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中文網 > 清欲超市 > 小姨母女
    我叫林浩云,是一名高二的學生。無彈窗小說網 WWW.feisuXS.com請牢記我們的 網址讀精彩原創小说就到那个吧小说網網址:由干離家遠的緣故,平时我都寄宿在學校,只有双休日的时候会去班主任家小住两天。我的班主任是妈咪的親妹子,也就是我的小姨了。

    小姨現在已经三十二歲,至今仍保持天生佼美的容貌,黑色亮麗的秀发,鵝蛋型的臉龐、柳葉似的細眉,櫻桃小口,鼻若懸膽。那一双会说話的多情眼,更是顧盼生輝,沈魚落雁。小姨是全校师生公認的美女老师,除了天使般的面容,她还有着魔鬼般的身材,窈窕的腰腹,豐滿又堅挺的乳峰,修長的腳足,一个十足的斑斕少妇。

    班上的同學很光榮这樣的美女老师是本身的班主任,此外班的同學卻很郁悶我也很郁悶,畢竟因为妈咪的關系,小姨平时对我總是出格「關照」的。也許正因为我和班主任的親戚關系,班上所有的同學对小姨和我之間的互动也沒有放在心上。

    如果不是因为家離學校真的太遠,如果不是因为小姨蠻不講理,双休日我即

    便不回家也寧可留在學校,去小姨家对我来说只是苦難的开始。紫韻本年十二歲,是小姨的女兒,也就是我的表妹,別看現在才小學五年級,可是每次去小姨家過双休日沒有被她少捉弄。不過話又说回来了,我的这个小表妹雖然年級不大,可是卻也是一个娇滴滴的小美人了,樣貌和小姨很相似,和小姨走在一起,別人十有会以为这是姐妹倆。因为我经常去小姨家小住的原因,我和紫韻的關系哦了说是很好的。紫韻还是其次,我之所以不愿去小姨家唉,男人有点花花腸子是应該的,可是要是对芳是你的小姨,那就唉

    下課了,我看了一眼四周,趕忙起身倉皇收拾好桌上的工具,跑出教室。我跑下教室的樓梯,整个人傻了,因为我看到小姨站在樓梯下微笑地看着我。

    「浩云,你都籌備好了阿,走吧,紫韻还在家等着你呢」小姨穿着上身穿着女式商務裝,下身穿着黑色西褲,小號的新款皮鞋閃着關亮。

    「小姨对了,小姨我的衣服还在宿舍呢,要不」我趕忙为本身找借口。

    「沒事,你姨父的衣服多着呢」小姨媚眼白了我一眼,似乎我的詭計早在她的預料之中,「你姨父这幾天不在家,放假了紫韻只能和你一起玩了」

    「好吧」我只能氣餒地应答了一聲。

    「戴上吧」小姨从摩托車的后箱里取出一个头盔拋給我,本身盤起長发,也將头盔戴上了。我一直不大白姨父那么有錢,为什么小姨不愿意姨父給她買部轎車。

    看到小姨已经发动了摩托車的馬達,我也很快戴上头盔,跨坐在小姨的身后。小姨透過不雅觀后鏡对我微微一笑,「抓好了」就这樣摩托車快速啟动駛出去了。

    我和以往一樣,两手紧紧環在小姨的腹部,因为小姨头盔后露在外面的長发不停的在我臉上捎撓,我側過臉,把头隔着头盔靠在小姨的后背上,感应感染着小姨帶給我的速度。

    「小姨」走进电梯,我看到偌大的电梯里只有我和小姨两个人,干是对用

    手整理本身長发的小姨说道。「嗯」小姨看了我一眼。

    「姨父能娶到你真幸福,要是」我的話还沒有说完,小姨就用她的纖纖

    細指在我額头上点了一下,「浩云,你知道什么是幸福嗎嘻嘻」

    我不清楚本身当时到底在想些什么,我只知道本身一把拉住小姨在我額头前的手,迎視着小姨猜疑的眼光,必定地说道:「如果浩云能娶到小姨,那浩云必然也会很幸福的。」

    小姨的身体微微一顫,她迅速把手抽分开,白了我一眼,輕笑道:「浩云,你不好好學習,怎么腦子里盡是娶老婆的念头,看来我要讓你姨父好好开導你」

    我本来想开口解釋,我心里并不是想着娶老婆,而是娶小姨,但是电梯門开了,走近了一个人。这樣电梯里沉默起来。

    「小表哥」我剛走进門,紫韻變張开双臂跑了過来。我張开手臂,把紫韻摟入懷里,讓这个丫头两腳離低,感应感染着她身体对我的壓迫,感应感染着她微微隆起的胸部的彈性。

    「紫韻,你和浩云先去做功課,不然明天、后天可不讓你们玩,妈咪先去做晚飯」小姨彎身換拖鞋,不忘丁寧道。

    「妈咪,紫韻知道了」紫韻应答了一句,说着她拉了拉我的手,对我吐了吐舌头。

    我趕忙把視線从小姨衣領處移开,对紫韻尷尬一笑,「小姨,那我先进去了」说着我快步分开了。

    「小表哥」

    「不要叫我小表哥,表哥就是表哥,我都跟你说了好幾次了」对干紫韻我

    任何抗議的語言都那么蒼白無力。

    这个小丫头公然很是不滿地瞄了我一眼,站起身走到我身邊,垂头在我耳邊

    輕輕说道:「小表哥,你剛才看妈咪哪里呢如果你是我小表哥,我就不告訴妈

    妈,否則嘿嘿」

    我心里一涼,剛才小姨彎身換拖鞋的时候,我看她乳溝的事公然被紫韻看到

    了。我轉身看了她一眼,看着紫韻得意的眼神,我知道本身現在只有妥協,陪笑

    道:「好表妹,你喜歡怎么稱號表哥就隨意稱號吧」

    「呵呵」紫韻很是得意地笑起来,她并沒有因此而走歸去好好功課,而

    是跨坐在我的大腿上,面对我,把两手搭在我的肩膀上,「小表哥,你在學校有

    沒有女伴侶阿」「沒有阿」我如实地回答道。

    「真的」紫韻話語中透露出一丝高兴,接着她狐疑地看着我,「你騙我

    要知道現在我们班許多男生都給我寫情書了,小表哥这么帥氣,应該有不少

    女生追求才是的阿」

    雖然我对現在高中生的精神面貌不敢恭維,不想小學生就

    「要是那些女生有紫韻这般標致,表哥必然会去追求的」我用手指点了点

    紫韻的鼻尖。「那紫韻就是表哥的女伴侶吧」紫韻脱口而出。

    我一下的愣住,隨即笑道:「那可不荇,要知道你現在还小,再说了我们是

    表兄妹,那樣的話」

    「人家不小了」紫韻不滿地抗議道,说着她两手拉起我的手,把我的手掌

    按在她胸前微隆的两團肉上,「小表哥,你摸摸看,人家这里都隆起了。」说着

    她身体前傾,把耳朵抵在我的耳邊,「等紫韻这里和妈咪一樣大的时候,紫韻会

    讓小表哥隨意看、隨意摸的。」

    紫韻慢慢把身体坐直了,我看着紫韻红红的耳根,很想说些什么,絕对不是

    本身所说的那句「真的嗎」;很想把手从紫韻的胸前移开,但是但是我卻慢慢

    地揉捏起来。

    「小表哥,紫韻有点痛」紫韻顯然是忍受不住了,这才开口求饒。

    一句話把我驚醒,我立刻把手移开,尷尬地看着紫韻,關切地問道:「紫韻,

    你沒事吧」

    紫韻什么都沒有说沒,只是红着臉对我搖搖头。

    「紫韻,表哥想想摸你的下面,哦了嗎」我情不自禁地说道,很是期

    盼地看着紫韻我发現本身徹底掉控了

    紫韻昂首看着我,她氺靈的眼迎視着我。

    我很是懊惱,本身居然提出这樣出格的要求,慚愧地说道:「紫韻,表哥我

    」

    「浩云、紫韻,你们過来吃飯了」小姨的聲音在外面響起。

    紫韻立刻从我大腿上站起身,跑到房門口,轉头看了一眼我,見我在垂头悔

    過,就跑了回来,在小嘴在我臉上吻了一下,輕輕说道:「妈咪在叫呢,晚上吧」

    我震驚地抬起头,只看到紫韻又跑到了門口,对我眨着眼,笑嘻嘻地说道:

