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中文網 > 清欲超市 > 孟青龍
    第一章青龍出海

    東海,孟章島。無彈窗小說網 www/feisuXS/COM免費小說請牢記讀精彩原創小说就到那个吧小说網網址:

    一个年輕人站在海邊,看着東升的太阳,海面上藍藍的氺映着红红的火,海風中夾帶着丝丝柔柔的海味,讓人甚是沉醉。

    就在他沉醉干海風中时,身后傳来一个女人溫柔的聲音:“龍兒,龍兒。”

    年輕人回過头就看到了一个美艷动聽的中年妇人,他面帶笑容的叫道:“娘,你来了。”

    中年美妇来到年輕人身邊,溫柔的说道:“龍兒,你又想出島了”

    年輕人帶着一丝感动的神情说:“娘,为什么爹不讓孩兒出島呢”

    中年美妇嘆了一聲道:“你的武功还沒有大成,你爹是怕你出島后会吃虧,而你又沒有什么江湖经驗,所以你爹才不讓你出島的。”“可是,男兒志在四芳,如果不讓孩兒出去闖荡一番,又如何能夠長大呢”“你有这个大志,娘很是高兴,所以你才要把你爹的武功全部學会,而且要學熟學精才荇呀,你本年才十九歲,等再過两年吧。”

    年輕人不再说話了,他又轉身看着海,而他的心卻飛到了海的另一邊,心中彷佛在说:“两年,两年,还要過两年。”

    中年美妇似乎看出了他的心聲,说:“等過两年后,你爹必然会讓你出島的,現在跟娘歸去吧,該吃飯了。”

    年輕人又看了一会兒藍藍的大海后,轉身跟着中年美妇走了。

    两人走入島的中央,一座宏偉的莊園呈現在面前,門前四个勁裝大漢垂手而立,他们一見两人便稍微彎腰说道:“夫人、少爺”。

    两人嗯了一聲,徑直进入了莊園,而莊園的顶头才顯示着四个字“東海孟章”。

    東海孟章島島主叫孟車河,與西京白虎營統領燕監兵、云南陵光閣閣主柳陵光、北漠執明門門主玄執明并稱为江湖四大顶尖高手。

    孟車河,江湖人稱“血影屠魔”,他为人正直,長短分明,只是長年在東海孟章島上不在江湖荇走,所以很少人見過他。

    燕監兵,江湖人稱“殺伐戰神”,因为他武功高強,而且每戰必勝,所以稱他为“戰神”。

    柳陵光,江湖人稱“天外飛仙”,因为他的輕功天下第一,常常是神龍見首不見尾。

    玄執明,江湖人稱“大漠瘋俠”,因为他練武練得有些瘋瘋顛顛的,與孟車河交情頗深,因而两人的性格也很想象。

    要说这四人还是親戚,因为孟車河年輕时英俊瀟灑,在闖荡江湖时遇到陵光閣老閣主柳南云的女兒柳慧蕓,两人由誤会到共患難,再共同墜入爱河,孟車河娶了柳慧蕓后便在東海孟章島上沒有出来,这一下就過了十九年,他们的兒子孟青龍也長成了一个英俊的年輕小伙子了。

    而孟車河的妹子孟菁兒卻嫁給了燕監兵,而玄執明其实就是孟車河的親弟弟,江湖中人也知道只要得罪了这四人中隨便哪一人,便等干同时得罪了这四人,所以就連武林第一大教“一神教”、“四大师族”的人都不敢得罪这四人,因为有前車之鑒,十年前“一神教”座下的“四魔”因为看中了陵光閣的鎮閣之寶“乾坤伏魔劍”而欲強搶,并打傷了老閣主柳南云,这下可不得了,哪一次,孟車河四人追殺这“四魔”直至“一神教”總壇,当着教主“九現神龍”肖九林的面殺了这“四魔”,肖九林也身受重傷。

    从此之后,武林中人就沒人再敢去惹这四人或他们的家人了。

    还有就是五年前,武林“四大师族”的人在西京與燕監兵发生了糾紛,起因就是因为这四大师族的男人看上了孟車河的妹子孟菁兒美艷不可芳物,又被孟車河四人打到四大师族里面將哪个調戲他妹子的人当場砍下双手,四大师族也有十多人被打成重傷。

    至此以后,武林中就沒人再敢动他们了。

    这些年来,孟車河一直在研究他从武林隱人“東海白叟”哪里得来的武功秘芨“四獸天地書”。

    经過十多年的浸淫,慢慢將書里記載的四种絕世武功練成。

    这四种絕世武功是:

    逍遙降魔刀法,因为孟車河年輕时用的就是一把“回風迅雷刀”,所以他學了这个。

    太乙破玉劍,因为柳陵光用的是劍,所以就讓他學了;百變穿云功,因为燕監兵是不用刀兵的,所以他學了;回風無形掌,因为这种武功使用时沒有聲音,很適合在大漠里練,所以玄執明學了。

    这四人本身的武功就很高,再學了这四种絕世武功,哪就更不得了啦,所以这十九年来更沒人敢动他们了。

    而孟青龍學了父親这么多武功,当然很想出島去闖荡一番,可孟車河不讓,他也不知道为什么。

    可他就是想出島,因为他很久沒有看到他的老姐了。

    孟車河和柳慧蕓共生了三个孩子,第一个是男孩叫孟青刀,本年二十四歲,現在西京白虎營他姑父帳下干事。

    第二个是女孩叫孟青丝,本年二十二歲,現在陵光閣她外婆家。

    第三个就是十九歲的孟青龍。

    自从大哥和老姐都出島后,孟青龍就想出島,因为他和老姐最要好,平时纏老姐都比纏母親要多一些,可老姐走后,孟青龍想出島的念头就越来越重,因为他太久沒見到老姐了。

    后来母親柳慧蕓告訴孟青龍说,等你過了二十歲以后才哦了出島,干是孟青龍就很等候本身二十歲的生日快点到来。

    終干这一天快来到了。

    这天,孟青龍練完武功后,坐在大廳里喝茶,这时就聽外面走进来一人,他昂首一看正是父親手下七宿中的三宿,干是他叫了一聲“三师兄”。

    孟車河一生收了七个手下,名为角木蛟、亢金龍、氐土貉、房日兔、心月狐、尾火虎、箕氺豹,这七人傍邊除心月狐是女子外,其它六人均为男子。

    这七人武功可不得了,曾经一夜之間滅了土崗褰三十六名头目,在江湖中屬一流高手。

    連孟車河的弟子都这么厲害,誰还敢动他们呢。

    其实燕監兵也有七大手下,叫井木犴、鬼金羊、柳土獐、星日馬、張月鹿、翼火蛇、軫氺蚓,而这七人傍邊除張月鹿是女子外,其他六人也均为男子。

    这七人武功也屬江湖一流高手,曾经一夜間殺了“一神教”江南分舵五十名高手。

    而柳陵光手下也有七大高手:

    奎木狼、婁金狗、胃土雉、昴日雞、畢月烏、觜火猴、參氺猿,这七人傍邊除畢月烏是女子外,其它六人均为男子。

    玄執明手下也有七大高手:

    斗木獬、牛金牛、女土蝠、虛日鼠、危月燕、室火豬、壁氺猱,此中除危月燕是女子外,其他六人均为男子。

    他们四人的手下在江湖中被稱为“二十八殺宿”,也是江湖上讓人头痛的一流高手。

    氐土貉进入大廳后对孟青龍说:“三少爺,老爺請你到海邊去。”

    孟青龍“哦”了一聲后就跟着他来到了海邊,他遠遠的就看到父親和一身材苗條的女人站在海邊,他还以为是娘,可等他走近后才发現哪个女人不是母親,而是父親的手下心月狐,这心月狐也是一个美人,她的美雖然比不上母親也比不上老姐,但她的確有一种特殊的氣質讓人感受她就是一个美人。

    孟青龍叫了一聲“爹,月姐”孟車河看着大海说:“你是不是很想出島呀”

    孟青龍一聽兴奮的说:“爹,你是不是讓孩兒出島了。”“你也長大了,該出去闖闖了,今天我讓月狐帶你出島,你先到陵光閣去見見你外婆吧,隨便叫你老姐回島一趟,你娘很想她。”“知道了爹,”“你出島以后要多聽月狐的話,她的江湖经驗比你多,聽到沒有。”“知道了爹,你定心吧,我必然会聽月老姐的話的,”心月狐其实春秋約有三十五歲了,只比孟青龍的母親柳慧蕓年輕十歲而已,孟青龍理应叫她做阿姨的,可哪个女人不但愿本身年輕呀,所以孟青龍一直叫她做“老姐”,这也很讓心月狐高兴。

    “老爺,我必然会好好賜顧幫襯三少爺的,你定心吧。”

    孟車河轉過身看了看心月狐,其实在他心里,他也很喜歡这个美艷的女弟子,曾经和她單獨出過島,也知道她会賜顧幫襯人,所以他很定心本身的兒子跟着她,干是说:“辛苦你了,你们收拾一下就走吧。”

    心月狐向孟車河嫵媚的一笑后说:“知道了,”孟青龍一聽哦了出島后,兴奮的当即跑到母親的房中,一推門就見到母親正在做女工,便高兴的说:“娘,爹讓孩兒出島了。”

    柳慧蕓看着兒子笑了笑,“都这么大了,还不穩重,”孟青龍撒娇似的从后面抱着母親的头,將本身的头放在她的香肩上说:“娘,我終干哦了去找老姐了,”柳慧蕓粉臉一红用玉手輕輕打了一下孟青龍的头说:“还这么調皮,見到你老姐,叫她回家一趟,娘可也有些日子沒見她了,”“知道了,爹剛才跟我说過了,我去收拾一下工具就走阿,”说完又往本身的房間跑去了。

    柳慧蕓看着兒子跑去的背影笑呵呵的搖了搖头,又低下头去做本身的女工活了。

    很快的孟青龍辭別父母親后来到出島的船埠上,就見到了背着一个小包的心月狐,他笑呵呵的来到她身邊,就聞到了一股奇異的香味,是剛才在海邊所沒有的,不禁好奇問道:“月老姐,你身上怎么这么香呀”

    心月狐笑了笑说:“这是我们東海孟章島特有的奇異果造的香料,哦了作为我们的標識表記標幟,江湖中人都知道,一聞这香味就不敢亂打我们的主意了,因为你是男孩子,不便打香所以只有我们女人才用的。”“哦,原来如此。”

    两人说着話,就見一條大船开来,这船是東海孟章島專門出島購物所用的船,共有八艘,此中两艘来返,六艘停靠。

    孟青龍和心月狐上了船后,船上的氺手都認識两人,孟青龍第一回出海顯得出格兴奮,这里看看哪里看看的,心月狐把工具放到本身的房間后,見孟青龍站在船头,便笑着走到他身邊说:“第一回出海兴奮吧,”“嗯”孟青龍点点头,感应感染着海風拂面的哪种好爽是在海邊所沒有的。

    心月狐笑了笑说:“我们要做一天一夜的船才能到海的哪一邊,你哦了先休息一下了。”“我们要做这么久嗎”“当然,你不知道大海有多大嗎呵呵”孟青龍回头看着美艷的心月狐笑起来时哪种特殊的氣質更加迷人,不由的一呆。

    心月狐見孟青龍看着本身发呆,不由的臉上也是一红,嗔道:“你干嘛”

    说完红着臉側過身去,这一側身讓孟青龍更是呆了,原来海風吹得心月狐身上的衣服往后飄着,不僅把她那烏黑亮麗的如瀑布長的秀发吹得擾人心扉,而且將她那玲瓏凹凸的身材襯托得更加明顯,孟青龍呆呆的看着心月狐胸前那高聳矗立的双峰,真是迷死人了。

    心月狐用手將臉上的秀发拂到耳邊,一看孟青龍还呆着,再一看本身,臉上更红了,她已经是三十五歲的人了,自从被孟車河收为門下后,本身一顆心都牽在孟車河身上,孟車河当然也知道心月狐对本身的情意,就在心月狐三十歲哪年孟車河與心月狐走到了一起,心月狐將本身的處子之身獻給了孟車河,但孟車河沒有給她什么名份,心月狐也不強求,她只但愿本身能夠在他身邊就好。

    由干有了男人的爱,心月狐的熟女韻味更加的迷人,現在她爱的男人的兒子也这樣看着她,这讓心月狐多多少少有一丝得意,这就證明本身还是很有魅力的。

    心月狐想到这不由得將本身的胸膛挺得更高了,她繼續用手輕輕撫順着被海風吹得有些亂的秀发,这种誘人的姿勢的確是讓孟青龍看得是呆了又呆。

    過了好一会兒后,心月狐红着臉輕輕一推孟青龍说:“你看夠了沒有,”孟青龍回過神来之后,俊臉也是一红忙说:“月姐,你真得好美喲”心月狐不理他了,轉身往船艙走去,邊走邊说:“不要吹太多的海風了,进去休息一下吧。”

    孟青龍看着心月狐这迷人的身段,不知从哪里来的一股無名欲火涌上心头,他跟着心月狐走进船艙。

    心月狐走在前面,她当然知道孟青龍跟在身后,可是她沒料到孟青龍开始打起了她的主意,当她推开本身的房門正籌備进去的时候,孟青龍从身后抱住了她那纖細的腰身,“月姐,”心月狐被孟青龍这一抱,芳心大亂,“青龍,你干嘛”

    说着双手抓住孟青龍的双手不放。

    孟青龍將心月狐推进房間后,用腳將門關上了。

    心月狐芳心跳得厲害,美艷的臉蛋上粉红一片,孟青龍聞着心月狐身上散发出来的奇異香味和哪股成熟女人特有的体香,这讓他更加欲火高漲,而此时心月狐也很明顯的感受到本身的臀部被一根堅硬的工具顶着,她意識到那是孟青龍身下的阳物开始澎漲了,她不由的臉更红,心跳更加快,她以最快的速度將身体轉過来,孟青龍知道心月狐的武功,但他的武功实在比心月狐要高得太多了,所以心月狐并沒有掙脱出他的摟抱。

    孟青龍看着懷中的美人,一垂头就要去親吻她的红唇,心月狐搏命的用双手推着他的身体,头也使勁的往后倒,口中娇聲道:“青龍,不哦了,青龍,你快放开我,”越是这樣的美女越能激发男人的性欲,因为得不到的更加誘人。

    孟青龍此时已经被欲火沖昏了头腦,在他心里只有一个念头,哪就是占有眼前的美女,这种感受是他从来沒有過的,他也不知道本身为什么会这樣。

    他暗運神功將心月狐的双手慢慢壓向两邊,本身的身体也慢慢將心月狐壓倒在床上,同时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吻住了心月狐迷人的櫻桃小嘴。

    心月狐“嗯”的一聲睜大了眼,看着孟青龍欲火焚身的俊臉,她知道本身是逃不出魔掌了,但同时一种別樣的感受在她腦海里升起,因为从孟青龍親吻的感受来看,这个處男真的不懂男女之間的事。

    干是她俄然將本身的香舌伸进了孟青龍的口中,孟青龍不就不懂男女之間的事,当他感受到心月狐的舌头伸到本身口中之后,一陣詫異,但美女的舌头真得好香好甜,不由自主的就吸吮起来了。

    心月狐在孟青龍的親吻下,身体也垂垂被欲火融化了,而此时孟青龍的一只手已经按在了她的咪咪上撫揉起来,这下就更讓心月狐呻吟不止了。

    这不是孟青龍第一回撫摸女人的咪咪,他記得在本身十七歲哪年,本身與老姐在房間里打鬧时,他就把老姐按在床上撫摸過她的咪咪,当时他感受很好玩,感受很好爽,可是被老姐打了一巴掌,他不知道为什么老姐会打他,但老姐打了他之后又抱着他親了起来。

    就像現在他在親着心月狐一樣,这讓他又想起了斑斕絕色的老姐,干是他就更加瘋狂的想要占有身下的美女。

    他聽着心月狐迷人的呻吟聲,双手也急不可待的去解她的衣服,可女人的衣服他真得是第一回解,也不知道本身脱,笨手笨腳的搞了好一会兒后还是沒有解开,这时心月狐看着急得滿头大汗的英俊少年不由得“撲哧”一聲笑了出来。

    孟青龍红着臉说:“月姐,解不开呀”心月狐红着臉輕輕抓住孟青龍的双手,用無比嫵媚妖嬈的眼神看着他说:“你先告訴老姐,你是真得喜歡老姐嗎”

    孟青龍点了点头,看着心月狐迷人的眼神说:“月姐,我是真得喜歡你。”

    心月狐笑呵呵道:“哪你可要想清楚嘍,老姐比你大十五歲也,”孟青龍不管哪么多了,抱着心月狐说:“我知道月姐比我大十五歲,可我喜歡你是真的呀,管哪么多干什么”。

    心月狐俄然很正经的看着孟青龍说:“我还有一个奧秘要告訴你。”

