卻伸開了雙臂。

    “雪絮飛作白蝴蝶,淚血染成紅杜鵑……我懂的,你不該是恐怖的化身,也不可能是恐怖的化身,你代表的是痛苦和憤怒,所以任何靠近你試圖毀滅你的,都會被毀滅……”

    陳塵主動飛向了巨大的血肉笑臉。

    “既然如此,就讓我承受你的所有痛苦和憤怒吧。”

    陳塵沒有任何的猶豫,就在眾人震驚的目光下,徹底融入了那血肉的內部,身形徹底消失不見。

    
11选5投注中奖对照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