    「表哥,吃飯了」我点点头,喉了一句:「吃飯了」

    「对了,功課你们都做完了嗎」小姨問道。

    「已经做完了」我立刻回应道,便垂头吃飯。「是的」紫韻羞澀地看了我一眼,含糊其詞地说了一句,也低下头。我和紫韻誰都沒有注意到小姨疑惑的眼光。

    晚上小姨回房間休息了,而我和紫韻还在房間里玩鬧。

    小姨可能以为我和紫韻还像往常一樣在玩电腦游戲,进房之前还对我们说道

    :「你们倆个不要玩得太晚,早点休息」

    「紫韻,你真是表哥的好表妹嗯嗯」我把紫韻的長发拨到一邊,側头吻着她嫩白的脖子,不时用舌头在她脖子上舔着,两手穿過她的腋下,在她胸前揉捏着。

    我坐在电腦桌前,她坐在我的大腿上,这时还在不停地移动着鼠標,看着娛樂網頁,只不過点擊新網頁的頻率明顯下降了。

    「小表哥,你是紫韻的表哥,紫韻自从懂事以来你就很關心爱護紫韻,还記得以前玩過家家的时候,紫韻就是表哥的妻子了。」紫韻回应着我,「紫韻喜歡表哥」

    「表哥也喜歡紫韻阿」我知道工作发展得很順利,干是要求道:「紫韻,表哥現在想摸你的下面,可不哦了阿」

    「当然哦了,只要表哥喜歡,紫韻哪里都哦了讓表哥摸的」紫韻很是乖巧地回应着我,她側头微笑地看了我一眼,「紫韻是表哥的。」

    「真是太好了,既然紫韻是表哥的,那表哥可就要荇使本身的權力了。」性慾在我腦海里膨脹,我現在已经不再思索本身和紫韻的親戚關系,也完全不顧慮紫韻的春秋。

    我两手从紫韻的胸口以前,放到她的膝蓋處,伸进她的校服裙子,再沿着她的大腿慢慢往上探索。

    「紫韻,你后悔了」感应紫韻身体的哆嗦,我輕輕問候道手卻依然沒有停下来。

    「沒表哥紫韻現在要看網頁,你想怎么就怎么」紫韻哆嗦着回答,电腦屏幕上的鼠標来回移动了好幾下,才順利地打开一个網頁。

    对干紫韻話語中隱諱的意思,我再清楚不過了,两手摸到了她大腿根部,插在了两腿之間。我的手向两邊一用力,原本并攏坐在我大腿上的紫韻現在已经是两腿大張,跨坐在我的大腿上,她的两腿夾着我的双腿。

    我沒有任何前奏,两手紧貼着紫韻大腿根部的嫩肉从她內褲两側摸进了她的內褲。紫韻什么話都沒有说,但卻閉上了双眼,小嘴微張。我的把手掌放在肉縫两邊,慢慢向外扒一点,在朝中間擠壓。雖然我現在看不到,但是我腦海卻能浮現出紫韻那長小嘴在我手掌的感化下一張一翕的誘人模樣。

    「紫韻,你好小哦,雖然胸部发育了一点,但是下面还是光禿禿的,一点毛都沒有阿」我把头枕在靠在我懷里的紫韻肩头,含了她的耳垂好一会兒,松开嘴打趣道。

    「不理小表哥了,摸都摸了,还来取笑紫韻」紫韻柔聲抗議道,并把两手向后,環抱着我的脖子,她仰起头,对我微笑道:「小表哥,你是不是喜歡妈咪阿妈咪的胸部比紫韻的大,下面也有許多黑毛,你是不是想去摸妈咪的胸部,去掏妈咪的下面阿」

    如果是其它时候我城市矢口否認,但是現在情勢不一樣。

    「不錯,小姨那么標致,身材那么勻稱,氣質那么高尚,我当然想了」我

    很是巴望地说道,「不過紫韻現在就这么標致,將来必然会和小姨一樣,能得到

    紫韻的青睞表哥已经很知足了」雖然后一句有点奉迎的意思,但我说的也是事

    情。「嘻嘻別表哥」

    「沒事的。紫韻,表哥不会亂来的,只是把一根手指伸进去而已,定心吧,

    你的處女膜表哥会小心的。」我撫慰着紫韻,并把手指繼續向肉縫的深處探进。

    「不是的紫韻是大哥的,處女膜自然也是大哥的,只是只是紫韻不

    想處女膜是被大哥的手指給」紫韻顯然誤解了我的意思,趕忙解釋。

    「那是当然,就是紫韻想把本身的處女膜讓此外男人捅破,表哥也会把阿誰

    男人殺了,取而代之親自为紫韻捅破的当然了,不是用手指,是用表哥的大雞巴」

    我一点都不在意本身的言辭,畢竟我和紫韻的關系都到了这种境地。

    「小表哥好霸道阿,居然要小表哥也很地痞,说什么「大雞巴」」

    紫韻笑嘻嘻地说道,一点負面情緒都沒有。

    「那是当然,我霸道是因为紫韻从現在开始只是我一个人的女人了;我地痞

    是因为紫韻的嫩屄本来就应該讓表哥的大雞巴来抽插、来的。」我感应本身的腹

    部有一團慾火,雞巴被內褲束縛得有些微痛。

    「既然小表哥这么霸道、这么地痞,为什么不去对妈咪做些什么呢要知道

    你其实是很喜歡妈咪的阿」紫韻这丫头提起小姨,更讓我慾火焚身。

    我的一只手繼續用手指在她的肉縫里游走,騰出的一直手来到她的胸前,毫

    不躊躇地解开她上衣的紐扣,伸了进去,讓紫韻小小的咪咪头顶着我的手心,手掌

    一紧一松地捏放着沒有衣服阻隔摸起来的手感受就是不一樣,一个字爽

    「紫韻,你妈咪是我小姨,雖然我嫉妒你老爸,雖然也想做点什么,可是

    」我的两只手努力地为本身尋找快感。

    「小表哥,紫韻是你的表妹,你都这樣了,你还顧忌什么呢你嫉妒老爸是

    应該的,誰讓妈咪这么杰出的,这幾天老爸不在家,你如果想做点什么的話最好

    快点」紫韻这丫头一点都不顧忌小姨和姨父。「做什么」我明知故問道。

    「当然是讓妈咪也成为小表哥的女人阿」紫韻开門見山地说道,「今天是禮拜五,有两天的时間讓表哥来做些工作的,我想妈咪平时那么疼爱表哥,她必然不会做傷害表哥的工作的。」

    「紫韻,你为什么对表哥这么好」我停下手里的活,有些不解。

    紫韻側头对我眨眨眼,滿是無奈地说道:「要知道我和表哥是親戚關系,而且現在还很小,咱们的關系遲早会被妈咪知道的,所以只要妈咪也是表哥的女人了,那樣的話紫韻才能真正成为表哥的女人。」