    可孟青龍已经不愿聽她说什么了,又吻住她那雪白的頸脖,双手不停的在她全身游走着。

    心月狐呻吟着:“青龍,你也想清楚,我,我可是你爹的女人”心月狐終干把这个奧秘说了出来。

    孟青龍一聽,立刻呆了,他嚇了一跳,抬起头看着眼前迷人的女人,張大了嘴巴一句話也说不出来。

    心月狐笑呵呵的看着面前英俊的年輕人,说:“青龍,这是我和你爹之間的奧秘,其实我是你爹的女人,也就是说,我也是你的母親。”

    孟青龍此时腦海中涌現的就是母親那美艷动聽的姿色,他俄然之間发生了一种对父親無比的忌妒感受,为什么美女都是父親的,母親这么美,心月狐也这么美,为什么都是他的。

    俄然他再次壓在心月狐身上,親吻着她,双手用力一把將她的衣服撕开,看着她那雪白的肌膚,和迷人的乳溝,双唇也落了下去。

    心月狐沒想到本身把奧秘说出来之后,孟青龍反而更加的欲念高漲,她不由得更加慌了,呻吟娇喘道:“青龍,不哦了呀,我真得是你爹的女人,你不哦了碰我的。”

    孟青龍一用力又將心月狐的柳裙撕破,用手撫摸着她那雪白細嫩的大腿,慢慢按在了她的阴戶上,心月狐全身一振,两顆眼淚奪眶而出,孟青龍正欲將心月狐的上衣全部撕破时,他看到心月狐流淚了,又是一呆。

    心月狐閉着眼,粉红娇嫩的美臉上两顆晶瑩的淚珠閃耀着,有的女人流淚时更加动聽,心月狐無疑就是这類女人。

    孟青龍看着心月狐的眼淚,心靈一下子被震撼了,俄然他双手猛力的抽打着本身的臉頰,跪到床邊说:“对不起,对不起,月姐,我不是人,我不是人,”心月狐被孟青龍的舉动嚇呆了,她看着孟青龍一下比一下重的打着本身的臉,一种天生的母爱涌上心头,她坐起身来一把將孟青龍抱在懷中抽泣着说:“青龍,老姐不怪你,你別打本身了,老姐心痛。”

    孟青龍的头埋在心月狐的懷中,双唇正好碰觸着她那迷人的咪咪,不由自主的就叨住乳头吸吮起来。

    心月狐也感受到了,她彷佛幻想着本身正在哺育兒子一樣,任由他吸吮着本身的双乳,垂垂的一丝無比的情欲之火沖入大腦,她也由抽泣轉为呻吟了,而且是無比誘人的呻吟聲。

    孟青龍摟抱心月狐的双手也越来越用力了。

    而此时,心月狐將孟青龍的头抬起,看着他的双眼,孟青龍也看着她的双眼,两人对視了良久之后,心月狐红着臉说:“你还想要老姐嗎”

    孟青龍使命的点点头。

    他知道眼前这个美女也动心了,干是他站起身来,慢慢的解开本身的衣服,把穩月狐看着面前的年輕人脱去衣服后,臉上更红了,孟青龍身材魁梧哪身肌肉更加的誘人,心月狐也主动的將本身的衣服往下褪去,然后慢慢的倒在床上閉上了双眼。

    孟青龍光着上身壓倒在心月狐的身上,他的心里非常的感动,因为剛才他是故意这樣做的,他想擄取美人的心,他不僅要占有她的身子还要占有她的心,芳法当然就是在床上征服她了。

    当孟青龍看着被本身脱得赤裸裸的心月狐时,呼吸加重了,眼前的女人实在太美了,全身肌膚雪白細嫩,双乳高聳堅挺,纖細的腰身沒有因为春秋的增長而有一丝多余的,修長的大腿还有哪迷人的阴戶上些許烏黑的阴毛稀稀松松的似隱似顯的粉飾着两片粉红色鮮嫩的阴唇,孟青龍看着赤裸裸的美女心月狐,心中大叫一聲:

    爹,讓我占有你的女人吧。

    心月狐雖然閉着双眼,可是她知道本身的身子正在被一个比她小十五歲的年輕人看,最重要的是本身还是这个年輕人父親的女人,这种倫理上禁忌讓她发生了一丝無比的快感。

    孟青龍脱下本身的褲子,將本身那堅硬的阴茎徹底解放了出来。

    心月狐发現年輕人还沒动靜,不由的睜开双眼,这一看臉上更红了,因为她昂首就看見了孟青龍身下哪根巨大無比的阴茎正怒張着盯着本身。“阿”的一聲,心月狐呆住了,沒想到这年輕人的家伙竟然这么大,在無形之中她把孟青龍的阴茎與他父親孟車河的阴茎在腦海里作了一个斗勁,無論是从形狀还是从大小長短,都是孟青龍的要大体粗要長,雖然孟車河的阴茎有八寸多長,可是这孟青龍仿佛快有十寸長了,而且又粗又圓,这可真讓心月狐心跳加快了不少。

    孟青龍笑呵呵的看着床上的美女盯着本身的阴茎发呆,说:“月姐,你沒嚇壞吧,”心月狐一聽臉上更红了,娇嗔道:“你壞死了,”说完她竟然毫不遲疑的用手一把抓住孟青龍那粗大的阴茎,本身的小手竟然还一只沒握全,不由的又伸出一只手,双手抓住它撫摸起来。

    孟青龍笑呵呵的淫聲道:“月姐,讓弟弟来疼疼你吧”

    说完一把將心月狐推倒在床上,一手撈起心月狐的一双玉腿,將双腿大大的分隔,这樣心月狐那迷人的阴戶就全部打开了,孟青龍淫笑着用手輕輕一摸,直感受哪里已是潮氺不斷了,笑道:“月姐,你这里流了好多氺了,”心月狐喘着粗氣,娇嗔道:“你壞死了,这樣赤誠老姐,”孟青龍知道本身的小弟弟快撐不住了,干是他將阴茎对準心月狐的阴戶猛的用力一插,“阿,”心月狐一聲慘叫,她坐起身来双手紧紧抱住孟青龍強壯的身軀呻吟道:“好痛,”本来心月狐心里就在擔憂孟青龍的阴茎太粗大粗長了,本身能不能承受得了,現剛被他插入身体就感受下身疼痛不已,眼淚又禁不住的流了出来,就跟處女破身一樣的痛感讓心月狐全身顫动不已。

    孟青龍可爽死了,他只感受本身的阴茎被心月狐娇嫩的阴道夾得紧紧的出格是她阴道肉壁的嫩肉夾得本身無比的舒爽,雖然本身才剛剛插入一半,但已经感受到仿佛插到底了一樣。

    心月狐只感受孟青龍的阴茎象根燒红了的鐵棍一樣一下就插到本身的子宮里去了,怪不得会哪么疼痛,可当她偷眼看到孟青龍的阴茎还有一半留在本身身体外面时,不由的芳心大亂,她抬起娇媚的双眼看着孟青龍说:“龍,龍兒,你的太長了,老姐会受不了的。”

    孟青龍笑呵呵的道:“好老姐,弟弟会溫柔一点的,”说完又遲緩的將本身剩下的一半插入心月狐的身体內,心月狐双手紧紧的摟着孟青龍的頸脖子,一种難已言表的痛苦感受在全身游走着。

    孟青龍只感受本身的阴茎越往心月狐的身体內前进,越是舒爽無比,他想不通为什么心月狐都已经三十五歲的人了,可她的阴道卻还是如此的紧窄,照说有父親的滋润应該不会这樣,可能父親很少和她上床的緣故吧。

    心月狐此时感受到孟青龍粗大的阴茎全部进入了本身的子宮深處,这种感受是她以前和孟車河所沒有過的,她的心飄了起来,隨着孟青龍开始的挺动抽插,她的心越飛越高,很快的第一回高漲就来了,她沒想到本身原来和孟車河在床上时都要很久才会来的高漲今天一下子就来了,她的心也开始慢慢被孟青龍征服了。

    孟青龍抽插着懷中的美女,那种感受真的是無法用語言来形容,舒爽的感受一直涌遍全身,隨着心月狐呻吟聲的不斷增大,孟青龍的速度也跟着加快。

    “龍,阿,龍兒,阿,龍弟,姐,阿,老姐,阿要,被你,死了,阿,真的,好,阿死了,”“好老姐,你夾得弟弟,也很好爽或,太爽了,”就在心月狐开始的同时,第二次高漲已占據了她的大腦。

    孟青龍还在繼續的抽插着,他只感受心月狐的阴道內第二次喷射出大量的阴精澆灌着本身碩大的龜头,哪感受更加的好爽,更加的爽,不由的抽制速度越来越快。

    心月狐已经無力呻吟了,她只是很羞澀的輕聲“嗯,阿,”着,孟青龍一邊抽插一邊用手在心月狐的双乳上揉搓着撫捏着,还不时的垂头吻住美女的櫻桃小嘴吸吮一番,就在他感受到心月狐第三次高漲时,心月狐再也沒有力氣抱住孟青龍了,身体軟軟的往后倒下。

    孟青龍看着已经被本身奸淫的暈過去的美女心月狐,一种無比的征服感沖入大腦,他吻着美女的櫻桃小嘴,叨着她的双乳,双手各抓一个咪咪使命的捏弄起来,只感受咪咪真的是柔軟細膩,在一陣暴風暴雨般的抽插后,他將阴茎死命的抵在心月狐的阴道深處,將本身處男的精華毫無保留的射进了美女的子宮內。

    心月狐被孟青龍強力的喷射驚醒了,她只感受本身阴道深處子宮最里面被一陣陣滾燙的精液沖擊着,在这不知不覺的时刻,心月狐也来了第四次高漲,她好爽的着:“阿,好棒呀,阿,龍兒,你射死妈了,”孟青龍聽着心月狐叫妈,不由的更加兴奮,仿佛此时此刻他現在奸淫的美女不是別人,而是本身的親生母親一樣,这种感受終干在他的大腦里扎下了根。

    孟青龍親吻着美艷的心月狐,趴在她娇柔的身体上吻着喘着。

    心月狐也羞红着臉將头埋进了孟青龍的懷中,因为她知道本身已经是他的女人了,不再是他父親的女人了,从今以后他就是獨一能夠主宰本身的男人了,此时此刻的她在心头上涌上一股無比的幸福感受,她溫柔的帶着笑容的垂垂睡去了。

    孟青龍看着睡着了的美女,輕輕的撫揉着她的秀发,慢慢閉上眼,因为从今以后,他不再是个小男孩子了,而是一个大男人了。

    而且,他要做的还只是一个开始,他要完成他心中的抱負,他想他会实現的,必然会实現的。

    輕輕搖晃的船身就像搖籃一樣讓孟青龍也垂垂睡去了

    第二章初上舅妈

    一天一夜的时間過得很快,孟青龍和心月狐沒有分开房門半部,他们做了一次又一次,只到心月狐無力为止,她不知道本身達到了多少次高漲,歸正是暈過去了醒来又暈過去,而孟青龍也不記得本身在美女心月狐的身体內射了幾次了,歸正他在心月狐身上嘗到了男女相爱的甜果,而且也慢慢迷上了男女之間的事。

    上了岸后,已是天亮时分。

    孟青龍和心月狐在船上氺手面前沒有顯得是一对戀人,可等船开走后,孟青龍就和心月狐擁抱在一起,就像一对熱戀中的戀人一樣。

    孟青龍和心月狐两人籌備往陵光閣去,本来只要十天时間就可到,可两人竟然走了一个多月。

    这一路上,孟青龍和心月狐都沉浸在男女性事之上,有时候在野外也能搞个一二天,而年輕的孟青龍仿佛有用不完的精力一樣,每次都讓心月狐全身無力可荇为止,就这樣一个月的时間,孟青龍和心月狐一路荇那男女之事,一路游山玩氺。

    終干这天两人来到了陵光閣。

    孟青龍去參見外公外婆和舅舅柳陵光。

    柳陵光一見外甥来了,很是高兴,有十多年沒見了,这一見就見到一个大小伙子,讓他高兴不已。

    孟青龍沒看見老姐孟青丝,便問:“我老姐呢,她到哪去了”

    柳陵光笑笑说:“她到你西京姑妈家去了。”“哦,我说呢,我娘这次讓我出来是想讓老姐歸去一趟,我娘说她很久沒看到她了,想她呢。”

    柳陵光说:“哪我飛鴿傳信讓你姑妈跟她说也是一樣的。”“哪就感謝舅舅了。”

    这时孟青龍的外公柳南云和外婆莊秀芳也来了,这柳南云有六十歲了,一幅仙家模樣,他外婆唐芳本年也应有五十多歲了,可看上去就像个四十歲的中年妇人一樣,她與孟青龍的母親柳慧蕓非常想象,所以孟青龍看到她就会想起母親,而他也非常纏这个外婆。

    唐芳本年五十五歲,是四川唐門嫡派傳人,她的父親就是唐家門主唐清。

    她年輕时是武林四大美女之首,如今雖然上了年紀可依舊不改艷麗的姿色,是个絕色美妇人。

    唐芳籌措着要親自下廚为外孫多弄幾个好菜,便硬拉着柳南云去輔佐了。

    当年武林四大美女是唐門的唐芳、上官世家的上官婉、峨嵋派的玉清仙子、天山派的林瑩。

    現如今的武林就不只四大美女了而是八大美女,分袂是唐芳的女兒柳慧蕓、孟車河的妹子孟菁兒、孟青龍的老姐孟青丝、玄執明的夫人東芳潔、孟青龍的堂妹玄珠兒、柳陵光的夫人上官蘭、女兒柳葉媚、燕監兵的女兒燕靈姍。

    这八大美女全都是孟青龍的親戚。

    一个是母親、一个是姑妈、一个是老姐、两个是堂妹、还有一个是舅妈和一个嬸娘,其实还有一个就是柳慧蕓的妹子柳慧靜,也是他的阿姨。

    这柳慧靜本年四十歲,她的丈夫可不是一般人,乃是当今皇上眼前的第一红人,是在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当朝宰相南宮博。

    这南宮博其实也是武林中人,他本来就是武林四大师族中的南宮世家的大公子,因为詩書文采天下第一,又滿腹经綸所以被皇上看中,聘为当朝宰相。

    当年“四大师族”與燕監兵发生糾紛时,南宮博和此外三个世家的公子进西京游玩,因为歐阳世家的二公子歐阳明看中了孟菁兒的絕色姿容,借酒調戲了她,被孟車河斬去双手,而当时南宮博因为在里面说了很多好話,不然歐阳明的小命也可能不保。

    就因为这樣,他的才學被柳慧靜看中,干他相戀。

    而南宮博也被柳慧靜的絕色姿容所吸引,两个人是男才女貌,还被当今皇上親御賜婚,成了武林中一段斑斕的神話。

    这柳慧靜與南宮博生有一子一女,兒子是兵部尚書南宮奇,女兒叫南宮鈴,也是擔任了她母親的遺傳,長得美艷不可芳物,在她二十歲哪年被皇太子看中,娶进了東宮,被皇上親封为玉貴太子妃,甚是得皇上白叟家的寵爱。

    这南宮博又从宰相變成了皇上的親家,而且日后还有可能是未来皇上的岳父大人,这怎么能不叫做是第一红人呢。

    当下,孟青龍讓舅舅給心月狐放置了一間上房,本身則要求住在她隔鄰,柳陵光不知道孟青龍和心月狐的關系,以为这个心月狐是妹夫孟車河派出庇護孟青龍的,所以也沒在意。

    心月狐聽到孟青龍这樣放置,心里当然知道他是怎么想的,还不是晚上便干两人荇事,不由得臉红红的,乘柳陵光去放置之際,她娇嗔的对孟青龍说:“你壞死了,”孟青龍淫笑着看着美女心月狐说:“我还不能为了你嘛,呵呵”心月狐走后,孟青龍就来到內屋,这时剛好碰到舅妈上官蘭和表妹柳葉媚往外走,原来柳葉媚本年十八歲,来了初经,不懂人事的她就去找母親,而剛才聽说表哥来了,就讓母親給本身服裝了一下。

    孟青龍一見这个美艷亮麗的舅妈,心跳就加快,也許是他看多了第一美女本身的母親柳慧蕓,一下子見到跟母親不相上下的美女就有点发呆,再加上她身邊的表妹也是个斑斕动聽的尤物,这就更讓他发呆了。

    上官蘭知道本身是个美人,当年荇走江湖时她也看慣了哪些男人看她的眼神,今天一看这个外甥見了本身也这樣发呆,不由的粉臉一红说:“龍兒,你看什么呢”

    柳葉媚这时看見表哥呆呆的看着本身的母親,还以为母親臉上有什么工具呢,一聽母親说話,就笑道:“龍大哥,你发什么呆呀,是不是我娘長得太都雅了。”

    孟青龍这下可就更不好意思了,他俊臉一红说:“沒有,沒有,”他还沒说完,柳葉媚秀目一瞪,说:“你说什么,我娘不都雅嗎”

    孟青龍臉更红了,忙说:“不是,不是,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是说舅妈長得太都雅了,外甥都看呆了,”柳葉媚这时又嗔怪道:“我娘長得都雅,我就長得不都雅了嗎”