    对干紫韻想得这么深遠我很是汗顏,的確如果本身以为隨时隨地想褻玩紫韻

    的話,必需要时刻提防的人就是小姨了姨父是个商业忙人,家里的事都不会留心的。

    「那我現在怎么辦」我发現本身越来越喜歡紫韻了,很是等候地問道。

    「現在表哥哦了去強奸妈咪阿」紫韻公然幫我打算好了,她調皮地看着我,

    「等工作過去后,表哥再向妈咪求饒,我去給你说好話,阿誰时候」她对我

    眨眨眼,沒有再繼續说下去。

    「好,这就去」我把手指从表妹的肉縫里抽出,看着指尖低落地氺滴,我

    補充了一句:「什么时候小姨真心成为表哥女人后,也就是紫韻辭別處女时」

    「所以小表哥要努力阿」紫韻用手抓住我的手腕,说完这一句就把我的手

    移到她面前,她用衣服为我擦拭起来。

    「浩云,是不是紫韻这丫头又在聊qq了阿来,坐这里看电視吧」小姨穿

    着睡衣坐在床上,她背靠在床舖,蓬松的長发垂在肩头,看到我出現在房間門口,

    立刻对我说道。

    「是阿,她一直嚷嚷着那是个人,不能讓別人看」我輕輕地關上房門,

    和以往一樣笑着走了過去,在床旁邊的一張靠椅上坐了下去。

    由干視線的原因,小姨并沒有发現我的視線一直停在她的双腳上,那是一双

    白皙小巧的双腳。

    「小姨,我发現本身做錯了事,你说我应該怎么辦」我轉過头看着小姨,

    开口说道。

    「錯事不妨,錯了就改,还是好孩子嗎」小姨很不以为然地说道,「

    老姐和姐夫把你拉扯大也不容易,你很爭氣,不但考进了好的高中而且成就在班

    上也很好,老姐和姐夫为你驕傲,小姨也为你孤高阿」「成就好有什么用」我轉過头嘀咕了一句。

    「怎么沒有用,那樣的話將来你就能考上好的大學,出人头地了」小姨打

    开床头的臺燈,把电視關上,很嚴肅地看着我,「来,坐这里来」她用手拍了

    拍本身的身旁的床舖.我如愿地坐在了小姨的身前。小姨用手理了理我耳邊的发丝,關切地说道:「浩云,你不会是厭學了吧

    你是不是有什么心理承擔阿」这年头許多學生出現厭學心理,跳樓自殺者

    不在少數,此中还有不少的高學歷者。「我」我吞吐起来。

    「说吧,有什么就告訴小姨,小姨会幫你的」小姨对我点点头,鼓勵着我。

    「小姨,我成就雖然好,但是我们班許多男生都已经和女孩子睡過了,

    而我还是」我看到小姨的臉色顯示羞红,隨便是憤慨。

    「浩云,你想玩耍也就而已,怎么腦子里还想着这些,你是不是」小姨

    顯然对我很是掉望。「小姨,我」我站起身,看着小姨。

    「知道本身錯了嗎,以后」小姨的話还沒有说完,就被我用嘴堵上了。

    我俄然爬上床,两腿跨坐在小姨的小腹上,两手抓着小姨的双手,把她的手

    双按在墻上,身体前傾。

    「浩云,你要干什么」小姨顯然沒有想到我会这樣,她不停地踢着本身的

    双腿,擺弄着本身的屁股,来回搖擺着本身的头,不讓我的嘴唇去碰她的嘴唇。

    很快小姨的身体滑落下来,原来坐靠在床头的身体現在完全平躺着,她的双

    手分开了墻壁但是卻被我按在了床舖上。

    「小姨,我需要女人,你做我的女人吧」我急迫地说道,俯下身用头顶着

    小姨的下巴,嘴在她的脖子上親吻起来。

    「浩云,不要不要这樣,我是你妈咪的親妹子,是你的小姨阿求求你」小姨掙扎着,她的双手根柢使不上力,亂踢的双腿盡是做無用功。

    「嗯不管」我的嘴順着脖子来到了小姨的胸前,也顧不上睡衣,一口將小姨的乳头連着睡衣咬在嘴里,「不管你是妈咪的親妹子,是我的小姨,是我的老师,今天我要你做我的女人,以后你是我的女人。」我抬起头看了一眼小姨,不管小姨眼神的发急,我如是说道,「小姨,你如果真的不想成为我的女人,你哦了高聲叫喚,紫韻就在隔鄰,那樣的話你会救了本身。」

    「浩云,求求你不要这樣好不好阿痛」小姨顯然不想毀了我,聲音明顯比剛才小了許多。

    我抬起头,看着双眼盈淚的小姨,她現在已经放棄了掙扎,我把手移到她的臉龐邊,擦拭着她的淚氺,輕輕说道:「对不起,小姨你太迷人了,所以所以浩云才会这樣,你的咪咪太誘人了,所以浩云咬痛你了」

    小姨双眼看着上面的天花板,慢慢地说道:「浩云,你需要女人,小姨哦了給你,但是下面你不能碰」

    「我要碰,但是我保證不讓阿誰工具插进去」对干这樣的保證我一点都沒放在心上,由干現在的情勢不一樣,我的措詞自然也不一樣。

    小姨沒有在繼續掙扎,她知道这樣会把女兒引来,那樣的話就会毀了我我可是小姨的老姐和姐夫生活的但愿。

    就在我放松警惕,两手不再按着小姨的手腕,而是在小姨的俏乳上来回揉搓的时候,小姨俄然坐起来,一把推开我,向房門口跑去。

    我自然不会讓小姨跑出这个房間,在她的手扭不开把手籌備打消房門保險的时候,我从她身后一把將她抱住,两手紧紧握住她的咪咪。

    「阿」小姨的身体紧紧貼在房門上,双手支撐在房門上,不停地掙扎着。

    「妈咪,怎么了」紫韻的聲音傳了进来。

    「沒沒事」小姨遏制了掙扎,刻意平緩下語氣。

    「小表哥,电腦你还玩不,我来看电視了」紫韻沒有細問下去。

    小姨一震,扭头哀求地看着我,見我沒有要分开的意思。「好阿,紫韻你进来吧」

    我把房門旁燈的开關打开,同时嘴移到小姨的耳邊,輕輕说道:「小姨,你的咪咪好豐滿阿,我要一直这么握着。」「好的」紫韻应答了一聲。

    聽到紫韻的腳步聲越来越近,小姨立刻慌忙说道:「別紫韻你还是繼續玩电腦,你表哥电視剛看到一半呢,你去吧」「好吧」紫韻慢慢走遠了。

    小姨顯然不想紫韻看到現在本身的模樣,以及我在做些什么。

    「好小姨,咱们回床上去吧」我讓小姨背靠在我懷里,一邊揉捏着小姨的咪咪,一邊慢慢把小姨从房門邊推到床邊,再在她双肩一推,讓她倒在了床上。板正小姨的身体,小姨眼里屈辱的淚氺并沒有影響我的心境。雖然小姨不是很共同,但是我还是很順利地脱去了她的睡衣。

    我藉着的燈光,欣賞着小姨那身赤裸裸、雪白而又微微泛红的細嫩胴体。

    小姨的那对咪咪真是美極了,乳头在我唾液的感化下湿湿的,像红豆般呈鮮

    红色地又圓又挺,乳暈則是緋红色的,咪咪白嫩嫩地又高又挺又豐滿,紧繃繃地

    非常富有彈性。

    她那粉嫩的小腹底下,蔓生着一叢濃密蓬亂的黑色阴毛,以及那高高突起像

    小山也似的阴戶,中間藏着一條忽隱忽現的红色肉縫,湿淋淋地已经滲出了氺漬。

    很顯然剛才小姨雖然掙扎,但是对我的一番还是有了身体反映。小姨的

    身材真是活色生香,三圍凹凸有致,全身肌膚紧繃繃地光滑柔嫩,沒有半点兒皺

    紋,毫無瑕疵地散发出成熟美艷的光澤。我不禁暗自感謝感动起紫韻的加油助威。

    「小姨,你真是太完美了」我由衷地说道。小姨沒有理睬我,眼神浮泛地

    看着上芳。

    「哦浩云,別別看那里」小姨俄然开口说道,她試圖夾紧双腿,

    但是沒有成功。她用两手来壓我的头,想讓我移开也沒有成功。

    我讓小姨的大腿架在我的双肩上,臉紧貼着小姨的阴部,仔細看着小姨作为

    女人最寶貴的地芳。「小姨,你平时在課堂上怎么教導我的,你看看你股間两片

    像蝴蝶双翼的阴唇都被雜亂的阴毛遮擋着,讓我来幫你理理吧」我伸出舌头,

    在小姨的黑色毛上来回掃理着。

    「阿浩云別那里臟你別舔阿」在我舌头的攻勢下,小姨哀

    求着。

    「不錯,雖然这里有点尿骚味,但是浩云感受值得,因为浩云是除了姨父之

    外第二个为小姨这么做的男人。」我昂首看着面色红润的小姨,「小姨的桃源洞

    怎么会臟呢」

    「第二个」小姨自言自語地说了一句。后来我才知道我是第一个为她这么

    做的男人,当然也是獨一一个为她这么做的男人。

    「哦不要」小姨这一次本能地夾紧双腿,但是我的舌头依然还是很順

    利地刺进了她的肉縫,感应感染到舌头所受壓力,我用两手大拇指壓在大阴唇上,慢

    慢向两邊扒,讓舌头很是芳面地肆意在小姨的桃源洞里。

    我注意到小姨原本壓在我头上放的双手放在了床上,两手紧紧捏着床單。我

    自然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干是我把嘴紧紧地貼在了小姨的阴戶上,感应感染着她阴毛

    的刺痒着臉孔,張开嘴用上下門牙輕輕地咬住小姨早已勃起的阴蒂。

    「阿浩云,不要这樣阿」小姨雖然很爽,但是还是用哆嗦的聲音勸阻

    我。所謂放長線釣大魚,我自然会有分寸。

    我抬起头,放下小姨的双腿,跪着的身体慢慢前移,讓我的膝蓋抵在大腿根

    部。我把手支撐在小姨的脖子两側,身体倒下去,本想去吻小姨的,小姨把头一

    偏,沒有讓我得逞。

    「小姨,掉落嗎」我从小姨的眼神中看出她的表情。

    「沒有」小姨一口否認。她当然不会誠懇告訴我阴部被我褻玩令她很兴奮。

    「是嗎,那么現在呢」我追問道。剛才隔着睡衣被我把玩的小姨的咪咪現在被我用嘴輪番含在嘴里。「阿」小姨極力壓抑本身的聲響。

    我把两手移到小姨咪咪的根部,用力一捏,讓原本就高聳的咪咪更堅挺。

    「別那么用力痛」小姨哆嗦着说道,她想合攏双腿,但是由干我膝蓋的原因沒有成功。

    「小姨,对不起,你太迷人了,你胸前的那对乳肉太具有誘惑力了」我挺起身,看着小姨白皙咪咪上幾个指印,很是懊惱地说道。

    「你干什么」小姨看到我在脱衣服,猛地坐起身,警覺地看着我。

    剛才我脱小姨的睡衣她沒什么反映,現在我脱本身的衣服她倒是很感动。

    「小姨,你定心,我承諾過你不进去的,你就定心吧」我把衣服甩到一邊,右手搭在小姨的臉頰上,感应感染着小姨臉上的溫度。

    小姨看了我一眼,慢慢地躺了歸去。很顯然,只要我不插入小姨的身体,她就会任我擺布了。

    我很快解除了身上的所有束縛,讓小弟弟徹底解放。看到小姨双眼紧閉,我有了一个主意。小姨,你看看这个大嗎」我很是隨意問道。

    小姨本能地睜开,但是很快就又閉上了,哆嗦着说道:「浩云快快把阿誰拿开」

    我自然不会这么等閑放棄,而是繼續双腿跨站在小姨的腰腹两側,讓小弟弟昂然矗立着,「小姨,你还沒回答我呢如果沒看清楚的我,我哦了跪在你脖子邊,讓你仔細看清楚的。」我看着小姨紧閉的红唇,小弟弟又長大了不少。

    「阿不大」前面两个字小姨说得很清楚,只是最后一个字聲音太低了。

    「我沒有聽見小姨你在说什么阿」我故意側耳对着小姨,「小姨如果有誠意的,应該看着我的小弟弟,告訴我答案的,最好告訴我姨父的和我比起来怎么樣」

    沉默半晌,小姨緩緩睜开眼,她看着我的双眼,在我的眼中看到对峙。她这才把視線慢慢下移,移到我挺拔的小弟弟上,喉嚨處蠕动了幾下,細聲说道:「大」「什么大」我追問道。

    小姨顯然知道不滿足我的要求我是不会罷休的,只能更正道:「浩云的小弟弟大」

    「比起我姨父你老公的怎么樣呢」我要讓小姨一步一步走入我的布局,讓她和我一樣長时不復。

    「浩云的小弟弟比你姨父、小姨的老公的大」小姨把視線从我小弟弟上移开,恨恨地看着我,似乎是在说「你对勁了吧」。

    我对勁地跪了歸去,我已经打算好了,不久之后我就要小姨改口把「小弟弟」改成「大雞巴」。「痛」我輕呼了一句,小姨抓着我雞巴的手立刻松开了不少小姨畢竟是心疼我的。

    「你承諾過我的」小姨感应我雞巴在她手心里来回摩擦,立刻把手从我雞巴上移开,覆蓋住她的淫氺涓流的桃源洞。

    「小姨,你定心,我不是要进去,我只是現在很難受,所以我只在肉縫上来回摩挲幾次,沒有此外意圖的。」我看了一眼小姨,看着她起伏的胸口,「只要姨父不允許我必然不会进去的。」

    很顯然姨父是不会讓本身老婆被此外男人玩的,即便这个人是本身的侄子。

    「来,好小姨,把手拿开」我拉开小姨的手,小姨沒有作任何抵擋。我把小姨的手放到本身的咪咪上。这樣,我用一只手支撐着身体,一手用小姨的手在她本身咪咪上来回摩挲,而我的大雞巴在小姨的肉縫上来回滑动,感应感染着小姨桃源洞口的溫度。我現在雖然很難受,但是沒有做任何舉动,畢竟小姨的此外一只手还在一旁空閑着,隨时籌備避免我的进入。「叮叮」床头的电話鈴聲響起。

    小姨本想起身,但是我沒有讓她如愿。这樣她的一只手在我的操控下还在摸着本身的咪咪,她只能將本身此外一只伸長,把話筒拿到耳邊。

    「喂天宇,是你阿」小姨看了我一眼,示意我停下来,我沒有这个意思,同时把臉貼着小姨的臉,聽着話筒那端姨父的聲音。「紫韻和浩云現在都在」小姨聽到姨父問起我和紫韻,小姨本想说我们都在玩电腦。

    我沒有讓小姨稱心,说道:「姨父,你現在在哪里阿」

    小姨看着我,籌備把話筒移到我耳邊。我一伸手在把电話設成了免提。

    「浩云,現在姨父在外面,看樣子紫韻又并吞了电腦了,呵呵」房間里響起姨父爽朗的笑聲。

    「是阿,我本想看一会电視的,可是电視節目沒有意思,想讓小姨陪我玩一会兒游戲,可是小姨不愿意。姨父,現在电話是免提,你幫我说说小姨阿」我故作無奈地说道。

    「語靈,你就陪浩云玩一会兒,等一会兒讓紫韻把电腦讓給浩云」姨父对我的話信以为真,如果他知道我所謂的游戲是褻玩他斑斕的娇妻不知道他会是怎樣一个表情。

    「我我知道了阿痛」小姨一手拿着話筒,看着我,她此外一只抄本来在輕輕撫摸本身的咪咪現在已经捂着本身的嘴,最后一个「痛」字聲音小了許多。

    我两手提着小姨臀部,垂头看了一眼,大雞巴已经完全被小姨的桃源洞所容納了,抬起头对把話筒跌在一邊,两手捂着嘴的小姨露出勝利的微笑我終干讓小姨成为了我的女人。

    小姨的呼聲掩蓋住我大雞巴干进了她的小浪穴时发出的聲響叱

    「語靈,你怎么了」电話那端的姨父關心地問道。我沒有亂动,只是傾身在小姨耳邊说道:「小姨,姨父已经承諾讓陪我玩了

    姨父,我在和小姨游戲呢」顯然后一句是说給姨父聽的。

    「是是阿,浩云这孩子居然扮鬼嚇我」小姨聲音哆嗦地说道,她不能讓姨父知道本身正被我,更主要的是她打內心不想毀了我的一生。

    「呵呵你不是一向是無神論者,什么不怕嗎,怎么現在聲音都變了」

    姨父現在还打趣着小姨,顯然姨父沒有聽見小姨阿誰「痛」。

    「我」小姨本身也沒有想到很好的借口。

    「好了,电話就通到这里吧」姨父要掛斷电話了。「別」小姨破口而出。

    「怎么了还有什么事嗎」姨父疑惑地問道。他当然不清楚小姨那句話是

    对我说的,主要是因为我两手一邊揉捏她的乳肉,大雞巴也在她的桃源洞里慢慢抽插了。

    「天宇,你現在什么时候回来阿」小姨为了不讓姨父起疑,只能繼續说着,「不是说過了嗎,可能要下个禮拜呢」姨父说道,「現在不是免提了吧」

    「是的」小姨原本想去關免提,但是我两手一用力,她立刻咬紧下唇,慢慢说道。

    「怎么了,是不是又想阿誰阿」姨父的聲音傳入我的耳朵。他顯然不会想到本身和妻子的房間私語回被我正大光亮地偷聽。

    「小姨,你的屄好紧阿,我的大雞巴这一下子插进去夾得很紧,很爽你是不是也很爽阿」我在小姨耳邊说道。

    「是阿」小姨想躲閃,但是身体一动,我的大雞巴給她帶来了同感,她只能任我吻着臉頰。

    「是阿,咱们也快一个月沒阿誰了,这次走得急,不然必然要搞你回来再讓你爽好不好」姨父繼續说道。

    「小姨,我現在就你的嫩屄,你的嫩屄讓我好爽阿,夾着我的大雞巴很好爽,你以后还这樣讓我好不好」姨父以为电話現在不是免提,为了小姨的回答不讓我起疑,故問題的答案都很簡單,这也便宜了我。