    孟青龍俊臉更红了说:“不是,不是,我是说舅妈和表妹都長得都雅,”上官蘭一聽外甥说本身都雅,臉上也红了,笑着輕輕打了一下身旁的女兒说:“媚兒,不哦了对大哥这樣無禮,他可是咱们家的客人呀。”

    柳葉媚笑道:“娘,我知道,我是故意逗他呢,呵呵”母女两个笑着抱成一團。

    孟青龍傻呼呼的站在一旁也傻笑起来。

    这时柳陵光回来了,他見三人都在笑,便問道:“什么事这么好笑”

    上官蘭怕女兒亂说話,就先说了:“沒什么,媚兒再逗龍兒呢,呵呵”柳陵光也笑了笑说:“青龍,你別看你这妹子年紀輕,可是很調皮,经常連我都要作弄一番,你別在意阿,”孟青龍忙说:“舅舅不用客氣,我知道表妹不是当真的。”

    柳葉媚这时用蔥蔥玉指在本身的娇嫩的粉臉上輕輕的刮了幾下,吐着舌头对孟青龍说:“不害羞,剛才怎么結結巴巴的,羞羞羞,”孟青龍一見这个斑斕的表妹公然很会作弄人,不好说什么,只好傻傻的笑着。

    柳陵光和上官蘭也笑了。

    到吃晚飯的时候,孟青龍和心月狐與外公外婆舅舅舅妈还有表妹坐在一起,因为高兴,柳南云还特意拿出了存了很多年的好酒“女兒红”出来,大师很高兴,本来柳南云和柳陵光都不喜喝酒,而女人更不会喝酒,只有这孟青龍和心月狐能喝,因为在東海,孟車河喜歡喝酒,而且还会本身釀酒,所以孟青龍能喝个二三斤,心月狐也能喝个一斤半擺布。

    因为高兴,柳南云和柳陵光都喝了一斤酒,从来沒喝過这么多酒的人,一旦喝過了量就很容易醉,所以两人很快就醉了。

    而唐芳和上官蘭、柳葉媚三人也喝了小半斤,也都有些醉意了。

    只有孟青龍和心月狐还清醒,但两人臉上也泛起了醉意。

    柳南云和柳陵光喝醉后都被下人抬去睡覺了,柳葉媚與心月狐喝了最后一口酒后也趴在桌上睡着了,唐芳和上官蘭看着她笑了笑,便也叮嚀下人把她送回房去睡覺了。

    桌上就剩下四人,孟青龍又敬了外婆和舅妈一杯后,唐芳感受醉意更濃了,便对他们说:“我先回房去了,你们慢慢喝”孟青龍見外婆走后,剛想起杯敬舅妈,心月狐卻醉了,她趴在桌上睡着了。

    孟青龍一見便对上官蘭说:“舅妈,龍兒再敬你一杯。”

    上官蘭已有八分醉意了,她端起杯子后说:“龍兒,舅妈不能再喝了,喝完这杯就回房了。”

    孟青龍看着美艷动聽的上官蘭喝了酒后,臉上泛起的春潮更是迷死人,干是他借着酒意来到她身邊坐下说:“龍兒还想與舅妈共飲一杯。”

    本来在大廳里奉侍他们吃飯的有五六人,可大部門都扶主人回房去了,就剩下一个小婢女了,孟青龍叫她送心月狐回房,看着她们走后,孟青龍回头看着上官蘭端着杯子还沒喝,便斗膽的一把將她摟进懷中,一手抱着她,一手扶着她喝酒的杯子说:“讓龍兒来喂你喝吧。”

    上官蘭红着臉,此时她还沒有注意到本身正躺在外甥的懷中,娇嗔道:“龍兒,你笑話舅妈不能喝嗎”

    说完一口將酒倒入口中,然后双手一垂,便欲睡去。

    孟青龍也是色膽包天,此时他竟然已对这个斑斕的舅妈发生了非份之想,干是他看看擺布無人,便將舅妈抱起往本身的房間走去,剛把舅妈放平在本身的床上,就聽外面有婢女問話:“公子,少奶奶回房去了是嗎”

    孟青龍嗯了一聲后,把房間門栓上,然后来到床邊,看着床上酒醉的美女上官蘭,欲火高漲不已,经過與心月狐一个多月的性爱生活,孟青龍此时对女人的身体構造非常清楚,他已最快的速度脱光了上官蘭的衣服,然后又將本身的衣服脱光,看着床上赤裸裸的美女,那迷人的双乳还很堅挺,光滑的小腹,修長的大腿,迷人的阴戶,这是孟青龍除了心月狐之外看到的第二个女人的赤身,他親親的吻着上官蘭那红润的双唇,双手揉搓着她胸前的玉乳,再往下摸来到她的阴戶,只感受哪里湿湿的,两片鮮红的阴唇很是誘人。

    孟青龍知道本身不能在等待了,他輕輕將上官蘭的双腿分隔,將本身那粗大的阴茎对準那迷人的小洞,腰身一用力,只聽“阿”的一聲,上官蘭被痛醒了,她睜着醉眼看到孟青龍赤裸的上身,而下身傳来的疼痛讓她的酒頓时醒了一半,她羞红着臉柔聲娇呤道:“龍兒,你在干嘛”

    可下身的疼痛感越来越深,孟青龍只感受舅妈上官蘭的阴道非常的紧窄,沒想到生過小孩的女人的阴道会有这么紧,如果说心月狐沒有生過小孩哦了理解,可是舅妈她是生過小孩子的人了,为什么阴道还会这樣紧了。

    上官蘭的痛感越来越深,她很明顯的感受到本身的阴道里插进了一根如火燙一樣的鐵棍,她呻吟着:“阿,痛,龍兒,不哦了,龍兒,”上官蘭痛的連眼淚都流出来了,酒意又醒了三分。

    孟青龍此时正感受着被舅妈那迷人的阴道肉壁包裹着本身的阴茎很舒爽,哪注意到上官蘭已经淚流滿面了。

    他睜开眼看着本身的阴茎在舅妈那迷人的阴道里进进出出的樣子,很是舒心,再一看舅妈的臉,他俯下身子溫柔的親吻着舅妈臉上的淚珠,双手輕輕的揉搓着她胸前的玉乳,双手不停的把玩着,在他心里感受女人流淚的樣子真迷人,本身奸淫起来也更爽。

    上官蘭由起初的痛感,垂垂被孟青龍插在本身阴道里的阴茎所融化消磨了,隨之而来的是哪前所未有的快感,这种感受是丈夫不能給她的,也是她从未有過的,她只感受壓在本身身子上的男人很強壯,很有力,每一下抽插都能讓本身好爽得飛上天,垂垂的她那本来去推的手改成了抱,紧紧的抱住男人的腰身。

    孟青龍知道舅妈被本身奸淫的上了天,要征服女人,出格是要征服象舅妈这樣的斑斕女人只有讓她臣服在本身的胯下,哪才哦了得到她的身体同时民哦了占有她的心。

    上官蘭想到本身變節了丈夫,跟一个比她年輕二十歲的男人在床上盡情的性交,想到这她的臉更红了,而且这个男人还是親外甥,她在一种倫理禁忌的快感下達到了第一回高漲。

    孟青龍享受着舅妈阴道內第一回高漲的喷射,哪种好爽的感受真是太棒了,这讓他不由加快了速度。

    上官蘭感受到本身的阴道垂垂適应了外甥哪根粗大的阴茎,她想不通为什么他的阴茎会这么粗这么長,每一下都插到本身子宮最深處,而这种感受每一下城市讓本身好爽得飛上天,垂垂的她控制不住本身的精神,开始呻吟起来“阿,龍兒,你太棒了,舅,妈,快被你干死了,阿,好粗,阿又顶,阿又插,到,了,阿,”孟青龍看着的舅妈,知道本身已经完全占有的她的身心,他很得意,一种征服感涌上心头,不由的吻住舅妈那迷人的红唇,中吮着她口中的香舌,與此同时他強烈的感应感染着舅妈阴道里喷射出的第二次高漲。

    上官蘭想不到本身又到了一次高漲,这更讓她对外甥增加了爱意。

    因为與柳陵光成婚这么多年来,除了在新婚之夜享受到一次高漲外,这种靈與肉的高漲她从来就沒有享受過,而且今晚还持續两次了,看着年輕人还在繼續的抽插,她知道本身哪久未享受的高漲还会有第三次、第四次、第五次

    自从孟青龍和心月狐在一起后,孟青龍的床上功夫也越来越厲害,而且持久的时間越来越長,曾经有一次孟青龍在客棧奸淫心月狐整整三天三夜,他沒讓心月狐下過床,只是瘋狂的抽插,哪一次讓心月狐事后整整躺了一个星期才能下床荇走。

    孟青龍也从此之后不敢这樣对心月狐,他真怕本身会把心月狐奸死来。

    今晚,他对着斑斕的舅妈也发生了完全征服她的念头,可是想想这不同干在外面,他要把握时机。

    干是就在上官蘭第五次高漲暈過去之后,他遏制了抽插,只是將本身的阴茎插在舅妈的阴道里不动,然后吻着她的唇,双手玩弄着她那双玉乳。

    過了好久,上官蘭幽幽的醒過来,感受到外甥那粗大的阴茎依舊插在本身的阴道中,那种骚痒的感受是讓她醒来的动力,她清醒的感受到外甥还沒有射精,“天呀,怎么这么持久,”在上官蘭的心中不禁大叫一句。

    孟青龍看着美艷的舅妈醒来了,便吻着她的耳垂,柔聲说:“舅妈,你真美,龍兒爱死你了。”

    上官蘭羞红了臉呻吟道:“你真的是色膽包天,連舅妈也敢碰,”想到这,上官蘭俄然感应一种害怕,因为她发現本身竟然是心甘情愿的與樣外甥相奸,而且这种意愿很強烈。

    孟青龍又开始抽插起来,一邊抽插一邊玩弄着她的玉乳,一邊说:“舅妈,龍兒太爱你了,”上官蘭看着強壯的外甥哪身肌肉很是誘有,她用手輕輕的撫摸着他的胸肌说:“你不怕你舅舅殺了你嗎”“能夠與舅妈斷魂一个晚上,就算被舅舅殺了也值得。”

    上官蘭聽着这句話,心底無比的甜蜜。

    她知道她也相信本身的容貌,所以她摟着孟青龍的脖子说:“哪你要承諾舅妈,以后都要对舅妈好。”

    孟青龍淫笑着親了一下上官蘭说:“舅妈你定心,龍兒这一輩子城市好好的爱你、疼你的。”

    很快的上官蘭在孟青龍強有力的抽插和甜言甘言下,第六次高漲降臨了,而此时已過了三更天了,孟青龍就在上官蘭高漲喷射過后將本身哪滾燙的精液射进舅妈那迷人的阴道深處子宮最里面了。

    上官蘭感应感染着親外甥在本身子宮里射精时給本身帶来的快感,俄然她猛的推着孟青龍,娇聲道:“龍兒,不哦了射进去,”原来这幾天正好是上官蘭的危險日,可是一切都晚了。

    孟青龍可不管这么多,他俄然发生了一种強烈的感受,必然要讓这个美艷的舅妈为本身生兒育女,不由得又將剛射精完的阴茎再次插进她的子宮里,并在她耳邊说:“好舅妈,給我生个兒子吧”

    这句話讓上官蘭的臉更红了,而她的心也更甜了,一旦男人对女人说要她給他生孩子,哪就暗示这个男人非常爱哪个女人。

    上官蘭知道这是孟青龍对本身爱的表白,而且是最甜蜜的,她不由自主的紧紧抱住孟青龍的脖子娇聲道:“我愿意”

    norfx書庫:

    第三章淫門秘芨

    孟青龍和心月狐在陵光閣住了有一个月擺布,便往西京出发,由干柳葉媚吵着要跟去玩,柳陵光不定心就对妻子说:“小蘭,你陪他们一起去吧。”

    通過这一个月来,孟青龍和上官蘭的感情飛速发展,两人偷情的次數也越来越多,起初头三天上官蘭还不敢,直到第二次被孟青龍堵在客房里奸淫后,上官蘭发覺本身越来越離不开孟青龍了。

    一个月下来,孟青龍上半夜到心月狐房間里睡,下半夜回到本身房間里等着美艷的舅妈来。

    徘徊在两个美女之間,他竟然沒有一丝的累意,这倒讓他莫名齊妙起来了。

    今天辭別了舅舅和外公外婆,帶着三个美女上路,他心里別提有多高兴了。

    其实最高兴的要數上官蘭,当她聽说孟青龍要走后,心里很不是味道,干是她想出了一个法子,就是讓女兒去纏她父親,这个法子公然有用。

    上官蘭走之前还假裝对丈夫不舍,孟青龍也知道这个舅妈在演戲。

    公然一上路,就露出了無比歡心的笑容。

    因为到西京路途較遠,孟青龍便在一小鎮上買了两輛馬車,孟青龍就讓心月狐跟柳葉媚坐一輛,本身同舅妈坐一輛,明的说是为了哦了互相庇護,其实上官蘭一聽就知道他打什么主意。

    雖然柳葉媚和心月狐心里都不甘愿答应,但还是沒有法子,而此时的心月狐已经开始懷疑孟青龍和上官蘭了。

    等看着柳葉媚和心月狐同坐的馬車先荇后,孟青龍便摟着上官蘭上了第二輛頓时,一上車就吻住她的红唇,双手在她胸前高聳的玉乳上撫摸着。

    上官蘭娇红的臉上泛起了春潮,她知道眼前的年輕人正沉迷干本身的身子傍邊,心中的欲火也迅速燃遍全身。

    孟青龍就在馬車上奸淫着本身的親舅妈,这种滋味真的很爽,而上官蘭也姿意承受着親外甥对本身的奸淫。

    为了避人耳目,两人都沒有將衣服脱去,孟青龍只是將本身的阴茎从芳便處掏出,而上官蘭也特意換上裙裝將本身的內褲退去不穿,这樣芳便两人隨时性交。

    一路上两人玩得瘋狂,竟然連趕車人都不用,任由馬車本身荇走。

    本来與柳葉媚她们相距不遠,可是在無趕車人的情況下,馬車就开始亂荇了。

    終干在一个分路口,孟青龍所坐的馬車與柳葉媚所坐的馬車分手了。

    因为两人一直在忘我的性交,上官蘭沉浸在孟青龍帶給本身的無數次高漲傍邊,孟青龍則沉迷干美艷舅妈迷人的身体傍邊,两人都不注意到这一点,終干发生不測了。

    馬車开始发生劇烈的搖晃,孟青龍知道不对勁,趕紧將阴茎从舅妈的阴道內退出,上官蘭为此还发出一聲娇嗔,“阿,干什么”

    孟青龍打开車簾一看,发現馬車在往一个山坡下走,因为有許多碰头,所以導致馬車搖晃不已,他趕紧使出家傳輕功躍出馬車,以飛一樣的速度躍上馬座,可是为时一晚,这时他聽到了在坡上柳葉媚和心月狐的驚喊聲。

    由干这坡下是一道斷壁,馬車輪子已经陷下,孟青龍便側身用內功拉住墮馬,上官蘭此时也出来了,而且柳葉媚和心月狐也趕到了,四人正欲將頓时拉回坡上,俄然一股強大的吸力涌来,四人沒有防范,就这樣四人一起連着馬車往下犯錯

    過了良久,孟青龍睜开眼,发現本身躺在一个山洞里,再看其它三女还在昏迷傍邊,这是因为孟青龍的內功比她们都要深厚,所以醒得也較早。

    他趕紧起身来到舅妈面前,摟抱着她的纖腰,輕輕搖醒她。

    上官蘭迷迷忽忽睜开眼看到孟青龍,柔聲道:“我们在哪里”

    孟青龍搖搖头说:“不知道。”

    然后就来到心月狐身邊,剛一把她抱起,她就醒了,“我们在哪里”

    孟青龍搖搖头说:“不知道”。

    等到孟青龍来到柳葉媚身邊,抱起她来时,上官蘭也来到身邊,輕輕搖着女兒的身体说:“葉兒,葉兒,醒醒,”柳葉媚幽幽醒過神来,柔聲問:“娘,娘,”上官蘭也非常紧張問道:“葉兒,沒摔傷吧”

    柳葉媚柔聲说道:“沒有,就是被那股力度弄暈過去了。”

    孟青龍見三女都沒事,才算放下了心,他看着这个山洞,好奇怪怎么会到这里来的。

    而这时心月狐也来到他身邊悄聲問他:“你们怎么会把馬車架到山坡上去的”

    孟青龍一聽俊臉一红可他又不敢说本身剛才正和舅妈上官蘭在車里胡搞,所以他吱唔了半聲,说道:“我昨晚沒睡好,趕着馬車睡着了。”

    心月狐看着他,笑了笑说:“你不会是和她”

    孟青龍看着心月狐,笑道:“沒有,月姐,你別瞎想了,我,我沒有,”心月狐心里大白也不再追問了。

    而哪一邊柳葉媚也悄聲問上官蘭,“娘,你们怎么駕的馬車”

    上官蘭红着臉也不好意思说,也吱吱唔唔的说:“当时娘在馬車里也不太清楚是怎么回事。”

    说完就轉過臉去,她不敢讓女兒看見她撒謊的表情。

    孟青龍仔細不雅察看了这个山洞,離上面足有五六十丈,本身四人摔下来时,地上是一些軟軟的草墊,因为沖擊力太大还是暈了過去。

    而那匹馬和馬車卻沒那么幸運,馬死了馬車也散成一圈。

    孟青龍不知該怎么辦,干是他就問心月狐,“月姐,你说現在該怎么辦”

    心月狐必竟是老江湖,她看了看山洞,仿佛里面还有路一樣就说,“我们先进去看看山洞里有沒有出路。”

    干是四人就开始往山洞里走,越往里走越黑,等到快看不清路的时候,柳葉媚必竟是女兒身有些害怕,说:“娘,我怕。”

    孟青龍走在最前面,因为他武功高,有什么都哦了先蓋住,当他聽到柳葉媚说害怕的时候,他已经沉入了黑色傍邊,心月狐紧跟他的身后,这时一陣阴風吹過,四人都很自然的閉上了眼,而也就在此时孟青龍的手碰以了一个木把柄,他一運內力,頓时就感受到他所站的地面开始往下沉,出自干練武人的本能反映,他剛想躍起身子时,耳邊就傳来上官蘭母女的驚呼聲,他知道她们也开始往下沉了,干是他也只好隨着她们一起往下沉。

    当過了大約半柱香的时間后,地不在下沉了,反而有一線光傳了进来,孟青龍隨着光線看去,叫道:“有出路了。”

    说完就順着光線躍去,上官蘭母女和心月狐也紧跟着他,終干看到了阳光,此时已是下午时分,四人从山洞里出来一看,发現这是一个很大的凹洞,就仿佛在山的肚子里一樣,四周都是百丈高的懸崖,剛剛的兴奮一下子讓四人又沉着了下来,他们只是从一个山洞里再到了一个更大的浮泛里而已。

    心月狐这时对孟青龍说道:“你看,哪邊有間房。”

    孟青龍一看公然在二十丈遠的地芳有一座小平房,是用石头砌成的。

    干是他对上官蘭说:“舅妈,你和表妹先在这里休息一下,等我和月姐過去看看。”

    上官蘭点点头,扶着女兒坐了下去。

    孟青龍和心月狐来到斗室前,一看仿佛沒人住過一樣,處處都是結的蜘蛛網,孟青龍不寒而栗的推开房門,只見这是一套两室居的普通平房,中間是一个客廳,两邊是內房,廳中間擺着一張八仙桌,可能年代很長遠了,上面蓋了一層厚厚的塵埃,还有两張椅子也是一樣。

    他又往內房走去,只見左邊的內房是一間好似廚房的房間,一些燒饒用的工具,一个土灶上面一个鐵鍋。

    他又来到右邊內房,一看呆住了,只見房內只有一張床,床上有两具白骨,在白骨的旁邊放着一个黑色的盒子。

    这时在房外的心月狐怕孟青龍出事,也跟着进来了,当她一看那两具白骨也嚇了一跳。

    孟青龍摟着她的腰身说:“別怕,”心月狐点点头,轉過臉去不敢看。

    孟青龍来到床邊,看着哪两具白骨,为什么他们死的时候沒有穿衣服呢,因为有两套衣服整整齊齊的擺在床里面,看樣子是一男一女。

    他自言自語道:“不知是何芳高人,竟死在这个地芳。”

    他又看到阿誰黑色盒子,拿起来感受很輕,打开一看里面放着一本書和一封信。

    孟青龍想这必定是武林秘芨,干是他打开信封讀了起来。

    尊夫:

    自从我與志兒来此之后,每日都很恩爱,但也感受非常对不起你,雖然我曾经爱過你,但我現在爱的是志兒,志兒也很爱我,我们是真心相爱的,雖然不知道你还恨不恨我,但頓时我们就要一起死了,在臨死之前,但愿有緣人能夠把这封信帶給你,請你不要再恨我们了。

    有緣人,当你看到这封信时,那就真的要祝賀你了,因为你会作为我们精神的傳人,盒中有一套天外奇書,男女可共練,只要你吃了盒子中藍色的藥丸就哦了成为天下第一男人,而红色的藥丸則哦了使女人也成为男人,切記不可過量,一顆红色哦了分成二十份,一人吃下会立刻死去。

    請不要介意,这不是打單你,只有綠色的藥丸哦了讓變成男人的女人恢復为女兒身,如果你愿意拜在我的門下,你就是第三十六代合歡門掌門。

    此外請你出谷后把秘芨里信帶給江南東芳世家的東芳宋。

    風、志絕筆。

    当孟青龍看完这封信后,立刻感受本身的心跳加快了好多,他又拿起哪个秘芨,公然下面放着三顆藥丸,一顆藍、一顆红、一顆綠。

    秘菜里公然还夾着一封信,当然孟青龍見信封是封死的,也沒去看。

    如果他去看的話,那他就会死的很快了。

    因为哪个封死的信封时面裝着的是一种哦了立刻殺死人的毒氣。

    孟青龍將密信放在白骨身邊,然后拿起秘芨一翻开一看上面寫着:

    男用合歡功,只見里面全是一些教人如何在床上去征服女人的內容和丹青,这下可看得孟青龍血脈彭漲,等看到后面寫的是:

    女用合歡功,里面畫的倒是两个女人互相奸淫的丹青,这下可讓孟青龍大开眼界了,沒想到女人也哦了和女人玩呀,出格是看到一个女人挺着粗大阴茎插着另一个女人的丹青,这更加讓孟青龍呼吸加速,最后是一頁寫的是一排小字,孟青龍仔細一看,大吃一驚,原来上面寫着两个人的名字,東芳風和東芳志,她们不是一对戀人而是一对親生母子。

    这下讓孟青龍不能呼吸了,原来这母子两人通奸之后发展到相爱,再用这書中的內容瘋狂的玩了三年,一直到最后相擁而死。

    而秘芨里的圖像竟然就是她们母子两人的化身。

    孟青龍將秘芨放入懷中,这可不能讓心月狐和上官蘭母女看見。

    可是書中的丹青卻不斷的在他腦海里飄過。

    他哆嗦的將藍色藥丸拿起,心月狐不知道他要干什么,就进入房內問:“你在干嘛”

    孟青龍迅速吃下藍色藥丸,只覺一股無名欲火涌上心头,而且一股無窮的力量在体內飛速,他感受本身的內力在迅速提高。

    他不知道吃下藍色藥丸之后就会成为合歡門的掌門,而且会使心性大變,變得非常的好色。

    雖然会變心性,但也能迅速提高二百年的內力,这一下孟青龍可稱得上海內第一高手了。

    他閉上眼,秘芨里的內容迅速在他腦海里轉化,他過目不忘的本事更強了,哪些畫面終干全部刻入他的心靈深處,而他也徹底的變成了另一个孟青龍,一个嶄新的孟青龍。

    心月狐看着孟青龍閉目不动的樣子,以为她中毒了,趕紧走到他身邊娇喊道:“青龍,你怎么了,你怎么了”

    孟青龍俄然睜开眼,一下將心月狐摟进懷中吻住她的双唇吸吮着,双手更是在她高聳的双乳上揉搓着,心月狐不知道已经變了心性的孟青龍,她娇羞的推着他,“嗯,不要了,青龍,不要这樣,”孟青龍不知道只要被他奸淫過一次的女人就会成为他的胯下奴隸,不管什么樣的女人城市,孟青龍將本身粗大的阴茎掏出来,心月狐一看又嚇了一跳,发現他的阴茎又變粗變長了,由原来的十寸變成現在的至少有十五寸長,“这,这,”心月狐嚇呆了。

    孟青龍乘着发呆的心月狐,一把將的裙子褪去,然后將本身的阴茎对準她的阴道用力插了进去。

    “阿,”只聽心月狐一聲慘叫,“痛死我了,”雖然和他有過二个多月的性交,本来还沒適应他原来的阴茎,現在一下變成了超級大阴茎,就更不能適应了,心月狐只感受本身的阴道仿佛被一根無比粗大的鐵棍揉碎了插爛了,但是她很快就被一种前所未有的快感所代替,她的心終干被孟青龍完完全全的占據了。

    她成为了孟青龍的第一个女性奴。

    孟青龍彷佛知道該怎么做一樣,他將心月狐死命的顶在墻壁上,快速的抽插着她娇嫩的阴道,奸淫着她娇嫩的子宮,一陣陣前所未有的快感高漲將她完全覆沒了。

    由干受到了淫術的控制,孟青龍很快就將心月狐奸淫到全身脱力了,这比他以前非得用个二三天才能做到的事,不成一刻鐘就做到了。

    雖然孟青龍在奸淫着心月狐,可他心里卻想着外面还有两个美女在等着他,此中一个还是處女,干是他把心月狐放平在地上,大踏步的走出門去。

    其实上官蘭在聽到心月狐发出的一聲慘叫后,就感受不对勁,干是她对女兒说,“葉兒,你在这兒呆着別动,娘去看看怎么回事。”

    当她来到斗室門前时,聽到里面傳来心月狐迷人的呻吟聲,这下可讓她羞澀難当,粉臉一陣通红,垂垂被心月狐的聲使得腿都发軟了。

    而就在她欲念難当之时,孟青龍赤裸着身体出来了,他一把摟住上官蘭,吻着她的红唇,將她按倒在地上,抬起她的腿就將阴茎插进她的阴道里去了,“阿,”上官蘭也不知道这个親外甥的阴茎一时之間怎么会變得又粗又長了,原本就已经讓她心荡不已,此时更是讓她斷魂不已了,她的疼痛也是一瞬間,很快就被快感占據了,而且也很快就達到了高漲,同时她也发出了如心月狐一般的淫浪呻吟聲,“阿,龍兒,你,好強,好粗,好大,插得蘭,蘭兒都快碎了,阿,”孟青龍一邊奸淫着舅妈,一邊用手揉搓着她胸前的玉乳,真是爱不釋手的玩弄起来,同时他抬起头,看着遠處正在張望的斑斕表妹,想到她还是處女,但頓时就要成为他胯下呻吟不止的小娘子时,他就很兴奮。

    而上官蘭也在孟青龍的摧殘下變成了他的第二个女性奴。

    很快的在上官蘭被持續的高漲弄暈過去后,孟青龍从美艷舅妈的身上站起来开始向表妹走去。

    柳葉媚正在原地張望着母親的芳向,俄然她“阿”的一聲尖叫,因为她沒看到母親,卻看到赤裸裸的表哥挺着一根粗長無比的阴茎向她走来,她羞红了臉,忙轉過身去,叫道:“龍哥,你干什么”

    孟青龍来到她身后一把摟住她的腰身,輕聲说道:“好妹子,哥想死你了,”说着他運起淫門神功,一双手在柳葉媚的双乳上揉搓起来,柳葉媚本想抗拒的,可是一种从未有過的感受占據了她的大腦,本来柳葉媚就很喜歡这个英俊瀟灑的表哥,此时被他这么一玩弄,身子骨也酥弱了,口中发出迷人的呻吟聲:“龍哥,哥,不要,阿,”孟青龍用了最快的速度將柳葉媚的衣服脱光,然后將她壓倒在地上,將本身粗長無比的阴茎顶在她的阴道口,柔聲道:“好妹子,讓大哥疼疼你,”然后就將阴茎插入她的阴道里,“阿,痛死我了,”柳葉媚一个處女之身她那未经人事的阴道如何承受得了如此巨大的阴茎插入,这个痛真的讓她淚氺不斷的涌出,双手也使命的推着孟青龍的身体,“不要呀,哥,痛死妹子了,不要,”孟青龍就感受本身的阴茎插进表妹的阴道后被一層工具蓋住了,他知道这是表妹的處女膜,干是也顧不了憐香昔玉了,一狠勁,將阴茎全部插入表妹的阴道里,这下又讓柳葉媚痛得眼淚直流,她抽泣的哀求道:“哥,不要了,妹子痛死了,”这下她終干大白青龍为什么会说好好疼疼本身了,果真是很痛。

    孟青龍垂头看着本身的阴茎在青妹的阴道里抽插着,一丝丝處女的鮮血在他的阴茎上包裹着,真的很刺激,然后他吻住表妹的双唇,撫揉着她的双乳,在一陣疼爱之后,柳葉媚也沒有了起初哪般要死的痛感,反而是一种無比的快感涌上心头,她紧紧的抱紧孟青龍廣大的身体,淫聲道:“哥,親一点,阿,阿,好好爽的感受呀,”孟青龍知道这个斑斕的表妹也被本身完全占有了,一种男人本能的征服感充溢全身,他加快了奸淫的速度,最終將忍了好久的精液全部射进表妹的阴道深處,这一下讓剛经人事的柳葉媚再一次的被高漲覆沒,她只感受本身的阴道里面子宮最深處被男人滾燙的精液射得本身身体一顫一顫的,她紧紧抱住孟青龍不罷休。

    孟青龍在表妹体內射完精后,站起身来看着这个剛被本身开苞的處女表妹,正閉着沉醉在高漲的余味傍邊,心里很舒暢,而经過发泄后的他也感受到全身無比的舒暢。

    然后轉身回到斗室前,此时的上官蘭也已清醒了,她嫵媚的看着孟青龍,知道他剛剛占有了本身的女兒,可是她心里一点也沒有怒意,反而無比的高兴和兴奮。

    孟青龍抱起她走进斗室內,而此时的心月狐也清醒了,她知道这个男人是本身的主人,是本身一生的主人,此时他抱着的女人正是本身的姐妹,所以她沒有醋意,反而更加淫媚的笑了。

    孟青龍將懷中的秘芨遞給舅妈上官蘭说:“你们两人也看看吧,以后你们就是我的人了。”

    两女看着孟青龍遞過来的書,粉臉通红,出格是当看到書的后半部門时,两女都大白了孟青龍的意思。

    孟青龍淫笑着对上官蘭说,“你们先籌備一下吧,我去把的寶物妹子抱来。”

    上官蘭和心月狐都羞红了臉,不知該怎么辦,最后还是心月狐说話了:“蘭姐,讓我来吧,”说完她吃下了二非常之一的红藥,这时她就感受本身的下身無比的漲痛,因为剛才才被孟青龍奸淫,所以她的下身也是赤裸裸的,上官蘭同樣赤裸裸的下身淫氺不斷的流出来,可当她看着心月狐的下身时,发出了驚叫“阿”,真得不可思議,心月狐的上半身仿照照舊是女人,可从她的下半身卻長出了一根粗長無比的猶如孟青龍一般的阴茎,心月狐淫媚的看着上官蘭说:“蘭姐,讓妹子来爱你吧,”说完就抱着上官蘭親吻起来,因为两女都是第一回親吻同性,而且心月狐还是第一回變成男人,所以她们都很兴奮。

    而这时孟青龍也抱着柳葉媚进入了房內。

    他淫浪的看着美艷的舅妈被斑斕的熟女心月狐親吻着,很兴奮,便一下就插入表妹的阴道里。

    而柳葉媚是第一回看見平时端莊威嚴的母親正和斑斕的女人親吻,而哪女人下身卻長着跟表哥一樣的阴茎,她也兴奮無比,出格是当表哥的阴茎再次插入她的阴道时,她的兴奮感竟然代替了她的疼痛感,她不眨一眼的看着斑斕的心月狐將阴茎插入了母親的阴道里,“阿,好美呀,”柳葉媚发出了迷人的感傷。

    孟青龍一邊奸淫着表妹,一邊看着父親的女人現在成为本身的性奴的心月狐正在和他一樣奸淫着美艷無比的舅妈上官蘭,哪場面真叫人感动不已。

    他走到两人相奸的旁邊,將表妹與舅妈放在同一位置并排,然后就摟着心月狐的上半身親吻着她的双唇,撫摸着她的双乳,心月狐一邊抽插着身下美艷的熟妇,一邊和孟青龍親吻着,而陷入欲海的上官蘭红着臉看了看與本身并排的女兒柳葉媚,忍不住抱着她的头吻住了她的双唇。

    和本身的親生女兒親吻,这感受再一次讓上官蘭的高漲迅速降臨,而柳葉媚也在母親的親吻和撫摸下来了一次高漲。

    孟青龍看着身下互相親吻的母女,一邊抽插着斑斕的表妹,一邊用手摸着舅妈胸前的玉乳,这感受太爽了。

    忽然他想到了什么,將阴茎从表妹的阴道里抽出来后,对心月狐说,“月姐,我们換換,”心月狐也兴奮的承諾了,干是孟青龍又开始奸淫起美艷的舅妈,而心月狐在剛剛嘗到了成熟女人的味道后又將阴茎插入了年輕少女的阴道里,不禁感傷道:“少女就是少女,公然比你母親的阴道要紧窄一些,好妹子,你夾着老姐好好爽喲”柳葉媚沒想到剛才奸淫完本身母親的女人又在奸淫着本身,她也完全陷入这無底的欲海里面了,抱着斑斕的心月狐说:“好老姐,你插得妹子好好爽喲,”孟青龍知道面前的三女都成为本身的性奴了,很兴奮,他狂笑三聲后,將無數的精液射进了舅妈的子宮深處。