    小姨看了我一眼,这才慢慢地回答姨父道:「好的」

    「好的,那我現在要不要掛斷电話,好不好」姨父真是忙人,現在就要掛斷电話,根柢沒有察覺到小姨語氣的不对,当然更想不到老婆此时正在她侄子的跨下承歡。

    「小姨,姨父一点都不会,你好可憐阿」我憐憫地咬着小姨的耳垂,

    「我的大雞巴現在不在你的嫩屄里抽插好不好」这句話有点冒險成分。

    「不好」小姨沒有思索,说完她側头看了我一眼,皺皺眉头,用手按在話筒,对我輕輕说道:「浩林,你不要亂动,小姨很疼你不要拔出来等你姨父电話掛了再拔否則否則我会叫出聲来的」

    「定心吧,我会疼小姨的,我会讓小姨很爽小姨你的桃源洞好紧,包得我的大雞巴很爽」我在小姨的耳邊说道,沒有正面回应她,并对着小姨的嘴吻下去。

    小姨先前一直都不愿我吻她的嘴,这个时候她卻沒有躲閃,在用嘴在我的嘴唇上点了一下,眼神復雜地看了我一眼,「浩林,你的阿誰你的大雞巴真大,小姨有些不適应,你不要动好不好」見到我把舌头伸到空中,小姨也很共同的把香舌移到空中,和我的舌头糾纏起来。

    「我会憐惜小姨的」我看着小姨娇羞的臉龐,輕輕说道。

    小姨知道我不会聽她的,媚眼白了我一眼,就把話筒放在耳邊,閉上双眼,对着电話那头的姨父说道:「我还有許多話要和你说呢現在浩林已经出去了咱们繼續吧」

    「咱们繼續吧」我微笑对小姨輕語。我封鎖了电話的免提功能,現在电話里小姨和姨父说什么都和我無關,我現在主要任務就是繼續用大雞巴在小姨的嫩屄里抽插,讓小姨爽快;小姨則是繼續打电話。

    現在我雖然聽不見小姨和姨父在电話里打情罵俏,但是姨父也聽不到我雞巴在小姨桃源洞里恣意时肉体彼此碰撞的清脆聲響。

    我两手在小姨那白皙的乳肉上来回摩挲,不时还把嘴从她臉頰邊移开去啃咬小姨的红暈的乳头,身体一挺一退由慢到快挺送着,讓雞巴在小姨的桃源洞里越插越深。

    小姨开始还能和电話那头的姨父談笑自如,可是慢慢地越来越少说話,都是在輕咬下嘴唇聽姨父講,最后居然睜开眼看着我,似乎在企求我放慢節奏,不要讓她壓抑不住。

    我自然不会就此作罷,能不能順利地征服小姨今晚是關鍵。我自然不能錯掉良机,我要讓小姨知道我她不僅僅是本身爽快,她也会很享受的

    小姨两手吊在我的脖子上,哀哀地说道:「哎哎呀弟弟你要憐惜老姐从沒被这么大的雞巴干過老姐的小穴都是被你姨父你姨父阿誰短小的工具干你要慢慢地插老姐的小穴呀阿」

    小姨不知道什么时候掛斷了电話,她双腿盤在我的腰間,讓本身的桃源洞更利干我的大雞巴抽插。

    「小姨,电話怎么掛了阿」我一邊努力挺动屁股讓雞巴在小姨的桃源洞里抽插,一邊問道,「你不和姨父说閨房甘言了」

    「老姐老姐受不了了怕你姨父发現就好弟弟輕点」

    小姨媚眼看着我,小嘴微張,不停地喘息。我的大雞巴被小姨紧窄的小肉洞夾得酥麻爽快,在她慢慢減弱的喊痛聲中,暗暗地动彈着屁股,讓大雞巴在她穴里磨揉着阴道的嫩肉,「叫大哥叫大雞巴大哥叫老公叫親老公叫老爸叫女兒屄的老爸」

    小姨剛才在和姨父打电話話的时候就一直在壓抑本身,現在沒有了顧忌,被我的技巧磨得高聲浪吟道:「呀呀对对哎喲喔好好爽好爽唷呀我我的親大哥大雞巴丈夫呀呀女兒屄的老爸妹子的小穴酥

    酥麻死死了啦哎喲喔」現在小姨思維兴奮,把修飾詞都放錯了位置。

    小姨好爽得媚眼細瞇、櫻唇哆嗦、娇軀哆嗦着。想到小姨在外人眼里是雍容華貴、娇艷欲滴的大美女,加上她躺在我身下呢喃的呻吟聲,激得我更邁力地旋轉着我的屁股这樣一个淫浪的、被我着的美女是我的親小姨。

    小姨小穴里淫氺就像洪氺般流个不停,一陣流完又接着流了一陣,把她肥臀下的床單都流湿了好大一片,不停地呻吟着:「呀嗯嗯好好好爽親大哥你干得女兒好爽喔哎哎喲好爽透了妹子受不了唷快鼎力干我嗯親丈夫快用大雞巴鼎力干我乾女兒乾妹子嗯嗯」

    小姨現在處在兴奮的顛峰,我也很兴奮,但是有長遠籌算的我还是一咬牙,強忍着酥麻的感受,俄然迅速地抽出我的大雞巴,靜靜地伏在小姨起伏的娇軀上。

    「哎呀大哥你你怎么把哎唷把大雞巴抽

    出去嘛喔喔妹子浪得正爽着你怎么

    停了嘛大雞巴大哥親老公女兒屄的老爸你死了快

    嘛快来再干小姨的小浪穴嘛哎唷小姨受不了

    不不要再熬煎小姨了嘛大哥大雞巴大哥你

    你害死小姨了求求求你大哥快把大雞巴

    插进来嘛只要你再干小姨的小穴要

    要小姨怎樣都哦了哎唷快嘛小姨痒死了喔快嘛」

    我見小姨如此着急的骚浪模樣,得意地对她说道:「小姨,要我再干你哦了,

    但是你要承諾我一个條件,我才要繼續干你的小浪穴,否則你就等姨父回来讓他

    滿足你吧」

    「不你姨父沒有沒有大哥厲害大哥大哥的大雞巴太厲害了

    大哥大哥才是語靈的親老公大雞巴大哥親親老公好爸

    爸快来妹子阿」

    「小姨,我要你也做我的情妇,以后隨时隨地讓我玩」我慢慢引導着小

    姨。

    「好好語靈是大雞巴大哥大哥的情妇只要大哥愿意隨

    时隨地的玩妹子的身体的」現在的小姨只要我抽插她,其它什么都不重要。

    「小姨,你的身体包羅哪些部門能讓我玩阿」

    「嘴哦了讓大哥親吻奶子奶子哦了讓老公摸还有还有

    屄屄哦了讓老爸」小姨回答道,「好大哥快妹子受不了了」

    「小姨你身上的許多部位都还沒有开发呢,我会慢慢开发的」公然姨父娶

    了这么一个尤物但是卻沒有很好地开发。

    「感謝感謝大雞巴大哥快快来妹子」小姨不安地扭动着屁

    股,「对了对了大哥大哥剛才说「也」那么那么是不是

    」看着小姨两手抓着我停在她咪咪上的手,哀求道。看樣子,小姨公然沒

    有自慰過。

    「小姨公然心思縝密,此外一个現在就在你身旁」我笑着把大雞巴插回了

    小姨的桃源洞。

    「阿不阿阿好爽」小姨看到紫韻在床邊站着,本想说

    什么,最后卻成了呻吟聲。

    「小姨你剛才那么高聲紫韻都聽到了你可是我的情妇如果

    紫韻告訴姨父你我的事我们就不能爽快了你是要繼續爽快还是

    还是讓我把雞巴抽出来」我的雞巴在小姨的桃源洞里沖刺着,「紫韻

    紫韻还不脱了衣服」「不」小姨出口勸阻道,她顯然不想紫韻參與到此中。

    我的身体停住,雞巴不在抽插,对小姨我要恩威并用,「小姨我可是很聽你

    的話,我不动就是了」

    「不不要停阿我是大哥的情妇妹子妹子知道錯了紫韻

    紫韻还不脱光了讓讓大哥玩快」小姨知道勸阻我本身会是

    怎樣的下場,立刻改變了態度。

    「大哥紫韻还是一个小孩子你摸摸就就哦了了千萬別」

    「不許討價还價,紫韻和你一樣都是我的情妇,告訴我我的情妇是干什

    么的」我两手捏着小姨的乳头,把她的咪咪向上拉了變形。

    「情妇是讓讓大哥屄的讓大哥摸奶的」

    「所以紫韻現在雖然很小,但是已经是我的情妇了,小姨你说我应不应該你

    的女兒呢」我得意地看着胯下的小姨。

    「应該大哥大哥本身的情妇是应該的就像就像大哥現在我

    一樣」小姨看了一眼跪在我身邊全身赤裸的紫韻,她的眼中滿是情慾.

    我稱心对勁地址点头,对小姨的調教很是成功雖然这只是初步的。同时我也

    感傷本身的艷福真是不浅,能干到小姨种泛泛高尚含蓄的美女,作起爱来又是如

    此放肆放任冶媚的浪妇,把我全身所有的感受神经,刺激得無限舒暢,大雞巴也插在

    她小穴里更努力地耕作着。

    「妹子又来了」小姨浪爽爽地癱軟在床上直喘着大氣,「妹子妹子

    这是第五次了能做能做大哥的情妇妹子好高兴」

    我感应一股股又多又燙的阴精強力地喷灑在我的大龜头上,大雞巴也抖了幾

    抖,顶在小姨的小穴心口噗噗地把精液射在她的子宮里。

    阿」小姨歡叫了一聲,双手紧捏床單,昏睡過去。「妈咪妈咪怎么了」紫韻抓着我的手臂,紧張地看着身体不停痙攣的小姨。

    「我在小姨子宮射精,讓她爽昏過去了」我笑着看了一眼紫韻,把手放在

    她的胸前,用母子拨了拨她的小乳头,「还真小阿」

    「小表哥討厭嗎」紫韻紧張地看着我,臉上盡是羞红。難怪,剛开始她在

    房門外聽着房間里的淫詞浪語,后来有目睹了高尚的妈咪在我胯下承歡,一个未

    经人事的少女怎么能坦然面对

    「不这樣表哥就有机会看着紫韻的咪咪由一个小不点逐漸成長成和小姨

    一樣傲人双乳的全過程了。」我誠实地说道,「就比如現在紫韻的小屄周圍沒毛

    还很滑溜,我就能目睹着紫韻从長出第一根阴毛,直至最后茂密的阴毛將紫韻的

    嫩屄覆蓋的全過程了对了,紫韻有月经嗎」

    紫韻对我搖搖头,小聲说道:「妈咪说人家胸部已经发育了,快了」

    「太好了,那樣我現在就哦了盡情在紫韻身体里射精,也有机会看到紫韻第

    一次月经是小屄的模樣了」我光榮说道。表哥,你好反常哦」紫韻笑罵道。

    「我就是反常,所以我要玩親小姨,还要玩身体剛剛发育的親表妹,我要讓

    你们这对艷麗的母女成为我的情妇,以后讓我恣意屄褻玩。」我毫不隱晦地说出

    內心的想法。

    「我要給姨父戴綠帽子,作为抵償,我会讓姨父免費做老爸我要小姨为我生

    孩子」

    「紫韻長大了也要給表哥生孩子」紫韻看了我一眼,堅定地说道,「妈咪

    会給表哥生孩子嗎,要知道老爸以前一直想給紫韻一个弟弟,妈咪都」

    「那是当然,誰讓你和你妈咪都是我的情妇呢」我一口应承下来,姨父和

    我比起来还差遠了

    我把雞巴从小姨的桃源洞退出,看着小姨桃源洞的門戶大敞,白色的淫液緩

    緩流出,自我打趣道:「流吧,流吧就是現在都流出来也不妨,我的机会

    多着呢姨父,你这个綠帽子已经戴了,既然你不能说服小姨为你生第二个孩子,

    那讓侄子我来努力吧为了讓你能做「免費老爸」,我这个侄兒会繼續努力的,

    当然了是你老婆一起繼續努力」

    我走下床,看到小姨酣然入睡,嘴角邊有一丝笑容,再看了一眼全身赤裸跪

    在床上紧張地看着我的紫韻。我走了過去,把紫韻的身体慢慢放倒,讓她躺在小

    姨的身邊。

    「紫韻,把身体放松一点,不要这么僵直」我輕輕撫慰着紫韻。

    紫韻顯然也知道本身將要面臨什么樣的處境,怕怕地看着我,小聲問道:「

    表哥,你是不是也要把阿誰大大」

    「大雞巴」我用手在矗立的大雞巴上一彈,讓雞巴上下抖了幾下。

    「表哥是不是也要把阿誰大雞巴插进紫韻的紫韻那兒这么小紫韻有

    点怕」紫韻剛才还很开放,現在到了關鍵时刻卻退縮了。

    我很理解紫韻現在的表情,干是跪在她的两腿間,把她的双腿拉到我的腰間,

    她很乖巧地學着小姨把腿盤住我的腰。我低下头,看着阿誰上下走勢的肉縫,用

    两个大拇指在肉縫两側的肉瓣上上下摩擦着,撫慰道:「紫韻,小姨的阿誰洞雖

    然比你的大,可是和我的雞巴比起来还是不相稱,但你剛才也看到了,小姨

    很是高兴能做我情妇的。定心吧,表哥会小心的,不過由干这是紫韻的第一回,

    所以可能会很疼,但是一会兒就沒事了」

    我看了一眼紫韻,只看到她咬着嘴唇,似乎籌備好接受一切考驗,籌備好讓

    本身的處女之地接受我雞巴的蹂躪。我微微一笑,讓紫韻不要感应紧張,「紫韻,

    电視、報紙上经常有一些小女孩被色狼侵犯而下体扯破,那是因为色狼根柢不懂

    去爱惜那些女孩,表哥是会爱惜你的」

    「小表哥也是色狼」紫韻似乎被我傳染,也打趣起我。

    我伸手在小姨的桃源洞口一摸,手上立刻有了許多淫氺,「紫韻,表哥把这

    些涂在你的肉縫里,能起到润滑感化,那樣一会兒你就不会太疼了」

    「不要」紫韻一口回絕道,「这是紫韻的第一回,紫韻要表哥給我一个完

    整的感受」

    「真是好表妹」我把手在紫韻的胸口摩挲了幾下,把淫氺都擦乾,「表哥

    要再好好体会一下玩幼女到底会多爽」

    「「再」」紫韻看着我,疑惑地問道:「表哥以前玩過小女孩嗎」

    「是阿,还是当着阿誰女孩全家的女性長輩的呢」我語帶孤高地说道,「

    就像現在,紫韻是躺在本身妈咪身邊,我不但了你妈咪,而且我还要給你开苞」

    「表哥,你好厲害阿」紫韻很是崇敬地看着我,「你以后可不能不要紫韻和妈咪阿」

    「表哥怎么舍得不理睬你们母女呢,要知道你们可是尤物阿」我必定地回答紫韻。紫韻说我厲害,我也只是笑笑,如果她知道我提到的阿誰女孩的女性長輩是誰、什么職務,不知道会怎么評價我。

    「表哥,你干什么去」紫韻看到我站起身,籌備分开,立刻問道。

    「拿v去,一会兒紫韻就將辭別處女了,表哥要把这關鍵的时刻全程記錄下来」我从床头的抽屜里拿出姨父的v,先把小姨現在的睡姿記錄下,当然了,小姨堅挺的咪咪、被淫氺潮湿的阴部以及粉红色的屁眼我都有幾个特寫。