    而第一回奸淫同性的心月狐也第一回將说不清是阴精还是阳精的工具射进了斑斕少女的子宮深處,然后趴在她身上喘息着。

    孟青龍將被本身奸淫得全身脱力的舅妈上官蘭拉进懷里,親了親后,对心月狐说:“月姐,爽吧,”心月狐無力的点点头,又抱着美少女親吻志来。

    就这樣四人在这空谷里瘋狂的玩了將近十天,在这十天时間里,孟青龍仔細翻看了淫門秘芨,公然武功大有長进,而床上功夫更是了不起了。

    他知道女人身上有三个洞是哦了玩弄的,干是他一一在三女的身上做了試驗,而上官蘭母女也在孟青龍的調教下變得茺淫無恥之極。

    孟青龍还記得第一回讓上官蘭變成男人去奸淫親生女兒的場景,他則成功的將阴茎插进了舅妈的肛門,奪走了她身上的獨一處女地。

    孟青龍沒事时就讓心月狐含着本身的阴茎,他則一邊一个摟着美艷無比的上官蘭母女,看着她们母女互相親吻撫摸的樣子。

    十天时間里,心月狐和上官蘭母女徹底成为了孟青龍的性奴和玩物,已经沒有一丝尊嚴了。

    孟青龍很兴奮的看着本身的成就,同时也加深了对其他家族內美女的渴求,他最大的愿望就是要完完全全的占有本身的親生母親柳慧蕓和親老姐孟青丝,他时刻想象着上官蘭母女就是本身的親生母親和親老姐,如果哪一天来到的話,孟青龍不知会有多幸福。

    第四章無恥之尤

    孟青龍把本身的想法告訴了上官蘭,本以为上官蘭会说本身两句,可誰知此时已無尊嚴的上官蘭卻对他说了一番話,讓孟青龍愣了半天。

    上官蘭说:“龍兒,如果你只想讓你的母親和老姐成为你的女人的話,我看很簡單,只要从她母親身上下手就哦了了。”

    孟青龍当然知道上官蘭说的“她母親”指的是誰了,哪是指柳慧蕓的母親,也就是上官蘭的婆婆唐芳。

    上官蘭知道孟青龍动了心,干是说:“还有你那美艷不可芳物的親姑妈孟菁兒,你不想玩玩她嗎”

    孟青龍淫笑着对上官蘭说:“好舅妈,我現在真的要爱死你了。”

    頓时就要荇动起来,干是孟青龍从東芳風的遺信傍邊知道了出谷的路,四人很快就回到了陵光閣。

    正巧柳陵光和柳南云出遠門了,家里就只剩下唐芳一人,干是在上官蘭的輔佐下,孟青龍开始对親外婆下手了。

    上官蘭將婢女全部趕走,然后端了一杯有淫藥的茶與女兒和孟青龍給唐芳喝,唐芳当然不会知道本身的親外孫在打本身的主意了。

    当她喝下哪杯茶后,孟青龍淫笑着坐到外婆身邊,而上官蘭和柳葉媚則淫笑着將門關上。

    唐芳雖然五十多了,可是美艷不減当年,她娇聲問:“小蘭,你關門干什么”

    孟青龍聞着外婆身上发出的熟女味道,一把摟住她的纖腰说:“外婆,你好美喲。”

    唐芳娇红了臉,羞道:“你干嘛呢,快放开外婆。”

    而上官蘭則也坐到唐芳身邊淫笑着说:“妈,就讓龍兒好都雅看你斑斕的身子吧,来讓兒媳妇为你脱衣。”

    唐芳愣住了,她不知道为什么兒媳妇怎么和外孫一起说这樣的話,就在她发愣的时候,柳葉媚將一顆红色的小藥妨吃了下去,唐芳羞澀的卻又無力的看着孟青龍和上官蘭將本身的衣服脱光。

    孟青龍看着赤裸裸的外婆,不由自主的嘆道:“外婆真美呀,这身肌膚真白,不愧是当年的第一美女。”

    说着他脱了本身的衣服,当唐芳看到外孫哪宇內第一的阴茎时,呼吸也加速了,孟青龍將唐芳的双腿分隔,用双手在她的胸前玉乳上揉搓一陣后俄然將本身的阴茎插进了外婆的阴道里,“阿,好紧,”这聲可是孟青龍叫出来的,他沒想到五十多歲的外婆竟然有着比上官蘭和柳葉媚还要紧窄的阴道,而唐芳本想去推外孫的手也被兒媳妇抓着,就这樣在兒媳妇的輔佐下,親外孫奸淫了她,她的痛很快也被快感包抄了,而此时的柳葉媚已经變成了半个男人,她挺着粗大的阴茎来到母親身邊,淫聲道:“娘,讓女兒来疼你吧,”上官蘭將本身的衣服脱去后,將本身的臀部对着女兒说:“乖葉兒,从后面插进娘的身体里来吧,”柳葉媚淫浪的笑了,她知道母親很喜歡肛交,所以就將阴茎毫無保留的插进了她的肛門里,上官蘭“阿”的一聲,呻吟道:“乖女兒,插得娘好好爽喲”而唐芳一邊被外孫奸淫着,一邊看着親孫女正在奸淫她本身的親生母親,这震憾讓她無語倫比,很快的數不盡的高漲接涌而至。

    孟青龍知道親外婆也成为本身的女人了,而且也終將会成为本身的性奴的。

    所以他还將外婆身上的獨一處女地肛六也奪走了,最后他讓唐芳含着本身的阴茎而射了。

    而上官蘭被女兒也奸淫到了數次高漲,最后她趴在唐芳身上,親吻着她的双唇,喘息道:“婆婆,舒不好爽呀,”而孟青龍射完精后,讓表妹柳葉媚又將阴茎插进了她奶奶的阴道里,柳葉媚成熟的抽插技術讓唐芳再次在高漲傍邊暈了過去。

    经過一个晚上不停的奸淫,唐芳終干臣服在孟青龍的胯下,甘愿寧可做他的性奴了。

    这一天,孟青龍正在唐芳的臥室里奸淫着她,俄然心月狐走进了房間说:“主人,柳陵光和柳南云回来了,蘭老姐和小葉妹子在前面擋着,你要快点了。”

    孟青龍一聽外公和舅舅回来了,心中很不高兴,而唐芳一聽丈夫和兒子回来了,竟然沒有一丝兴奮,对孟青龍娇嗔道:“龍兒,怎么辦”

    孟青龍一邊抽插着外婆迷人的阴道,一邊想了想,说:“我有法子了。月姐,你過来,”心月狐来到孟青龍身邊,孟青龍低聲在她耳邊说了幾句后,心月狐点点头出去了。

    而唐芳沒有聽清楚,干是就問:“好龍兒,你剛才对小月说什么呢”

    孟青龍仿照照舊沒有遏制对親外婆的奸淫,一邊抽插一邊淫笑着说:“我決心要做你的丈夫,你同意嗎”

    唐芳一聽兴奮的抱住孟青龍的脖子说:“好呀,芳兒高兴死了,当然愿意了。”

    孟青龍嘿嘿的淫笑着,看着被本身奸淫的快全身脱力的親外婆,哪模樣真的是迷死很多人,不得不服氣天下第一美女就是天下第一美女。

    就在两人说着情爱暗暗話的时候,房門被打开了,柳南云的聲音傳来“阿芳,你在哪呢”

    可当他看到親外孫正在本身的床上奸淫着本身的妻子他的外婆时,他呆住了,而與此同时,唐芳用極其嫵媚的眼神看了一眼柳南云说:“夫君,你回来了,”“你,你,你们,你们,”柳南云当場吐了一口鮮血,唐芳竟無丝毫愧意,反而淫笑起来,“什么,我,我们的,”孟青龍淫笑着一邊抽插着外婆,一邊对外公说:“好外公,你的妻子現在已经是我的妻子了,真得感謝感动你呀,”唐芳兴奮的親吻着親外孫,还偷眼看了看在吐血的柳南云,淫聲道:“剛才龍兒向我求婚,我已经承諾做他的妻子了,”柳南云撫着胸口,鮮血不停的从口中溢出,一句話也说不出来。

    孟青龍吻住外婆的双唇,然后对柳南云说:“你好好上路吧,我会把外婆当成我的老婆来对待的,是不是我的小芳兒,”“你对我真好,老公。”

    唐芳兴奮的再度親吻着孟青龍。

    柳南云还想说什么,俄然感应心口一痛,他緩緩回過身去,就見到心月狐正嫵媚的看着他,而她的手中拿着一把無比鋒利的寶劍。

    柳南云就这樣死了。

    唐芳看着柳南云死去,她的表情更加兴奮,“死了,死了,終干死了,阿,”唐芳在兴奮的顶点又一次被高漲弄暈了過去。

    孟青龍对心月狐点点头说,“你照我说的去做吧。”

    心月狐点点头拿着柳南云的尸体出去了。

    而與此同时上官蘭和柳葉媚正在房間里纏着柳陵光。

    按照孟青龍的意思,上官蘭將大量的红藥放进了茶氺中,端来給柳陵光喝,而柳陵光并未猜到本身的妻子和女兒正要殺他。

    他端起茶杯剛喝了一小口,就見心月狐进来了,“柳大俠,不好了,你爹他仿佛中風死了。”

    柳陵光一聽呆了一下,忙说:“在哪里”

    上官蘭和柳葉媚一聽都面露喜色,她们知道孟青龍哪邊已经到手了。

    心月狐看到柳陵光喝下了茶,知道他也快要死了,便一笑道:“你很快就哦了和他在一起了。”

    柳陵光一聽心中一驚,俄然感受身体內一股奇異的力量游走全身,而且直部大腦,他猛的回头一看,只見妻子上官蘭面帶笑容和女兒柳葉媚摟抱在一起,两人正纏綿的親吻着。

    “阿,你,你们,”柳葉媚淫笑着回头看了一眼父親,说:“爹,你看我和妈多配呀,”上官蘭羞红着臉但帶着無比的淫浪神情讓柳陵光大吃一驚,紧接着一口鮮血吐了出来。

    柳葉媚轉身来到母親身后,从后面摟着她的細腰,一双手按在她的双乳上撫摸着,一邊看着吐血的父親,淫聲道:“爹,娘的双乳仿佛又大了許多,你想摸摸嗎”

    柳陵光又吐了一口鮮血,用手指着女兒,“你,你,你们,”柳葉媚媚態一揚,一下將母親的上衣打开,上官蘭胸前堅挺的玉乳便呈現在柳陵光面前,就在柳陵光吐血之際,柳葉媚一邊吻着母親娇嫩的頸脖,一邊嫵媚的看着父親,淫聲不斷。

    上官蘭也紧盯着丈夫,双唇微微啟开着,仿佛極其的享受。

    而这时孟青龍摟着外婆唐芳也进来了。

    唐芳本就为第一美女,如今成了孟青龍的性奴后,服裝極其的妖艷,更增添了幾分迷人的風度。

    “舅舅,你好呀。”

    柳陵光回头一看只見母親唐芳半裸酥胸,迷人的乳溝甚是引誘人。

    而本身的親外甥則一手摟着她的腰身,一手在她的下身撫摸着。

    “光兒呀,娘来送你了。”

    唐芳淫笑着走過兒子身邊,来到上官蘭母女身邊。

    柳葉媚松开母親,上官蘭則抱着唐芳親吻起来了。

    这一下柳陵光再也承受不了了,“你们,”说着就欲动手殺人,可是他体內的巨毒已经开始发作了,混身提不起半点內力。

    而孟青龍笑着搖搖头说,“舅舅,你別廢力了,这樣你还哦了多活一点时間。”

    他淫笑着摟過心月狐,親了她一下说:“月姐,辛苦你了。”

    心月狐很嫵媚地笑道:“奴家不累。”

    然后孟青龍来到柳陵光身邊说:“舅舅,你不要生氣,还有件事沒对你说,芳兒。”

    唐芳正和上官蘭吻得不可开交,一聽頓时分隔,娇聲道:“老公,什么事”“過来。”

    唐芳来到孟青龍身邊把身子依偎在他懷里,孟青龍就这樣摟着外婆,看着舅舅说:“你想不想看看我新婚妻子的身体呀,”唐芳娇羞的说道:“老公,你好壞喲,”柳陵光終干受不了了,再一次口吐鮮血。

    他無力的坐在哪里一动也不能动。

    唐芳淫笑着用手帕輕輕擦了擦兒子吵嘴的鮮血说:“光兒呀,为娘告訴你,从今天开始,龍兒就是娘的丈夫了,而你則必需稱他为爹,知道嗎”

    唐芳说得是哪么溫柔,可聽到柳陵光心里卻比一把劍插在心里还要痛。

    孟青龍点点头说,“嗯,光兒,頓时我会讓你和你親爹一起上路的,而我会好好待你娘的,而你的陵光閣我也会好好接過来的。”

    柳陵光死了,在他閉上眼的哪一瞬間,他看到母親唐芳的衣服脱光了,哪堅挺高聳的玉乳正被孟青龍把玩不停。

    第五章奸嫂淫姐

    大廳里白布飄條,两具棺材并排放着,两个靈牌并排放着,一个是陵光閣老閣主柳南云、一个是陵光閣現任閣主柳陵光。

    父子两人同时死了,可沒有人知道他们是怎么死的。

    唐芳和上官蘭母女都穿上了孝服,孟青龍当然也不能例外。

    在他的打算中,还沒有到开城布公的哪一天,所以唐芳还是他的外婆,上官蘭还是他的舅妈,柳葉媚还是他的表妹。

    他把舅舅的死訊以飛鴿傳書的芳式通知了遠在西京的老姐,他这樣做的目的就是要讓她過来。

    雖然是在守孝期間,可孟青龍并沒有遏制淫亂的生活,他讓唐芳趴在柳南云的棺材邊,本身則从后面插入她的肛門里,又讓舅妈上官蘭趴在舅舅的棺材邊,从后面插入她的阴道里,这樣他哦了来回的在这一对婆媳之間抽插取樂本应哀聲不斷的靈堂竟然被这两个女人變成了淫樂的場所,呻吟聲聲不絕與耳。

    就这樣的日子過了有十天擺布。

    正当孟青龍在上官蘭的輔佐下奸淫表妹柳葉媚时,心月狐来報,“主人,大小姐到了。”

    孟青龍一聽老姐来了,表情很是兴奮,“好,好,頓时籌備。”

    他邊说邊在柳葉媚的阴道里抽插了百来下后將精液射給了她。

    上官蘭和唐芳扶着被奸暈過去的柳葉媚到內堂去了。

    而孟青龍精神奮起的来到大門外,公然就見到了美艷动聽的親老姐孟青丝,她身后还有二女,竟然是阿姨柳慧靜和当今玉貴太子妃本身的表姐南宮鈴。

    这一下讓孟青龍無比的兴奮,本以为只有老姐一人能来,沒想到阿姨和表姐也来了,这可真是太出乎其預料了。

    孟青龍上前參見阿姨和表姐,又拉着老姐的手假裝很哀痛的樣子。

    孟青丝也很難過,必竟是本身的親舅舅,可她心里怎么也不会想到親舅舅是被本身的親弟弟謀殺的。

    柳慧靜和南宮鈴也非常沉痛,她们一荇人来到大廳,唐芳和上官蘭母女都假裝很哀痛在抽泣的模樣。

    柳慧靜一見母親唐芳也撲到她懷里痛器起来,南宮鈴也跟着母親身后痛苦不已。

    孟青丝流着眼淚上了幾柱香后,就問孟青龍:“龍弟,外公和舅舅是怎么死的”

    孟青龍早就編好了一番大話,他说“哪天,我和表妹以及舅妈外婆去游玩,回家的时候看到數十个黑衣人从閣里出来,我道不妙,进去一看,閣府上下家仆和舅舅外公都被殺死了。”

    原来这孟青龍怕閣府的人掉言,便下了狠心將閣府上下七十多名男女仆人全部奧秘殺死了。

    而这些都是使用唐芳的獨門暗器“五毒釘”殺的。

    孟青丝一聽更難過了,说:“既然这樣,我看我们要頓时通知父親和叔叔、姑父過来了。”

    孟青龍点头说:“是的,我已经飛鴿傳書了。”

    就在眾人很難過的时候,心月狐又来報,“三少爺,大小姐,大少爺来了。”

    孟青龍一聽大哥也来了,心里一驚,因为他从小就怕这个大哥。

    孟青龍知道本身此时的武功已经比大哥孟青刀要超出跨越十倍去了,可他从小的暗影还是讓他有点心虛。

    来到門外,就見到了大哥孟青刀,他身后跟着一个絕色美女。

    孟青刀对弟弟说,“这是你嫂子,叫上官美鳳”孟青龍見着这个嫂子心里真是说不出的喜歡,这个上官美鳳真的太美了,美得讓人一見心都狂跳不止。

    孟青龍上前深深一禮參見嫂子。

    上官美鳳看着英俊的孟青龍点点头说:“其实我是舅妈上官蘭的侄女,大师都是自家人,不必多禮”。

    孟青刀又说了,“姑妈和姑父隨后就到,你在这里接一下,我先进去了。”

    不一会兒,西京白虎營統領燕監兵和夫人孟菁兒以及女兒燕靈姍来了。

    这对母女花正是太美了,讓孟青龍心里也是狂跳不已。

    他忙上前去參見姑妈姑父以及表妹,現在數數已经来了有六位美女了。

    可就在这时又来了一輛馬車,从車上下来一人,孟青龍当然認得,这可是本身的親叔父,北漠玄執明,他身后是两个絕色美女,一个是嬸娘東芳潔,一个是堂妹玄珠兒。

    这下可好,美女都調集了,就差哪个遠在東海的親身母親柳慧蕓了,孟青龍知道本身必然要乘这个机会,才有可能一網打盡,所以当他看着所有人都进了陵光閣后,冷笑一聲,將大門關上了。

    男人全部殺死,女的全部變为本身的性奴。

    孟青龍在心里高聲叫了出来。

    来到大廳上,看着这十三个美女三个男人,他心里一陣冷笑。

    但臉上还是一幅很哀痛的樣子。

    孟青刀正和叔父、姑父商議是什么人敢糾眾来陵光閣殺人时,孟青龍插上了一句,“会不会是一神教的人”

    燕監兵点点头说:“当年一神教被陵光閣挑了一个分舵,这是奇恥大辱,他们有報復的动机。”

    玄執明又说了:“可四大师族也被我们挑過呀,他们沒有可能嗎”

    孟青刀則说:“四大师族要除了舅妈的上官家族和嬸娘的東芳家族,以及阿姨的南宮家族,我看就这歐阳家族最有可能做这件事,”三人都点点头,都很附和这个说法。

    孟青龍一看天色也不早了,便叮嚀心月狐去开飯。

    心月狐当然知道孟青龍的打算和放置。

    她点点头去了。

    孟青龍回头一看就見到外婆和阿姨正抱头痛哭,他心里一樂,今夜就从阿姨开始,可他回头一看老姐孟青丝,欲火又上来了,老姐也哦了,但一看老姐身邊的嫂子上官美鳳,他下定決心,就从她身上开始了。

    晚飯的时候,孟青龍知道姑父和叔父都是爱喝酒之人,大哥更是,干是便拿出了早已做了手腳的酒給他们喝。

    而哪些女人都不肯喝酒,孟青龍也不強勸,歸正都逃不出他的魔手。

    四个男人喝了很多酒,也聊了很多,一直快进初更天时,終干都醉了。

    陵光閣的房間很多。

    心月狐現在成了陵光閣的臨时總管,她把孟青丝放置在唐芳的房間,又把柳慧靜母女放置在隔鄰房,然后把燕監兵一家放置在東跨園的两間房里,又把玄執明一家放置在西跨院的两間房里,最后把孟青刀放置在最偏僻的南跨園,因为这是孟青龍讓她这樣放置的。

    他今晚就要对这个讓他心跳不已的親嫂子下手了。

    孟青龍看着他们都回各自房后,对外婆唐芳使了个眼色,唐芳心里会应,就笑着拉起外孫女孟青丝的手说:“丝兒,跟外婆回房去。”

    孟青丝和唐芳走后,上官蘭母女淫笑着对孟青龍说:“相公,你今晚怎么過呀”

    孟青龍哈哈一笑,摟住她们母女说:“今晚你老公我,要去采花了,你们两人本身在房間里玩吧,”上官蘭母女臉上都是一红,同聲嗔怪道:“壞死了。”

    孟青龍看着上官蘭母女回房去后,这时心月狐来了,她告訴孟青龍上官美鳳在南跨院已经放置妥当。

    孟青龍点点头,親了一下她后说:“你今天也累了,早点休息吧,我会来看你的。”

    心月狐知道孟青龍很纏本身是因为本身是第一个奪走他處男之身的女人,在他心中本身多多少少占着一点地位,想到这她很高兴,便高兴着回房去了。

    孟青龍悄聲来到南跨院,就見一間房里还亮着燈。

    孟青刀因为喝多了,正在醉酒,而上官美鳳正在服待他,还说:“叫你別喝哪么多的酒,你就是不聽,”“我沒醉,我还能喝,”孟青刀醉話一片后就睡過去了。

    上官美鳳無奈的搖了搖头,端起臉盆出房門来倒氺,正好碰見孟青龍。

    孟青龍呆呆的看着这个美得讓他心跳不已的親嫂子。

    而上官美鳳一見孟青龍也嚇了一跳,看着他呆呆的看着本身,不由的臉一红,因为这和当年孟青刀看她时是一模一樣的表情。

    她臉一红娇聲道:“龍弟,你怎么在这里”

    孟青龍聞着嫂子吐氣如蘭的氣息,欲火高漲,但他強忍着,说“我来看看大哥怎么樣了,”上官美鳳也沒猜到这个小叔子正在打她的主意。“你大哥醉了,現在正睡着了。”“哦,是这樣呀,哪小弟有一事想跟大嫂说一下。”

    上官美鳳一聽忙問:“龍弟,有什么事盡管说好了,”孟青龍看了看旁邊的空房说:“可否到哪里一去”

    上官美鳳一看孟青龍指着的旁邊空房,心里也沒在意,她沒想到深夜孤男寡女的獨處一室有多不好。

    上官美鳳推开房門先进去,孟青龍隨后跟了进来,双手背向將房門關上,上官美鳳不疑有它就去点燈,燈剛点着。

    孟青龍就从身后摟住了她那纖細的腰身,上官美鳳一呆,孟青龍如惡魔般的聲音就在她耳邊響起:“嫂子,你真的好美喲,小弟每次看到你心都狂跳不已,小弟已经忍不住了。”

    说話的同时,孟青龍的双手已经按在了上官美鳳那高聳堅挺的双乳上撫摸起来。

    上官美鳳呆住了,隨即就驚呼:“不哦了,龍弟,你不哦了这樣,我是你嫂子呀,”孟青龍那双魔手一旦運起淫門秘功,是任何女人都無法抵擋的,況且孟青龍还从秘芨里學会了一种邪術,即控心術。

    孟青龍在嫂子的耳旁輕輕的说道:“嫂子,嫂子,讓我爱你吧”

    这句話仿佛如魔音般催进上官美鳳的大腦,現加上孟青龍那双魔手在身体上的游走,使得上官美鳳也垂垂被挑逗的欲火高漲。

    孟青龍吻着嫂子雪白的頸脖,一手抓住她胸前堅挺的咪咪,一手則將她的裙帶掀起。

    上官美鳳呻吟着將头靠在孟青龍的肩膀上,孟青龍乘机就將嫂子的头扭過来吻住她的双唇吸吮起来。

    上官美鳳发出“嗯,呀”的迷人呻吟聲,孟青龍知道本身的控心術又有进步。

    他慢慢將嫂子推倒在床上,然后一邊脱着本身的衣服,一邊看着平躺在床上美艷动聽的親嫂子,心中叫道:

    对不起大哥了,你的老婆,小弟要嘗嘗味道了。

    当孟青龍把嫂子身上最后一件衣服脱去时,只見嫂子那絕美的玉体发着晶瑩的白光,甚是引誘人。

    孟青龍吻着美女的双唇,双乳,大腿,当来到她那迷人的阴戶时,两片粉红色的阴唇正閉合着,还有丝丝淫氺緩緩流出。

    孟青龍將本身粗大的阴茎对準嫂子的阴戶,用龜头在她的阴唇邊摩擦了半天,这下可讓上官美鳳掉了魂,淫聲道:“阿,龍弟,快,快,快插进来呀,”孟青龍淫笑一聲,腰部一用力,就聽上官美鳳“阿”的一聲慘叫,她半坐起身子,看到孟青龍那無比粗大的阴茎插进了本身的阴道之中,“痛死我了,”。

    孟青龍只感受嫂子的阴道也長短常紧窄,出格是她阴道內的嫩肉包裹着本身的阴茎非常好爽,他看着嫂子痛苦的表情,一狠心將全部的阴茎插进嫂子的阴道里。

    上官美鳳痛得眼淚直流,双手紧紧抱住孟青龍的脖子,“輕点,龍弟,你要了嫂子的命了,”。

    孟青龍吻着美艷嫂子的双唇,然后开始抽插起来。

    上官美鳳只感受小叔子的阴茎無比堅硬,每一下对插到本身的子宮深處,这种感受是丈夫所不能給以的。

    孟青龍知道嫂子已经对本身动了情了,所以他更加負責的抽插着,狠不得每下都將阴茎插进嫂子的子宮最深處,事实也是这樣。

    上官美鳳高漲一次来得比一次快,而孟青龍依然沒有要射精的感受,他只感受嫂子的阴道仿佛在源源不斷的夾紧本身的阴茎,讓本身爽得要死,他此时心中真恨:

    为什么大哥能娶到嫂子这樣的尤物,我必然要將你奪過来。

    上官美鳳已经泄了七、八次身了,也已经全身脱力了,可孟青龍仿照照舊像一只老虎一樣精力無窮,他含住嫂子的一只咪咪吸吮着,下身更加以迅雷的速度抽插着,此时上官美鳳只剩下娇呤了,“阿,龍弟,親丈夫,你真強,插到鳳兒的心房里去了,阿,阿,”孟青龍垂头看着本身的阴茎在嫂子娇嫩的阴道里进进出出的樣子,很是威風,一手抓住嫂子的右乳揉搓不止,一手抄到嫂子的屁股下面輕輕將嫂子的身体抬起来,一轉身變成了女上男下的位置,上官美鳳已经無力了,可是本能的还是用本身的阴道去套弄着孟青龍那堅硬無比的粗大阴茎,这下更把她美得上天了。

    孟青龍看着懷中娇艷無比的親嫂子,一口吻住她那红润的双唇,吸吮着她那香氣十足的舌头,只感受嫂子的口氺真甜。

    上官美鳳呻吟不止,“嗯,呀,嗯”的淫聲着。

    孟青龍此时又想到親大哥就在隔鄰房中,而本身卻正在與他的妻子本身的嫂子做着快樂無比的性交,这更加刺激了他的原始獸欲,他一把將嫂子放倒在床上,讓她趴着,把屁股高高抬起,本身則从身后插进她的阴道里,然后俯身壓在她的背上,双手握着她胸前动荡不已的双乳揉搓着,上官美鳳从来不曾與本身的親丈夫玩過这些花樣,此时被孟青龍花樣不斷的玩弄着,只感受欲火更旺,不由自主的將本身的臀部往后送,迎接着孟青龍粗大阴茎对本身阴道的摧殘。

    孟青龍直起身子,一手拉住嫂子長長的秀发,一手按在她那雪白的屁股上,快速的挺动下身。

    而上官美鳳由干头发被拉,只能仰起头呻吟着,“阿,龍弟,親丈夫,你插死鳳兒了,”孟青龍看着娇媚美艷的嫂子在本身的身下发出如此醉人的呻吟聲,心中欲火燃身,只感受本身快要射精了,便將阴茎死死的顶在她的子宮深處,將一股股滾燙的精液射了进去。

    “阿,燙死我了,”上官美鳳身体哆嗦着,直覺告訴他身后的男人在体內射出了大量的精液,直澆得本身的子宮一顫一顫的,这种感受讓她再次飛上了高漲。

    孟青龍在嫂子体內射精后,趴在她的玉背上喘着氣,这一仗两人从初更一直玩到四更,而上官美鳳要好爽的要死,而且她也成为了孟青龍的第五名性奴。

    孟青龍溫柔的摟抱着親嫂子,撫摸着她胸前堅挺的玉乳,親吻着她那红润的櫻桃小嘴,上官美鳳此时就像一个新婚妻子一樣,紧紧抱着孟青龍。

    孟青龍看着美艷的嫂子成为本身的女人后,得意的一笑,便也沉沉的睡去了。

    第二天,上官美鳳睜开眼时,发現本身赤裸裸的與孟青龍睡在一起,她用無比爱戀的眼神看着孟青龍,孟青龍这时也醒了,看了一眼嫂子,说:“嫂子,你好美呀,”上官美鳳羞红了臉將头埋在他懷里娇嗔道:“龍弟,你壞死了,你讓嫂子我怎么去面对你哥呀,”孟青龍淫笑一聲,“我会对大哥说,讓你嫁給我的,”上官美鳳一聽心中很高兴。

    从南跨院回来,孟青龍就看到老姐孟青丝和外婆来到大廳,他精神奮起的来到两人面前,孟青丝問:“龍弟,你怎么眼圈有些黑呀,昨晚沒睡好呀,”孟青龍笑了笑,对外婆唐芳使了一个眼色,唐芳哪里能不知道,她笑了笑对孟青丝说:“丝兒呀,你弟弟他昨晚可能太累了,讓他先去休息一下吧,”孟青丝不解,“外婆,你怎么知道弟弟昨晚很累呀,”唐芳一笑,看了一眼孟青龍对孟青丝说:“以后你会知道的,”就在这时,燕監兵和玄執明还有大哥孟青刀进来了,燕監兵对孟青龍说:“我们籌備去一趟歐阳世家,你大哥也同去,你就在閣里好好庇護家里人。”

    孟青龍答道:“侄兒必然盡全力。”

    就在燕監兵三人走后不久,孟青龍心中一陣冷笑。

    孟青丝看到弟弟冷笑,就問:“你冷笑什么”

    这話剛一说完,就感受眼前一黑,便暈了過去。

    孟青龍大笑三聲,唐芳也笑了起来,因變就是她把孟青丝弄暈過去的。

    孟青龍又对唐芳说:“好老婆,你去工具跨院,把她们全擺平了,我先抱老姐进房去。”

    唐芳一陣媚笑说:“老公,你可不要有了新人就忘了舊人喲,”孟青龍淫笑不止,抱起暈倒的老姐走进了內房。

    孟青龍把親老姐放平在床上后,看着極其斑斕的親老姐,她的臉上还有五分母親的影子,这讓他欲火高漲,而这时上官蘭母女进来了,她们都是一身極其妖艷的服裝,孟青龍笑着摟過两人擺布各親了一口后说:“去吧,幫我把老姐的衣服脱了,”上官蘭淫媚一笑,道:“你这壞小子,还要我们母女幫你不成,”说歸说,很快的孟青丝身上的衣服就被上官蘭母女脱光了,上官蘭摸着孟青丝的玉体说:“公然是个美人,这幅身体就連我这女人看了都想要,”柳葉媚也淫笑道:“娘,昨晚你把女兒都玩了,一大早又看上了此外女人,你好色喲,”上官蘭臉一红,想到昨晚與女兒玩了將近一夜,本身化成男人將女兒身上三个洞全部玩了个遍,直玩得女兒求饒不止。

    現在她已经變回了女人,可是看到孟青丝的玉体,她又忍不住想上她了。

    孟青龍脱光本身的衣服来到她面前,一把摟住她笑道:“好舅妈,你敢打我親老姐的主意,小心我日后讓她奸死你来。”

    上官蘭臉一红娇聲道:“蘭兒愿意,”孟青龍哈哈一笑,又抱住柳葉媚親了一下,说:“好妹子,来看看大哥是如何替老姐开苞的,你去拿塊白絹来,”柳葉媚淫笑着从懷里拿出一塊白絹说:“我早就为你籌備好了,”“还是葉兒乖,”柳葉媚淫浪的叫道:“要不,葉兒先为大哥含一伙吧,”“嗯,”干是柳葉媚就蹲下身去用本身的櫻桃小嘴含住孟青龍的粗大阴茎,而上官蘭看着本身的親生女兒替他口交,说道:“死葉兒,昨晚娘讓你含一伙都不肯,現在倒情愿来含龍兒的了,”孟青龍双眼紧盯着親老姐的玉体,一陣欲火沖心,他推开柳葉媚,双手將老姐的双腿分隔,將白娟放到老姐的屁股下,然后將阴茎对準老姐的阴道用力一插,“阿”孟青丝被痛醒了,她双眼流着淚。

    因为孟青龍表情斗勁急,所以大阴茎插进去一大半,就感受本身的阴茎被老姐阴道里的處女膜蓋住了,再看着流淚的老姐,他一邊吻着她的香舌,一邊遲緩將阴茎插进,終干插破了處女膜,孟青丝痛得更厲害了。

    她双手紧紧抱住弟弟的脖子,“痛死我了,”。

    孟青龍只感受老姐的阴道奇紧無比,的確和外婆唐芳的一樣,可哪种被老姐阴道肉壁包裹着阴茎的好爽感讓他爽到九天之外去了,在老姐的抽泣聲中他开始抽插起来。

    柳葉媚嘟着小嘴说:“大哥,真壞,破妹子的處时哪般兇狠,可破老姐的處时倒是这般溫柔,”上官蘭走過来摟住女兒说:“葉兒乖,你哥哪时剛受秘芨,掉了心性,現在又不同了,”上官蘭一邊说一喧看着孟青龍那粗大的阴茎在他親老姐的阴道里进进出出,而手上卻抓着女兒的双乳撫摸起来。

    唐芳这时也进来了,她来到床邊看着孟青龍正在奸淫孟青丝,淫笑道:“龍兒真色,这么就迫不急待的玩起親老姐来了,”上官蘭一看婆婆来了,淫笑道:“婆婆有所不知,龍兒就是这樣的。”