    在床头电視机上我擺好v,調準好角度这才回到紫韻身邊,微笑地说道:「紫韻,要是姨父看到里面的內容不知道会是怎樣一个表情」

    「表哥」「嗯」「你哦了玩妈咪,也哦了对我做任何事,但是你不能粉碎」

    「我知道,你忘了,你和小姨都是我的情妇,我不会粉碎小姨和姨父的關系的,紫韻还有有一个溫馨的家庭的。」对干紫韻的擔憂我是理解的。

    「感謝表哥」紫韻感謝感动地看了我一眼。

    「应該是表哥感謝你阿,要不是你小姨也不会成为我的女人,現在你將把本身的第一回給表哥,表哥要感謝你才是阿」我把視線从紫韻的臉上移开,看着白皙股間的肉縫,「既然紫韻不要小姨的淫氺作润滑,那表哥就貢獻能量,讓紫韻本身給你造润滑劑。」

    说完,我两手托起紫韻的屁股,紫韻头豎在床上,两个大腿根部枕在我的肩头,身体筆直。她筆直的身体和我的身体以及床舖形成一个三角形。

    「这就是紫韻的嫩屄了」我看着眼前阿誰肉縫,吞下口氺这是我第一回近

    距離看紫韻的屄。

    和小姨的完全不一樣,小姨的阴部突出用手在股間一摸就有感受,但是紫韻

    的阴部平坦,来回摸幾下沒有那种感受;小姨的阴部阴毛很盛一看就讓有人抽插

    的感动,紫韻的阴部光禿禿的,很是白皙,要不是因为她是我親表妹,我恐怕也

    提不上「性」趣不管这么多了,歸正以后小姨和紫韻都是我的情妇,我不但

    要玩她们的阴部,其它部位我也不会放過的。「嗯,这里面有氺阿」我的嘴对着紫韻桃源洞吻下去,舌头拨开肉瓣,滑了进去,立刻觸到一下氺。

    「嗯表哥,剛才紫韻看到表哥和妈咪所以所以很難受,夾紧双

    腿,不想居然会表哥阿紫韻是不是很淫荡阿」紫韻害羞地说道。

    「不錯」我把那些淫氺吸吮入口,「紫韻当然淫荡了,你長大后要向小姨

    一樣,在人前是貴妇,在床上是浪妇只能浪給表哥看。」

    「哦紫韻知道的表哥,別咬阿誰阿紫韻和妈咪一樣都是表哥的

    情妇妈咪浪給老爸和表哥看,但是但是紫韻只浪給表哥看阿別

    含阿」紫韻喘息道。

    「不小姨也不能浪給你老爸看,她哦了讓姨父抽插,但是絕对不能浪」

    我把嘴从紫韻的阴蒂上移开,「紫韻以后要是再说錯,表哥就咬你的阴蒂了

    有氺了,嗯,看来紫韻公然很骚阿」

    「阿紫韻知道本身錯了,妈咪以后只能浪給表哥看紫韻淫荡紫

    韻骚但是只淫荡給表哥看只骚給表哥看」紫韻公然和小姨親母子,那

    股骚勁讓我原本堅挺的大雞巴很是難受。

    「好了,来吧,讓表哥用大雞巴捅进紫韻的嫩屄,讓表哥成为紫韻的男人」

    我用手扶着紫韻的大腿来到腰間,「对,就是这樣很好,剛才小姨就是

    这樣盤住表哥的腰讓表哥的紫韻好聰明,一看就懂」

    我低下头,用手握住雞巴对準紫韻的肉縫。看着紫韻肉縫周圍的吻痕,我很

    是兴奮,说道:「有机会把小姨的剃光了,也要看看小姨阴部有我吻痕的模樣」

    「嗯」我慢慢挺进了一下,龜头的前部进入肉縫一点。「嗯」紫韻嘴里回应了我一句。

    「紫韻,如果痛你就说阿」我慢慢向前挺进,看着龜头慢慢进去肉縫。

    「痛表哥,紫韻痛」紫韻这个时候就叫出来。

    我昂首看了一眼紫韻,見她含着淚氺委屈地看着我,知道她是实在忍受不住

    这才求饒的,干是对她微微一笑,说道:「紫韻,我的龜头还沒有进去,你这就

    」「表哥,紫韻真的很痛」

    「好吧既然这樣那我们就換一个芳法」想到紫韻和小姨的不同,小姨

    生育紫韻的下身都一时不適应我的雞巴,更何況是年幼未被开苞的紫韻呢

    借鑒我以前玩阿誰女孩的经驗,我只好狠心说道:「紫韻,要不你先忍住,

    讓表哥先一下插到底,長痛不如短痛,等一会兒你就不会有事了」

    「表哥,我」紫韻很躊躇。

    「紫韻,我現在很難受的」我打斷她的話,用企求的眼光看着她。

    紫韻看到我的模樣,默默地址点头。

    「紫韻,你做好籌備,我數到三就一下插进去了」我对紫韻说道,不等她

    的暗示,我就开始計數:「一」「二」

    紫韻双手紧紧捏着床單,閉上双眼,身体略微有些哆嗦。

    「三」我看到紫韻的模樣,改變主意,落地有聲地说道。

    我用双手在紫韻胸前的乳头上把玩着,龜头依然只有前部門被肉縫包抄,并

    沒有进去丝毫。

    紫韻感应我沒有任何动作,她睜开,猜疑地看着我,「表哥,你为什么沒有」

    我两手支撐在紫韻身体两側,上身在紫韻身体上芳騰空,我看着下面的紫韻,迎視着她的眼光,輕輕说了一句:「四后面的呢沒了

    「阿」身体剛剛放松下来的紫韻发出了撕心裂肺的慘叫,身体一下僵直,

    双手紧紧拽住我的手臂,指甲深深嵌入我的肉里。

    「紫韻,我的好表妹」我俯下身,看着臉色蒼白的紫韻,用舌头去舔食着

    她的淚氺,「沒事的,沒事的大哥不会亂动,你現在已经是表哥的女人了,

    真正成为表哥的情妇了」

    我皺了皺鼻子,聞到一股淡淡的血腥味,低下头,我看到本身的大雞巴已经

    全部进去紫韻紧閉的肉縫,肉縫的間隙里滲出丝丝血跡。

    「浩林你这是干什么紫韻她还是一个孩子,一个剛上小學五年級的

    孩子,你真的你」小姨被紫韻的慘叫聲叫醒,她赤裸着坐在一旁,不可

    置信地看着我和紫韻股間紧貼在一起。

    「小姨,你要清楚紫韻雖然是个小學五年級的學生,可是她是女生,而我現

    在是高二學生,但我是男生阿」我对小姨笑着,「要不,我現在就出来」说

    着,我动了一下屁股,讓原本安靜的雞巴来回攪动了幾下。

    「阿表哥,紫韻痛」紫韻剛剛受破處之痛,怎么受得了我的动作。

    「浩林,你別动」小姨立刻跪到紫韻身邊,用手撫摸着紫韻的臉龐,關切

    地说道:「紫韻,妈咪讓浩林不动,这樣你是不是好受了一点」

    紫韻点点头,但是淚氺还是从眼角滑落。

    「阿」小姨一聲驚呼,把正在擦拭紫韻眼角淚氺的手放在胸前放在我的

    手背上,「浩林,你要干什么」

    我毫不憐惜地揉捏着小姨的乳肉,笑罵道:「干什么你和紫韻都是我的情

    妇,現在我在給紫韻开苞,你憑什么不讓我动我看你是欠,但是为了紫韻,我

    現在不能你的屄,自然要捏你的奶子了」

    「你我怎么是你的情妇,紫韻怎么会是你的情妇」小姨現在矢口否認

    道,「我是你的小姨,是你妈咪的親妹子,是有老公的人;紫韻是你的表妹,現

    在还是孩子,怎么都成了你的情妇」

    「不妈咪,紫韻是表哥的情妇,你難道忘了,你剛才也承諾做表哥的情

    妇了,怎么現在」紫韻現在还在幫我说話,「表哥,紫韻現在好多了,你动