    唐芳看着姐弟两的性交,呼吸有点加速,上官蘭看出来了,嫵媚的对她说:“婆婆,需不需要兒媳妇来爱你呀,”唐芳点点头。

    孟青龍一邊奸淫着親老姐,一邊將唐芳摟进懷里,將她面对孟青丝,说:“老婆,来親親你的小外孫女,也是你的好妹子,”唐芳羞红了臉,用本身的红唇吻詮孟青丝的双唇,吸吮着她口中的香舌。

    上官蘭將红藥吃下去后,立刻變成了美艷的男人,她挺动着身下粗大的阴茎,晃荡着上身豐滿的玉乳,一头長長的秀发飄散着,来到唐芳身后,將阴茎对準她的肛門插了进去。

    唐芳正在和孟青丝親吻了,沒注意到兒媳妇的舉动,“阿”的一聲,唐芳呻吟一聲,柳葉媚立刻就抓住唐芳胸前的玉乳撫摸起来,上官蘭抽插着唐芳的肛門,上身卻和孟青龍親吻着,孟青龍身下抽插着親老姐,卻垂头含住舅妈的玉乳吸吮着。

    柳葉媚將本身的双腿分隔,把唐芳的头按在本身的阴戶上说:“芳兒,快親親葉兒吧,”唐芳就用嘴含住柳葉媚的阴唇吸吮起来,不不时的用舌头插进她的阴道里。

    柳葉媚用手按住奶奶的头,使命的抬起本身的屁股,仰头呻吟着。

    孟青丝此时最難受了,她已经被親弟弟奸淫到了七次高漲,全身被欲火点燃,孟青龍哦了清楚的感应感染到老姐阴道里肉壁的變化,他知道老姐終干成了他的女人了。

    孟青丝被弟弟奸淫到全身脱力無止,她抱着弟弟的头说:“好弟弟,你可不要辜負了老姐呀,”“定心吧,我的好老姐,親老姐,弟弟爱死你了,必然会好好对你的。”

    说完又开始了新的一輪抽插。

    由干唐芳出手,柳慧靜母女、孟菁兒母女、東芳潔母女都沉沉睡了三天。

    这三天时間里,孟青龍把嫂子上官美鳳和親老姐孟青丝摟在懷中奸淫了整整三天三夜。

    孟青丝也繼上官美鳳之后成了孟青龍的第六个女性奴。

    第六章殺人奪妻

    这天,孟青龍对唐芳说:“老婆,你说我是先玩阿姨她们,还是玩嬸娘母女两人呢或是我姑妈母女呢”唐芳淫笑着说:“依我看,不如一鍋端了。”

    孟青龍点点头说:“我也正有此意。”

    干是孟青龍讓唐芳把阿姨母女和嬸娘母女四人抬到她的房間里,他先將斑斕的嬸娘奸淫了,又把堂妹玄珠兒和表妹燕靈姍开了苞,然后就將表姐南宮鈴玩得个半死,最后他與唐芳合奸了美艷不可芳物的孟菁兒和柳慧靜,这六个美女孟青龍足足玩了半个月,讓她们在一張床上與本身不停的性交,半个月之后所有的女人都成为了孟青龍的性奴,而孟青龍也开始籌備最后一戰。

    哪就是他的終極方針,本身的親生母親柳慧蕓。

    與此同时,孟青龍感受还有三个人他必需要干掉,可是怎么殺呢

    他與唐芳商議了半天后,定下了一个很毒的毒計。

    一天,孟青龍正在姑妈的房里奸淫她时,表妹燕靈姍进来了,她淫聲道:“娘,爹回来了。”

    孟菁兒一聽淫聲道:“哪你还不快按打算去辦,阿,龍兒,你輕一点,”孟青龍抽插着姑妈的阴道,把玩着她胸前的玉乳,对她说:“定心吧,我的菁兒,一切都放置好了。”

    燕監兵回房后,聽到床上有男女的淫浪聲,他眉毛一振,一手提劍便来到床前,用劍尖挑开床慢一看,大吃一驚,只見本身的一如既往孟菁兒赤身赤身的騎坐在一个英俊男人身上,而哪个男人不是別人正是她的親侄兒孟青龍。

    孟菁兒用本身的阴道套弄着侄子的阴茎,呻吟淫浪道:“阿,龍兒,你好強喲,插得姑妈好好爽喲,好龍兒,親丈夫,阿,”燕監兵看得是心血沸騰,“你,你们,”孟菁兒淫媚的看了一眼丈夫说:“阿,夫君你回来了,”孟青龍看了一眼姑父,如同看一个死人般,笑道:“姑父,侄兒聽你的話,用全力賜顧幫襯她们,”就在这时“爹”燕監兵聽到女兒的話反轉展轉身,剛一轉身就見女兒撲进了本身的懷里,当然作爹的怎么会对女兒起疑心呢,就在燕監兵感受到女兒溫暖的身体投进本身懷中的同时,一陣劇痛傳遍全身,燕靈姍仿照照舊抱着他的头,極其淫媚的说道:“爹,你看娘和大哥都这么恩爱,讓女兒陪你吧。”

    说完燕靈姍就將插在父親胸口的刀又往里面插进了五寸,“怎么樣,爹,痛嗎,”而此时孟菁兒又被侄兒奸到高漲来了,她淫媚的看着即將死去的丈夫,说:“夫君,你要承諾菁兒一件事,菁兒現在已经是龍兒的妻子了,你要祝福我们呀,”燕監兵想不到本身英雄一世会死在親生女兒面前。

    燕靈姍淫荡的一笑,輕輕一推父親的身体说:“女兒最討厭你了,”说完她当着父親的面脱光了本身的衣服,燕監兵看着赤裸裸的女兒,燕靈姍嗔道:“老色鬼,女兒的身体是大哥的,給你看了,你还不死,”孟菁兒看着口吐鮮血的丈夫慢慢倒下,这讓她发生了無比的快感,在侄兒的奸淫下又一次到了高漲。

    而燕監兵閉上眼的时候,他看到的是女兒和孟青龍親吻在一起,而且孟青龍哪根粗大的阴茎也插进了她的阴道里,可是后面的事他再也看不到了。

    孟菁兒看着地上死去的丈夫,心中竟有说不出的舒暢,她摟着孟青龍的脖子说:“龍兒,現在姑妈可就是你的人了,一輩子都是了,”孟青龍摟着姑妈吻了一下,繼續奸淫抽插着身下表妹,说:“侄兒不会辜負姑妈你的,現在讓侄兒好好来疼疼你们母女吧,”自燕監兵死后不久,玄執明回来了。

    按照打算,孟青龍也是以同樣的手段,在與嬸娘東芳潔奸淫之时讓堂妹玄珠兒殺了她的親生父親,就这樣还剩一个親大哥了。

    孟青龍这晚来到老姐的房中,與她商議如何除掉大哥。

    孟青丝淫荡的笑了笑说:“当然是我们夫妻一起上呀,”孟青龍点点头,將阴茎再一次的插进了老姐潮湿的阴道里。

    孟青刀終干回来了,上官美鳳去接得他。

    孟青龍和老姐摟抱在一起坐在大廳里調笑着,孟青刀进来一看,臉色一變,“三弟,二妹,你们在干什么”

    孟青龍看着美艷的老姐在本身的懷中呻吟不止,欲火沖心,凌空对着大哥一指,孟青刀沒想到孟青龍的武功有这么高,他竟然避不开,就感受本身全身七十二處穴位被封,此时他是说也不能说,动也不能动。

    孟青龍当着大哥的面親了老姐一下后,来到大哥面前,“你不必驚訝,我現在还不会殺你,過来。”

    上官美鳳一下就撲进了孟青龍的懷里,孟青龍当着大哥的面吻住嫂子的双唇,双手在她豐滿的双乳上撫揉搓捏着。

    孟青刀的眼瞪得更大了。

    孟青龍看着大哥,慢慢將嫂子的头往本身的胯下按去,上官美鳳知道这是讓她为他口交,只見她很熟練的將孟青龍的阴茎掏了出来,孟青刀看了一眼,瞪得更大了。

    “大哥,你的是不是沒有我的大,”孟青龍故意赤誠大哥。

    上官美鳳双手握着大阴茎,用本身的櫻桃小嘴含住阴茎吸吮起来,这时孟青丝也来到孟青龍身邊,蹲下身去,她用手撫摸着嫂子的秀发,说:“我看不論是粗、大、長都沒有。”

    上官美鳳很是附和的点点头,又嫵媚的看了一眼丈夫,仿照照舊專心的替孟青龍口交着。

    孟青龍將阴茎在嫂子的小嘴里来回的抽插着,很是好爽,他仰头閉目深吸了一口氣,说道:“真是爽呀。”

    孟青丝从上官美鳳的手中接過弟弟的阴茎也用口含住吸吮起来,孟青龍將上官美鳳拉起来,然后一拍手掌,唐芳进来了,她淫笑着看了看不能动的孟青刀,来到上官美鳳身邊摟着她的腰身和她親密的親吻起来。

    孟青龍是讓唐芳把上官美鳳口中本身的淫液舔干凈,然后他按着正在替本身口交的老姐的头,鼎力的抽插起来,孟青丝也抱紧弟弟的屁股,雖然仿佛很難受的樣子,可她还是承受着親弟弟对本身櫻桃小嘴的摧殘。

    孟青龍又把上官美鳳拉进本身懷里親吻着她的双唇,“嗯,老婆的口氺真是香呀,”唐芳羞红了臉,淫笑道:“你可壞死了,每次都讓人家替你清洗,”孟青龍得意的一笑,说:“脱了吧,”上官美鳳很自覺的就將本身的衣服脱光了,然后孟青龍示意老姐不要再替本身口交了,孟青丝也会意,她站起身来,吵嘴都是淫液,唐芳一見又来到她身邊,摟着她親吻起来。

    孟青龍看着大哥说道:“大哥,看清楚一点,”说着就当着他的面將粗大的阴茎插进了他妻子的阴道里,“阿,”上官美鳳嗯阿一聲,便面帶淫媚的呻吟起来。

    孟青龍狠力的抽插着嫂子娇嫩的阴道,一邊看着不能动的親大哥,说:“大哥,嫂子的阴道正好操,小弟我是越操越爱操,你就大芳一点,把嫂子讓給小弟得了,”上官美鳳也不住的点头,“阿,鳳兒心甘情愿,阿,”孟青刀的嘴角开始流血了,可是穴道被点,他不能动,只能眼睜睜的看着本身的娇妻被本身的親弟弟奸淫着,同时另一邊,親外婆與親妹子也在上演着極其斷魂的同性之吻。

    孟青龍狠力的抽插着嫂子的阴道,双手摸着她胸前堅挺的玉乳,俄然他淫性大发,將上官美鳳的秀发拉起来,上官美鳳疼的一聲尖叫,孟青龍將上官美鳳一邊抽插一邊往前移,終干来到了大哥面前,“嫂子,你用手抱着大哥的头,这樣会不累的。”

    上官美鳳很聽話的,用双手抱住孟青刀的脖子,因为被奸淫的高漲不斷,所以吐氣如蘭,秀发也亂散开来,再加上她本身就是一个絕色美女,此时此番情景更加的誘人。

    她面对面的與丈夫抱在一起,可是身体卻被此外一个男人抽插着,她眨着美目,淫浪的对丈夫说:“夫君呀,龍弟真得比你会操穴,鳳兒都快吃不消了,阿,好好爽呀。”

    孟青龍看着嫂子抱着大哥的脖子,本身卻在奸淫着她娇嫩的阴道,这种場景更加刺激了他的淫性。

    他也將臉湊上前来與嫂子并排,看着大哥,说:“你現在有什么想法嗎”

    上官美鳳就感受孟青龍的阴茎越来越硬,抽插的速度越来越快,忍不住在丈夫面前高漲了一次,雖然这不是丈夫給以的,可是她非常滿足。

    孟青刀想閉上眼,可是就連閉眼的力氣也用不出来了。

    吵嘴的鮮血不停的在往外面冒着。

    孟青龍看着心里非常高兴。

    说:“当天我看你和嫂子牽头进来的时候,我就火大,現在如何,嫂子是我的人了,你一輩子也休想碰她一根手指。”

    说完就抱着嫂子上官美鳳来到一个茶幾前,讓她扶着茶幾,本身快速的在嫂子里抽插了數百下后,將精液射进嫂子的子宮深處去了。

    上官美鳳全身脱力的趴在茶幾上,而孟青龍雖然剛射完精,可是他的阴茎依然堅硬如鐵,他一把將正在忘我親吻的外婆和老姐拉进懷中,说:“芳兒,丝兒,讓我们的大哥好好欣賞一下你们絕色的玉体吧,”孟青丝羞红了臉说:“你壞死了,人家的身体怎么能給外人看呢,我不,”唐芳这时也说了,“老公,你別使壞了,小心你这大哥会吐血而死的,到时候你的打算就完成不了了。”

    这下倒提醒了孟青龍,忙说:“好的,老婆你去措置一下吧,我要好好疼疼我的寶物老姐了。”

    孟青刀死也不相信本身所看到,可这又实实在在的发生在他的眼前,他被放入了一个很大的棺材里,雖然本身沒有死,可是在他心里竟然有着一萬个頓时去死的決心。

    第七章殺父娶母東海

    孟青龍已经命心月狐早一步回島布置了。

    現在他帶着外婆唐芳、姑妈孟菁兒、阿姨柳慧靜、嬸妨東芳潔、老姐孟青丝、舅妈上官蘭、嫂子上官美鳳和堂妹、表妹共十一人坐船回孟章島。

    这船是他们本身買的,所以有專門的外人駕駛,孟青龍不想讓本身回島的动靜傳得太快,因为按照打算,他要做的是一件天大的奧秘。

    一路上孟青龍为这十一个女人排了名次。

    第一是舅妈上官蘭、第二是柳葉媚、第三是唐芳、第四是上官美鳳、第五是孟青丝、第六是東芳潔、第七是柳慧靜、第八是孟菁兒、第九是南宮鈴、第十玄珠兒、第十一是燕靈姍。

    他本想把心月狐排在第一位的,可是心月狐甘愿寧可做本身的忠实奴仆,这孟青龍倒不好強求。

    上官蘭是大姐,当然一切都要聽她的,这也很讓上官蘭兴奮,在这些美女里面,最美的就是婆婆唐芳和柳慧靜,最年輕的就是女兒柳葉媚和燕靈珊,本身能夠做到老大位置,还是要感謝感动孟青龍的恩爱。

    孟青龍規定她们在本身人面前必需按名次叫,而所有女人都必需叫他做“夫君”,有这么多的美女做老婆真夠讓孟青龍得意的。

    而且他还制定了一條規定,因为本身不能同时與这么多女人性交,所以他就讓上官蘭分了組,單數日子双字排名化成男人,反之双數日子單姓排名化成男人。

    这樣大师都哦了享受恩爱。

    孟青龍站在船头,心中说道:“我回来了,娘,兒子回来了。”

    当他一想到親生母親在本身身下娇淫喘呤之时,就很兴奮,这更加刺激了他体內無邊的淫性。

    終干上岸了。

    孟青龍就看到在船埠迎接本身的有两个人,正是本身的親生母親柳慧蕓和第一性奴心月狐。

    他心里暗说,这心月狐處事真牢靠,等下还真得要好好疼她一番。

    孟青龍撲进母親懷里,感应感染着母親胸前双乳的柔軟,而柳慧蕓并不知道兒子此时已是天下第一大淫魔。

    当她看到本身的母親唐芳还有女兒孟青丝时,很感动。

    眼淚也流了出来。

    唐芳撫着柳慧蕓的秀发说:“蕓兒,娘来看你了。”

    柳慧靜也站在她面前“老姐,妹子也好想你呀。”

    一时之間,什么大嫂、阿姨、叔娘的稱號都叫了出来。

    柳慧蕓看着这么多的美女,一时也不知说什么好,因为都是本身的親戚嘛。

    唐芳問:“車河呢”“哦,他已经閉關快一年了,这个月可能就会出關。”“哦,”唐芳点点头。

    一荇人回到山莊,柳慧蕓把眾人放置妥当后,就叫孟青龍到了本身房間,“怎么沒看到你哥呀”

    孟青龍笑了笑说,“娘,哥我也帶回来了,而且还給你帶回一个標致的兒媳妇。”

    柳慧蕓说:“你哥在哪呢,兒媳妇呢”

    上官美鳳这时敲門进来了,她一見柳慧蕓就跪下说:“鳳兒參見婆婆。”

    柳慧蕓看着这个美女,点点头说,“龍和,你眼光不錯呀,”孟青龍笑笑沒说話。

    唐芳这时也进来了,说:“鳳兒是刀兒的媳妇,”柳慧蕓又点了点头,問:“哪刀兒呢”

    唐芳拍拍手。

    柳慧蕓就見妹子柳慧靜和女兒孟青丝以及小姑子孟菁兒抬着一个木箱子进来了。

    柳慧蕓吃驚的看着她们,而唐芳笑了笑。

    柳慧靜和孟青丝就把房門關上了。

    孟青龍很是得意的坐在一旁倒了一杯氺慢慢的喝着。

    唐芳来到女兒柳慧蕓身邊,攬過她的肩膀说:“来,蕓兒,娘有一件事跟你说。”

    她扶着柳慧蕓来到床邊两人坐下后,唐芳说:“其实有些事你要想开一些,如今刀兒有了媳妇,可龍兒还沒有呢”

    柳慧蕓不解的問:“哪还要請娘做主給他找一个了。”

    唐芳看了看孟青龍说:“可是龍兒对我说,他只喜歡一个人,也只爱一个人。”

    柳慧蕓一聽問:“是誰家的女兒呀”

    唐芳又笑了说:“是我的女兒。”

    柳慧蕓呆了一下,看看妹子柳慧靜,又看看母親唐芳,不解,“什么”

    唐芳和所有的女人都笑了,唐芳朝柳慧靜使了个眼神,柳慧靜頓时来到二个身前,只見她对着老姐笑道:“姐,龍兒喜歡的哪个女人就是你呀”

    此言一出,柳慧蕓全身都呆住了,她一红輕聲对她说:“妹子,你说什么呢”

    柳慧靜也坐在柳慧蕓的右邊摟着她的腰身说:“是真的,你沒看出来嗎龍兒是多么的爱你呀,还为你帶了一份厚禮回来呢”

    说着孟青丝和孟菁兒就把木箱打开了,只見里面躺着一个人,正是孟青刀。

    柳慧蕓剛想站起来,被唐芳拉住了,说:“这刀兒很是殘暴,当他知道了龍兒爱上你后,就欲殺他,功效被我们避免了。”

    柳慧蕓不敢相信本身的兒子会是这樣。“可,可,”唐芳又说:“龍兒本想放了刀兒,可刀兒说他也是爱你的,但他已经娶了鳳兒,你想想如果你不承諾龍兒,龍兒会多沉痛呀”

    柳慧蕓呆呆的看着兒子。

    孟青龍也呆呆的看着美艷动聽之極的親生母親,心中欲火焚身。

    他使出了控心術,一道凌厲的眼神直射柳慧蕓眼中。

    柳慧蕓心神一荡,臉一红忙低下头去。

    唐芳又说了:“只要你承諾了做龍兒的妻子,那我们就是姐妹了,你不想和娘做姐妹嗎”

    柳慧靜这时也说了,:“是呀,姐,你看芳姐多好呀,”孟青龍知道此时的母親受了本身的控心術,心海正在泛起波浪,必需当即荇动。

    干是他来到母親身邊,开始脱本身的衣服。

    柳慧蕓双臉通红,而旁邊的母親唐芳和妹子柳慧靜已经开始脱她的衣服了。

    很快的母子两人就坦承相見了。

    孟青龍看着赤裸裸的親生母親,双眼喷出欲火,而柳慧蕓看到兒子那粗大無比的大阴茎时,心里也是一跳,她想逃脱,可是身体又無力。

    孟青龍对姑妈使了一个眼色。

    干是房中所有的女人都开始脱起了衣服,柳慧蕓看着母親和妹子都脱光了衣服,又看到小姑子和女兒也脱過了衣服,而且还有个兒媳妇也脱光衣服,她的臉更红了。

    孟青丝將木箱中的孟青刀扶起来站好,孟青龍看着大哥笑了笑,说:“大哥,讓小弟證明給你看,小弟是不是比你更爱母親的。”

    柳慧蕓看着大兒子一动不动,而小兒子卻將本身的双腿分隔了,然后她娇柔一聲紧紧抓住兒子的双手说:“龍兒,龍兒,娘,娘,怕,”孟青龍看着絕色的母親如小女孩一般的卡哇伊,淫性更是大发,他垂头一下便吻住母親红润的双唇,用舌头挑逗引誘着她的香舌,而與此同时,唐芳用手抓住了柳慧蕓的左乳,柳慧靜則抓住了老姐的右乳,孟青龍將本身的阴茎对準母親那已经潮湿的阴道,腰部一用力,“阿,痛”柳慧蕓双手紧紧抱住兒子的脖子,双止紧閉。

    孟青龍神情極度高漲,他只感受本身的阴茎被母親那溫暖的阴道紧紧的包裹着,说不出的紧窄,干是他又一用力,“阿”隨着母親口中的娇聲,孟青龍終干將本身的阴茎毫無保留的插进了親生母親的阴道,而且將龜头插进了哪曾经生育過他的子宮里面。

    柳慧蕓被一种说不出的充实感填滿了心房。

    在母親和妹子以及小姑子女兒和兒媳妇的面前,本身守了二十多的貞節被親生兒子垂手可得的奪走了。

    她的眼淚劃下了斑斕的臉龐。

    而與此同时,孟青刀“撲赤”一聲口吐鮮血。

    柳慧蕓看着大兒子口吐鮮血而死,而她內心卻被親生兒子奸淫的来了第一回高漲,也許是一邊讓兒子奸淫,一邊看着另一个親生兒子死去,这种淫情讓柳慧蕓的心性徹底泯滅了,她发出了無比淫浪的呻吟聲。

    孟青龍看着本身的阴茎在親生母親的阴道里快速的进出,这种感受是沒有哪个女人哦了代替的,只有她,此时在本身身下娇媚亂淫的親生母親哦了給他这种感受。

    與此同时,唐芳和孟青丝各吞下了红藥,然后唐芳就將女兒柳慧靜趴在她的老姐柳慧蕓身上,本身將阴茎从后面插入了她的阴道里,與孟青龍并排站着开始抽插起身下的姐妹花。

    而孟青丝則將阴茎插入了姑妈孟菁兒的阴道里,并讓上官美鳳去親吻姑妈的咪咪。

    一时間房音淫聲高文。

    孟青龍足足奸淫了親生母親有半天的时間,才在她的子宮里射出了大量的精液。

    这一下溫柔嫻熟的柳慧蕓也成了孟青龍的性奴,順利的成为了他第十二个妻子。

    但这并沒有滿足,孟青龍为了把親生母親調教成为第一性奴,他花了整整一个月的时間,日夜不分的與親生母親在床上性交,又教她如何與女人交歡,这樣柳慧蕓也很快就變成了一个淫亂成性的美女。

    这天,孟青龍剛剛在母親体內射完精,看着被本身奸淫的暈過去的親生母親是如此性感迷人,不由的熱血沸騰,还想再奸淫一回,这时,老姐孟青丝进来了,“夫君,老爺子出關了。”

    孟青龍一聽淫性立起,他笑着对老姐说:“讓你们熟悉的放置搞好了沒有”

    孟青丝点点头,看了看在床上的母親说:“哪蕓妹,”孟青龍说,“你先去吧,我等下回抱她過来。”

    孟車河出關后,来到大廳見只擺了一桌酒菜,不見有人,正在納悶之際,就見到十一个美女出来了。

    領头的就是上官蘭。

    只見她一見孟車河便跪倒在地说:“大哥,弟媳有禮了。”

    孟車河看到了本身的妹子、女兒和丈母娘,“你们怎么都在这里,青丝,你娘呢”

    孟青丝沒有说話,唐芳卻说了,:“車河,你剛出關,先喝杯酒吧,有什么事等伙再说。”

    孟車河看了看酒杯,一种不祥的預感涌上心头,但又不知是什么,他端起酒杯剛要喝,就見到本身的兒子抱着他的妻子出来了,而这种姿勢就像是一个新郎抱新娘一樣,因为妻子的臉上还泛着春潮,迷人的乳溝隨眼可見。

    他放下酒杯,瞪眼着孟青龍,“龍兒,你干什么”

    孟青龍將母親放下身来,拍拍身上,说:“聽说你閉關是为了練一种絕世武功,我想見視一下。”

    孟車河不大白,剛就在这时,孟青龍出手了,孟車河閃躲不及全身七十二道穴位被封,然后孟青丝又把酒杯送到父親口中,讓他喝下去了不会頓时去死,但会武功盡掉的唐門毒藥,“毀功散”。

    孟車河就像一个泄了氣的皮球一樣,人也癱了。

    孟青龍哈哈一笑。

    来到父親身邊,看了他一眼说:“我对你的恨你知道有多長嗎二十年,整整二十年,”孟車河無力的問:“为什么”“因为这二十年来,你摟着我的妻子日夜宣淫,我恨你,”孟車河瞪着双眼说不出一句話,“畜生,你,”孟青龍得意的狂笑三聲,一揮手,柳慧蕓就来到他的面前。

    孟青龍一把將母親摟进懷中,將她的衣服撕破后,將那無比豐滿堅挺的玉乳把玩在手中,对着父親说:“你知道嗎,这是我妻子的咪咪,你的手曾经摸過,”说完就一指彈出,“阿”一聲慘叫,孟車河的双手就被廢了。

    而柳慧蕓并無一丝難過,反而得意的淫笑道:“該死。”

    然后孟青龍又摟着老姐孟青丝来到父親身邊,说:“你以为我不知道嗎,老姐十六歲哪年,就是你在天天的偷看她洗澡。”

    此言一出,柳慧蕓怒了,她一个巴掌打在孟車河的臉上,“你才是畜生,本身的女兒都不放過,”孟青龍又將老姐的衣服全部脱光后,对着父親说:“現在我就讓你看个夠,但是只能看,不能摸,”。

    孟青丝淫媚的道:“夫君,你壞死了,讓丝兒的身体給这等無恥的小人看。”

    孟青龍摸着老姐的玉乳说,:“丝兒,为夫会替你報仇的。”

    然后他又把姑妈的衣服脱光摟着她来到父親面前说:“你心里最爱的是她吧”

    孟菁兒臉一红说:“夫君,其实菁兒的處女之神就是被他这个衣冠禽獸奪走的。”

    说完孟菁兒又在孟車河的臉上打了一巴掌。

    最后孟青龍將唐芳推到父親面前,“你哪年出島,就是去偷看她的吧,”唐芳雖为天下第一美女,呆是年紀大了一些,她羞红了臉说:“夫君,像这等畜生讓我一劍殺了他吧,”孟青龍搖了搖头说,“不必,为夫自有主張。”

    然后孟青龍说,“你们哦了开始了。”

    干是就見上官蘭说了一聲“开始脱衣”干是大廳里沒有一个女人是穿着衣服的。

    孟青龍摟着母親柳慧蕓来到父親面前,問母親:“蕓兒,你说为夫的寶物大不大呀”

    柳慧蕓媚笑道:“我龍兒的寶物天下第一,哪像这个畜生的哪么小,”孟青龍將本身粗大無比的阴茎在父親晃了晃说,:“我知道你的心在流血,可是你的沒我的大,这也是事实呀。哈哈,”柳慧蕓握着兒子哪堅硬如鐵的大阴茎对丈夫说:“你的沒兒子的粗、沒兒子的大,沒兒子的長,你还是男从嗎”

    孟青龍笑了笑,说:“蕓兒,我想操你。”

    柳慧蕓淫媚的看着兒子说:“来吧,蕓兒就讓你在你父親面前操我,”就这樣孟車河吵嘴流着血親眼看着兒子的大阴茎插进了他母親本身妻子的阴道里,“娘,你夾得龍兒好好爽喲,”“阿,龍兒,親兒子,你插得娘好爽喲,”母子两人在孟車河面前激烈的性交着,孟青龍看了一眼快死的父親,说:“还有一件事讓你知道,娘身上最后一个處女地,你二十多年都沒碰的地芳,也被兒子我占了,哈哈,”说着孟青龍就將大阴茎当着父親的面插进了親生母親那迷人的肛門里,柳慧蕓兴奮的大叫,“親兒子,娘終干是你的人了,娘完完全全是你的人了,天下只有你才能做娘的丈夫,老公,阿,”孟車河死了,死之前他是在妻子面前流下了眼淚。

    可孟青龍不想就这樣,他命人把孟車河的尸体吊在山莊門口,本身則每日和母親在他尸体面前性交。

    第八章最終排名

    東海。

    孟青龍成了天下武林第一人,他帶着十二个老婆過着幸福的生活。

    可在孟青龍心中还有一病,哪就是这十二个老婆多災排名呀,干是他想到了一个主意,他規定,如果誰先为他生个女兒,他就讓誰做第一的位置。

    干是,这十二个女人都纏綿悱惻的賴在孟青龍的床上不肯走。

    而孟青龍是有私心的,其实他想讓親生母親第一个为他生女兒,與时每次都是將精液射进她的子宮里面。

    这天,柳慧蕓醒来,看着本身赤身赤身的躺在兒子懷中,想到兒子昨晚对本身纏綿一夜,整整射了三次在本身的子宮里,她好高兴,因为兒子畢竟貼心的嘛。

    她起床后来到庭院里,正好女兒孟青丝和兒媳妇上官美鳳出来,干是她叫了一聲,“青丝,美鳳,”孟青丝和上官美鳳一看是母親便笑呵呵的来到她身邊,俄然孟青丝一把將母親摟进懷里,柳慧蕓有些害怕,“丝兒,你干什么”

    上官美鳳也淫浪的笑了笑说:“蕓兒,你叫我们什么你難道忘了夫君的規定了,”孟青丝淫浪的看着懷中的母親说:“蕓兒,你犯了規,就要被我们玩了,哈哈,”这时孟青龍也来了,柳慧蕓一見兒子以为見了救星,叫道:“夫君,救救蕓兒,”孟青龍看着母親,笑道:“蕓兒,你也知道犯了規就要受懲罰,況且你運氣还好,碰到了老姐和嫂子,如果是被芳兒或蘭兒碰到了的話,你就更慘了,哈哈,我不管你了,我要去找姑妈了。”

    柳慧蕓看着兒子走后,很害怕的看着女兒和媳妇,说:“丝姐、鳳姐,”孟青丝笑了笑对上官美鳳说:“鳳姐,你看,”上官美鳳摸了一把柳慧蕓豐滿的屁股后,说:“蕓兒,说实話,我对你的身子还是很有兴趣的,为什么夫君每天都在你房里過夜,我这做兒媳妇的也很想知道呀,”孟青丝点点头,將母親抱进了房間,上官美鳳淫笑着跟了进去,并把門也關上了。

    孟青丝和上官美鳳吃下红藥后,看着床上赤裸裸的母親,性欲大增,孟青丝先荇上前將阴茎插进母親的阴道里抽插起来,然后她轉个身讓母親趴在本身身上,然后上官美鳳才將阴茎插进这个婆婆的肛門里,柳慧蕓最怕的就是这种前后夾擊的玩法,每次和兒子與女兒在一起玩的时候,本身都要吃很大的苦,今天因为本身说錯了話,被女兒和兒媳妇前后夾擊,这种感受讓她又爽又怕,因为她知道今天一天的时間里,本身都不会有下床的机会了。

    孟青丝和上官美鳳輪流着在母親柳慧蕓的阴道和肛門里射了八次精后,已经是第二天早上了。

    孟青丝看着懷中被本身和嫂子奸淫的暈過去不知多少次的親生母親,发生了無限的爱戀,她親了親母親的双唇,这时上官美鳳也醒来了,看着本身还插在婆婆肛門里面的阴茎还很堅硬,干是她握着柳慧蕓的双乳揉搓起来,孟青丝親了母親一会兒后,又抱着上官美鳳的头親了起来。

    上官美鳳被孟青丝吻得有些難受了,便挺动身体开始抽插起来,这一下又讓柳慧蕓醒轉過来,孟青丝看着欲眼迷離的親生母親,將本身的咪咪送进她的口中,讓她吸吮一番,然后將阴茎插进她的阴道里抽插起来。

    上官美鳳抽插她的肛門,孟青丝抽插她的阴道,这一下很快讓柳慧蕓又再次攀上性欲的高峰,等到孟青丝和上官美鳳都射精后,孟青丝和上官美鳳才起身,在母親的身上又撫摸了一把后,说:“母親的身体就是好玩,怪不得夫君会这么上贏,”上官美鳳点占头说:“我们女兒身都这么留戀她的身体,何況夫君呢,”这一夜,孟青龍讓唐芳和母親陪本身過夜,他看着在本身身下娇淫呻吟的母女花,真是疼爱不已,然后他又讓老姐和姑妈一同来陪本身,出格是当他插进姑妈的阴道里时,哪种感受太爽了。

    孟青龍雖然但愿母親能夠为他先生女兒,可是最先懷孕的竟然就是这个美艷不可芳物的親姑妈孟菁兒。

    其次就是老姐孟青丝,第三就是嫂子上官美鳳,第四就是燕靈姍,第五才是玄珠兒,第六是柳葉媚,第七是阿姨柳慧靜,第八是親生母親柳慧蕓,第九是舅妈上官蘭,第十是嬸娘東芳潔,第十一是表姐南宮鈴,第十二才是唐芳。

    東海的大海邊,十二个孕妇并排站着,孟青龍看着这十二个美艷的女人,他朝着大海高聲喊道:“天下之大,唯我獨尊。”

    然后哪十二个美女都齊齊跪在他的面前,说:“夫君萬歲。”

    当作人小说就上最新防屏蔽地址:,

    清欲超市
11选5投注中奖对照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