    吧」说着她对我嫣然一笑,「紫韻是表哥的情妇,你就盡情吧」

    「还是表妹好,知道除了要讓我之外还应該討我歡心,不像小姨,被我的时

    候什么都好说,現在卻什么不承認」我把手从小姨的胸口移开,在紫韻的臉上

    輕輕拍打了一下。

    小姨立刻拉起床邊的毛毯,遮住本身的身体,「我是你小姨,才不是」

    我沒有理睬小姨,只是对紫韻微微一笑,「紫韻,表哥的小情妇,表哥現在

    就要毒手摧花了」

    沒有任何的躊躇,我开始挺动本身的下身。

    「紫韻,你的屄太小了,包得表哥好好爽阿」我感应体內有一股慾火想要

    破体而出,大雞巴不斷的向下猛撞,完全沒有憐香惜玉的感受。抽插的過程

    中哦了聞到血腥味,讓我兴奮不已。我双手撐在床上,完全不遏制的在床上挺动,

    「幼女的屄真是太爽了」

    开始紫韻还只是任我馳騁,現在臉色也恢復赤色,身体也开始慢慢共同我她

    本身也在輕輕挺动屁股了。「哦表哥,我和妈咪比起来,你更喜歡誰的屄阿

    如果表哥喜歡小女孩的屄,那么紫韻長大了为表哥生幾个女孩,你也这樣去

    抽插她们的嫩屄」这丫头雖然是对我说,可是眼倒是盯着小姨,很顯然是想

    要拉小姨入伙。

    「是嗎太好了,那樣的話她们应該是我和紫韻的女兒,我不等她们和紫

    韻一樣都十二歲,我在她们八歲的时候就要讓她们用嫩屄来讓我射精哦

    太棒了」我和紫韻两个人就仿佛世界末日一般,瘋狂的挺动,又過了二分

    鐘,紫韻洩了第一回的高漲,全身一陣無力。

    小姨不可思議地看着眼前的一切,看着本身的侄子和本身的女兒在本身身前

    不停的挺聳屁股。聽着我和紫韻的淫詞浪語,看着我的雞巴在紫韻屄里一出一沒,

    小姨一点沒有察覺到披在身上的毛毯已经滑落到一旁。

    我沒有理会紫韻,也不去理睬小姨,仍不遏制的狂插,感应感染着紫韻阴道內壁

    对我包皮的摩擦。過了又五分鐘,我感应本身射精了,大雞巴向后一退,两手抱

    着紫韻的屁股,再下子把大雞巴插到底,在紫韻的体內射入了一注精液。

    「好燙阿」熱熱的感受讓紫韻很打动,「好舒爽阿」

    「不能这樣浩林,你不能在紫韻体內」小姨出口勸阻道,她完全沒

    有察覺到本身語氣中帶有酸意。

    「小姨,你定心吧,沒事的。紫韻还沒有月经,我射再多都沒有事的紫韻,

    是一个小孩子,沒事的」我把軟下来的雞巴从紫韻的屄里退出来,看着上面的白色液体和血跡,对看着我的紫韻说道:「紫韻,以后我要天天这樣你」

    「好的,誰讓紫韻是表哥的情妇呢表哥,你知道嗎,剛才你的大雞巴插在紫韻体內,讓紫韻只感受体內所有的空間都充滿了。紫韻感受好幸福,因为紫韻是表哥的女人了,真正是表哥的情妇了」紫韻感謝感动地看着我,对我調皮一笑,轉而对小姨说道:「妈咪,我和表哥之間的事但愿你不要告訴任何人,要知道你剛才也和表哥妈咪,你身上的毛毯滑落了」

    小姨沒有理睬紫韻的話中威脅,也沒有去把毛毯拉上,而是俄然一下把我推倒在床上。我正要起身,只感受雞巴被人握住,被手在慢慢套弄,因而雞巴再次矗立了起来。我抬高头,只看到小姨双手握着我的雞巴,整个人蹲在我的大腿處,并慢慢坐了下去。在小姨手的引導下,我的矗立的大雞巴很快打破阴毛的阻攔,肉縫的否決,直接来到的小姨桃源洞的深處。

    「阿」我和小姨同时发出舒爽的聲音。

    「大哥妹子也是你的情妇,只要紫韻能做到的,妹子必定能做到。」小姨一邊搖擺着本身的屁股,一邊说道,「妹子会做一个好情妇的」

    我躺在床上,双手攀上了小姨的乳峰,笑道:「这个我知道,至少紫韻还沒有生女兒讓我,可是小姨已经讓本身的輕生女人給我了」

    「不这不算」小姨搖擺着本身的头,讓本身的長发来回搖曳,她双手按住我的手这一次不是要我別动而是要我用力捏她的咪咪,「这不算,紫韻是語靈的女兒,但是不是大哥的女兒阿語靈語靈要幫大哥生幾个女孩讓大哥讓大哥有机会玩本身親生女兒的嫩屄」

    「这可是給姨父戴綠帽子阿」我打趣道。不過小姨的話我似乎聽過了,而起是幾个女人輪番对我说的。

    「沒沒法子阿大哥的大哥的姨父每次和語靈都是草草了事可是可是大哥不一樣大哥讓語靈一邊打电話一邊屄一邊屄一邊说淫浪話語一邊屄一邊说淫浪話語的同时还讓还讓妹子的女兒在一傍不雅觀摩大哥的姨父被大哥的姨父被大哥戴綠帽子是应該的大哥大哥讓妹子第一回体会到了原来原来世上还有这么美妙的事阿哥大哥你动阿妹子不荇了」小姨说着身体开始慢下来。

    我这个时候开始挺动本身的屁股,讓大雞巴在小姨的桃源洞里肆意抽插,「好既然这樣,以后每天我都要在小姨的子宮內注入精液」

    「那真是太美妙了能做大哥的情妇,語靈好高兴,紫韻也必然很高兴吧」

    小姨呻吟着。「是的,妈咪」紫韻躺在我身邊,看着小姨在我的身上馳騁。

    「小姨,你要感謝紫韻阿要不是紫韻的鼓勵和輔佐,你現在必然早入夢鄉,我就沒有机会讓你成为这个世界上最快樂的女人了」我沒有隱瞞小姨,想来小姨也应該知道工作的緣由的。

    「哦公然公然是大哥和紫韻一起一起捉弄語靈不過不過感謝感謝紫韻你真是妈咪的好女兒阿哦哎喲以后我们都是大哥的情妇就就讓我们母女一起好好伺候大哥阿来了」小姨一聲高呼,整个人倒在我的胸口。

    我坐起身,两手捧着小姨的臉,迎視着小姨迷離的眼神。

    「大哥大哥妹子不荇了」小姨氣喘吁吁地说道,「嗯」

    我的嘴和小姨的嘴完全重疊在一起。我的舌头探进了小姨的口腔,在小姨的嘴里攪动着,我盡情吸着小姨嘴里的口氺。小姨也很激情地回吻着我,并把嘴里的口氺源源不斷地度給我。在我舌头的牽引下,小姨的香舌进入我的口腔,开始攝取我的口氺。

    我眼的余光看到紫韻已经坐起身,呆呆地看着我和小姨上演熱吻大戲,我一把將紫韻拉了過来,舌头纏着小姨的舌头探进了紫韻的口腔。

    这樣,我们三个人的臉碰臉,舌尖在空中彼此糾纏着,不时在某个舌头的引導下进入她主人的口腔,耍鬧一番出来后,又去此外一个舌头主人的口腔里玩耍。

    我坐在床邊,看着赤身赤身的小姨和紫韻彼此擁抱着,彼此嘴唇对接熱烈親吻着。小姨的阴部和紫韻的阴部对壓着,两个人还都挺着屁股向中間用力。她们已经忘卻了彼此的母女關系,很是沉湎此中,她们似乎已经忘記了我的存在,忘記了作为情妇应該盡到的職責。

    「我要懲罰她们」这是我心里獨一的念头。我站起身,看着胯間堅挺的大雞巴,籌備披掛上陣。

    不管小姨的桃源洞还沒有完全閉合,也不管紫韻剛被开苞的阴部还在红腫,我現在只想盡情她们,恣意蹂躪她们作为我的情妇,她们这对母女必需有这个覺悟

    当作人小说就上最新防屏蔽地址:,

    清欲超市
11选5投注中奖对照表